75、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75、章节

    第七十五章分离(上)

    黑色机甲带着青扬迅速离开了众人的包围,以转瞬之势飞到他们无法追踪到的星球。青扬微讶,易泽的速度,好似比脱离黑洞时更快了,那时明明已经是他的极限,为何此时反而更迅速了?

    两人降落在一个长满食人植物的小星球上,这里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星联早就想将其开发成疗养小星球。可惜这星球上的食植物已经深入地心,不把根部彻底挖掉是无法根除食植物的,但若是将根部全部挖净,那这星球基本也挖没了。人类用努力尝试了各种药物,用了各种方法,都无法彻底铲除这些植物,不得不佩服自然之神奇,有些生物的生命力强到人类难以想象。

    不过再厉害的食植物也知道趋利避害,噬天在星球上一降落,易泽走出机甲,刚打算缠上来的藤蔓立刻倒退着滚了回去,易泽半径一公里之内居然见不到一丝绿色。

    青扬也扛着杰克下了机甲,中途杰克有转醒的趋势,青扬点了他的睡,这人还要睡上好一阵子。

    “怎么带着他?”易泽皱眉,他已经很不爽杰克与青扬一个宿舍了,现在跑路还带上这人,让他的不满到了极点。

    “没办法,他和我一个寝室,我怕他被波及。”

    易泽没说话,他知道青扬说的是正确的,连青扬这种听课的人都要被灭口,杰克被牵连是很有可能。

    被青扬轻放在地上酣睡的杰克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成了星联的通缉犯了。

    “我打算去索里亚星系找红胡子,他那边可能会需要人,而我也不可能在星联呆下去了。”青扬说出自己的打算。

    “我和你一起去。”易泽毫不犹豫地说。

    “不行!”青扬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你还要在星联调查事,那个组织在星联高层的人还没找到,不能前功尽弃!”

    “找机会抓几个组织的核心成员也能知道是谁。”易泽毫不在意,执意要与青扬去索里亚星系,他怎么可能放心豹一只豹去星际海盗那种吃人的地方。

    青扬是纯善的,他这数百年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山中**,即使是外出历练也不会与那些穷凶极恶之徒直接接触,根本不知道这世界究竟黑暗到何种程度。易泽不希望青扬与星际海盗接触,哪怕他与红胡子同一战线,他也必须承认,红胡子是个王八蛋,他夺权的过程一定是血腥且残忍的,他不愿豹面对这些事。有他跟着,青扬就可以一直在他的保护下,不沾半点血腥。

    青扬叹口气:“易泽,我一直想问你,其实隐藏份的方法有很多,为什么要选择当学生?就算你需要学生的份,司耀前也完全可以帮你弄一个来,何必自己去上高中还考大学?”

    易泽没有回答,青扬也不需要他的答案。

    为什么?因为易泽是一个人,是星联众人,是星联第一机甲战士元启的儿子,他的母亲是星联第一治疗师。

    即使易泽只见过他父母一次,即使他心冷如铁,可他在内心深处依旧是儒慕着他优秀的双亲。他借着份光明正大的上学,是因为他想要在星联活出他自己,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可以大声地对世界说,我是元启和董翩然的儿子。

    没有人愿意活在黑暗中,尤其是在黑暗中长大的易泽,他比任何人都渴求光明。

    同样的,就因为他活在黑暗中,他更不可能希望那样明亮耀眼的青扬也堕入那个地狱中。他原本是不想让青扬加入他的计划的,但青扬执意且出于对他的信任,他妥协了。

    而这一次,还要妥协吗?

    不!无论怎样他也不会让青扬独自一人,黑暗远比想象得可怕。

    青扬一直观察着易泽的表,立时便知道易泽的决定。他深吸一口气,张开怀抱,紧紧地抱住了易泽。

    “予独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易泽,无知之纯只是蠢钝,人若成长必须要经历风雨的。”青扬并非无知懵懂之人,他或许未曾见过这世间最底层最肮脏的一面,但他作为二师兄,一直照看着师弟们,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原石是需要打磨才能变成通透之玉的。

    “易泽,我不会让你跟着我走的。你我之间只是我被卷入了这中间,你却依旧是安全的。如果你因着一时冲动而暴露份,接踵而来的就不止是现在这种程度的追捕了。”

    “易泽,我知道你想护着我,可你是否想过,我作为一个男人,会愿意这样懦弱地躲在你后,眼睁睁瞧着你替我挡去所有灾劫。如果我真是那样的人,你会喜欢我吗?”

    不会,易泽在心中回答。

    “而且,你是想要逞一时英雄的短暂维护,还是一切尘埃落定后长相厮守的守护?”青扬将两个选项放在易泽面前,由他选择。

    “我……”易泽想说,就算离开星联,也未必有危险,也未必会被人发现份。

    可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星际海盗与那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幕后说不定还有更深的黑手,而青扬发现的修魔者打的是什么算盘也不得而知。一切太过风险,他们如履薄冰,绝不能让人发现易泽的份。完全体、噬天机甲,组织绝对不会放过易泽。

    而易泽若是回去帮助红胡子,势必会在星际海盗中露脸,份败露的可能极高。若是被人发现了,只怕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他与青扬在外人眼中只是青扬在单方面追求易泽,易泽既不接受也不拒绝,保持着超然的位置,完全可以置事外,不必趟这浑水。无论青扬逃到哪里,做了什么,他依旧可以将自己与完全体划出界限。

    “现在就回去吧,他们说不定会查寝,到时你不在,就会被怀疑驾驶噬天的人是你。”青扬依恋地抱着易泽说。

    他也舍不得易泽,也不愿离开易泽。可是事到如今,必须如此。而且青扬认为,与其在星联跟着易泽,还不如兵分两路去调查这件事。

    “这不用担心,何成鑫在。”易泽接到青扬的联络就第一时间联络了何成鑫,何成鑫现在应该正易容成易泽的样子应付**。

    “他不是秦霄吗?会不会有人怀疑他?”青扬关心地问。

    “根本没有秦霄这个人,程启亚将他安插进去的。华天宇不可能认识全校的人,而新生之间由于管束严格也不全认识。那时候刚好全校光脑都不能用,程启亚伪造了一份书面档案,司耀前做了个假的学生终端就这样混了过去。秦霄是出赛特星后才加入我们的,程启亚直接给华天宇名单,根本没惊动校方。”

    其实华天宇是察觉到的,但他欠易泽一个人,再加上华天齐在,易泽有信心他不会说出去。至于范先成,他们最开始是打算让程启亚用精神异能干扰范先成的记忆的,不过后来出了事,范先成的嘴被堵上,就更不用担心了。

    而且易泽运气非常好,当时何成鑫正假扮成心理咨询导师的样子在校园闲逛,一收到易泽的信息立刻赶过去,都不用冒险闯过**的**进校园。

    “他可以撑一段时间,我送你去索里亚星系,正好迷惑警方的视线。”易泽不舍地吻着青扬的嘴角,想要与他再多呆一会儿。

    青扬回吻着易泽,默许了他的所作。

    易泽随手一个能量罩将杰克护住,搂着青扬进了噬天。即使这个星球没有人类,可是青扬的体除了易泽连植物都不许看的。

    青扬脸红地看着噬天内不大的空间,低声问:“不用……在这里吧?”

    “我是要确认一件事。”易泽一本正经地说,“你没发现吗?我两次提升实力,第一次是在黑洞中,还有就是现在。”

    青扬也早就知道这件事,他们之前还讨论过为何当时在黑洞时噬天的有效运用率突然提高了,只是没弄明白。

    “我想……这可能跟你有关。”易泽点了点青扬的鼻子。

    青扬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第一次你与我的神念结合在一起,尽管没能实际双修,但终究是吸收了我的一些力量;第二次,你我……这几也双修不少次……该不会这噬天机甲的力量与妖气或者契约兽有关吧?”

    易泽点头:“我觉得也是。这几天我没事时去吸收了点契约兽的能量,却没发现有效率增长。看来噬天需要的并非普通的契约兽,而是圣兽!”

    说不定从一开始噬天就是为了契约者准备的,确切地说,易泽并非噬天的完成品,真正的完成品应该是与圣兽合体后的易泽。噬天计划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异能者与契约兽能够订立契约,换言之,除了易泽他们人类在被实验时,只怕一些契约兽也在惨遭折磨。

    “所以我们要在噬天机甲里双修,看看能不能再提高有效率。”易泽一本正经地说。

    “这个……应该是需要合体的吧?双修怎么说也比不上契约的能量值统一度高的。”青扬还在分析。

    易泽熟练地把手伸进裤子中,用手指快速地坐着扩张,同时戏谑地说:“我们现在不是在做合体前准备?”

    “你……”青扬没来得及说他不知臊,就被堵住嘴,手指碰到敏感点,子软了下来。

    “乖,坐下来。”由于机甲内空间不够大,易泽选择他们从来没试过的乘骑体位,哄着青扬主动沉下腰。

    青扬咬着唇坐下,第一次主动接纳易泽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突破一个挑战,心里上与生理上被双重侵占,各种滋味混杂,说不清是羞臊还是欢愉。在完全包容易泽那瞬间,他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绪都消失了,只剩下无尽的满足和独占的**。

    这个人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青扬抬起腰不断活动着体,在易泽唇上落下自己饱含意的吻-

    伊尼格曼星系,实验室内。

    一个中年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星联追捕青扬时的录像,录像最后定格在易泽带着青扬逃离包围圈的画面上。

    中年人手激动得不断颤抖,他边的助手也激动地说:“噬天!是噬天完全体!我们实验成功了!”

    整个研究组都欢呼起来了,多年的实验生涯让他们早就忘记了人命,只剩下对实验的追求。

    而那中年人一直看着画面,最后忍不住将手指贴在光屏上,低声说:“终于找到了,我一直要的最佳实验体。”

    他指尖碰触的位置,不是易泽的噬天机甲,而是青扬驾驶的那架普通机甲——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yaoyaomao1987亲的地雷,你嗷~~~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