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70、章节

    第七十章舞会(下)

    青扬刚一走进天空之城便被人紧紧抱住了,易泽温的气息吹在他耳后:“我就知道,与其每一个区域盲目地找,不如在固定区域的门前守株待豹。”

    反正那只傻豹子无论分开多少次都会一头撞在他这棵大树上,与其转来转去弄得两人失之交臂,还不如守在特定的位置等他。

    每个区域都有四个门通向其他区域,易泽只选了一个门,他坚信着青扬会来,无论要找多少次,青扬都会来。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早在半个多月前他还在担心青扬会弃他而去大道门,现在却能全心地相信一个人,等待一个人。

    易泽何曾等过别人,他从来都是天空中一朵漂泊的云,却不曾想,这朵云为了一只傻豹子甘心停留在天空中,只为帮助这只豹子遮挡那刺眼的阳光。

    易泽火的唇吻上青扬的脖颈,感受着他肌肤因为战栗与喜悦而升起的小疙瘩,一排排一颗颗,都倾诉着青扬对易泽的感觉,全无虚假。

    “和我跳舞。”易泽一把拉住青扬的手,带着他飞上天空之城的云端。

    天空之城中的每一朵云都是可以踩上去的,软绵绵很舒服,还会慢悠悠地在空中飘。两个人手挽着手在属于自己的云朵上翩然起舞,在空中书写两个人彼此的眷恋与缠绵,当他们的舞步他们的感他们的契合达到系统设定的临界值后,云朵会消失,两个人会从空中坠落,为这场倾城之恋谱写最美的篇章。

    璀璨星空是星河绝恋,天空之城是倾城之恋,带雨林是狂野之夏,旧城迷域是末,罗刹海市是海底迷梦。五个区域,五个,舞会的最后系统会选出本区域中最合拍的侣,他们将会得到圣特雷斯大学赠送的星海七票。正因为这种绮丽的环境,浪漫的背景,神秘的伴侣,甜蜜的奖品,使得圣特雷斯大学这一年一度的化妆舞会成为星联万众瞩目的舞会。

    青扬是不会跳舞的,偏偏易泽还领着他跳华尔兹,在浮动的云朵上跳华尔兹简直就是一种摧残,至少对易泽的脚来说是。青扬后来都懒得说对不起了,左右易泽皮粗厚实力强劲,不过是踩两脚,不过是亮的鞋子被踩报废了,不过是……

    反正他带着面具,别人看不到他是谁。

    易泽看见青扬耳根都红了,心中无比的开怀,完全不在意自己精心准备的军靴被青扬踩得再不能修复,而是将人搂得更紧一些,丝毫不肯放开。

    他们跳的不是最好,他们的动作并不合拍,但他们的心是相通的,他们的灵魂是一体的。

    星海茫茫中,遇到你,真好-

    带雨林中,一只雪白的巨狼载着一个白衣人在林中飞驰,跑得不亦乐乎。

    华楚揪着雪狼颈间的毛发,稳稳地坐在他背上,揪着他耳朵说:“你说的想来看看,我可是帮你进来了,要知道这里是不许契约兽用原形进入的,你应该变成小狼呆在我肩膀上才能进来。”

    华楚其实是比易泽更敬业的恋兽癖,他对契约兽可比对人类亲切太多了,而易泽只对青扬一只契约兽温柔,至于其他……君不见华天齐的风狐每次见到易泽都想哭吗?

    雪狼弹了弹耳朵,并没有回应。他与华楚从来都是这样,华楚说,他听着。

    他不是不能变成小狼,不过他不想。他也可以变**,搂着华楚的腰一起跳着那看起来就很亲密很优美的舞蹈。但他只想用这原本的样貌与华楚一起享受这最后的美好时光。

    他以为他终生都没有办法再见到这个人,一直在黑洞中过着麻木的生活,没了感,没了乐趣。他只知道当年这个人活得很好,这样就足够了。

    谁知道再次见面,这个人却还是逃不出当初的命运。

    为了让他快乐,为了让他好好活下去,他们冒险去了奈曼星系。付出了华楚失去一条手臂和他困在黑洞二十年的代价,却依然没能帮到他。

    华楚他……活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他会毫不在意自己的安危去为契约兽疗伤?因为命不久矣,无需在意。

    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哪怕再困在黑洞中一千年一万年,哪怕再咬断他一条胳膊,都绝不会让他就此堕入绝望的深渊。

    现在这一刻,郎枢只想带着华楚再次飞驰在这令人怀念的丛林中,将这最后的快乐留在记忆中,分分秒秒都不忘记。

    华楚仿佛察觉到郎枢的心意,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体贴在他浓密的毛发中,什么也不想,只是单纯地感受着这一刻,记住这一刻。

    华楚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体已经渐渐虚弱,有时小憩一下睁开眼却发现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果然华文初当年还是对他做了什么吧?他以为他逃得过,却始终没能躲过去,终究要去面对的。

    可是只有这一刻,他什么都不愿去想,只想与他心中最的雪狼在一起。

    那个把他救醒当做储备粮的雪狼;那个每次都将逃跑的他叼回洞的雪狼;那个会在他发烧时将暖和的躯奉献出来当棉被的雪狼;那个明明自己不需要食却会帮他捕捉猎物的雪狼;那个因为缺少能量而全抽搐却不愿吸收他的能量的雪狼;那个会因为他的倾诉而带他去奈曼星系的雪狼;那个毫不犹豫一口咬断他手臂的雪狼;那个将他藏好后故意变**形吸引人注意的雪狼;那个为了保护他而被人类发现追捕雪狼;那个消失了二十年却依旧会来找他的雪狼,他华楚最的雪狼。

    从最初的惧怕,到疑惑,到感激,到亲密,到当他看到雪狼变**那宽阔的背影后,一切感都不一样了。华楚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上了一只契约兽,开始他还可以用人与契约兽之间的默契来欺骗自己,直到那赤/宽阔的背影飞入茫茫的宇宙中时,他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感

    那一刻华楚才真正理解了人与契约兽之间的感,或许有人会认为契约兽是因为契约而服从主人的,也有人说契约兽是一种忠诚的生物。然而只有华楚知道,契约兽都是着人类的,不是主仆之,不是朋友之义,而是非常纯粹的,毫无杂质。否则就凭那些没有觉醒异能的普通人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契约兽?(有外人帮助的不算)

    每一个契约兽都在寻找自己灵魂的归宿,都在找一个命定之人,与他相遇签订契约,谈一场无人知晓的刻骨铭心的恋

    它们为了保护主人而伤痕累累,它们为了守护主人心之人心俱疲,它们眼睁睁看着主人与别人成亲生子,自己却永远只被当成兽类。它们的无法完美,它们唯一期待的,只有与主人共同战斗是时刻,因为那一刻,它们的心都是结合在一起的。

    为什么没有一个契约者的契合率能达到百分之百,因为几乎没有人类可以完全上自己的契约兽。

    或许,郎枢就是华楚命定的契约兽,即使他是圣兽,他也只是一个契约兽,一个一直在寻找自己灵魂归宿的契约兽。

    现在他找到了,那么他的一生便只为他活着-

    旧城迷域的一个小巷中,司耀前甩开手臂,不让对面那人碰他。

    “别生气!”红胡子粗壮有力的手臂死死箍住司耀前不放,“不许生气,也不许开心,你只要像平常那样就好。”

    何成鑫的理解力强,口才也好,想象力也够天马行空。他很快地将易泽告诉他的事整理了一下,发现这是一段我你你我但是我们就是不说出口的狗血虐恋深。

    虐恋要不得,狗血要不得,在心口难开更要不得。

    于是何成鑫告诉了司耀前红胡子的苦,红胡子的隐忍,红胡子隐藏得极深的恋。为了不让司耀前因为这惊天的秘密而再度激活寄生兽,何成鑫用学术的语气分析了红胡子的心理,将他所有的成长经历都用心理学理论剖析了个遍,于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就这样被何成鑫变成了**心理案例分析。

    司耀前本来就隐约感觉到红胡子喜欢自己,只是他商低想不明白罢了。何成鑫用这种方法将事点透,让他当时觉得红胡子喜欢他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不需要为之激动。而事后司耀前自己慢慢吸收消化这件事,就不会引起过大的绪波动。

    他理解了,他明白了,然后他发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头脑不会给红胡子丝毫帮助,反而一次次成为他的绊脚石。

    他不是不想见红胡子,而是不敢见。

    然而他从来也没办法拒绝红胡子,这个人想要见他,又怎么会容许他逃避。

    “不许躲开我,不许不见我,不许不想我,也不许太想我。”红胡子霸道地说着,完全不去考虑他的要求有多困难。

    司耀前抓着红胡子手臂的力道渐渐变轻,终于温顺地被他搂在怀里。

    红胡子低头亲了亲他的唇,发现并没有引起司耀前太多的绪波动,这才放心大胆地在他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嬉戏的吻。他们现在,也只能拥有这样浅尝则止的亲密-

    圣特雷斯大学控制室中,原本用来控制本次舞会的新系统和古蒂被人黑掉,主光脑程序换成了原系统和万度。

    它们偎依在一起,光脑屏幕上出现一个甜美的红心。

    这一晚是甜蜜的一晚,所有人都忘记一切烦恼,享受着这难得的恬静。

    只有一个人不是。

    圣特雷斯大学控制室的管理人员倒在血泊中,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走进控制室,看着光屏上大家亲密的样子,缓缓地伸出手将光屏打散。

    沉醉吧,快乐吧,享受这最后的时刻吧。

    被惊扰的万度和系统连忙分开,想要发出警报,却发现它们被锢在光脑中,网络早就被切断了。

    光脑破碎,万度与系统紧紧拥抱在一起,即使消失,也要一起,永远没有人能分开它们。

    智能意识消失前,它们只听到了一句话――

    吾等不明科技,但吾等利用科技。吾等无法战胜人类,但人类终将自我毁灭——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一位不知名亲的地雷,你嗷~~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