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第六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62章节

    第六十二章

    安顿好司耀前后,就该解决郎枢这个跟虫了。

    青扬居然说要让这半个记名弟子跟着他,他作为大道门的二师兄,有责任照顾师弟。易泽很想提醒青扬刚刚代师收徒,他现在可是青扬的亲师弟,难道他不照顾“亲”师弟反倒要照看着一个记名弟子吗?

    好在易泽及时忍住没说话,他可不想青扬想起自己是他师弟这件事,易泽绝对不会同意做青扬的师弟。

    看了跟在后面的郎枢一会儿,易泽突然想起一个人,或许他会愿意帮忙照顾郎枢,同时也不会泄露雪狼的份。

    为了照顾司耀前,他回赛特星后仅在边境处登记了一下,还没回学校报到,现在正好走一趟,希望能碰到那个人。

    驾驶着他离开赛特星时寄放在边境管理处的私人飞艇,知道郎枢晕车,他开得晃晃悠悠。刚才送人去医院已经把郎枢折腾个半死,现在又要去学校,郎枢对着飞艇露出尖尖的犬齿,十分想上去狠狠咬几口。

    易泽再度将飞艇开得乱七八糟,郎枢坐在车上强忍着呕吐感,脸色苍白。易泽用余光瞥着他的脸色,嘴角刚刚翘起几纳米的弧度,就觉得一直在他前的豹实在不对劲儿。

    他连忙停下车,一停车郎枢立刻寻个角落开吐,不过他早就不用吃东西了,现在只是干呕。易泽没理会他,而是将豹从衣服里抱出来,关切地看着豹病怏怏的小脸,轻轻安抚,低声询问。

    豹猛地从易泽手上跳下去,一溜烟跑到郎枢边,与他并排干呕。

    易泽:“……”

    再度上车易泽可不敢折腾了,把快艇开得跟古地球时的自行车一样,生怕小豹再难受。

    连机甲那么快的速度都能忍受的豹,为什么偏偏晕车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就算青扬能够御剑飞行,可他若是坐上晃晃悠悠的牛车,也一样是要恶心的。

    慢吞吞地爬到圣特雷斯大学,豹和郎枢的脸色都好了不少,易泽在门卫处登记后,视线在打着滚睡觉的大肥猫上停留了一秒钟。

    豹立刻不晕了,小耳朵支楞起来,带着杀气的视线瞧向大肥猫。

    可怜大肥猫即使在他们走后都没能睡好,梦里全是自己被做成烤肥猫,在火上被翻来翻去,差点吓出忧郁症。

    恋兽癖!青扬在易泽前挠了一爪子,不满地哼了一声。

    易泽感觉到小豹生气的绪,以为是刚才开快车弄得他生气了,各种安抚。

    无事献殷勤,非即盗!豹继续哼着,心里把肥猫剁吧剁吧做馅。

    易泽若是知道豹现在的想法,绝对第一时间喊冤。他只是看见大肥猫的睡礀,想到了豹仰天睡觉那可的样子,不由得多看了那么一秒钟-

    登记过后易泽按照计划去了契约兽研究学院,走到上次华楚的治疗室。

    华楚正在治疗室照看受伤的契约兽,很多契约者的契约兽受伤后都会来找华楚照顾,轻伤的都由华楚的学生代理,一些严重的全部由他亲自照顾。

    听见有人进门,华楚并没有抬头,而是专心地为一只七级爆熊包扎伤口。爆熊熊如其名,脾气火爆,没事就爆炸一下。开心它爆炸庆祝,生气它爆炸泄愤,沮丧它爆炸提神,痛苦它爆炸转移痛觉。

    因为这个格,很少有契约兽医生愿意帮爆熊疗伤。治不好声誉受损是小事,稍有不慎连命都没了。

    然而华楚治疗的这只爆熊却格外温顺,它伤口很严重,因为长时间无人疗伤,已经开始腐烂了,华楚必须先将它伤口附近的腐割掉才能上药。

    契约兽与人类不同,它们的体有自我防御能力,为了保持时刻的清醒,一般的麻醉光线和药物对它们无效。想要麻醉它们必须是使用神经药物,会给契约兽带来不可逆转的损伤。为了保证契约兽的安全,除非必要况是不会麻醉它们的。

    这就决定了契约兽在治疗过程中是极为痛苦的,甚至发狂。太多契约兽医生因为职业道德不肯为契约兽麻醉,却因契约兽发狂而造成无法痊愈的伤害。

    爆熊作为脾气暴躁伤害力强的契约兽,大多数医生治疗时都是不顾其体而选择全麻的。而华楚治疗的这只爆熊却是没有任何麻醉,全屏则着自己的意志力在忍耐这刮骨的疼痛。

    易泽等人亲眼看着爆熊瞳孔涣散,嘴巴大大张开,爪子不停抽搐,显然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这痛苦不仅仅是治疗带来的痛,也有它强烈压制本而带来的痛。爆熊的爆炸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借用这种方式发散体内因绪而迅速凝聚并无法压制的能量。然而它现在拼命控制自己不让这能量爆发,宁可自己难过也不肯伤到华楚。

    郎枢的表变得十分古怪,他走到华楚后,对着爆熊展露出自己的气势。十级圣兽的威压让整个治疗室的契约兽都承受不住,刚才还拼命挣扎的爆熊此时渀佛死了一般趴在治疗台上,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华楚微微皱眉,手下动作却不停,头也不回地说:“就算是寻仇,也等我治好爆熊再说。”

    语气是那样的淡然,华楚的态度让人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他的生命比不上这屋子里任何一只契约兽的一根毛发。

    郎枢亮了一下犬齿,手掌抖了几下,却乖乖地收回了上的威压,安静地看着认真的华楚。

    刚才的恐惧刺激爆熊产生了更多的能量,已经到了不吐不休的程度。任何一个医生都能看出爆熊此时的状态,换个人都会立刻停止治疗,放任爆熊的爆炸将没有厚实皮保护的伤口变得更严重。

    只有华楚,他用完好的手臂摸了摸爆熊有些发硬的毛,轻声说:“不用怕,我有防护罩,不会死。”

    契约兽医生都有星联统一发放的防护罩,但目前星联最好的防护罩也不可能敌得过爆熊的爆炸威力。华楚的确不会死,但他会被爆炸的威力伤得五脏俱损。

    爆熊更不可能任由自己爆炸,死死将能量控制在体内,却使得能量无处发泄,眼看就要在体内爆炸了。

    这时一个白团子从易泽怀里跳下来,迅速跑到治疗台上,两只前爪搭在爆熊上。

    无处可去的能量终于有了出口,它们拼命地往体里钻,爆熊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

    没了后患华楚动作很快,很快便上好药,包扎好伤口。完事后他温和地看了出力的豹一眼,去换衣室换了衣服洗了手后才出来见客。

    爆熊手术后终于没那么难受了,它对着华楚哼哼了两声,华楚走上前安抚地摸着它的头,爆熊大头在华楚上蹭了蹭,渐渐进入梦乡。

    哄好爆熊华楚才有时间搭理来客,不过他说话的对象是豹:“做的好。”

    豹向着易泽骄傲地晃了晃小尾巴,勾起易泽心底的柔

    华楚这才对易泽说:“你很好,没想到你将这只契约兽养得这么好。”

    自从上次帮豹治疗后,易泽便再没将豹带来过,华楚想这又是一个背弃契约兽的人,没想到当初奄奄一息的豹现在活得这样恣意,还能帮爆熊解除痛苦。

    这让他对易泽有了一丝好感,护契约兽的人都不是坏人,这是华楚一向的认知。

    他只顾着与易泽和豹交流,倒是完全忽视了一旁了郎枢。在他看来,郎枢是一个对着契约兽施加压力的人,不值得他一丝一毫的关注。

    他不去看,郎枢却忍不住了,他围着华楚转了几圈,发现没有引起华楚的丝毫注意。他瞧了青扬一眼,下定决心,就算违背约定也要让华楚看他一眼。

    郎枢俯□,四肢着地,迅速变成雪狼。一只白白的大狼从掉落的衣服中抬起头,小步跑到华楚边,用嘴巴轻碰着他的腿。

    易泽瞬间脸黑了,他是打着把雪狼丢给华楚的主意,那也得等确定华楚不会泄露圣兽秘密再丢,谁想到这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狼,自己露底了。易泽当然不是在担忧雪狼的安危,他是怕华楚发现有狼能变成人,猜到豹的份。

    青扬更是没想到郎枢会这么做,目瞪口呆地看着雪狼。

    郎枢变成雪狼时,华楚的表就有些不对劲儿,他死死抿着嘴,脸色苍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雪狼的影。

    当雪狼如同记忆一般用嘴巴轻碰着他的腿时,他更是无法控制体的抖动,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他!

    华楚十八岁之前,一直都是华家的掌上明珠,所有人都宠着他,护着他,即使他没有觉醒异能也没有丝毫歧视,一如现在的华天齐一般。直到十八岁生的前一天,他偷偷听到了那个秘密。

    他没想到自己一直尊敬的大哥华文初,竟然……

    辗转反侧一夜,华楚决定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二十年多前的华楚并不像现在这样冷静沉着,淡无一物。那时的他有些骄纵,有些叛逆。

    他公然表示自己要离开华家,并火速离开赛特星,独自一人来到契约兽星系。

    原本是想要寻找一个强大的契约兽,使自己成为最厉害的契约者,可以逃出那个命运。

    骄傲的华楚在契约兽星系寻找着,嫌弃着一个个低级契约兽。少年华楚的眼中,九级以下的契约兽都不再考虑范围内,但九级契约兽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华楚在契约兽星系流浪了半年,没找到一个契约兽不说,还受了一伤。

    他瞧不上低级的契约兽,契约兽也敌视他。这个星系的契约兽已经习惯了人类的来来去去,若非必要不会去招惹他们,要是遇到合心意的人也会心甘愿地跟着走。契约兽对精神力的感应十分强,华楚的瞧不起激怒了一些契约兽,它们联手偷袭华楚的星舰。

    星舰被毁,华楚没了可以藏的地方,整风餐露宿的过了一个多月,又被几个契约兽咬伤,发着高烧晕倒在地上。

    那一刻华楚从云端跌落入泥沼中,终于看清楚自己,明白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没了华家的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他迷迷糊糊地躺在坚硬的石子上闭目待死,却见到了它。

    一只通体雪白的狼,纯白得渀佛天地间再无其他颜色。

    作者有话要说:咦?易泽好像离冰山越来越远了……好吧,其实易泽的萌点是恋兽癖→_→

    ps:我会告诉你们今天晚上还有一更吗?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