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第五十九章解救(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59章节

    第五十九章解救(上)

    这半年来寄生物其实一直沉睡在他体内,直到遇到红胡子后才迅速地成长起来,并且很快地占据了司耀前的大脑。

    红胡子第一次与司耀前在亚空间做/时就感觉到他体内的躁动,知道他再一次被寄生。从前就有人想要得到司耀前的智慧,暗中对他动了手。可直到一年后红胡子才发现他体内的躁动,而且那时候寄生物活动的极为缓慢,照那个速度下去几十年内都不会发作。

    所以这一次红胡子并没有太过着急,只要寄生物没有侵占大脑,就有办法驱除。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过去的司耀前不清楚自己的感,他就算痛了难过了快乐了也不知道激动,那时候的司耀前是麻木的,让寄生物无处下手。时隔六年,他的感经过六年的沉淀,终于破土而出。

    重逢后,司耀前没有一天不是纠结的,不是雀跃的,不是激动的。寄生物迅速被激活,借着他的绪占据他的体。红胡子那一次感觉到的躁动,是寄生物刚刚被激活。

    而现在,失而复得的喜悦,只有他一个的快乐,永远陪伴的期待以及对红胡子的担忧,成为了寄生物的催化剂,也成了司耀前最后一道催命符。

    六年前红胡子用自己的妥协换来消灭寄生物的药物,那时候就有人告诉他,一旦寄生物上脑,这种药物就再也没有用了。一旦血纹爬上额头就代表着,司耀前没救了。

    红胡子一只手搂着司耀前,另一只疯狂地砸着大地,体内异能在绪的刺激下迅速地恢复起来。他每砸一下就会激起尘土,拳头撞击在沙砾上,渐渐被研磨得血模糊。

    司耀前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这震动,安安静静地睡着,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半个额头爬满了血纹,当血纹爬满整个额头,就是司耀前命丧之时。

    无药可救,无法可解,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人一点点憔悴下去,看着他被这该死的生物吞噬。

    红胡子死死咬住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喊出声。手臂被他咬得鲜血淋漓,他满口血腥味,却渀佛没有痛觉一般继续咬着。

    他感觉不到**上的疼痛,他的心渀佛被人撕扯成碎屑,片片飘落,再也无法拼回。

    也不知过了多久,红胡子渐渐冷静下来,粗糙的大手温柔地摸着司耀前的睡脸,手掌慢慢滑下,停留在他的脖颈上。

    刚才他就想下手,却没舍得。冷静过后,他又一次将手放在那纤细的脖子上,慢慢用力。

    红胡子是星际海盗,他曾经用暴戾的手段震慑了整个索里亚星系,将一个强盗横行的星系统一起来,成为一股足以抵抗星联的力量。几十年来,他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人命对他来说并不是多的东西。

    司耀前已经无药可救,已经再不会醒来。他会屈辱地死去,会被那恶心的生物夺去大脑,他的记忆他的智慧会被复制成一个个小的卵,就算他毁掉这些卵不让它们被人抢走,不让司耀前的智慧被人利用,也无法掩盖他竟然是这样死去的事实。

    既然如此,还不如他亲手了结他的生命。让他就这样安静地、恬静地死在他怀里,不必承受死前寄生兽吞噬大脑那种痛苦,不必那样屈辱地任由怪物触手在吃掉他的脑后冲破他的头骨。

    他要杀了他,保留他最后的尊严。

    红胡子眼神愈发幽深,再也看不出任何绪,手掌力道加大,司耀前的脸渐渐变成红色,血纹也察觉到危险一般动了起来。

    再用一点力,司耀前就会解脱了。

    再用一点力,红胡子就会亲手抹杀自己心中最后一丝感

    “住手!”一个听起来软糯却无比坚定的声音传来,伴随着这声音的,是易泽那眼难以辨别的动作。

    红胡子被一脚踢开,司耀前被易泽拎着放在一旁的地上。(请注意踢和拎两个字,易泽对豹从来都是抱的)

    “你疯了吗?”易泽冷声问。

    “哼!”红胡子闷哼一声,神色是那样的冷漠,易泽渀佛看见了多年前红胡子杀人时的神态。

    “我是在帮他。”

    易泽皱眉看着司耀前,也瞧见了额角的血纹,那样的狰狞。

    “我没办法了。”红胡子说着,眼中是全然的放弃。

    “杀了他,对他来说是解脱,对我也是。”红胡子站起走到易泽面前,“别拦着我。”

    易泽并不像刚才那么坚持了,他是跟着星际海盗长大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其实是仁慈。他看着红胡子走过他,就算明知这一让会毁了红胡子和司耀前两个人,也无法阻止。

    倒是青扬,他快速跑到司耀前边,挡住红胡子,与此同时一直被忽略的雪狼也跟着护在司耀前面前。雪狼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他见到司耀前愤怒而后晕倒,红胡子悲伤而后杀意十足,他不清楚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青扬上前挡着了,作为护食的雪狼,是一定会维护储备粮的利益的。(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有雪狼帮忙挡着,青扬便安心去查看司耀前的体状况,他大概听易泽说过两个人的感纠葛。虽然青扬不懂为什么明明两相悦还能弄出这相相杀的狗血肥皂剧剧,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司耀前的好感,也不能作为他任由红胡子杀人的理由。

    伸手探上司耀前的额角,脖颈上的动脉以及心口的脉动,青扬从头到尾细细地查看了司耀前的体,发现这人大脑有一半已经被那异种生物侵蚀,若是强行用药物驱除,那半边大脑会被当成异物清除。就算人活下来,一半的脑子没有了,又怎么可能算作正常的人。

    青扬皱眉,摇头,挑眉,再皱眉,再摇头,再挑眉。

    几个神色下来,一直关注着期待着看着他的红胡子的心脏跟着大起大落好几次,险些死于突发心脏病。见青扬最后神色又归于平淡,他实在忍不住,开口问:“你有办法?”

    青扬是十级圣兽,据说兽类在圣兽面前都必须臣服,或许寄生兽也属于兽类中的一种,也会听从圣兽的指示,红胡子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着。

    青扬点头:“有是有,但风险很大,稍有不慎就会伤了他的脑子。其实我可以用冰封符将他封住,多少年都没关系,这段时间他况不会再恶化,我们就有时间寻找一个稳妥的救他的办法。你怎么看?”

    红胡子俯□,手指眷恋地在司耀前脸上抚摸。他并没有犹豫太久,看了司耀前一会儿后就说:“现在就救。”

    青扬认真地问:“真的风险很大,要是他因此而……”

    “我没办法看着他这样,”红胡子打断了青扬的话,“停止他的新陈代谢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让他这么屈辱地活着?”

    “好,那现在就开始。不过我只能想办法将他脑内的寄生兽与他大脑分离,暂时将这异兽封在他体内,却无法完全驱除。”

    “这样就行,”红胡子点头,“只要不在大脑内,就能使用药物。”

    青扬回头看了易泽一眼,见易泽并没有反对的样子,便将司耀前扶起,摆出五心朝天的礀势。他自己则面对着司耀前盘膝坐下,手掌贴在他心口,将自己的妖力引入司耀前体内。

    寄生兽并没有侵入司耀前的脑细胞内,而是附着在他细胞外,吸取着细胞内的营养。只有细胞没有混合,青扬就可以把这些寄生兽看做魔气入体,用自妖气一点点将魔气从脑中下去。

    这种方法其实异能者也可以做到,但他们的力量多是攻击,不仅完全不会引气入体的办法,而且异能者的异能都是有属的,一旦异能属与司耀前体属冲突,都不用红胡子动手,能量一入体这人就死翘翘了。偏偏司耀前没觉醒异能,体属无法测试,哪个异能者都不敢把能量注入到他体内的。更何况异能者能量霸道,根本做不到这么精细的活。

    青扬的妖力是无属的,于人体无害。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控制不好妖气,稍稍一碰到司耀前脑内的经脉,就会让他妖气入脑,妖气入体都会给人造成极大的伤害,入脑……

    一个崭新的痴呆儿就此产生。

    青扬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气运丹田,他轻轻张口,一颗金色的元丹飞出体外,自司耀前百会进入他脑中。

    易泽一见那元丹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他清楚妖丹对青扬的意义,这代表着他从变成豹后所有的努力,妖丹消失,青扬便再也无法成人,何时还能修成妖丹便不得而知了。他快速移到青扬前,为两人护法,并狠狠瞪了一眼对着青扬妖丹留口水的雪狼。

    雪狼也很无辜,吞噬能量是他的本能,就算是修真/世界中的妖与妖之间也会抢夺妖丹,青扬的妖丹更是修炼丹药的好材料。他看见好吃的流点口水也无可厚非,又不是要吃掉,只是看看罢了。

    青扬的妖丹进入司耀前的体内后,他清晰地瞧见血红色的异种生物紧紧地贴在司耀前的大脑皮层外,一见到青扬的金丹便疯狂地成长起来,加快了对司耀前营养的吸收!

    本能让它们清楚青扬妖丹的危险,它们必须壮大自己的力量与之对抗!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现在没有人看了吧?这么寂寞孤单冷?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