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53、章节

    第五十三章回家(上)

    有道是进来容易出去难,这个亚空间却是进来难,出去更难。

    能在黑洞下活过来有几个人?整个星联加起来也没几个,这里别看有几百人,80%都是从前过来的人留下的子孙,只有余下20%不到人才是最新从星联来的。

    然而,在黑洞中存活下的人虽然少,却还是有的,可从白洞中出去的,一个都没有。仅仅只是抵御住吸力就让人丢掉半条命,而与黑洞相同斥力的白洞,根本没人能接近,就算是易泽的机甲也难以做到,更何况他还得带上一个计划外的红胡子回去。

    不过这一切困难在司耀前的计算都变得迎刃而解了。

    他先是在易泽带领下,最大限度地接近白洞,用机甲去测算白洞的斥力,在这巨大的力量中,找到一条斥力最小的轨道。

    这是多大的计算量呢?他需要计算白洞的体积、质量、密度、旋转速度、斥力大小、附近是否有其他天体,与其他天体是否有引力干扰,干扰范围多远,这其中是否存在一条受力最小的通道,要通过这条通道需要多少能量。除此之外,还要排查出各种干扰项,找出的通道连一厘米的偏差都不行,错一步就是地狱。

    为了确定最准确的道路,必须要反复计算,数字起码要精确到小数点后的第二十位小数。用星联目前计算量最大的光脑来计算,都要不眠不休地整整算上半个多月,而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光脑,就连司耀前自己带来的光脑都因为磁干扰而无法使用。

    想要找出这条道路,只能靠人工计算。

    这对这里的人是不可能的事,普通人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计算一遍,更何况起码要核对十几次才能确保数字的准确

    然而司耀前,只用了十天就将这条轨道计算出来,从头到尾,都是心算。

    这几天红胡子都没有碰他,但一直陪着他,看着他不断记下一连串庞大的数字,表满是认真,与平时的样子完全不同。

    这孩子从以前开始就这样,只要一接触数字就满眼放光,慵懒的神色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让他无法移开视线的专注。

    最开始是让他帮忙清点货物,接着是财物,他连一个信用点的误差都要算得一清二楚,那时候红胡子满不在意地给这个无名孩子取名司耀前,只是为了戏谑。他顶着这个名字越来越聪明,计算速度越来越快,专注做事时的神也越来越迷人,让他的视线无法离开他,让他想要拥有这种将世界抛诸脑后的专注。

    那个时候红胡子手下的人,哪怕是个直到不能再直的汉子,红胡子让他趴下他就得乖乖把自己洗干净爬到上等着他临幸。年仅十四岁的司耀前根本不可能反抗红胡子的专/制,他只能委屈地放下自己最的数字,躺在那个人下张开双腿,任由屈辱埋进心中。

    比起那些生残暴的手下,红胡子算是个温柔的人,至少他没太折腾司耀前,甚至在**之后还给了他一些优待,其他捡回来的孩子根本没有的优待。

    司耀前说不清自己对这个人是怎样的感,他只知道最初的屈辱过后,他渐渐开始享受那些夜晚。尽管霸道的红胡子总是不管他在做什么就硬是将人叫过来,让他不得不得一次次重新设置程序,可他还是期待了,每次红胡子回来后,他都会带着些雀跃地等着这个人来找他。

    可红胡子是谁啊,星际海盗的首领,星联都拿他没办法的人,多少人期望抱着他大腿活着,他又怎么可能只守着这么一个瘦弱的孩子。一次次期待落空后,除了松口气,还有莫名的痛苦,异样的愤怒。

    司耀前想,他是恨着红胡子的,他恨他将自己的体变得如此放,恨他让他无法专注于自己喜的事物中,恨他在霸占他体的同时还让他内心备受煎熬。他是恨他的,他必须要恨他。专注的人总是执着的,当他们确信一件事时,就很难改变。所以当那些人找他合作时,司耀前毫不犹豫地背叛了红胡子,他要**,他要一个清静,他需要心无旁骛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直到红胡子死了,司耀前才发现,他竟然……不恨他吗?那为什么每一次想到那张,想到他搂着他在那张不知睡过多少人的上翻滚时,他竟是如此厌恶着红胡子?

    司耀前不懂感,从来都不懂。在他眼中,数字比较安全,光脑比人类要容易理解,金钱能让人拥有这世间的一切-

    十天后,司耀前拿出五张表格,每张上面的数字都分毫无差,他画出白洞三维图,标出轨道的位置。

    最后一笔结束后,将近一个星期没合眼的他头直接向地面歪了过去,眼看就要撞出个脑震。有人冲过来一把搂住他,发现他已经睡着,便将人抱到上,轻轻脱了衣物,盖好被子。

    红胡子拿起桌上的图,心中暗惊。这是多大的计算量,司耀前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

    他的智商太超群,却又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保护这份智慧,才会被人觊觎,被人利用。

    归根究底,是他没有给他足够安全的后盾,才会让这孩子被人下手。

    红胡子指尖滑过司耀前疲惫的眼窝,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线路图到手后,红胡子与易泽约定入夜后再离开。他们并没有打算带上其余的人,也没办法带。穿越白洞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他们连自的安全都没有保障,又怎么会带着一些累赘去送死。为了保证行程的隐秘,他们这些天都装得与平常差不多的样子,准备一夜之间离开。

    即使如此,还是瞒不过莱亚的眼睛。他本来就是诈骗犯,稍微差一点的演技都看不上眼。几个人虽然厉害但都不是演技派的,没几天就被莱亚看出了端倪。

    要走的那天夜晚,莱亚站在红胡子门前说:“你们要走就带着我,否则我敢保证,下一秒这里所有人都会知道你们要离开这里。有那么多人碍手碍脚,你们一定无法顺利离开!”

    司耀前淡淡扫了他一眼,回头看着那张他与红胡子睡了半个多月的,心里又恶心的不行,一回忆起这些天在红胡子下丢盔弃甲的样子就想吐。他一句话没说,迅速从怀中拿出小本撕下一张纸写了几个字递给红胡子。

    红胡子接过一看,上面写着这些天他们做了多少次,多长时间,之后回星联要按次数按时间叠加着给钱。

    红胡子变了脸色,不去理会正在威胁的莱亚,一脸沉地对司耀前说:“你还贵。”

    司耀前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什么东西都有价。”

    “你的体也是?”

    “不是你以前教我的吗?与其反抗不如学着用体换来最大的价值。”

    这是司耀前第一次被拽到上不停挣扎时红胡子说的,红胡子做/一直很粗暴,但那只是动作粗野,并不是行为暴力。他喜欢人主动一些,而不是压着人强干。调/教的手段有的是,他没必要用最无趣也最伤人的那种。

    红胡子凝视着司耀前,眼中是深沉的黑,凝聚着一场狂乱的风暴,却不得不强行压抑着。

    莱亚一句话换来两人深对视,彻底路人化。他面色冷了下来,转就要走,却被易泽拦住。

    “你倒是笼络了不少人,告诉他们一旦没得到你的信号就立刻把这里所有的人都喊醒,让他们拖着我们,不让我们走。”

    莱亚听了易泽的话后说:“我走不了,又凭什么让你们走?你现在发现已经晚了,相信那些人现在在正将这里所有人叫醒!”

    “要是现在发现肯定晚了,”易泽点点头,“可惜我在半个小时前就把那些人都打晕了,一点也不晚。”

    “其实,就算他们都来阻拦,也不会有效果,只是麻烦点罢了。”易泽一边面无表地说,一边将莱亚也打晕。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那种雕虫小技根本不足挂齿。

    易泽拽住与红胡子“深”对视的司耀前的衣领拖着往前走,根本不理会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有什么恨纠葛等回星联再解决,在这里对望有什么用?

    红胡子一把抱住司耀前:“用不着你多事。”

    易泽没说话,只是继续往白洞走,倒是司耀前掏出小本刷刷又写了几个字递给红胡子:摸手xx信用点,亲吻xx信用点,拥抱xx信用点,**xx信用点,刚才拥抱一次,摸手两次。

    “回去之后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你现在给我老实点!”红胡子愤怒一吼后将人抗在肩上,跟着易泽走向到白洞的方向。

    奇怪的是,易泽心心念念的豹,居然没有被他抱在怀里。不仅是现在没有跟在易泽边,而是这十来天都没有出现。

    红胡子有些疑惑,以易泽对那只契约兽的在意程度,又怎么会任由他离开自己?

    易泽感觉到红胡子的疑问,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这个累赘,他又怎么会……”

    他突然停住脚步,目光看向前方。红胡子顺着看去,只见一个清秀的少年站在月下,旁边跟着一匹雪白的巨狼,在静夜中透着淡淡的妖异气息——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我最的疏朗的手榴弹,感谢bebeecat亲的地雷。

    这章码得这个卡啊,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憋出来的,郁闷啊……

    本章无豹萌图0-0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