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第五十二章谈判

    红胡子进来时青扬已经变回豹的样子睡得小鼻涕冒泡,连易泽不时玩他尾巴和耳朵而感觉不到,连有人推门进屋都感觉不到。

    他本是不需要多少睡眠的,在亚空间这些子里连个盹儿都没打也不觉得疲劳,可易泽一来他就睡得香甜,连平里敏锐到极点的五感都派不上用场了。这是全然的信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成为他的避风港。在他边,他可以放下一切戒备,只想着他,只信着他。

    易泽早就察觉到红胡子的到来,但他没有将豹藏起来。偶遇红胡子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但他在,有些事做起来就简单了。这一次去伊尼格曼星系发现事已经变得复杂起来,要想顺利达成自己的目的,只怕会比从前麻烦数倍。而红胡子的出现让事有了转机,看他对司耀前那副样子,应该是会和他联手的。青扬已经告诉易泽自己份的暴露,不过既然未来要合作,那么豹势必会暴露与人前,与其未来惹得红胡子怀疑,还不如现在就摊开来说,反正红胡子也不是没有放在心尖上的弱点。

    果然红胡子一眼就看见了上平躺着的豹,露着小肚子,两只爪子交叠搭在前,如果不是趴在易泽上,这就是豹的标准睡礀。

    这睡相几乎能秒杀90%的人类,可惜红胡子不是此道中人,而且他一眼就看出那是两个圣兽决斗时最后那一瞬间出现的小豹。

    红胡子目光变得深沉,易泽却是拉起被子将豹盖住,只露出一个小脑袋,自己又挡在前,遮住红胡子的视线。

    “我记得你是异能者。”红胡子开门见山地说,异能者不需要契约兽,圣兽也一样。

    易泽坐在边,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句:“司耀前睡了?”

    红胡子脸色变了变,旋即恢复正常,也不再去看小豹。

    这两句话直指对方软肋,既是威胁也是保证,你我并无冲突。

    红胡子坐在屋中唯一的木椅上,对易泽说:“司耀前得跟着我。”

    他没有要司耀前留下,也没有说他要离开这里,他只是表明了一个态度,他不会离开司耀前。而且这话也在暗示易泽,他已经看出来易泽并不是被迫进入黑洞,而是有着充分准备的,主动来到这里。目的是什么红胡子最开始猜不明白,反正不是为了把司耀前送到他边,现在看到豹,便了然了。或许其他人不会理解易泽为什么会因为一只对自己丝毫无用的契约兽而甘冒奇险,可红胡子不同,这些孩子都是他看到大的,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们。易泽是只独狼,孤僻生冷,与任何人都有着一层隔阂,可一旦有了重要之物,便会罢着他不放,到死都不肯放手。

    易泽知道他们要谈的事已经谈妥了一半,便说:“有他帮忙我就能离开这里,你想着跟着走,就必须付出代价。”

    “想跟我合作?当年你冷眼看着我们自相残杀,没想到现在然有利用到我的时候?”红胡子笑了起来,笑容间满是嘲讽。他走不走无所谓,反正他有的是办法让司耀前留在自己边,现在是易泽在求他,不趁机勒索一下就不是红胡子了。

    易泽并不意外红胡子的反应,这人要是不勒索他就不是星际海盗了,可惜……

    “我想你应该注意到司耀前的不对之处了,现在不是我利用你,是你必须要求着我。”

    红胡子果然变了脸色,他当然发现了司耀前的不妥,只是没深想,也没敢深想。当年他是确定司耀前已经无事才安心闯进黑洞以求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只是没想到,那孩子然还是躲不过去吗?

    “跟我合作,或是置之不理,你只有这两个选择。”易泽一边说着,一边安抚地摸着豹的头。青扬已经醒了,他听到他们的谈话,用迷惘的目光看着他。

    易泽从来不希望青扬卷进这些事中,他更不希望再一次看到豹鲜血淋漓,看到他堕入深渊自己却毫无办法,不想再经历那种骨分离灵魂撕裂的痛。他要他永远开开心心地陪在他边,不需要因为这些恶心的事烦心。他想守护他,永远守护他那份真挚,不希望任何事物污染他。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他要陪着他,陪他度过余生,就无法脱离这些事,因为这些都是易泽的一部分,无法隐瞒,也无法割舍。他必须让青扬知道这些事,拉着他进入这个泥沼中,进入他的生命中。易泽不能让青扬回避这些事,他只能在心中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守住青扬,不仅仅是他体上的安全,也要守住他那颗心,不被这世间的黑暗污染。

    所以即使豹醒了他也没有换话题,而是依旧与红胡子谈判,任由豹听着,看着他是如何利用司耀前的安危威胁红胡子的,看清楚他易泽并不是什么好人,而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司耀前与他一同长大,又帮了他那么多忙,他依旧可以将他作为筹码推出来,得红胡子妥协。

    他就是这样冷血无的人,可是青扬,就算你知道,也不能离开我,我不会放你离开。

    然而青扬只是团着子往易泽边凑了凑,脑袋迎合着他的手掌,亲近着他,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

    易泽的心渐渐变暖,如果不是红胡子在这里,他早就把豹抱在怀里好好亲上一番了。

    红胡子并没有犹豫太久,他非常干脆地点头:“我会和你合作,但是你要告诉我,到底他们对那孩子做了什么,当初我分明是看着他无恙才由着那群人乱来的,现在他为什么又……”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们看中了司耀前的大脑,也才知道当年你然是为了这个才任由那些人叛乱,连我的暗示都装出不在意的样子。更没想到,原来他们为了那个目的,两次对司耀前下手。第一次你救了他,第二次如果不是我恰巧需要他帮我找出这个亚空间的出口将他带来,根本不会发现他们竟然又下手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孟怀这次泄愤出手,那些人就真的达成目的了。而易泽也是通过孟怀才发现,原来他一直以来要对付的,并不他想象中那么简单。难怪当初元启明明已经带着他与董翩然回合,却依旧命丧人手,原来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他只怕会与元启一个结局。

    红胡子听了易泽的话后表面上没有多大变化,内心却是怒不可遏。他的孩子,他捧在手心里怕掉含在嘴里怕化,不知怎么对他好,不知该怎么宠他的孩子,然两次被那些人……

    “够了!”红胡子突然开口打断易泽的话,“我知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也知道你想做什么。我只有一个要求,要让那些人,知道什么是地狱。”

    要把他们心心念念的东西毁掉,要让他们见到什么是绝望,要让他们清楚什么是生不如死,要叫他们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到,不过那些人交给你或许比我动手要好。”易泽漫不经心地摸着豹的爪子,心中的冰冷彻底融化,是不是要亲手给予那些人报复,已经没有关系了。

    “既可以报仇,又不用脏了自己的手,你当然觉得好。”红胡子说完就摔门出去,该谈的已经谈妥,至于怎么合作,等回到星联再说。

    红胡子走后易泽抱着豹躺回到上,摸着他的额头:“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豹摇一变,化成青扬的样子,该死的还是着的!他贴近易泽怀中,手搂住他的腰,低声说:“没有。”

    “不好奇?”易泽摸着他光的后背,觉得自己的衣服也有些多余。

    “好奇,”青扬抬眼,“可是你想说时自然会告诉我,你若不想说我就算问了也没用。”

    易泽听后浅啄着青扬的唇,慢慢说:“我不想把你变得和我一样。”

    青扬回应着易泽的吻,手掌伸进他衣服中,感受着他灼的体温:“你很好。”

    “我杀过很多人,罪有应得的有,无辜的也有。”

    “你很好。”

    “我利用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的安危去威胁别人。”

    “你很好。”

    “我以后甚至还会利用你假冒十级圣兽去骗人。”

    “你很好。”

    “我……我现在想把手指放进你体内,好在回到星联前多适应我。”

    “你很……一点也不好!”

    青扬瞪着眼睛,脸红地咬着易泽的脖子,咬出一个个牙印泄恨。自从变成豹之后,青扬越来越喜欢用爪子和牙齿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

    易泽翻压住青扬,脱下自己的衣服,一边吻着他体一边说:“我们再来一次。”

    不等青扬回答,擅自将手伸进他双腿间,揉搓着那最隐秘的地方。

    青扬呻吟一声,不甘示弱地也摸了上去。

    -

    另一边熟睡中的司耀前被红胡子从上拽了起来,不由分说地又办了起来。那里不久才使用过,现在还有着暧昧的液体,根本不需要再次开拓,直接便可以使用。

    “克……莱……瑞特,轻……一点……”他闷哼着,不一会儿就发出乞求。

    红胡子却丝毫没有停手,他不知道该怎么停。

    我已经退无可退,却还是让你受到伤害。要怎么办,才能让你得到真正的自由?

    作者有话要说:呃……按道理晚上应该还有一更,补昨天欠的,可是懒青最近很困顿,尽量吧……

    豹:易泽,一起睡。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