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34、章节

    第三十四章执手

    青扬用指尖在桌子上写了几笔,皱了皱眉,连忙将还没写出多少字的涂掉。他抬着手想了半天,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写下去。

    他想写:自然是我回大道门,你还在你的世界,各回各家,不是很好?可是才写出几个字,青扬自己就受不了了,他一想到再也不能与易泽见面,小心肝儿就抽抽着疼。

    他又想写,自然是你跟我一起回去。还没写出来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就如同他是那般不愿离开自己熟悉的世界一般,易泽肯定也是一样的,他又怎么能强求易泽与自己一起。而且他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吃了这么多苦,他尚且是个修真者可以元婴出窍,没有实体也能修散仙,可易泽呢?易泽死了,那就真是死了。他可以不顾一切代价回到大道门,易泽能吗?

    他还想写,我什么时候回去还说不定呢,或许永远都回不去,现在想这么多干什么?可是易泽的眼神很专注,一直在看着他,等着他给出一个答案。

    直至此时,青扬方才明白小师弟青芒说过的话:“总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放不下,也会让你放下任何事物。”

    青芒会毅然离开大道门,就是为了那个放不下的人。而他呢?真到机会来临的那一刻,他会怎么选择呢?

    ">

    青扬不知道,他无法选择。所以他只能抬着手,迟迟写不下一个字。

    一只手伸过来握住青扬的手,不让他再犹豫下去。

    “够了。”易泽将青扬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着,“不要再想了。”

    易泽看得出青扬的不舍,青扬的留恋。如果真照青扬所说,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他,回到那个什么门去,那么他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青扬对他,终究还是舍不得的。这个不舍甚至已经与他心心念念的大道门齐平,否则他不会这般踌躇。

    目前这种时候,这样就够了。

    易泽比青扬更清楚,其实他所谓的世界穿越,就是不同的位面。宇宙是由无数个位面构成的,他们这里是科级十分发达的科级位面,而青扬那里只怕是以修真者为主的修真位面。星联科学院从以前开始就致力于位面的研究,几百年都没有丝毫进展,也就是说,想要找到回到大道门的方法,真的很难很难,普通人一生都等不到。

    但青扬不是普通人,他已经活了二百年,而照青扬的意思,只要修炼成功,他还可以活很久很久,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听他说,妖修比修真者更难修炼,如果不是豹那奇异的吸取能量的体质以及上次的奇遇,只怕他要修炼成人形就已经得几百年了,易泽极有可能一生都无法见到人形的青扬。

    既然如此……

    易泽心中有了一个想法,他握着青扬的手低声说:“我只能活两百年。”

    青扬愣了一下,定定地看着易泽,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只有两百年啊……

    “所以,你能陪我这两百年吗?”易泽小心翼翼地问着。

    青扬突然感到一阵心酸,说不出的难过。

    易泽是什么人?哪怕青扬再迟钝也能看出,易泽是一个强大又冷酷的人,他天生就上位者,天生就适合发号施令,所有人都只能听从他的命令。然而这样一个人,此时居然仿若珍宝一般捧住他的手,那样小心翼翼地问着,只求这两百年。青扬一直没有想过,即使他留在这个世界,与易泽在一起的时间,不过这短短的两百年。

    于是他郑重地点头,并且抽回手,在桌子上认真地写着:“这两百年内,即使有机会回去,我也会陪着你。”

    易泽猛地起,一把将青扬搂在怀里,手掌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紧接着落下一个吻,一个如暴风雨般急骤切的吻,疯狂地掠夺着青扬所有的思绪。

    青扬不是无知之人,就算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对感一无所知,经过这么些子的熏陶和学习,他也明白自己刚才答应了什么。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有比这更加深的承诺吗?

    或许以前他不懂易泽对自己的感,可是那一夜之后,他又如何不懂。只是他不明白自己的心,究竟是怎么想的,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够接受易泽。

    男子与男子之间,人与妖之间,异能者与修真者之间,又如何能够完满?他们之间要越过的屏障太多太多,旁人有那么一个屏障就寸步难行,他们中间却是无数个。

    {阅读女频小说,请baidu:}

    所以那一晚,明明已经动的青扬选择了逃避,他把自己缩回到豹的壳子里,任地选择着逃避。反正易泽会体谅他,反正易泽会原谅他,就让他再思考一段时间吧。

    可是易泽又能体谅他多久?又能等他多久?人生太过短暂,说不定他一个闭关出来,就再也见不到易泽了。

    罢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就让他醉二百年吧。

    青扬认命地闭上眼睛,效仿着易泽的作法,微微探出舌尖,伸入易泽的口中。

    易泽锁着青扬体的手臂蓦地一紧,所有的理智都被这试探地在他口中抵的舌头揉碎,再也无法遏制心中那股**和冲动。来自灵魂的战栗和喜悦,让他止不住地在青扬上来回抚摸,感受着这令人心醉的触感,体会着这无可替代的快感。

    他把温顺的青扬放在上,火的目光烧着青扬的衣服,烧到哪处,哪处就是无比的灼

    青扬在易泽的目光下全的不行,下意识地推开易泽,想要逃离他的视线,却被易泽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因青扬而变得滚烫的手掌深入衣服中,在接触到同样炙的肌肤后,易泽的手微微一顿,紧接而来的就是焦急的抚摸,那力道仿佛要将这只手揉进这体中一般。

    青扬见易泽已经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咬了咬牙,也伸出手来解易泽的扣子,他手掌哆嗦着,弄了半天才解开两个扣子,而此时易泽已经将他上剥得光溜溜的,□也只剩下一个小裤头了。

    易泽感觉到他笨拙的动作,唇角勾起一个感的笑容,他一手抓在自己的衣襟上,用力一扯,所有的扣子都崩掉,衣服迅速掉落到地面上。

    青扬手指颤抖着,在易泽的帮助下摸上那结实的膛。明明是整整夜趴在上面睡在上面的膛,青扬连上面的纹路走向都一清二楚。然而这一刻,他却仿佛第一次见到般,艰难地摸上易泽的皮肤,感受着那肌肤下压抑着的冲动和力道。

    易泽一条腿插入青扬的双腿间,大腿摩擦着青扬从未使用过的**,体则靠了过去,紧紧贴住那赤/的肌肤,唇落在细腻的脖颈上。

    肌肤贴着肌肤,两人都切体会到了对方的激动与沉沦,易泽甚至发现小青扬在自己的挑逗下已经颤巍巍地抬头,顶着裤头一副我要出来的样子。

    青扬脸红得快要滴血一般,伸手想要捂住□,却被易泽一把抓住,低沉沙哑的声音迫不及待地说:“摸摸我的。”

    手掌被易泽拽到他下面,青扬一碰到就差点要跳起来,这……太大也太烫了!

    易泽满意地看着青扬窘迫的脸,亲昵地用鼻尖蹭着他的鼻尖。

    他的青扬,他的豹,他的人。

    “那个……我不是故意要看的,屋子门没锁,我敲了半天的门,没人理我我就进来看看……”一个突兀的声音硬生生插/进激动的两人耳中。

    青扬白白的猫耳猛烈地弹动起来,尾巴上的毛一根根竖了起来,眼睛瞪得溜圆,手脚哆嗦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易泽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单裹住青扬,不让人看到他一丝一毫的肌肤。至于他自己……算了,不过是上半衣服没了,下面让人自愧不如一点,别的没什么。

    青扬被包住之后,易泽就不那么着急了,他慢慢地捡起地上的衣服,用杀人一般的目光瞪着眼前的程启亚。

    程启亚的表那个惬意啊,他是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明知道卧室里有人还往里冲,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之前他都被打扰两次了,导致现在还没吃到人,现在终于有人和他有相同的感觉了,他真是太开心了!

    易泽的表就精彩了,如果不是万度崩溃他们也不至于来住这种连门都需要用古董锁头来锁的破房子,如果不是他们不习惯锁门就不会被人直接这么推门进来,如果不是有人这么进来打扰,他现在已经把人吃到嘴了!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他黑了万度那个无耻的家伙!这……算是自作自受吗?

    那边青扬一见是认识的人,愈发的不好意思了,裹着单一跳一跳地往柜子后面躲,易泽一把拉住他,盯着程启亚喝道:“滚出去。”

    程启亚摊了摊手:“空间太小,做不出滚动这么复杂的动作。”

    他正打算再揶揄两人一番,却只觉得眼前一晃,不知怎么就被人掀翻在地上,同时一股大力将他踹开,他还真的就滚啊滚的滚到门前,要不是门太小,他真的就滚了出去!

    易泽把程启亚踹出门后立刻关门翻出衣服给青扬穿上,同时用眼睛烧着青扬:“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好好准备着!”

    青扬脸红着低下头,心里暗暗庆幸程启亚的到来。

    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程启亚来得好啊好啊!要不然他真的会就这么做下去的。

    开玩笑,才认识三个月就做出这般不知羞耻的事?不对不对,这不是认识时间长短的问题,青扬鄙视着自己。他发誓自己以后一定不会再落入易泽的陷阱了!

    这时穿好衣服的易泽扭过头,见青扬还一脸呆滞的裹着单,眉头一皱,上前一步掀开单,主动帮他穿上衣服。

    穿衣服时易泽忍不住亲了他的唇一下,又软又干净,带着青草的香气,他的青扬。{阅读就在,}

    青扬一边下决心不再被易泽迷惑,不再让易泽得逞,一边琢磨着,易泽的唇亲起来怎么就这么舒服呢?好想再亲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十四小难亲、lilica亲的地雷,你们嗷~~~

    易泽让你黑我们家可的万度,后悔了吧?

    程启亚我说过他不是易泽的敌人的,相信我,没错的!

    有亲问为毛万度崩溃发声器不能用了,难道亲们忘了那满大街的我要万度了吗?

    ps:突然发现一件事啊,什么青扬青逸的,这不都是洗发水吗!感我写的这不是修真系列,是洗发水系列啊!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