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软白的耳朵变得滚烫,另一只没被易泽荼毒的耳朵颤巍巍地抖动着,青扬脑子炸开,俏白的脸变得通红,额头上不觉沁出细小的汗珠。

    仿真度真好,易泽有些失神地想着,伸出舌头耳尖,满意地感觉到青扬指尖在发抖。他面上没什么变化,心脏却在剧烈地敲击着膛,几腔敲开。如果现在不是在教室,如果周围没有别人……

    还真想做点什么。

    易泽想起青扬还戴了仿真的尾巴,眼睛越过青扬的头部向他腰际瞥了一眼,上衣盖过腰部,看不到他藏起的尾巴。可惜现在是在教室,否则一定找机会好好摸摸这对耳朵和尾巴,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他松开青扬烫得仿佛火炭一般的耳朵,唇向下移,头右侧的耳垂,同时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今晚在景区等我,我去找你。”

    除了青扬以外全校的人都知道,景区是侣们谈的地方,易泽会约青扬去那里,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这一刻易泽其实很唾弃自己,明明他不讨厌小豹的求,甚至还会下定决心去思考这一人一豹有没有未来可言,对于易泽来说,相守与物种并无太大的关系。他想,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不会去考虑其他事的,他已经决定无视青扬的追求。可在见到董全出现在青扬后那瞬间,一切理智全部化为飞灰,他面上平静,心中却已经把董全切吧切吧剁吧剁吧喂守卫那只大肥猫吃了。

    他选择这种暧昧的举动,一来是心痒难耐,二来也是给董全一个下马威。可是他根本不想与青扬有过深的接触,却在今晚定下了约定。

    他厌恶自己这种摇摆不定的想法,在易泽心中,能够相守一生的只有一个,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然而自己现在却在这一人一豹之间摇摆不定,无论如何都不想伤害任何一个,无论怎样下定决心都无法对任何一人冷漠。

    但无论他怎样厌恶自己,在见到他们其中一个时,内心涌现的感动都是相同的,难以放弃。

    易泽不知道,他的心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感觉到青扬微微地点点头,易泽知道他是同意了自己的相约,心跳直接超二百,内心的狂喜让他忍不住想要低头轻吻一下青扬的脸颊。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可是还没碰到人呢,巨大的响声在青扬边响起,青扬受惊之下,连忙将手从易泽手中抽出,扭头去看旁边的董全。

    董全把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在青扬旁边,二话不说就坐了上去。

    这……这不是新生部教学楼门前的大理石台吗?他把这块大理石硬生生从教学楼门前切开,并且搬进了屋子里,就在易泽咬青扬耳朵这短短几分钟内!

    为了吸引两个黏黏糊糊的人的注意力,董霸王龙同学重重地将大理石放在地上,整个教室都震了一下。

    “没有座位,就加个座!”董全看着易泽说,眼神是无比的坚决。

    不屑一顾又怎么样?没有希望又怎么样?只要青扬没对他说“你走吧别跟着我”,他就死皮赖脸又怎么样?反正他皮厚,面部神经因为药物后遗症也不怎么敏感,他就当自己迟钝了!

    董全直接坐在青扬旁,并且挑衅地看了易泽一眼,回应他刚才的眼神。

    原本想要帮易泽教训董全的乔正严和高崎开始抱团,这还是艺术系的吗?这实力,够把十个他们给揍趴下了!能抬起那快沉重的大理石不难,难的是他硬生生被把大理石从教学楼前面拆过来啊!这除了实力之外还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和二缺般的勇气,换个人他敢这么做吗?绝对不敢啊!江湖上有一句话,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傻子。小人还会计较一下利弊得失,傻子?嘿嘿,你指望他能明白这些事?

    易泽,感问题啊,还是得当事人自己解决。

    舍友本是同室人,大难来临各自跑。

    易泽眼神冷冷的,手掌从青扬的腰后伸过去,一掌就要打在大理石上时,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足有一百八、九十岁的老头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了进来,他眼睛扫过坐在青扬旁边极为突出的董全,张开嘴,露出一颗门牙,之所以突出那颗门牙,是因为他只剩那一颗牙了。

    “这位同学,”拐杖指了指董全,“记得赔钱。”

    全班皆倒,破坏教学楼就这么点处罚?这太不公平了!

    董全却是扬了扬眉,他不是傻子,之所以敢这么做,自然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把整个教学楼拆了最多也只是陪一点钱。如果他还在被病毒感染,自然没有这样的底气,而现在……

    易泽收回了手,董全,董吗?那个董吗?

    他的母亲,叫做董翩然,星联第一治疗系异能者。

    -

    青扬这一节上得有点魂不守舍,易泽咬他耳朵的举动让他脑子乱哄哄的。自己是豹子的时候,易泽对他百般呵护,万分照顾;变成人形后却是不屑一顾,可这人形一长出两只兽耳,怎么就……

    恋兽癖啊恋兽癖!

    算了,自己妄自腹诽实在是小人行径,既然易泽说今晚有事相商,还是好好谈谈吧。君子坦,这等事有何说不得。若是易泽真是这般,自己想尽办法让他回归正途便是。

    这节课易泽也是心不在焉,当年发生了那件事,董家到底是怎么想的?对于董翩然这个女儿,董老爷子又是怎么想的?他曾经是憎恨着董家的,冷眼旁观,任由他们发生那件事。但母亲从未怪过董家,在消失还叮嘱易泽,千万不要憎恨董家,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易泽看了眼董全,心里有了想法。

    不过,董家是董家,他和董家是有点关系,但与青扬无关。

    伸过手去握住青扬的手,将那只包在手心,不肯放开,握了整整一节课,把董全那张脸都给气青了。

    青扬当然不会拒绝易泽的碰触,他和易泽在最开始的时候,可是整天趴在易泽口睡觉的,整被易泽抱在怀里的,这点接触又算什么。

    所以说青扬这个人吧,实在是有点没自觉,这抱一只豹和抱一个活生生的人能一样吗?

    这节课青扬、易泽、董全都有点烦躁,其他机甲系的学生却是饱了眼福。见过带猫耳的,他们也知道猫耳是个萌物,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两只仿真度极高的耳朵在青扬头上立着,时不时弹两下,真是可到极点。

    可惜,有主了。

    对于敢于与易泽对抗的董全,真是各种默哀。

    下课时董全看了易泽一眼,一把拽过青扬,大声说:“回寝室!”

    看看看,看什么看?就算青扬对你有那么一丁点的好感吧,也扛不住我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和他一个寝室吗?你能每天晚上看见他的睡脸吗?你能看着他换衣服时露出白嫩的皮肤吗?你能看见他洗过澡后被蒸汽蒸得粉红脸色吗?你能……

    “擦鼻子。”易泽冷冷地丢出一句。

    “哈?”董全还没挑衅完呢。

    易泽一把将青扬拽离董全的边:“把你的鼻血擦干净,别滴到他上。”

    “……”

    董全捂着鼻子跑到洗手间去了。

    易泽则趁机带着青扬往楼外走,顺便把人拐到去新生部的路上。董全鼻血止住跑出教学楼时,青扬已经迷迷糊糊地跟着易泽走到新生部与自由区的交界处了。

    “记得晚上,十二点。”易泽离去前在青扬低声说,顺便把课前没做完的事办完——在青扬脸颊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青扬摸着脸点点头,内心更悲哀了。果然,在豹的时候易泽没事就会亲他,现在他有豹耳了易泽又是牵手又是亲脸的……

    恋兽是病,得治!

    青扬握紧拳头,暗暗下定决心。

    目送着易泽消失在转弯处,青扬才走回寝室,董全正在屋子里坐立不安,直到青扬进来才放下一颗心。

    “青扬!”他一见青扬就快步走上前,却在青扬前半米处停下脚步。

    青扬关切地看了看他鼻子,同时伸出手搭在董全的腕间。他还是懂一点点医理的,顺手帮董全看看他的鼻子吧。

    “火气有点重,最近多喝水,多吃些青菜,否则还会流鼻血。”

    董全根本没听见青扬在说什么,目光放在青扬搭在自己腕间的手上,心跳如鼓。

    “你和易泽……”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问出口。

    之前董全就听说过艺术系的青扬在疯狂追求易泽,没认识青扬之前他对陌生人的事不感兴趣,而认识青扬他不相信这样的传言。为什么系草的名头这么大却没见有人来向青扬搭讪?一来他们才开学,大家都在观望;二来董全知道,青扬看起来随和可亲,别人有什么问题他也能耐心地帮助别人,但他却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般。董全靠自己那足以媲美野兽的直觉感觉到,青扬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仿佛他周围存在着一层很薄但却很结实的屏蔽,将世界隔绝在外。屏蔽内,只有青扬一个人。

    但今天,他分明感觉到,易泽轻易地进入那个屏蔽,毫无阻碍地融入了青扬的小世界中。

    “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最重要的人。”发声器只能发出平板的机械声,但青扬的眼中却满是坚定。

    不管将来他会结交多少人,他心中永远有那么一个位置是属于易泽的,与大道门那片青山绿水一起,是他最珍贵的宝物。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