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艺术系最近发生了两件大事,全部与3012宿舍有关。

    一是3012宿舍的艺术系第一丑男董全变得更丑了!好吧,他脸上的伤疤终于是好了,但是他周的气质更……怎么说呢,更粗野了。如果说以前他还不过是类地行星的一只丑陋的扬子鳄,那现在他就是古代地球已经灭绝的霸王龙,机甲系的学生都没有这么粗野!现今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丑人,稍微有不如意的器官,随便一个小激光手术就能解决,更有甚者在出生前就将孩子的外貌基因等级提高,根本不会有丑人。在这个没有丑人的世界中,评判一个人的长相,除了外貌,更重要的就是气质。董全,那就是个野人!

    另外一件事是3012宿舍艺术系第一美男青扬变得更人了!原本就是美少年的青扬,居然戴起了猫耳和尾巴这两种装饰,原来他还需要做一些妩媚的动作和神才能让人着迷,而现在,他只需要眨着一双无辜的黑亮的眼睛在你面前,那鼻血啊,成河的往下淌啊。

    这两件事让人们不由得纷纷议论,说不定3012是一个神奇的宿舍,它有着平均人类气质的功能。因为董全的丑陋水平提升了,为了平衡宿舍的整体形象,青扬就变漂亮了。

    这两件事传得满校园都是,哪怕新生部那么封闭的地方,都听到了消息。他们更听到,丑男董全现在变成了青扬的跟班,搬回了宿舍不说,还整天跟在青扬后面,整个一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呃……好吧,是美男与野兽。

    易泽听到这几个消息后,眼皮都没抬一下,而是抚摸着掌心一个奇怪的通讯器。

    新生在进入封闭区后都会将所有通讯器材上缴,这里又有屏蔽,易泽是怎么弄来这个的谁都不知道,但宿舍里的人也没想过要把他的事上报。

    开玩笑,谁都不想死好不好!

    当然,这也是因为乔正严和高崎都不是心狭窄的人,谁没个秘密什么的,他们还经常用易泽的通讯器和家里联系呢,拿人家的手短,又怎么会打小报告。倒是华天齐,一次都没有与家里联系过,甚至很少与华天宇联络,仿佛被华家无视的那个人是他。

    易泽隐约猜到,对华天齐来说,或许被无视才会让他心里更舒服。

    他曾经将通讯器放在华天齐面前,谁知那个一向玩世不恭的人却惨然地笑了笑:“我不敢。”

    不是我不愿我不会我不能,而是我不敢。为什么不敢?哪怕华天齐杀了人华家都会护着他,更别说他一点错都没犯,甚至在严苛的训练下都强撑下来,这根本是值得骄傲的事

    易泽看着华天齐,幽黑的瞳深不见底。

    华天齐摇摇头:“你别问了,我只是……没有时间了。”

    为什么没时间易泽没有问,华天齐也不会说。他只要知道华天齐现在还安全就好,未来有变故时他一定能察觉到,就算察觉不到,也会有人通知他。

    无论在哪里他都能接到通知,因为通讯器非常好用,尽管易泽因为烦一次都没有回应过何成鑫的联络,但所有的留言他都收到了——在圣特雷斯大学足以媲美军部的屏蔽内。这个通讯器是在司耀前那里买来的,司耀前这名字是红胡子起的,谐音死要钱,足以证明红胡子有多没文化。

    司耀前是在红胡子手下最久的一个孩子,襁褓中就被他养着,养到后来养到上,再后来,杀红胡子的人中也有他一个。其实红胡子对他不错,他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恨他,有谁问起司耀前为什么要背叛红胡子,他总是一句话:“因为他们给了钱。”

    易泽从来不认为有人在光子网络等事物上能超越司耀前,他是个光脑天才。易泽豹子的追踪型网络连接器就是司耀前改造的,连接器五千,改造费两千,卖给易泽二十万,商一只。

    对于何成鑫来说,最重要的是他脸上的面具;司耀前,就只有钱了。

    而易泽,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什么呢?

    那个让他召集了所有人的计划?那个十几年前的月夜?还是……

    易泽揉了揉眼角,明明程康已经来赛特星了,他有很多事要做,可是……

    为什么他总是会因为最近无聊的流言分神?

    青扬对他想法一目了然,易泽相信这人只怕以前就见过他,考试时写出一个“泽”字就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而在上课时他又巴巴的贴上来搭讪,这不是在追他又是什么?

    对于这种倒贴上来的人,易泽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艺术系的系草也不例外。

    更何况,小豹才对他示,又害羞的跑掉了,他怎么就能因为青扬一个莫名的追求者而分心呢?

    程康、豹、猫耳、尾巴、董全……

    易泽攥紧了拳头。

    “啊!掌下留啊!”乔正严扑上去抱住易泽的胳膊,救下马上就要被易泽捏碎的通讯器。

    他一脸哀痛地对易泽说:“你要是生气可以拿我……还是高崎吧,拿他当沙包出气,千万不要迁怒于通讯器啊,这是我唯一的指望了。”

    易泽冷冷地瞥他:“我为什么要生气?”

    “诶?不是在气董全那个不要命的敢追你看上的人吗?没事,等明天上公共课时咱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就行了。”

    易泽捏碎了旁边的桌角。

    -

    青扬对着镜子往脑袋上缠纱布,董全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你在干什么?”

    “想办法把耳朵藏起来,尾巴好办,塞进衣服里就行。”机械声响起,青扬已经很习惯使用发声器了,他将发声器放在领口,想说话时只要先用精神波开启发声器就行,精神波的速度与光速相差无几,那短暂的时间差人耳根本察觉不到。

    董全一脸心疼地看着青扬,这人明明是治愈系的异能者(绝对是个美丽的误会),却无法治疗自己的嗓子。没办法,治愈系异能只能恢复原本体的损伤,却不能让根本没有的器官凭空出现。

    器官缺失症,比病毒更可怕的一种病。病毒还有办法抑制,而器官缺失,却是从受精卵开始就缺少生长这个器官的基因,有些孩子从出生就带着人造器官,而这种人造器官会严重损害人的体,许多孩子就这样渐渐衰竭死去,然而没有那个器官他们同样无法活下去。

    还好青扬缺少的只是声带,尽管无法发声,却不会影响体健康。只是,他会心疼。听着这样一个精致的少年只能发出难听的机械声,他真的好心痛,好想把人抱在怀中安慰。

    董全觉得他不是因为青扬帮了他他才会这样心疼这人,他只是因为青扬是青扬,他想要保护这个纤细的少年。(董霸王龙同学已经完全忘记了当初青扬一巴掌甩开他的钳制的事

    “为什么要藏起耳朵,很好看。”董全猜青扬戴的是那种仿真装饰,失效之前是不会被人随便取下的,这是为了防止别人把装饰拿下,不过现在青扬本人也拿不下去。

    “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青扬皱着眉,他可是要去见易泽,怎么能顶着耳朵呢?

    至于为什么见别人能露耳朵,易泽就不行,这个问题青扬自己也不知道。总觉得,他不想让易泽看见。

    最后青扬把脑袋缠得跟古地球阿拉伯人一样去了公共课。

    这一次易泽自动挨着华天齐坐,边为青扬留出一个靠墙的座位,只能坐一个人。

    青扬一进教室就看见易泽为他留出的座位,眼睛一亮,直接坐了过去,董全的表就精彩了,没有他的座位了!

    其实他不是没有座位,就算别人不愿,也不会不让他连座位都没有,可是他想坐在青扬边,于是他把目光聚焦在易泽上。

    “同学,请问你可以坐在旁边那个空位吗?我想和青扬坐在一起。”董霸王龙同学是完全看不到气场这种东西的,易泽上那点寒气算什么,三年前他见过更可怕的东西。

    易泽连看都没看董全一眼,而是盯着青扬脑袋上的白布,一把就将布扯了下来。

    (⊙o⊙)!

    青扬无声地“啊”了一下,连忙伸手挡住耳朵,却被易泽一把按住手。

    两只大手将青扬的双手握住,手指交叉,十指纠缠般地与青扬手牵手,不让他逃开。

    他低头看着青扬露出的两只白白的耳朵,与所有人一样,很想伸手摸一摸那只耳朵。

    不过手没闲着,易泽很享受这种十指交缠的感觉,根本不想放开青扬的手。

    他注视这那两只让他心跳不已的耳朵,顺着心意,贴过去,下巴压了压青扬的头,让他的头变低,随后张开口,轻轻咬住了一只耳朵,并用嘴唇摩擦着那只软软的耳朵。

    青扬心脏都快从肚子里跳出来了,如果可以发声他早就呻吟出声了。敏感的耳朵被这样轻轻着咬着,他全一阵阵酥麻,子软了半边,血液燥起来。

    而易泽,一边咬着青扬的耳朵,一边淡淡扫了董全一眼。

    那样不屑一顾的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