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青扬是知道自己有可能无法修成人形的,但他从未想过会变成这样。昨晚他确定易泽没有其他心思后,乐颠颠地回到寝室,变回人形就睡去了,也没顾上看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谁知早上起来准备去上课时,这才发现自己况不对劲儿。

    他站在镜子前左转右转的折腾了半天,终于做出了一个对他来说十分艰难的决定——逃课!

    青扬从没逃过课,在大道门时,哪次师父讲道他不是第二个到的?(第一个是大师兄,他才是真正的以作则。)哪次他敢缺席?作为排行第二的弟子,上要接受师兄严厉的教导,下要给师弟们起一个榜样的作用,完全不像小师弟青芒一般,想不去就不去。

    然而这一次,无论如何青扬都要逃了。

    其实这堂课不过是普通的基础知识,老师还很温柔,不去也没关系,只是青扬自己不知道大学还能逃课罢了。修真的世界中,不存在不及格,你若是不潜心修行,什么后果都要自己承担,根本没有补考的机会。

    青扬正坐在上为逃课这个想法自我厌恶时,寝室的门被推开了。

    艺术系的寝室管理相对宽松,学生们可以去外面住,青扬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不过大多数学生都会将一些必备用品放在宿舍,因为距离教室近,这样也方便。

    进来的学生是与青扬同是书法系钢笔班的同学董全,他是来取东西的。

    青扬之前只顾着懊恼,又临近上课,寝室楼里到处都是走来走去的脚步声,他根本没在意这个走向自己门前的声音,丝毫准备都没有就被董全看了个正着。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僵在上瞪着董全,一点办法都没有。

    董全虽然是艺术系的,但他丝毫没有搞艺术人的气质。如果说青扬的容貌气质在本次考生中排第二,那就没人敢认第一;同样的,董全如果认倒数第二,那绝对不会有人超越他成为倒数第一的。

    这倒不是说董全都多丑,而是他长得是一点艺术系人的自觉都没有!那全的肌块让机甲系的人都汗颜,脸上居然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疤,将原本就够狂野的脸弄得更爷们。以现今的技术,伤疤本应该是很好消除的,董全脸上会有这样的伤疤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自己不想消去;二是这是病毒的伤口,现今的医疗只能先用药物抑制病毒的活,在病毒完全除去之前,是无法修复伤口的,如果这种病毒很难缠,那恭喜你,让伤疤跟着你一辈子吧。

    董全本来就不具备那传说中天仙的气质,又有这道疤,年纪还比别人大上几岁,包括艺术系在内的人都对他敬而远之。病毒系的伤疤,万一病毒扩散传染怎么办?尽管没有明说,但从大家的态度中,董全也明白自己并不受欢迎,所以才会搬出宿舍。

    这会儿他回寝室取东西,一眼就看见了青扬耸立在黑色碎发中的白色耳朵,看起来就绒绒的,软软的,好想摸一下。为避免自己做出不妥当的举动,董全连忙将视线下移,结果就看见了青扬搭在边的尾巴,白色的,细长柔软仿佛猫一般的尾巴。

    董全对着全僵硬的青扬愣了一下,旋即回过神来,连忙冲到自己的储物柜前取出东西就要跑,在跑出门前却被终于回魂的青扬一把拦在门前:“这位同学,请等一下!”

    门被青扬挡住,董全看着这个清秀妖媚的少年,因为那白白的软耳朵的关系,让他在清秀妖媚中又带了三分可,实在是太让人想兽大发想扑倒了!

    董全右边的狼爪动了一下,他连忙用左边的狼爪死死抓住右边狼爪,生怕自己忍不住去摸青扬一下。他本来就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才会来考艺术班的,以他的实力的,机甲系前三是跑不了的。学习书法就是为了修,以免三年前的悲剧重演。其实他格是很冲动很不计后果的,见到青扬这样,他真的好想不顾一切地去摸摸少年脑袋上那两只耳朵,再拽拽那条尾巴。

    他硬生生压住自己心中的邪念,哑着嗓子问:“你还有事吗?要上课了。”

    青扬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问:“同学,你看我这……怎么想?”

    他想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对妖怪是怎么看待的,如果董全可以接受,那么易泽也会接受他为妖的事实吧?

    谁知董全扫了他的耳朵一眼,继续用低哑压抑的声音说:“好看的。”

    “我其实……哈?你说什么?”青扬想说我其实不是一个坏妖怪,我只是一只普通无害一心向道的好妖,结果还没说出口就被董全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说好看的,很适合你。”

    “适合?你不觉得……奇怪?”青扬明显跟不上董全的思路。

    董全被青扬呆萌的表弄得晃了下神,两只爪子死死握在一起,这才说:“奇怪什么?不就是喜欢猫耳cosplay嘛,咱们艺术系对服装要求一点都不严,只要你不穿得有伤风化,不就一耳朵一尾巴嘛,你就是大学四年一直带着都没事。”

    青扬瞪圆了眼神,这样也可以,没有人会把他当成妖怪?只是当成装饰?

    青扬摸了下自己两侧的头发,那下面有两只人耳朵,而豹耳朵也能听见声音,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的动作彻底将董全内心紧绷的最后一根弦给弄断了,董全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眼中只有青扬的耳朵和尾巴,他一掌将拦在门前的青扬,高大的躯将他圈在自己的掌控中,体渐渐近,口中喃喃道:“就摸一下,不会伤害到你的。”

    有些狰狞的伤疤越来越近,青扬眼睛也越来越圆,在董全的手掌就要碰到那只白白的小耳朵时,青扬抬起手——

    摸向董全脸上的伤疤。

    董全原本要摸向青扬耳朵的手立刻转了方向,一把握住青扬碰向自己的手。

    “别碰,会传染。”他眼神有些哀伤,这的确是病毒的伤疤,目前的医疗对这种宇宙病毒完全没有办法,只能用抑制细胞活的药物抑制病毒继续扩散。而这种药物同时也严重损害了他的体。

    “怎么弄的?”青扬看着董全脸上的伤疤,他眼中的伤疤与别人的不同,旁人看到的是狰狞的伤口,医生在显微镜下看到的是无数的变种病毒,而他看到的却是——

    魔气。

    一缕并不算强大的魔气缠绕在董全的伤口前,如果不是董全面部的经脉全部堵塞,所有真气停止了运转(药物抑制的后果),这股魔气早就侵入了他的体内。

    的确是会传染的,这种魔气会侵入人的体内,吞噬人的血,强大自己的力量。

    这不仅仅是一律魔气,还带着一丝残魂,或许只是灵魂的一个碎片,却足以毁掉一个没有真气护体的人。

    青扬挥手甩开董全的手臂,细瘦手臂此时居然爆发出了比强壮的董全还要大的力量,轻易就将他挣脱。

    他将手指放在伤疤上,指尖泛出淡淡的银光,在董全惊诧的目光下,银光钻入董全的伤口中,带着一缕黑气再环绕在青扬的手指上。

    那丝魔气中带着巨大的怨念和令人难以忽视的**,无法超度。青扬心中暗叹一声,掌心银光大盛,黑气在银光的包围下渐渐变淡,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既然无法超度,就让它不要再害人了。

    青扬抬眼看了看董全脸上的伤疤,经脉堵塞吗?他再度抬手,银光在董全面部的经脉中走了一圈,打通了他所有的经脉。

    鲜血滴下,董全吃惊地看着脸上淌下的血,他已经多久没流血了?这伤疤自从有开始就无法愈合,但也不会流血。他们曾经想过用将伤疤附近全部割除,再使用再生药剂让肌肤重生,谁知无论怎么切除,病毒都无法根除,再生到原本伤口的形状时就会停止,而且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他的脸一滴血都没有流过。

    “包扎一下伤口吧。”青扬皱眉,或许会留疤。可惜他不像小师弟一般擅长炼丹,这里也没有药材和丹炉,否则就可以炼制出一炉普通的生肌丹助他恢复原本的容貌。

    “好,你快陪我去校医室。”董全把刚取出的上课用品直接丢在地上,一手捂着还滴血的脸,一手拽着青扬。

    出门前青扬死死拽着门边不肯动:“不行!我这样子不能见人!”

    “没事,大家只会觉得很漂亮的!你真的很漂亮!”董全一点也没有说谎,在他心中,再也没有比青扬一脸认真地为他疗伤的表更美的事物了。

    他原以为,自己一辈子就会被那种抑制细胞活的药物毁掉,他原以为,这种会让他有钻心疼痛的伤口会让他再也无法驾驶机甲。

    谁知道,原来他还有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