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座位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23、座位

    机甲系的学生都苦的穿上了校服,银白色的军装是好看,可是扛不住上百个人一水的银白色,那不是好看,那是一种悲哀。

    易泽毫不在意其余三位室友的哀嚎,随意上那衣服,大步走出了寝室。

    要不怎么说人和人就是有差别呢,别人穿上这衣服那都是一样的英,好看是好看,但站在一起就容易让人分不出谁是谁,但易泽不同。明明是一样校服愣是被他穿出了鹤立鸡群的感觉,银白色的军装将他刚直英姿衬得格外有感觉,隐藏在衣服下的肌给人极大的压力,他只要站在那里,就明摆着与人不同。像冬里的北风,在素白的世界中硬生生刮出一道道凌冽,让人看着生寒,却又忍不住战栗。

    华天齐看着易泽的背影若有所思,他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自从认识易泽之后自己的追求者从正三位数降到负三位数去了,感都是被这么个妖孽给弄跑了!华天齐在心里告诉自己今天要是跟易泽坐在一起那绝对是没艳遇了,可是他再一看易泽那半径十米内无人的架势,就忍不住上前把那跟龙卷风似的寒气吹散。他一靠近易泽,周围人就不自觉地往他们边走近了些,易泽边也不是那么空了。只是苦了华天齐,那寒气可是都被他和小风给吸过去了!(契约者为了与契约兽加强联系,大部分时间都是带着契约兽的,而且高级契约兽是可以变小的,风狐现在正趴在华天齐的脑袋上。)-

    青扬走进教室立刻体会到了机甲系的学生都是狼是什么含义,整个教室居然找不到两个挨着的空座!

    机甲系的学生早早的就来到教室,也不坐在一起,坐一个人,空一个位子,再坐一个人,再空一个位子,跟考试似的。不过艺术系的学生都明白,他们势必是要坐在两个机甲系的学生中间的,方便搭讪。

    真是太坏了!

    艺术系的学生愤愤不平地选着相对顺眼的人边坐下了,心里面一边享受着边人的殷勤,一边鄙视着边人的龌龊与狗腿。

    青扬没与其他学生一起愤怒,他一进教室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中间靠边位置上的易泽,立刻满心满眼的全是他,见易泽边的位子是空的,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奔了过去。

    他站在冷冷的易泽面前,用发声器说:“请问这里有人吗?”

    发声器发出难听的机械声,让周围人一阵感叹,又是惋惜又是心怜,有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小缺陷的人总是比完美无缺的人更容易引起人的好感。

    隔了一个空位坐在易泽边的华天齐眼睛都绿了,艺术系的系草!他都已经做好这个位子会空整整一学期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易泽你个冰山居然能把最好的那个吸引过来,兄弟干得好!

    华天齐正狂喜着呢,却见易泽眼皮都不抬一下,有开始不安。易泽你该不会不让这个系草坐在这儿吧?不会吧不会吧?就算你不要也不能不顾兄弟们的福利啊!

    青扬一脸期待地看着易泽,那个一直将头埋在书本里的人终于在这切的视线中抬起了头,扫了青扬一眼后,又看了看旁边的空座,再看了看一脸狼样的华天齐以及周围摩拳擦掌的机甲系众人,将书合上,放在桌子上,自己则动了动,移到旁边那个空位上,与华天齐挨着坐。

    靠墙的位子多出了一个单独的空座,青扬若是坐下那就是只挨着易泽一个人。教室里一片哗然,易泽你……难怪你会选择只能挨着一个人的位子,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吃独食!易泽你就算是系草也不能这样!

    倒是青扬看见易泽给他让出位置,颠就坐下了,同时用那双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易泽,完全无视他周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

    易泽看都没看青扬一眼,从桌面上将书拿回,继续看书。

    华天齐盯着易泽心里琢磨,你就装吧!从进教室就开始看第250页,看了快半个小时你还看250页,你挑页数你也挑个明白点的不成?你骗得过旁边的小美人你骗得过我这雪亮雪亮的眼睛吗?还有从刚才开始就有艺术生来问旁边的座位,你理都不理。我还以为这位子得空一节课呢,谁知道你一直在等他啊!

    一向迟钝的华天齐难得地聪明了一下,易泽的确是在等青扬。

    自从那天见到青扬那个“泽”字之后,易泽总是会不自觉地想着那个少年,清秀却带着妖艳,将这两种矛盾的气质融合得毫无嫌隙,黑亮的眼睛吸引着所有人。一想到少年写“泽”字时那柔和的表,易泽就觉得今天他会坐在自己边,说不出的笃定,所以他一直在等他。

    青扬坐在易泽边后,自觉已经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与易泽变成知己成为至交的路还很远,但至少他踏出了第一步!至少易泽没一脚踹开他说“滚”!天,这是多么大的进步啊!这进步简直就是一个毫无修真基础的人嗖的一下跃到旋照期,飞一般的迈步啊!

    再接再厉!青扬拿起手中的小毛笔(书法系的么,都得随带毛笔,老师要求的),在虚拟纸张上写下端端正正的青扬两个楷书,并将光板推到易泽面前,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易泽视线未离书本,眼角的余光却是黏在那个两个字上不肯动。

    青扬见易泽没反应,提起笔又要写,却被边的人一把抓住了手腕,记忆中熟悉的触感让他全一颤。

    易泽面无表地看着青扬,从他腕间的通讯器中调出个人基本资料,将资料默默记在心中后冷着声说:“我知道了。”

    放开青扬的手腕时,易泽心中诡异的升起一丝不舍,指尖在那皓白的腕上滑动一下,留下一片冰冷的痕迹。

    青扬讷讷地收回手,用另外一只手的指尖碰着方才易泽碰触的地方,仿佛两人的指尖在轻轻的碰触一般。

    整堂课易泽都在看250页,青扬都在看着易泽,眼睛一眨不眨的,指尖在自己手腕上滑动。

    后的乔正严抹了一把鼻血,这是勾引,赤/的勾引,系草你长得这么清纯怎么自己摸自己手腕都能让我们血沸腾啊?易泽你边坐着这么个尤物你还能看书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然而易泽的余光,一直落在青扬的手腕上,灼的视线环绕着青扬的指尖,留下一道无人知晓的眷恋-

    为了避免艺术生也被封闭,他们的宿舍不在新生部,管理也不严,很多学生都不住校。而青扬为了跟易泽更接近一些,哪怕不是在同一住宿区,也毅然住了进来。这让终于忙完拐卖事件,可以尽追求小美人的许志远扑了个空,要不是艺术系新生青扬足够出名,他差点要报案失踪了!

    下了课易泽直接走回宿舍,他们下一节是技能训练,要赶快换上活动方便的作训服。机甲系的学生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看中的小美人毫不留地走开,一步三回头地往宿舍蹭,蹭着蹭着就发现一片银白色的军装中多出了一抹海蓝色。

    青扬一直在跟着易泽,易泽不说话他也要跟着。以青扬对君子之交的理解,他觉得他和易泽经过这一节课已经成为知己了,要是能再抵足而眠秉烛而谈那就更完美了。

    易泽感觉到后跟着的小尾巴,不像以往一样觉得烦,唇角以纳米为单位勾了勾,不过外人是看不出易泽现在心很好的。

    到了新生区,青扬被门卫拦下,眼巴巴地看着易泽头也不回地越走越远,差点就要忍不住将门卫暴打一顿冲上去跟着了。谁知此时易泽突然停下脚步,视线落在门卫脚下——

    门卫养的那只白色的大猫正用脸蹭着门卫的裤脚。

    易泽唇角勾了下,眼神说不出的温柔,一如青扬的记忆。

    顿时青扬止住了脚步,瞪着地上那只正在撒打滚的大肥猫!

    猫感应到为妖的青扬的气息,立马不敢动了,趴在地上发抖。青扬这一的妖气非修真者是感觉不到的,非兽类是感觉不到的。就算是异能者都无法察觉他周妖异的气息,但本能的畏惧却让那只猫察觉到了这无比的压力。谁能告诉它,为什么它一只无害的小猫会招来这般敌意啊?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易泽已经不再眼前了,青扬沮丧地看着他背影消失的地方,又狠狠瞪了一下地上的大肥猫。门卫不知道自己的宠物心都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还十分不忍地安慰着青扬呢,告诉他如果你真的想见其实我可以在送必需品到新生部时让你帮忙一小下哦,你不用太感谢我哦,我其实就是看不得长的漂亮的人伤心哦,你要非得亲我一下感谢我也没办法拒绝哦~~~

    得到门卫的保证,青扬失落地回到寝室,原本四人间的寝室三个人都搬了出去,他一个人躺在上胡思乱想。

    为什么呢?易泽在他是小豹的时候对他多温柔啊,怎么对着同一个人就变的这么冷漠呢?还有那只猫!那只肥猫!青扬这辈子第一次觉得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么可恶的动物,话说它到底哪里可恶青扬也不知道。

    想着想着青扬疑惑渐深,最后实在忍不住决定上网问一问。

    艺术生的宿舍是有网络连接器的,但新生部却没有。

    青扬此时已经会登陆自己的账号了,他登上零号的账号,在万度推荐的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

    楼主零号:为什么有人会对人冷若冰霜,对豹子或猫之类的动物却特别温柔特别好呢?

    1楼:恋/兽/癖!

    2楼:恋/兽/癖!

    3楼:1楼+1

    4楼:+2

    5楼:+n的n次方

    6楼:毛绒控

    7楼:猫控

    8楼:+3

    9楼:+4,大家队形不要乱

    10楼:自古一楼出真相

    11楼:~~~~(>_12楼:我也是毛绒控

    零号:谢谢大家,我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六月初七亲、月宫名雪亲的地雷,你们么么╭(╯3╰)╮~~

    ps:有人问昨天没更今天双更神马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懒青都叫懒青了你们还在期待神马?(⊙o⊙)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