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润泽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21、润泽

    训练室里,两个人在切磋,其中一个人好几次被另外一人打飞,不一会儿就伤痕累累。

    防护壁被撞坏,华天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强撑着体站起来,对易泽说:“再来!”

    易泽完好无损,上连一丝灰尘都没有,他收回手,毫无表地看着华天宇:“我没兴趣单方面凌/虐一个不会还手的人。”

    华天宇却不领:“我欠你的。”

    那天他看着星舰的残骸,就明白对于易泽来说,那不仅仅是一只宠物猫。他知道很多人,尤其是孤僻且没有亲人的人,会把感寄托在其他事物上。从易泽的态度来看,只怕那只宠物猫是他心灵的寄托。他也有支撑自己的东西,如果有朝一那东西被毁掉,他只怕会一蹶不振。

    易泽冷冷地看着他:“你还不起。”

    加上你这条命,都还不起。

    伸手握住前的吊坠,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易泽发现那天开始自己的异能有些失控,并且一天比一天严重。他知道自己异能的可怕,如果真的失控,只怕整个圣特雷斯大学一半的学生都会为这失控陪葬。

    他不能这样,无论如何都不能。

    不过自从做好这个吊坠后,每次用手紧紧握住前这块温的玉时,心中就会升起一片暖意,仿佛小豹还趴在自己口睡觉一般。他知道这有些自欺欺人,但没办法,他总要继续活下去。

    红胡子曾经一脚把正在哭泣的年幼的他踢飞,并一脸不屑地说:“不想活就他妈去死,哭顶用!要么跟着死人走,还显得你够义气;要么就直腰板好好活着,气死那些等着看你笑话的人!”

    这句话他永远记着,哭泣只会让人停住脚步。他的脚步,永不停下-

    走出训练室,华天齐和风狐守在门外。只要有易泽在的一天,华天齐与风狐的合体永远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果然哪里有压力哪里就有成长。

    “打完了?”华天齐笑嘻嘻地走上前,拍了拍易泽肩膀上不存在的灰。

    易泽见他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忍不住说了一句:“他是你哥。”

    自己的哥哥被另外一个人打得惨不忍睹,他还能讨好地拍始作俑者的肩膀,就算他和易泽是好友,也不应该是这样。更何况在易泽看来,华天宇尽管面冷心冷,但对自己这个弟弟还是非常关心的。

    华天齐毫不在意地说:“你又不会真把他打死。”

    一说完就觉得背后冷飕飕的,风狐也不由自主地靠近他,华天齐连忙继续说:“老头子天天对他横眉冷对就是想他变得更厉害一点,要是有能打赢他的,老头子就会大大地夸奖那个人,好激起他的好胜心,更加努力。你能把他打成这样,就算是他不怎么还手,也是你比他厉害。他这些年赢的太多,输一输好处更多。”

    易泽注意到华天齐在说起“老头子”和华天宇的时候,语气中没有丝毫感。不止如此,从易泽认识华天齐开始,就发现他对于家里人丝毫不亲近,哪怕萧荣对他偏心到了一定程度,他也从来不承,更不会对家人有多亲密。反倒是萧格这些护卫队员,华天齐倒是经常与他们混在一起打打闹闹的,就算被欺负也一副开心的样子,倒像是跟他们才是兄弟。

    就像这次出去寻找契约兽,明明可以找华天宇来,相信华天宇也不会拒绝,但华天齐偏偏找了易泽。他宁可忍受易泽的冷言冷语,也不肯与华家的亲人亲近一点。

    见易泽一副深思的样子,华天齐连忙说:“你不用再想了,不管他们怎么对华天宇,他早晚都是华家的当家,至于我,老头子能许我上个大学已经够意思了。反正……”

    华天齐突然紧紧闭上嘴,一句话也不肯说了。

    反正什么?易泽没有问。看起来华天齐对于华家并不是他表现的那样一无所知,甚至于说,从他的态度上来看,华天齐已经一副认命的样子。

    易泽把这些事暗暗记在心里,有些事必须慢慢来。他欠华天齐一条命,十五岁回到星联再一次遇到华天齐的时候易泽就发誓,他会救华天齐一次,还那条命。

    “哇!”易泽还没想完呢,就听见华天齐用白痴一般的声音说:“艺术班招生考试!难得华天宇这个学生会长开后门我们才能出新生部,要不去看看他们招生?听说艺术班可都是一些美男美女,最是那气质都跟天仙似的,他们一进入学校,所有人都跟雪地里饿了十天半个月的野狼似的,眼睛都冒绿光。难得有机会,咱去看看吧!”

    语毕不由分说地拽起易泽往那边跑,一边跑还一边左右乱看,生怕有人发现他们是新生。能来这里参观艺术生考试的都是高年级的学生,要不是华天宇把易泽叫来训练室,他们现在还被困在新生部出不来呢。

    易泽眼神闪了下,华天齐到底是真想去看艺术生,还是利用这个机会转移话题?不管怎样,易泽现在已经很清楚,华天齐绝对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白痴,他之所以会故意变得这么废材,只怕与华楚口中的那个秘密有关。

    就这么思考着,易泽并没有阻止华天齐,很快就被人拽到考场,此时考场周围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艺术生考试啊!代表着又一批鲜嫩人可口的小新生们要来造福他们这些寂寞的人了!尽管圣特雷斯大学也招收其他学科的学生,可那些被学问弄呆了脑袋的傻缺们怎么比得上这些又喜欢浪漫又有气质的艺术生呢?当然,这也是因为圣特雷斯大学的艺术生水平普遍很高,还没有那种艺术生的清高(被变态导师摧残的),更没有其他搞艺术的那种阳怪气的调调(那样会被学校开除),绝对是高水准的!

    这些学生有男有女,前排的人已经把今年的考生给分出个三六九等了,更有人已经选中目标,只等艺术班开学就下手!

    华天齐在外面转了半天没挤进去,急得差点飞起来。易泽倒是毫不在意,只是靠在外围边的墙上,面无表地看着众人。

    因为异能的关系,他耳力很好,清楚地听到前面有人说:“这个!就这个最棒了!前面那些哪个都比不上他!”

    “就是!就是!奇怪了,明明长得不是最好看的,怎么一眨眼就那么漂亮呢?”

    “他报的什么?”

    “好像是书法和音乐。”

    “希望他上音乐系,吹箫什么的……”

    人群中传来猥/琐的笑声,很低,但都被易泽听到了。他微微皱眉,尽管对他们口中的美人不感兴趣,却还是对这种语言有些不舒服。

    心里突然有个声音响起:上前面去,不去会后悔的!

    易泽皱眉,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兴趣不解,他不应该对这些事有兴趣的。

    可是偏偏,人群中心,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一样,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去,不去会后悔!你已经错过一次了!

    他错过什么了?易泽眉头紧锁,脚死死钉在地上,就是不肯挪动一步。

    这时华天齐转了半天挤不进去,回头看见易泽站在那里,半径三米内没人敢靠近。

    他眼睛转了一圈,迅速向易泽跑去,一把拽过他:“就求你这么一次了!”

    说完就拽着易泽往人群里冲,易泽那让人遍体生寒的气势硬生生把人群开了一条路出来。

    本来易泽是不会理会华天齐这种搞怪的,他不暗讽一番就不错了,怎么会跟着这人胡闹。可是这一次,他明明是不满的,却始终没有阻止华天齐。

    人群散出一条路,易泽一眼就看见前面考场内,一个面貌清秀的少年,手执一只大毛笔,在墙上挂着的昂贵宣纸上写下一个大字——

    泽。

    那一刻易泽停下了脚步,任华天齐再拽都不肯走了,他看着墙上那飞扬的“泽”字,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丝暖意。

    目光移向那个写字的人,他正站在考官面前,规规矩矩地将笔放回桌子上,同时举起手上的精神波发声器,机械声从发声器中传出:“我只想写这一个字,可以吗?”

    人群中发出“啧啧”声,叹气声,大家都在感叹,这么一个人,居然是个哑巴,太可惜了!

    一个留着长须穿着长袍cosplay古代书生的考官突然一击掌,大声说:“好!这个字太好了!”

    “泽!润泽万物,海纳百川!泽,取润泽之意,为万物带来生机,带着暖意和滋润。这个字写得圆润畅通,却又带着那么一丝眷恋与温暖,仿佛雨后被滋润的万物的感谢,写得好!写得好,字好,意境更好!”

    他越说越激动,上前一把将那个字拿下来抱在怀里,仿佛怕人抢一般。

    青扬微微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考试应该是没问题了。

    他不懂那老师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老师让他随便写几个字时,他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字,也只想写这一个字。他一边写,心中一边想着与易泽的点点滴滴,缓过神来后,这字已经跃然纸上。

    他写的,从来都是他心中所想。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上一次青扬扑过去抱易泽会被踢,这次却能吸引到易泽呢?因为当时易泽正在伤心中嘛,根本没心思去看什么路人甲,他当时就想着破坏一切了,所以才没发现青扬。而这一次,易泽冷静中,又在思念小豹,第六感接收到了青扬对易泽的思念,所以就被吸引咯,就这样子,o(∩_∩)o~

    还有,有亲问为什么青扬去看易泽登记姓名时不用零号或者小豹子,亲,那是因为我没想到!设定中青扬的智商和懒青我差不多,我没想到他肯定想不到,就这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