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兄弟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11、兄弟

    华天齐终于等到了圣特雷斯大学的补录考试,他带着美丽的风狐昂首信心十足大摇大摆横冲直撞地走在圣特雷斯大学的校园里,在见到易泽冰冷的眼神后立刻弯腰驼背几乎要把自己团成一个团,揉吧揉吧塞到萧格的衣兜里。

    风狐更可怜,华天齐只是受到易泽眼角余光的波及就想钻地缝里去,它可是承受了99%的压力!要不是主人在边,它好想一头撞在旁边的高楼上撞死算了。太可怕了,为什么这个人总用这种看死兽的目光看着它啊,风狐贴在华天齐脚边,开始瑟瑟发抖。

    华天齐心中在滴血,他叫易泽来陪他参加补录考试是为了壮胆,可易泽一来把他所剩不多的胆子全给吓没了!

    易泽摸了摸怀里豹的下巴,继续用目光凌迟风狐。

    两天前他和豹看过那个节目后,豹的绪就一直不佳,饭量比以前少了一半,小肚子渐渐消瘦下去,每天趴在窗户上用空洞的大眼睛看着窗外的景色。易泽以为他在家里呆烦了,抱着他出去逛街,他回来后却会变得更加消沉。

    他连网都不上了,易泽跑出去登陆豹子账号,却发现零号的头像是灰的,他等了许久都不见豹上线。跑回家之后就看见豹还是趴在窗前看,眼睛还是满是空洞和迷茫。

    最让易泽无法接受的是,自从那天之后,豹再也不会跑到门前迎接他,再也不肯用小脑袋在他上蹭来蹭去,就连洗澡的时候都蔫了吧唧的,见到水也不挣扎了,就那么无力地在易泽上趴着。

    所有的一切都源自那天的节目,他一定是想妈妈了!他肯定是想起那天烈豹母兽被风狐咬死的事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消沉!

    易泽也清楚其实是烈豹自己去抢夺风狐的食物,风狐咬死它也是自卫。可是一想到就是这只风狐让他的小豹这么反常,他就想把这只狐狸拔毛烤熟喂小豹吃。

    要不是华天齐今年就靠着风狐上大学,易泽绝对会毫不犹豫将以上想法变为事实。

    其实,风狐真的很无辜!青扬作为这体现在的灵魂,的确会为那个奋不顾一切为自己孩子的母兽而悲伤和敬慕,但他也不至于消沉到茶不思饭不想的程度,毕竟生活还要过。

    只是那一天电视上各种广告、节目以及星际中完全陌生的契约兽的介绍,让青扬真真正正地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小师弟青芒那么幸运,已经被抛到别的世界还能回来,他回到大道门的希望实在太渺茫了。

    大道门是青扬心目中的天,所有师兄弟们长辈们后辈们都是他的家,他的依恋。就是因为这种感,他才会在青芒毫不犹豫地离开他原本的世界时企图留下他,这才被卷入异空间。

    前段时间他努力地学习着,努力地了解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尽力不去想念过去的生活。直到想到那只烈豹母兽的离去,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彻彻底底地离开了他心目中的天,如同这躯体一般,离开他(它)所有的亲人。

    他趴在窗前望着窗外,飞来飞去的不是练习御剑飞行的师兄弟们,不是山中的仙鹤,不是法宝,而是一个个陌生的叫做飞艇的铁盒子。

    易泽将他带出门外,他清楚地看到周围的高楼大厦,新分子材料建筑而成的城市,与他记忆中的青山绿水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

    这个叫做星联的地方不是他的归处。

    小师弟,星联真的很讨厌,没有过去的山明水秀,没有天空飞翔的闲云野鹤,没有记忆中的乡土气息。星联真的很讨厌,高楼太多,飞艇太多,人也太多,繁花一般迷惑人的眼,却看不到自己心中的家人。星联真的很讨厌,只有异能者,只有契约者,忙碌的都市中却没有一心向道的修真者。星联真的很讨厌,只有他一个人。

    青扬把自己团成一个小球,脑袋埋进易泽怀里,鸵鸟般地不去看周围风景。

    青扬是不及青芒幸运的,青芒刚到异世之时,境界实力都在,也是自己的,他只将这突来的穿越当成对自己的试炼。而青扬却是尽毁,道法尽失,说不出话,只能蜷缩在一只可怜的幼兽上,靠着他人养育才能活。这样巨大的反差让青扬的思绪陷入了一个困境,如果他能走出来,那么未来修真的道路会变得更加容易一些;如果他走不出来,很快就会走火入魔,或是真气逆流而死,或是彻底陷入疯狂。

    因为他低落的表现,可怜的风狐成为易泽的眼中钉,左脚踩着右脚,前脚踩着后脚跟在华天齐边,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华天齐这几天和风狐练习的很好,还以为自己肯定能让人刮目相看,谁知道今天易泽来这么一出,风狐现在估计连一只二级小飞鼠都打不过,他真的能考上大学吗?

    倒是华天齐的母亲萧荣根本没看出华天齐绪不对,带着他的护卫队,在天空中放上大大光屏,上面写着:天齐必胜!天齐第一!我儿子天齐最厉害了!

    真的……糟透了。

    萧格看了一眼华天宇,见他毫不动摇,还是一脸平静地陪在萧荣边,心里有些奇怪。那也是他陪着萧荣去接华天齐回家,萧荣眼中却只有华天齐,没有华天宇。

    萧格在进入华家之前,早就听说过长子华天宇是不世的奇才,三岁就觉醒雷系异能,十五岁就驾驶机甲出去工作战斗,二十岁成为星联数一数二的战士。从十五岁开始就没拿过家里一分钱,就连上高中大学的费用都是自己赚来的。

    然而这样优秀的一个人,在华家的待遇跟次子华天齐一比那就是一个亲爹亲妈疼大的,一个根本就是后爹后妈给放养大的。从萧荣的态度就能看出,被放养长大那个绝对不是华天齐。

    萧格很奇怪,为什么放着优秀的长子不管,却用全部精力去疼华天齐这个仿佛废物一般的次子呢?他曾经怀疑华天宇和华天齐不是一个妈生的,可是种种事实表明,他们绝对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一丁点都不掺假。

    但在华家,不管华天宇做的多好,得到政府多少次褒奖都换不来一句夸奖;反倒华天齐,他哪怕是跑出去打架斗殴,那得到都是表扬。他要是把人打伤了吧,那是我儿子有实力;他要是没打伤对方吧,夸奖分两种形式,一是他没受伤,那就是我儿子大度,得饶人处且饶人;他要是被人打伤了,那就是我儿子心地善良,牺牲自己感化他人。当然,以华天齐的实力,夸他心地善良的时候居多。也就是因为这,萧格这个前特种机甲队队长才会来华家当华天齐的护卫队长。

    萧格严重怀疑就算有一天华天齐杀人放火被判死刑了,华家父母还得说,我儿子是为民除害啊!

    总之华家就是宠华天齐宠得无法无天,无视华天宇无视的无法无天。

    华天宇直升圣特雷斯大学并得到特等奖学金时,华家一个人都没来;华天齐别说正式考试了,就算是这次补录,萧荣都带着一众拉拉队来助威,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对此华天宇从无怨言,甚至于他明明在外面有别墅,却还是住在华家主宅,忍受着父母的偏

    华天宇不说话,对华天齐也不像一般哥哥那样与弟弟相处,基本上是从来不会主动帮助华天齐的,当然,还没等他帮忙一众保姆佣人护卫队就主动来帮华天齐排忧解难了。

    萧格一直等待着华天宇哪忍不住杀弟夺权,一般电视上豪门恩怨的片子都这么播。但他等了五年都没等到,华家两个兄弟甚至连架都不吵,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俩几乎是不说话的。

    今天的比赛也是,无论是萧荣喊得声音有多大,华天宇都不说话。他甚至还摇摇头离开了拉拉队,走向易泽。

    “你和小齐有仇?”华天宇直接对易泽说。

    “没有。”易泽的声音是冷冰冰的。

    “那就收回你的视线,要用目光杀人也等他考完试尽杀。”华天宇丢下一句话转就走,除了易泽和他怀中的青扬,谁都不知道他是来帮自己弟弟说话的。

    易泽听过他的话后,将目光从风狐上移开。风狐压力骤减,一下子又恢复了之前美丽优雅的姿态,华天齐也正常了不少。

    一直团在易泽怀中消沉的青扬突然从他衣襟中伸出小脑袋,若有所思地看着华天宇的背影。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小师弟青芒的故事,文案上有链接。

    ps:寂寞孤单冷,求按抓。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