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撒娇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9、撒

    由于那位专业幼师一周只讲一次课,所以青扬今天听的是记忆课堂。记忆课堂随时都可以听,因此本堂课的人并不多。

    昨天因为被那人询问了毛笔字,青扬意识到毛笔在这个世界可能并不流行,所以就向万度要了几种流行的虚拟笔,由于现今的人们大多使用光脑精神输入,所以比较常用的笔还是20世纪电脑输入出现时所使用的钢笔,用法差不多,但功能先进了不少。

    青扬万度了钢笔的正确拿笔方法后才去课堂听讲,易泽来的时候,青扬正一边认真听讲,一边笨拙地用钢笔记笔记,写出来的字犹如刚学字的孩子,歪歪扭扭的。

    易泽直接走近做到他边,看见笔记本上那幼稚的字体,心中了然。

    青扬对于有人坐在他边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修真最的一点就是专注,在专心思考的时候他从来注意不到周的事物,除非有人刻意叫他。

    易泽没有打扰他,而是仔细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一堂课讲的是光脑起源和网络特征,也是青扬刻意选择的,他对万度兄和系统兄实在是好奇至极,最先想要了解的也是让它们出现的网络和光脑。

    易泽看着青扬在丑丑的笔记上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圆圈和问号,心中的想法更笃定了。这明显是对人类社会一无所知的人才会有的疑问,就算真的是三四岁的孩子,只要见的多了,很多东西还是明白的。

    直到这节课结束,青扬还没离开虚拟教室,反复看着笔记。

    【还有什么不懂的?】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

    【很多……】青扬随口回答,这才发觉边有人,他抬头望去,只见一只姿态优雅的白色豹子正在他边坐着,刚才那句话正是这只豹子问的。

    他当场就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豹子直接拿过他的笔记本,用那只比手还灵活的爪子将笔记翻了一遍,随后对他说:【哪里不懂?】

    青扬:【汝……你是谁?】

    【豹子。】豹子立刻打开控制面板,选择了姓名可见,豹子两个字出现在豹子头上。

    青扬:【……】

    易泽在设置人物形象的时候,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的就是小豹那可影,不过在调整设置时,他将形象调整为成年,优雅美丽的白色豹子出现在他眼前。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小豹将来会变成这么美的一种生物,他心中就有些不爽。

    为着内心这莫名的不爽,易泽适当调整了声音之后就来找青扬,而这种不爽在见到青扬居然没用他的相貌登陆网络后,被推到了一个顶峰。他实际上是憋着一股火的,这股火到底来自哪里易泽不明白,也没想过弄明白。

    好在青扬现在已经知道眼前这不是一只豹妖,而是他设定的形象,硬是把心理那种不适感压下去,尽量平静地问:【为何豹子兄要选择豹子作为人物形象呢?】

    【因为我就是豹子。】豹子带着审视的大眼睛正望着他。

    青扬在脑海中思索了许久,也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最后选择了沉默。

    易泽皱眉,难道一只豹子在见到另外一只豹子时不会感到亲切吗?他为什么会冷场?还有又为什么选择这张脸?

    【你又为什么用这个人物形象?】豹子问。

    青扬刚想说我就是这样的,但他想起系统曾经告诉他要保护人物**,便忍住了。但他还是不怎么习惯说谎,就直接回答:【因为适合。】

    刚说完就觉得周围气压很低,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青扬被憋的大气都不敢说一声。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坐了许久,青扬也不敢去告示板那里选择下一节课,就那么陪着豹子。最后作为二师兄的习惯让他无法忍受师弟们的迷障,只得硬着头皮问:【豹子兄你……不开心?】

    豹子这才转头看他,慢吞吞地将笔记本递回去:【有人说谎,我不喜欢别人说谎。】

    青扬接过笔记本,头皮有点发麻:【我也不喜欢说谎,更不会去说谎。】

    豹子上下扫视了他一番,继续慢吞吞地说:【现实生活中你也是这样吗?】

    青扬头皮麻的更厉害:【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豹子默默看着他,等他回答。

    【呃……人都有秘密的,我不想骗你。】青扬有些为难地说。

    豹子没再看他,甩了甩尾巴,离开了。

    青扬这才松了一口气,拿起笔记准备学习下一门课,谁知却发现笔记本上出现了许多不属于他的笔迹。方才画着疑问的地方都被加上了注释,哪怕是完全不懂这个世界的他也能看懂这注释,许多不会的东西一看就明白了。

    青扬连忙呼唤系统打开搜索功能,输入豹子的网名,发现对方的形象是灰色的,系统告诉他这是已下线的表现-

    青扬正专心看着笔记时,系统突然提示强制下线,下一秒他就回到了现实中,易泽放大的脸几乎快贴上了他的小毛脸。

    “说过不让你玩的。”易泽手中拿着刚摘下的网络连接器,语气中带着一丝愠怒。

    青扬一脸惊吓,圆滚滚的眼睛中满是被抓包的不安和恐惧。为数不多的常识告诉他不能让自己的份被人识破,否则会带来很大的麻烦。这不需要他有多了解这个世界,就算是在原来的世界,俗世中若是有只豹子能变成人,只怕也会人人喊打。

    他的绪通过表清楚地表达了出来,易泽见他一副做错事的孩子的脸,发现自己可能做过了。契约兽不能说话,想要真正了解他,还得靠网络。如果现在就吓得小东西不敢再用网络连接器了,只怕会造成反效果。

    易泽很快控制了绪,又恢复了当初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他将网络连接器丢到青扬肚子上:“送你玩了。”

    青扬抱着连接器在上滚了一圈,将连接器放回原处,随后跃下跟着易泽,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表

    易泽将家用机器人做好的饭摆在青扬面前,就回到自己房间躺着了。

    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这气来得突然,让易泽很想抓住小豹狠狠打他股一顿,理智却又告诉他豹很无辜。自从多年前将那个总是抢走他的食物并对他拳打脚踢的人赶走,易泽就再没生气过,因为没必要。没必要为了别人的错误伤害自己,有仇有怨找机会还回来就是,愤怒这种感是不需要的。

    他戴上网络连接器,驾驶着他的机甲打了好几场,每一场都将对手的机甲打得四分五裂,反正网上不会造成真正的伤害,最多就是对方要多浪费些积分点维修自己的机甲。

    打到再没人敢挑战后,易泽心中的郁结才舒缓了不少,他下线,一回神就看见一个白乎乎的东西正趴在自己腿边,小嘴巴垫在他腿上,可怜巴巴地仰望着他。

    那眼神让易泽心软了不少,伸手将小豹子抱在怀里,也不说话就那么抱着。

    小豹子等了一会儿见易泽没有再发怒的意思,蹭了蹭子,爬上易泽的肩膀,盯着他的脸犹豫了半天后,慢吞吞地把脑门贴在易泽脸上蹭了蹭。见易泽并没有生气,小豹子咬咬牙,凑上前用脸上柔软的毛蹭着易泽的脸。

    青扬心中在流泪,偷偷上网又被发现,这就同以前他在境界不足时就强行提高真元力被师父发现是一个感觉。师父往往会封了他体内真气后罚他在祖师爷画像前面壁思过,特别生气时还会打上几戒尺。不过让青扬胆战心惊的不是师父的处罚,而是师父失望和愤怒的眼神。

    今天易泽和师父的眼神很像,如果易泽只是单纯的愤怒还好,他眼中淡淡的失落让青扬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又不能像以前一样向师父道歉发誓。所以他只能趴在易泽脚边,等他从网上下来,再谋和解之策。

    可他现在只是只豹子,怎么发誓和解呢?青扬绞尽脑汁地回想着曾经山门上那些潜心修行的小妖,在没修成人形之前是怎么讨好他们这些能给它们好处的修真者的。最后选定了一只老虎的策略,那只老虎每次想听他讲解新领悟出来的道法时,都会贴上来用大脸蹭着他的大腿,一脸讨好的样子。

    考虑到自己的形和目前的况,青扬选定了易泽的脸,能第一时间发觉他的反应,一有不对赶紧逃跑!

    刚开始青扬还有些抵触,蹭了两下后猫科动物的本能让他把这亲昵的动作越做越顺,因为蹭的时候他也很舒服啊!脸上的毛被一点点的顺平,像挠痒痒一样,真的很舒服。于是他越蹭越起劲,到后来还无师自通地用小舌头易泽的脸。

    有些时候,本能要比理智强大太多了。

    易泽眼神渐渐变得柔和,抬了下手,最后终于摸了摸豹子顺滑的毛。

    “吃饭了吗?”

    青扬立刻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易泽没消气之前,他是真不敢吃。与此同时,青扬的小肚子也非常配合地咕噜了两声。

    易泽有些怜地摸了摸小豹子的肚子,抱起他说:“吃饭。”

    青扬乐得用脑袋在易泽颈窝处不停乱蹭,他已经十分随遇而安地适应自己现在的份了。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