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回家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4、回家

    契约兽的等级越高,智商也就越高,九级的契约兽智商与人类无异,而相传传说中十级契约兽的智商是要超出人类的。而契约兽的智商也是随着年龄增长的,成年期后智商停止增长,同时体也不再成长,食物从普通的食物变为能量石,直接吸取能量,不再进行常规的新陈代谢。所以幼年期的契约兽还是有一些基本的生理需要的,这只小豹想去厕所那完全是无可厚非的事。(以上这段话的意思是,等小豹子成年不再成长能直接吸取能量后,就不需要嗯嗯了,要不真是太囧了o(╯□╰)o)

    可是一只四级的幼年期契约兽为了不方便在别人上而拼命挣扎,还要去厕所这种行为,实在是值得人深思。成年的四级烈豹的智商也不过与四五岁儿童差不多,而幼年期烈豹的智商也就是胚胎期的水平,它怎么会有七八岁孩子才能有的廉耻心和卫生标准呢?这连九级契约兽的幼兽都做不到吧?或许只有谁都没见过的十级圣兽才能做到?

    萧格一边想着,一边将视线放在易泽怀中的上。此时这只豹已经不像方才那般挣扎了,它被易泽抱在怀中,正瞪圆了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况。那双活灵活现的大眼睛让萧格仿佛看到一个处在陌生环境中的人的不安和极力镇定,这让萧格很难接受。

    如果真如他猜想那般,区区一只幼年烈豹就有这样的智商,那人类还有未来吗?萧格决定忽略自己刚才的妄想,否则他内心会无法接受。

    尽管刻意的回避了刚才的想法,但萧格的视线还是无法离开豹,他发现只要自己审视的视线一与豹那双眼睛对上,豹就会把头缩进易泽的怀中,这真是让他太纠结了,他真的不愿意相信自己刚才的设想啊!

    青扬不知萧格心中的矛盾,他只是直觉的不愿意与这人对上眼神,总觉得那种审视的目光仿佛要透过这具躯体看到他灵魂的本质一般,这实在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不管青扬怎么分析,都觉得比起一个依附在死尸上的游魂,还是一只刚出生的豹子的份更安全一些。

    因为他只是一只豹子,因为他刚刚出生,所以他可以什么都不懂,可以慢慢从头开始了解这个世界。

    现在正抱着他的是一个叫易泽的人,这人生得倒是极为英俊,只是他很不孝地将头发剪得很短,要知道体发肤受之父母……算了,这里所有人的头发都那么短,要么这些人可能都是出家人,要么这个世界对于这种事可能是不在意的。

    至于自己到底在什么东西里,这东西为什么装了这么多人还能动,这点青扬实在不愿意去思考了。因为这东西动的速度太快了,比起大成期高手御剑飞行的速度还要快,最是平稳又安全,完全不会让人感觉不适,要知道如果法力不够是无法承受因过快的飞行而引起的罡风的。可这奇怪的法宝将人们都护在其中,根本一点伤害都不会有。

    再加上自己刚才方便时使用的又干净又奇怪的东西,更是让青扬难以理解。

    由于什么都不懂,所以他只能老老实实地缩在易泽的怀中,任由这人的大手时不时地摸摸他的耳朵,又时不时捏捏他的小爪子,还总用手指摸他的下巴!简直就是登徒子调戏良家妇女的标准动作,这个认知让青扬很愤怒!

    不过考虑到自己处的环境和份,青扬只能一边鄙视自己,一边在易泽的抚摸下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好吧,要是他不总摸他鼻子捏他耳朵揉他爪垫,光是顺毛的话,还是蛮舒服的。青扬眯着眼睛想着。

    师父总说,青扬是随遇而安的,这个随遇而安可以解释为适应环境,可以解释为不在意外俗物,更可以解释为淡泊明志。可换到今天这种况,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能屈能伸。

    因为青扬的随遇而安也就是能屈能伸,他很快就代入了宠物豹这个角色,并在易泽想要摸他下巴的时候会十分配合地仰起头。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又可以把随遇而安解释为安于堕落。

    不过这种堕落的效果是很明显的,青扬的举动很大程度上取悦了易泽,以至于他像一只吃饱了的狮子般眯着眼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漫长旅行的结束。他的反应让一直和风狐互暖的华天齐终于安下了心,而由于刚才他而出保护风狐的举动,让这对主兽的好感度瞬间提升了不少,至少现在冷静下来的风狐已经许华天齐摸摸它美丽的爪子了。

    相对于周围人的胡思乱想,易泽倒是很平静,他闭着眼睛,掌心触摸着青扬柔软的茸毛,内心深处那难以克制的暴戾此时终于安定了下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之所以会抱养这只烈豹是因为同,而他同的不是烈豹,而是他自己。当掀开母豹的尸体,失去了母亲最后庇佑的小子在他掌心瑟瑟发抖时,易泽知道自己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他需要救赎,无论那是由谁带来的。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当这只豹安全又温顺地呆在他怀中时,他的心是宁静的。

    易泽睁开眼,低头看着被他摸得昏昏睡的小豹,唇角几不可见的勾了下,随后将豹放在了地上。

    “能跑吗?”他徐徐开口问道。

    小豹离开了温暖的怀抱,趴在地上茫然不知所措。

    萧格觉得这真是太强豹所难了,的确越是低级的契约兽适应能力越强,实力决定了它们无法得到更好的保护,所以必须从出生开始就有保护自己的力量。很多契约兽刚出生就能飞奔了,可这不代表一只基因突变营养不良并且刚刚才睁开眼睛的烈豹能做到。

    很明显这只烈豹的体是孱弱的,它短小的腿还不足以支撑它的体。

    青扬努力伸着腿,可是站了几次都摔倒了,不是他不想,实在是力不从心。哪怕他转生到一个人类婴儿上,哪怕他体内带着无穷的力量,那也最多是能使出法力,而不是用骨头还没长全的小腿去奔跑。

    易泽见他努力挣扎了几次都没办法走起路来,便上前再将他抱起,一边安抚般地揉着他的爪子,一边用旁人难以听见的声音低喃:“这么弱小,只怕没了我就无法生存下去吧?我养了。”

    离他最近的青扬听见了他的低喃,不由得睁着好奇的大眼抬头看他,这人的声音里充满了难以理解的落寞和孤寂。

    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易泽,易泽摸了摸他的头:“以后你就叫小白。”

    萧格——

    易先生,你起的名字可以更没文化一点!

    正好这时候华天齐搂着风狐的脖子亲了它额头一口,大声宣布:“以后你就叫小风。”

    萧格:“……”-

    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几个人终于返回了赛特星,星舰直接降落在华家的私人机场中,华天齐一下星舰就被一只手搂进软软的怀抱中。

    “小齐,这一个多月累不累?苦不苦?妈妈想死了,早知道就不让你离开家这么远奔波,什么圣特雷斯大学,大不了再捐一实验装备,至于让我家小齐这么受苦吗?你还从来没离家这么久呢!”一个美丽的女子抱住华天齐就开始哭。

    萧格脸色不变,他之所以会被选中成为华天齐的护卫队长就是因为他那无论内心多么波涛汹涌表面却依然平静的面部肌僵硬症。自从他跟了华天齐之后,就决定不再去治疗这个病,倒不是害怕失去这份又安全又高薪的工作,而是他怕自己以后会得面部肌扭曲症,比起扭曲,还是淡定着好。

    女子后站着一名年轻男子,他与易泽差不多高,表虽不似易泽那么冷,却也不是多笑的人。他在旁边平静地看着抱头痛哭的华家母子,等华母终于哭够了之后,才上前说:“妈,还是先回家吧,小齐一定很累了。”

    华母擦了一下泪后点点头:“嗯,小齐回家好好歇着,千万不要再累着了。”

    随后她才想起一直在场的易泽:“小泽也一起回去吧,小齐在外面这么长时间,多亏你照顾了。”

    “不用,”易泽冷冷地说,“我这就走了。”

    说完抱着青扬转离开,仿佛他们都是陌生人一般。

    青扬好奇地从易泽上爬到他肩膀附近,露出一只小眼睛看着后这些人。他们看起来与易泽关系都不错,易泽怎么就这么冷漠呢?他正歪着脑袋想时,一只大手拍了拍他的脑门,将它小小的子拽进怀里,随后青扬听见一个温暖的声音说:

    “我们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是这样的,此文如果可能会尽更,如果第二天不更新我前一天会尽量告诉大家,总之是尽量更。但是懒青由于刚刚考上狱警,十一之后可能会封闭培训,虽然听说培训只是一开始忙,后来就闲下来了,但毕竟也是要封闭培训一个多月。懒青培训时会带着笔电和无线网卡,总之是能更就更。

    ps:青扬不会一直是小豹子的样子,他很快就能变成人,至于修炼时间神马的问题,嘎嘎,懒青会有办法解决的!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