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睁眼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3、睁眼

    由于他们乘坐的是普通星舰,并没有空间跳跃这样的功能,所以必须要行驶一天一夜才能回到赛特星,这段时间一般都是枯燥乏味的。通常在星舰航行时,华天齐都会跑去打游戏,而易泽大部分时间都在冥思锻炼精神力。在宇宙中航行时是不宜修炼异能的,因为不知会遇上什么危险,如果此时恰好异能耗尽,就算强如易泽也只能束手待毙。

    然而今天的易泽显然没有冥思的打算,出了大气层后星舰变得平稳起来,他收回能量罩,让小豹趴在自己的大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它顺滑的额头。豹缩在他暖暖的腿上,时不时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鼻子,偶尔哼哼两声,伸伸短短的小腿,不知在做什么梦。对于一直刚出生不久的契约兽来说,它的梦境除了吃恐怕不会有别的事了。易泽伸手揉了揉豹的小耳朵,耳朵动了几下,豹被烦的蹭了下头,继续睡。

    每当此时,易泽冷漠的脸上都会晕上一丝温,这让萧格大为震惊。

    从三年前华天齐因为一场意外与易泽交好之后,为华天齐的护卫首领的萧格经常与易泽接触,但却从未见他有过冷酷之外的表,而这只先天不良的契约兽居然能够微微融化易泽这座冰山,萧格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眼花了。可是自从遇到这只豹之后他眼花的次数实在太多了,这让萧格不得不承认,易泽不是不会笑,而是萌点太特殊!要是学校那些易泽的追求者知道他这么轻易能取悦,只怕全宇宙刚出生的契约兽都会遭灾了。

    而创造这个奇迹的青扬显然不知道周围人的心思,他发现自己现在况很奇怪。

    这具躯体虽然先天元气不足,很多经脉都未通,需要他好好梳理一番,但这体内先天就存在着一种奇怪的力量,虽然很微弱,但十分特殊,青扬没见过这种力量,但直觉告诉他这种力量是可以通过修炼变强的。于是他尝试着将这股力量引导入体内经脉中,这并不难,早就已经渡过筑基期的青扬做起这种修炼来实在是小菜一碟。

    只是没想到刚刚将力量引导入经脉中他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天经地义,睡得义无反顾,睡得又香又甜,根本就是一睡不起。在修炼中睡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修炼本来就是不断增加体内真元的一个过程,本就有恢复体力的作用,又怎么会边修炼边睡觉。但他就是睡着了,而且在睡梦中居然还能迷迷糊糊地按照少阳宗的心法将真元在体内运转一个周天,这……

    青扬迷迷糊糊中觉得这种事很奇怪,但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只能拱了拱子,继续暖呼呼地睡在一个有些硬的东西上,梦中依稀回到了大道门,那座他心目中最美丽的山上。

    小师弟青芒坐在山崖边的巨石上,抬头望着天空,青扬总有一种他会纵跃下的感觉。其实像他和小师弟这种已经修炼到元婴期的修士,就算从九重天上掉下来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事,可这样的小师弟总会给他一种心惊跳的感觉,仿佛他马上就会消失。

    察觉到青扬在后,小师弟青芒微微侧过脸,对青扬说:“二师兄,是我连累你了。”

    青扬想张口说不是你的错,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

    青芒继续说着:“二师兄,不管你到了哪里,只要了解那个世界,就会发现,每一个世界都有自己的美丽,并不比这山中的景色差。而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他最美丽的景色,我的梦不在这里。”

    我心中最美的地方,就是这大道门的山上,有师父有师叔有师兄弟的地方。青扬固执地想着,他不明白为何小师弟会抛却这些,毅然前往一个未知的世界。

    青芒微微一笑,一向淡薄的脸被这笑容衬得十分清雅:“二师兄不是觉得这里美丽,只是习惯此处罢了。掌门师伯总说二师兄天淡泊,最适感悟天道,我却觉得不然。”

    “二师兄不是天淡泊,而是没有找到值得注意的人或事,在我看来,二师兄比任何人都要执着。”

    说到这他完全转过,专注地看着青扬:“二师兄与我是同一种人,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心中的梦。”

    说完他向后一倒,从那高高的断壁上落了下去,不再有半点留恋。

    青扬连忙跑过去想要抓住青芒,却连那一抹青色的衣角都没有抓到。

    青芒!他猛地一跃,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停滞在空中,周围是完全没有见过的奇怪东西-

    萧格十分后怕地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看着易泽手中劫后余生的小豹子,一颗心终于落回到肚子了。

    从刚刚开始小豹就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乱动,两只前爪痛苦地蜷着,尖尖的指甲都伸了出来,它拼命地在易泽腿上乱抓,不时发出悲鸣。

    易泽连忙伸手搂住不断挣扎的小豹,扭头瞪着萧格问:“它怎么了?”

    萧格觉得自己很无辜,他只不过是给少爷和易泽普及一下常识,告诉他们契约兽是会饿的,刚出生的契约兽是要喝母的。但这并不代表他是兽医,能够通过精神波动察觉到契约兽的绪,他怎么知道一只刚出生的豹为什么会突然挣扎?

    但看易泽的眼神,很显然这只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估计也会被易泽弄个三长两短。

    他正硬着头皮要上前看个究竟时,小豹突然后腿一蹬,居然挣开易泽的手,直接往地上摔下去,而且还是头朝下。萧格在那一瞬间对比了一下先天不良豹头骨的硬度和星舰超合金的硬度,发觉其数值根本没有可比

    好在易泽伸手抓住了小豹子的后颈,即使地将它拎了起来,萧格这才擦了擦汗,他真怕万一这豹有个万一,他们整个星舰只怕都要跟着豹万一了。

    易泽将小豹拎到前,发现这只豹居然睁开了眼睛。

    不同于其他烈豹那红色的眼瞳,这只白色烈豹的眼睛是黑色的,像这浩瀚无边的宇宙一样幽静神秘。

    易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这一双普通的黑眼睛中感悟出刚才那两个词语的,根本没容得他细想,小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露出瞬间被水汽笼罩,雾蒙蒙的,好像要哭了一样。

    所有的契约兽都是通过精神力与人类交流的,人类虽然不能理解它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是精神力强或与契约兽契合度好的人类可以从它们的精神波动中察觉到它们的绪。而刚出生的契约兽精神力实际上是很弱的,它们的精神波动只有在绪十分激动时才能被察觉到。

    而此时易泽就敏感地察觉到小豹那悲伤又孤寂的精神波动,水汪汪的黑眼睛就那么看着他,如果它是人类,只怕马上就会哭出来。

    为什么一只刚出生的契约兽会这样异常的悲伤?它所有的精神波动都在告诉易泽,它失去了很的东西。

    易泽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刚刚与华天齐订立契约的风狐。

    原本这个时候华天齐早就戴上虹膜跑去玩全息网游了,不过今天他刚刚得到了契约兽,为了尽快提高契合度,今天的华天齐一直将风狐放在旁边,企图跟这只一直不正眼看他的风狐拉近一些关系。

    因为华天齐正专心致志地在座位上与风狐交流感,所以刚才那一幕并没有惊动他,但现在易泽上的杀气却让他背后不寒而栗。而处杀气中心的风狐更是吓得全打哆嗦,它还没从刚才易泽收服它时散发出那种上位者的威压上解脱出来,又被这杀气一包围,小心肝儿那个乱颤啊,一脑袋扑到华天齐怀里。

    察觉到况不对的华天齐转头,看起易泽抱着小豹站在他后,将面无表发挥到面无表的极致。

    “怎……怎么了?”华天齐抱着瑟瑟发抖的风狐也跟着一起发抖起来。

    易泽将青扬搂进怀里,安抚地摸了摸它的脑袋后,对华天齐说:“宰了,再帮你找一个。”

    风狐把脑袋深埋在华天齐怀里,它快要哭了,真的要哭了。

    由于已经订立了血契,华天齐轻易地察觉到风狐的恐惧,觉得自己作为主人有义务帮助自家小孩,便硬着头皮反问:“为、为什么?我刚、刚找到这么一个契约兽,它要是死了我一年内无法再订立契约,赶不上考试了!”

    易泽摸了摸豹的耳朵,冷冷说:“它害怕。”

    萧格这才想起,这只风狐就是小豹的杀母仇狐。

    华天齐主兽两个缩在角落里如寒号鸟般瑟瑟发抖,这时易泽怀中的豹又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死活不肯在他怀里呆着。

    易泽将注意力转到上,华天齐这才有机会对着萧格投去一个求助的目光,萧格——

    你是让我去送死吗,少爷?

    不过没办法,这只怕是少爷最后一次考入圣特雷斯大学的机会了,华家绝对不会许他重读一年的。

    为了华天齐的未来,萧格只好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走到易泽前说:“呃……或许,它是想去方便一下?”

    天知道萧格只是为了暂时转移一下易泽的视线,谁知道他才说完易泽就瞪了他一眼,随后带着豹进了洗手间。

    五分钟后,豹再一次老老实实地蜷在易泽怀里不动,易泽平静地看着萧格,萧格也平静地说:“契约兽也是要去厕所的。”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