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荆州之战八

    诸葛亮看着手中的信纸,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一旁的赵云好奇的看了一眼,立即了然。原来这信纸正是蔡瑁所写,自昨从蔡瑁府邸回来后,赵云还担心蔡瑁会犹疑不决导致主公的大事多费波折,不过现看来是他杞忧天了。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狂桔死者,非正命也!蔡瑁岂能死于兵变或是刑罚之下?今愿从使者之言,辅助外甥刘综登荆州之主的大位,并与曹氏永结盟好,绝不相负!’不算娟秀的字迹却表明了蔡瑁的决心,看来他确实被刘表得狠了。

    “孔明,如今蔡瑁已经策反了,可是刘表已经有了杀他之心,这当如何?”赵云没有盲目轻松,而是敏锐地发现了问题。

    诸葛亮赞赏的看了赵云一眼,微微一笑:“此事易尔。只要想办法将刘表的注意力从蔡瑁的上转移到其他的事上,蔡瑁再暗中联络部署,定能打刘表个措手不及,至于如何转移他的视线,只需如此这般。。。”

    “妙计!好一个诸葛孔明!待明晨便去州牧府,将此事告知刘表,然后暗中联络部署,准备起兵。”蔡瑁抚掌大笑,眼中闪过光芒,刘表啊刘表,这荆州之主果然要换个坐了。

    翌清晨,荆州州牧府议会后,蔡瑁神清气爽的从中走了出来,他看着走自己前面一脸凝重的刘先,忍不住快步上前戏谑道:“刘大怎的面色如此苍白?恐怕是为大公子劳所致吧?不过蔡某奉劝刘大一句,万事当留心莫要引狼入室才好啊!”说罢便哼着小调扬长而去。

    蔡瑁亲随谄媚道:“大您没看到刘先那表,真是太痛快了!”

    蔡瑁心颇好:“说起来还是诸葛亮高明,也不知他是怎么有刘琦和刘备的密信的,这刘琦也是个傻的,竟然信中应承刘表死后全力相助刘备,呵呵真是有意思!想必刘表已经开始防备刘琦和刘先一党了,不过没想到今天蒯良竟会偏向,却是不知其缘由啊!”

    随从们诺诺附和几句,随着蔡瑁回府不提,单说蒯越和弟弟回府后就立即发起了连珠炮似的问题:“子柔,今为何竟会助蔡瑁?这厮平们关系一般,而且最近刘表正对付他为何。。。?”

    “呵呵,大哥有所不知,并非助蔡瑁,而是助曹兄弟荆州跟随刘表十年却仍然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地位,其实论起学识武功们兄弟又那里不如呢?说到底还是因为们出不高罢了,尽管多年来努力经营家族可惜仍被看做没有底蕴的暴发户。”说到这里蒯良握紧了拳头,一向温润的他竟然眼露不甘和羞恼。

    “已经受够这些了,荆州看似繁华富庶,内部却如同无底洞一般,刘表两个儿子刘琦软弱优柔、刘宗骄奢喜功,哪一个都不是成大事之兄弟若刘家干一天便要被看不起一天,倒不如彻底颠覆现状,让曹丞相拿下荆州。”蒯良淡淡的叙述自己的想法,表也平静下来。

    蒯越一向憨厚的面庞上竟然罕见的闪过一丝精明:“子柔,一向求稳求中庸之道,此次为何如此激进?莫不是因为昨来访的两?”

    蒯良讶然的看了自家大哥一眼,颇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同时心中涌上一股欣慰。想到昨来访的徐庶和魏延二,不由感叹道:“曹营杰何其多也!曹丞相之能,远不是荆州能比拟的啊!况且有蔡瑁挡最前面,们不过是敲敲边鼓罢了,即便失败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

    却说刘表此刻因为刘琦的事恼怒不已,甚至怀疑刘先是否和刘备也达成了什么协议,使得蔡瑁有了联络旧部,起兵作乱的机会,蔡瑁本襄阳内部起势,杀了刘表,推荐刘综为主,却得到了诸葛亮坚决的反对。

    诸葛亮告诉蔡瑁,就算他蔡瑁襄阳的势力再强,但也绝对强不过荆州之主的,这里是刘表的老巢,岂会任他宰割?再说刘综不蔡瑁手中。蔡瑁光凭着一句辅佐幼主的话,哪里能得到荆州豪门的赞同?

    蔡瑁闻言,深觉言之有理。随即虚心求教,却听诸葛亮呵呵笑道:“蔡都督的优势,就是掌握了荆州的大部水军!蔡都督您乃是朝廷亲封的南郡太守,令弟蔡中,蔡和也驻兵于南阳等地,只要您能领着刘综赶往南郡,招揽旧部,与刘表割地抗衡,到时,军兴兵南下,则大事必成!”

    。。。

    刘表患的是旧疾,最近却有加重的趋势,城中最好的大夫也对刘表的病束手无策,只是开些药拖延着病。也因此刘表并不能每劳政务,议事也是改为了五一次。

    这刘表依然府中养病,却觉得子舒服了一些,心也是好了不少,便命推着自己到院子里呆一会。忽见蔡夫领着刘综过来,只见小刘综笑着跑到刘表边,喃喃喊道“父亲!”

    刘表回过来,见刘综眼中的期盼和孺慕,心不由一软笑道:“唉!综儿找父亲有什么吗事?”他看着蔡夫依旧温柔如水却有些憔悴的面容,心中突然涌起内疚,想到自己主观武断相信刘琦刘先而冷落这对母子,表更加柔和。

    刘综见刘表似乎又成了以前疼自己的父亲,胆子也大了些,笑着摸了摸鼻子,道:“父亲,孩儿明想要去出游玩猎!”

    刘表闻言一愣,哈哈笑道:“猎?就这么小?去的什么猎啊?”

    那边的的蔡夫也是摇头道:“也是没有办法,这孩子,不知道犯的什么邪,非嚷嚷着要去狩猎不可唉。”

    幼小的刘综哪里懂得那许多,只是今听蔡瑁安排的一顿夸大其词,将狩猎说的有多么好玩,幼小的心灵按耐不住,随即按照蔡夫说传授的说法,道:“孩儿读书中有云:秋巡冬狩,四季出郊。方能显示为霸者的豪气与恩威,咱们荆州近来事多,孩儿正好借着民间狩猎,显示父亲有武事之威,以安荆州民心。共抗强敌啊!”

    刘表闻言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好儿子,既如此,明为父便派护卫领兵与母亲去狩猎。以显荆州武事。”说罢又转向蔡夫道:“看好孩子,勿要让他玩的太过劳累。”

    蔡夫急忙福道:“是,夫君,妾省得。”

    次,刘综和蔡夫借着打猎的名义出府,却半路中被蔡瑁的接走。蔡瑁带着蔡夫的马车和自家私兵一路狂奔,路上。蔡瑁化繁为简,将事的始末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蔡夫,只把蔡夫听的目瞪口呆。

    说完之后,蔡瑁见蔡夫一副受打击的伤心样子,不由劝解道:“妹子,此事已是由不得咱们了,若不反,蔡氏必有灭族之祸啊,就算母凭子贵逃过了这一劫,难道将来刘表还会传位与外甥?纵是他想传,与外甥没有的支持,早晚也会让刘备和刘琦拿下来的!妹子,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联合曹氏一途可走啊!”

    蔡夫恍惚做梦一般,半晌方才幽幽的说道:“大哥,也别太过多疑了,万一此事有假。。。”

    蔡瑁挥手不耐烦的打断她道“没有什么万一了!此等大事,若无十分把握,岂能轻易行之?妹子,此事全权由处置,只管与外甥安享富贵便是,无须多虑!”

    事已至此,蔡夫又能说些什么?只能任由蔡瑁将其一众带往南郡去。与襄阳的别表相庭抗礼,蔡瑁来到南郡之后,随即立刻起事,宣布脱离刘表的统治,言刘表无道。任用荆州外族刘备等,谋害本地世家利益,并宣称派上表朝廷,奏请立其外甥刘综为荆襄之主。

    同时,响应蔡瑁的还有驻兵南阳的蔡中和蔡和!一时间,荆州战乱四起,自危。

    却说刘综被蔡瑁所接的消息传来时,刘表正别驾刘先的府上与刘先议事,听闻此事,刘表顿时将手中的茶盏掉落地,脸色大变,狠狠的一跺脚道“坏了!蔡瑁这是要反啊,来,速去看看蔡瑁府上的家眷是否转移?还有立即传令文聘带兵前来护!”

    几后,南郡果然传出消息,蔡瑁竟然真的反了!刘表惊惧之余,一边调集荆州各路兵马。准备镇压,一边向江东刘备和孙权等求援相助,甚至扬言解了荆州之危后愿将半个荆州相赠。一时间荆州风起云涌,而新野的司马懿得到消息后也是立即出兵,步步紧

    洛阳,空间内,曹摘下一朵牡丹轻柔的插了妻子的发间,见丁瑶看向他,不由微微一笑,双手揽过轻声细语:“瑶儿,不出一月,荆州必破,离们携手隐居的子不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