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荆州之战六

    翌清晨,黄承彦和平一样出来摆弄他的宝贝花草,却发现院子里赵云正在施展枪法,黄承彦虽然不懂武学但却也被赵云的英姿吸引,不由觉得赏心悦目。

    “赵将军,昨睡得可好?”黄承彦见赵云收功停下才笑眯眯的问道。

    “黄老先生不必客气,您叫我子龙便好!昨晚我睡得很好。”赵云一向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深谙敬老幼的精髓,历史上不就救了阿斗?

    黄承彦呵呵一笑,和赵云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聊天,一老一少倒也相处愉悦和谐。

    赵云看了看天色,这都正午了怎么孔明还没出来?赵云可是记得他们自己肩负着拿下荆州的使命的,不抓紧时间可不行,想到此处赵云便向黄承彦告罪,起寻诸葛亮。

    两人刚走到诸葛亮房间外,就听到里面传出诸葛亮慵懒的声音:“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睡足,窗外迟迟。睡得真是畅快!”

    赵云黑线,诸葛亮在他心中的光明形象瞬间崩塌,想起曹营里郭嘉浪子风范、荀攸时不时的碎碎念,不由深吸口气,心中默念着:“能人都是有些怪癖的。。。”反而一旁的黄承彦有些替他脸红,气急败坏的推开房门吼道:“竖子,都几时了还不起来?!你以为这是在司马德那个老东西家吗?还草堂!”

    诸葛亮迷迷糊糊的念完这几句诗就感觉不太对了,听到老头的怒吼便看到了目瞪口呆的赵云,饱睡的畅快顿时再无踪影——我一直保持的良好形象啊!!!不过诸葛亮到底非常人,尴尬之色只是一闪,便穿好衣衫向赵云走去:“子龙,我已经有了一些针对荆州的想法,待我用过午饭与你细说。。。”

    。。。

    饭后,黄承彦、赵云和诸葛亮三人围坐在茶几旁,一旁侍女奉上香茗和点心,这些东西都是曹营‘福利’,看得黄承彦在一旁心中暗骂‘人家这才叫会享受啊!’

    赵云和诸葛亮是习以为常了,被曹彻底把品味养刁了,赵云率先问道:“孔明对瓦解荆州有何良策?”

    诸葛亮饮了口茶,不紧不慢的道:“良策谈不上,不过确实有了一些想法,我总结成三点:分化、策反和扶植。”

    “何解?”一旁的黄承彦来了兴趣,他倒是想听听自家女婿的见解,赵云也是仔细聆听。

    “首先是分化,刘表的最大弱点便是内部不和,这也是除了我们其他诸侯都会遇到的问题。目前刘先为首的刘表嫡系、手握兵权的蔡家、立场莫测的蒯家以及其他平民将领和小家族将荆州隐隐分为四大势力,特别是里面掺杂了夺嫡问题就让矛盾更加激化了。”

    “刘先虽为刘表嫡系却暗中支持大公子刘琦,蔡瑁自然支持和蔡夫人亲近的刘琮,其他人目前看不出具体的意向。如果不是因为夺嫡加剧了矛盾,蔡瑁也不会私通我军陷害刘备了。”诸葛亮说到这里已经把荆州的一些要素点了出来,黄承彦和赵云听得不住点头。

    诸葛亮接着道:“所谓分化便是将这些隐藏的杀机矛盾摆到明面上来,这个不难,只需要散布一些蒯家和刘先密会的消息给蔡瑁,或者将蔡瑁拉拢武将的一些行为透露给刘表就足以让他们相互猜忌了。”

    “这第二点策反便是在把荆州搅浑后的一步了,为了让我军减少损失的将荆州拿下,策反刘表麾下重要官员是至关重要的。而在亮以为,蔡瑁便是我们策反的对象!”诸葛亮眼中明亮无比,尽显多智本色。

    “蔡瑁?”赵云念了一声,还是有些不解的发问:“蔡瑁不是已经私通我军了吗?”

    “哪有这么容易!”黄承彦把话接过来:“蔡瑁这个家伙相当猾,虽然他和刘表见存在权势纷争,但是不意味着他要将荆州送给曹,跟你们勾结只是因为刘备扶持刘琦威胁到他荆州的地位才如此做的,要让蔡瑁真正背主却没那么容易。”

    诸葛亮见赵云若有所思,便继续说下去:“要策反蔡瑁首先要将其上绝路,也就是说让刘表下定决心除掉蔡瑁,那个时候此事定矣!”

    黄承彦摇了摇头叹气道:“蔡氏在荆州虽然势大,但毕竟和刘表有亲。蔡夫人和刘综又深得刘表宠。若无大事,刘表绝不会公然与蔡瑁对着干,除非。。。”

    “除非刘表掌握了蔡氏与我军私通的证据,想下决心除掉蔡瑁?”赵云神色一变,依他的聪慧很快想到了这一点,他似乎已经抓住了突破荆州的重点,但又似乎没有抓住,“孔明,这第三点扶植又是什么呢?”

    “我们分化策反后,荆州必乱,子龙恐怕不知刘表最近风寒渐重,旧病复发恐怕时无多了,到了这一阶段却是要给主公一个名正言顺的入住荆州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便是刘琮了,等有了刘琮的支持,荆州便是我们囊中之物!”诸葛亮手中羽扇啪的一声打在手心上,一言确定了谋划的结果。

    赵云和黄承彦看向诸葛亮的眼神都变了变,一直以为诸葛亮内政出众乃良相之才,没想到其谋略也如此过人!

    随后的几,因为曹军压境而人心惶惶的荆州内部再次暗潮涌动,数条消息传播在内部官员之中,蔡瑁看向刘表和蒯良的表高深莫测,而刘表似乎依旧老迈病重,但对蔡夫人却变得冷漠了许多,荆州内部的官员们心中有数,这天又要变了!

    蒯家,蒯良看着仍有些懵懂的大哥蒯越十分无奈:“大哥啊,你难道不知道如今荆州形势严峻吗?蒯家地位不比蔡家,甚至连黄家都多有不如,你如今和刘先关系亲近彻底让有心人抓住了马脚啊!”

    蒯越有些懊恼的抓抓头发,他也没想到不过和刘先吃了个饭便被人传了个遍,这下是彻底得罪蔡瑁了,自己到底是武夫不比弟弟聪明,又着了别人的道!“子柔,你说现在我们改怎么办呢?上蔡家赔礼示好?”

    蒯良听此言差点一个踉跄摔倒了,自家大哥脑袋里还能再多点货吗?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大哥的格,只是头痛的阻止道:“现在不是时候,你没看主公和蔡瑁已经水火不容了吗?我们暂且按兵不动,不过刘先等刘琦一党若再拉拢你千万要推辞掉!”

    。。。

    诸葛亮与黄承彦在院子里对弈,赵云则一旁随意看着兵书,这两天累得他们够呛,终于将荆州的水搅混了。

    黄承彦落下一子:“今你们出门后蔡瑁来府上了。”

    诸葛亮拿着棋子的手一顿,连一旁的赵云都把视线转移过来:“哦,蔡瑁是坐不住了吧!”

    “蔡瑁言最近刘表不知为何。对他是越来越冷淡,对蔡瑁的进言也是不予理会,有时甚至还公然与蔡瑁翻脸争吵,与原先大不相同!而且刘表疑似要执意出兵了,蔡瑁便询问我的看法。”黄承彦对于女婿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

    “看来我们的方法奏效了。”赵云合上兵书,脸上带上了淡淡的笑意,“不过,刘表既知道蔡瑁与我军私通,为何还不立刻杀了他?”

    诸葛亮回道:“蔡氏在荆州一向权重,手握大部水军兵权,得刘表不得不重用外来的刘备去制衡他,现在刘表虽然掌握了蔡瑁通敌的证据,但在准备不充足的况下,刘表也不敢轻易动手,但对于蔡瑁的意见和决定,都不会在给予支持了。如我所料不错,等刘备从宛城一回来,就是蔡瑁的死期。”

    “宛城不是有仲达吗?我想子孝他们不会有事的。”赵云对于自家人很是相信,虽然现在没有传来宛城的消息,但想来刘备占不到便宜。

    诸葛亮一撇嘴:“那只死蚂蚁虽然讨厌了点,但这点事不会处理不好,反而会封锁消息。而刘备恐怕如今已经兵败回了江东,只是刘备这厮也够险,不给刘表传信,分明要让刘表和曹军死拼吃个大亏。”

    黄承彦此时两只老眼瞪得溜圆,可惜他却找不到棋盘上任何的生路,只得随意落子。诸葛亮微微一笑,啪的一声将对方的大龙屠掉:“下一步,策反蔡瑁!”

    。。。

    荆州襄阳的一处普通的小院,徐庶拄着木棍出了房门,距离他上次受伤被救已经十天了,他的伤除了背上的一刀和左脚扭伤外就没什么大碍了,他也知道了救了他的恩公——魏延。

    魏延是义阳人,父母早亡,他三年前加入了荆州军谁知却并不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荆州内部勾结**,怎么可能让他一个寒门出的小子上位?于是在被上司打压找茬后竟然只做了个伍长,现在更是被陷害停职留用阶段。

    徐庶当时听到魏延的遭遇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官员难道魔怔了吗?魏延的本事徐庶是见过的,因此相当佩服,而且徐庶还发现魏延竟然不是头脑简单的武夫,在兵法战略上也十分精通,这让徐庶大生知己之感。

    魏延也是没有想到自己随手救得人,竟然是司马徽的高徒,更是少有的智谋之士,两个人越聊越投机竟然斩鸡头拜了把子结为了异姓兄弟,徐庶今年二十四比魏延小一岁,此时他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为自家大哥讨回公道。

    魏延此时正在院子里练剑,见徐庶出来不由关心道:“元直,今体感觉如何?”

    徐庶一笑:“无妨,大哥的药酒甚为管用,我想再有个七八天就能正常行走了,至于背上的伤口已经有些结痂了,想来只要注意一些月内就能完好。”

    魏延点头:“元直,等你伤好了有什么打算?”虽然很不舍,可是魏延知道徐庶此次是出来寻访明主的,自然和他这个小小伍长不同。

    徐庶沉吟片刻才认真说道:“大哥既然也没有家眷,不如和我同行为曹丞相效力。”

    魏延眼中闪过讶异,但是却苦笑一声:“曹丞相怎可能接见我这等无名小卒?怕到时候连面也见不到啊!”

    “大哥不必担心,曹丞相麾下诸葛孔明论起来算是我的师弟,有他引荐必定没有问题,而且听老师说曹丞相唯才是用,根本不计出,以大哥的才能定能大展宏图。不过我确是想进曹军前能立上一功,如今曹丞相即将和荆州开战,大哥不如和庶走一趟如何?”徐庶笑着问道。

    魏延听罢便陷入了沉思之中,少顷才重新抬起头,双目中蹦发出一股豪:“二弟相邀,敢不从命?!”

    作者有话要说:居然都没有亲猜出是魏延咩?哎,这个人亲们怎么能忘掉捏?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