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荆州之战四

    宛城通往新野的官道上。一支浩浩的军马正向着新野匆匆赶路,这支部队杀气冲天,士卒各个体壮硕,正是曹仁带往新野的部队。

    曹仁体型高大。面容沉稳,颇有儒将之风,一蓝袍迎风而展,刷刷作响,极为英武。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司马懿:“仲达,就这么确定刘备会派拦路?”

    司马懿一笑:“自然,否则怎么能引们上钩呢?既然要演戏想必陈宫和李儒自会演的真。”

    仿佛为了印证司马懿的话,副将李典带着斥候走来向曹仁道:“将军,军斥候发现前方有敌军拦路!”

    曹仁闻言抬首望去,但见前方尘土飞扬,沙气漫天,一对军马当先冲来,为首大将,正是刘备手下将领廖化。

    曹仁这几年一直驻守宛城,自然不知道廖化是何,只是见对方穿戴似乎处高位,便沉声问道:“来将何?”

    “本将乃刘皇叔麾下大将廖化!曹子孝,汝等竟敢犯荆州之境!”廖化刘备军中地位不低,语气里透着一股自傲。

    一旁马超忍不住讥笑道:“还道是张飞呢,原来是个没听过的无名小卒!刘皇叔?某怎么不知道天子还多了个叔叔?而且荆州什么时候成了刘备军的了?!”马超年轻气盛,敬佩强者,对于刘备这样的自然看不上。

    “汝是何?!竖子竟敢侮辱家主公,看刀!”廖化忍不住了,挥刀打马向曹军砍去,不过出手的并不是马超,而是李典。马超算是司马懿的后手了,此时不宜暴露,因此李典便提起长矛和廖化战一处。

    “还算有些斤两。”廖化的刀被李典的长矛架住,面色有些凝重的缓缓言道。李典冷哼一声,回手收回长矛,手腕一翻又重新刺出数矛。如此连续攻了十余招,两竟是旗鼓相当,战况眼花缭乱激烈异常。

    廖化心中有些沉重,这曹营的一个副将就如此厉害!他不知道对方就是李典,只是对陈宫原先的计划感到有一丝不安。

    和廖化相反,那边的曹仁非但没有着急,反倒是较有兴趣的看着李典和廖化斗将。一旁的司马懿皱眉道:“对面这个廖化也不简单,竟然和李典将军战成平手。”

    曹仁也有些诧异,不过丝毫不以为意:“放心吧仲达,论智谋能及,可是武功方面看的自然比清楚,敌将虽然不弱,但却不是曼城的对手。”

    果然,二百回合后,廖化的额头渗出了汗水,渐渐有些抵挡不住对方的攻势了,而李典却依旧沉稳自若,除了呼吸有些急促外没有露出颓势。

    廖化徐晃一刀,打马回了自家军队,他脸色通红,不知是累得还是因为羞怒所致,总之廖化一回去就立即下令全军出击,曹仁自然也不甘示弱,很快两边军马战到了一起。

    司马懿轻声道:“子孝可细看对方兵马布阵兵种,是否与蔡瑁来信所言相似?”

    曹仁等闻言仔细的看了看廖化的军马,点头说道:“确实如蔡瑁心中所言,廖化本部兵马大部为校刀手。骑兵五百布于中军之后,弓弩手陈列具策,数量也是和蔡瑁所言大致不差”

    “这就对了!”司马懿冷冷一笑,对李典挥手道:“看来陈公台准备很充足嘛!而且。。。蔡瑁恐怕也不是易于之辈!”

    曹仁沉思片刻便明白了司马懿的意思,蔡瑁看来并没有真的降曹,恐怕也打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呢!曹仁心中咬牙,嘴上却如原先的定计喊道:“全军依照令旗形势,斩杀敌将首级者赏钱一万!”

    曹仁下令后,但见蓝色的令旗曹仁手中翻转数次,曹军前部随即改为锋矢阵,左右列为鹤翼阵,后军改为鱼鳞阵,整个曹军战阵为之一变!

    若论用兵布阵之法,曹军中曹仁称第二,就没有敢称第一,此时曹仁深知彼军虚实,挥军布阵破敌,更是如虎添翼,他用部队布置密集的锋矢阵,对战敌方防御力较弱的校刀手。

    用鹤翼阵的散步围战的方法攻击机动力较差的箭弩兵队。同时,以大盾兵所布的鱼鳞阵维护自己的旁,稳稳的守住自己,保护自己能过随时沉稳的指挥全军作战。

    曹军瞬时出动,这一下子,场面上的形式瞬间便乱了,廖化大军根本抵挡不住就有了崩溃之势。

    廖化额上渗出了点点汗迹,他知道如果再不退的话恐怕今天是走不了了,可是想到军师的安排又有些犹豫,毕竟军师是让他尽可能拖延时间的。不过随着一个个的荆州兵倒地上,廖化最终还是决定保命要紧。

    “撤!”廖化上马一骑当先夺路而去,后荆州兵马丢盔卸甲狼狈不堪。曹仁和司马懿互看一眼,嘴角都微微翘起:“追!”

    。。。

    廖化灰头土脸的单膝跪刘备面前请罪,脸上带着羞愧道:“廖化无能,辜负了主公和军师厚望,请主公责罚!”

    刘备已经听完了廖化的兵败过程,当下扶起廖化只是一叹道:“曹军真是才济济啊!公台,下一步们当如何?”

    陈宫沉吟片刻道:“此次廖化将军虽然没能拖延时间,但让们把曹营基本况摸清楚了也不错,只是可惜们没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了。”见廖化脸上惭色更浓,陈宫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安慰道:“不过原计划还是可行的。”

    刘备和廖化闻言均是眼中晶亮的看着陈宫,陈宫一笑:“主公不必心急,曹仁用兵稳健,深通兵法,要破此,就必须想办法,惑其目,骄其心,如今廖将军首战失败,已是令曹仁深信蔡瑁之言,迷惑其目已成!咱们的下一步,就是骄其心!”

    刘备闻言惊道:“依公台之见。等当如何骄其心?”陈宫笑着拍了拍手道:“此事,就需主公做出一些牺牲了。见刘备似有不解,陈宫顿了顿才道:“弃~城!”

    。。。

    新野城外五里处,曹仁将大军扎营造饭,准备明的攻城。

    军中不准饮酒,因此围火堆旁边的曹仁等也没有喝酒,而是吃着干就着开水聊天。曹仁等看向司马懿:“仲达曾言刘备退后必有后招,可知道是什么?”

    司马懿饮下碗里的温水,语气透着无比的自信:“弃城!”

    “弃城?!!!”众皆惊,这有可能吗?刘备竟然要做出如此牺牲?司马懿好像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只是悠然一问:“刘备何曾有过损失?新野也不是他刘备的,能击溃等拿下宛城弃城又如何呢?”

    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沉思,马超咽了咽口水道:“可是刘备这样做没有道理啊?为刘表拿下个宛城又有什么用呢?”

    “孟起有所不知,宛城此地乃是荆州和江东的要塞,此处被曹军所占绝对是刘表和江东的威胁。再说帮助刘表拿下宛城一来可以获取刘表的物质兵力支持,二来可以打击军赢得名声,三来挑起两方战争以徐徐图之,最后嘛,可以成为他入住荆州的机会!”司马懿眼中闪着睿智,就着局势款款而谈。

    “入住荆州?仲达,不明白!”李典有些不解这最后一点,荆州是刘表的难不成他还会给刘备?

    司马懿淡笑:“刘表自然不会把荆州给刘备,但刘表的儿子们呢蔡瑁如此配合等还不是因为刘备拉拢了刘琦?如果刘琦当了荆州之主,刘备掌控荆州也就不足为奇了。”

    李典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第一次意识到刘备的险和厉害,曹仁眉头皱起:“不行,要给主公写信,让他早做准备啊!”

    “哈哈!子孝勿忧,主公大才岂会没有准备?想来那条卧龙早就从洛阳南下了,呵,这条龙虽然讨厌了点,但本事到底不差,若是连荆州也解决不了,那便不配与司马懿齐名了!”司马懿轻笑,虽然他和诸葛亮不和但更多地却是一种良竞争,岂会不知诸葛亮的能耐?

    反倒是曹仁等摸不着头脑,这条龙是哪条?只有马超略有所思的低喃:“仲达所言应该是卧龙之称的诸葛孔明先生了,没想到他也下了荆州,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

    洛阳城外,曹带着文武亲自为诸葛亮送行,诸葛亮此次没带太多兵马,因为曹已经荆州外集结了近十万大军了。不过曹这次让赵云和五十精锐跟随诸葛亮南下,也是为了保证诸葛亮的安全。

    “孔明、子龙,此去荆州要多加小心,虽说们的份刘表绝不敢动们,可是还是要小心为上,注意隐藏份。”曹关切的叮嘱心腹二,他可不希望为了一个区区荆州损失两员卿。

    “主公不必担心,亮绝不负主公所望!”诸葛亮有些感动的重重承诺道,和赵云饮尽了践行的酒水便上了马绝尘而去,当他们再次和曹相见的时候,也就是曹拿下荆州之时。

    作者有话要说:宛城争夺战开始鸟!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