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温馨小剧场

    饭后,丁瑶和曹再次进入了空间,不过这一次一起进来的还有曹冲和曹节。两只娃已经五岁了,丁瑶这一次就是想连带给他们两个测测灵根。

    测试灵根其实并不麻烦,丁瑶和曹现在就能判断有灵根和没灵根的区别,只是不能确定是哪一种罢了。丁瑶拿出两颗药丸让这兄妹俩吃掉,这种药丸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普通的炼丹师基本都会。但是却有一种最特殊的功效——检验灵根。

    曹冲是哥哥,为了在妹妹面前塑造形象,十分勇敢的咽了下去。咦,没什么味道啊?正当曹冲疑惑的时候,他的体周围却形成了淡淡的紫色雾气,缓缓地汇聚在头顶。曹和丁瑶不由一愣,这孩子居然是雷系的天灵根!这个时候曹节这边也起了变化,不过她的头顶确是青色和绿色两种交替的颜色,这个小丫头天赋也很惊人,居然是风系和木系双系的天灵根。

    丁瑶很快挑选了心法教给了曹冲和曹节,两只小包子正在新鲜劲上,很快抛弃了父亲母亲,跑到房间里修炼去了。

    曹和丁瑶相视一笑,分别盘膝而坐,例行每的修炼,到了这个时候修炼只能靠每的积累,丁瑶每天还能看到缓慢的进步,而曹已经到了渡劫巅峰,每修炼只是为了后渡劫做准备罢了。

    曹的入定很短,当他从入定中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肩膀上多了个脑袋,丁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她睡颜甜美沉静,没有丝毫防备。曹失笑,这个不专心的丫头!他轻轻的将丁瑶放到上躺好,自己则坐在她边,温柔的看着她的睡颜。

    曹脑海中闪过同丁瑶相识的一幕幕,突然他手一翻,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美玉,他右手两指并拢成刀状,竟然以手为刀在这块玉上雕刻起来。

    随着曹的手在玉上翻飞,碎玉不断的落下来,整个玉石也渐渐呈现出人的形状,曹的目光专注而深邃,他整个人似乎和整个空间融为一体,每一次雕刻如同行云流水般赏心悦目,他手指细细在玉人上划动,将玉人的五官、服饰等逐渐描绘出来,甚至每一根发丝都清晰可见。

    当丁瑶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这幅世界上最迷人的画卷,都说认真时候的男人最有魅力,曹此刻对于妻子醒来凑到边毫无所觉,真正的沉浸在雕刻之中。丁瑶痴痴的盯着自家男人,她已经看出来曹手中的玉雕分明就是她!这块玉石通体晶莹翠绿,可曹雕刻下竟然如同活物一般,丁瑶甚至觉得这尊睡美人玉雕甚至可能随时醒来!

    曹刻完最后一刀,才从刚才那种状态下清醒过来,全神贯注的雕刻后他竟然没有感到任何疲劳。他的元神竟然已经突破渡劫期,到达了地仙!饶是以曹的沉稳也不由心中狂喜,这意味着他后渡劫再不存在境界问题或者精神力不足的问题了,他只需要积累法力炼体就够了!

    曹小心翼翼的把玉雕用法术弄干净,才发现他的瑶儿正柔似水的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神让他心中一。他捏捏对方的小鼻子,看到丁瑶皱眉笑道:“本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你却醒了!”

    丁瑶接过玉雕,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凉触觉,又看了看曹衣衫上散落的玉渣。丁瑶没有办法不感动,她看得出曹雕刻的时候是多么的用心用,丁瑶将玉雕小心收好,看着曹阳刚的面容,扑上去在他的唇上一吻:“这是给你的奖励!”

    曹眼神变得暗了暗,长臂勾住想跑开的人儿:“瑶儿,这点奖励可不够哦!”说完用嘴堵住了对方的樱唇,贪婪而切的吸。曹的吻技极好,三两下就让丁瑶完全动了,正当两人打算深入探讨人体学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亲

    “爹爹娘亲玩亲亲,羞羞羞!”中途醒来的小曹节正站在门口,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家爹妈,小手还很配合的在小脸蛋上划了三下,表示自己的不满。

    丁瑶不淡定了,她急忙推开曹,红着脸整理好自己的衣裙,色厉内荏的道:“曹节!你是淑女不许乱说,还有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当然她的语气不要那么心虚就更好了。

    曹节小嘴撅了撅,她看看从头到尾一直开着的门,决定讨厌娘亲:“才不是呢,节儿是好女孩,门一直开着,娘亲凶我!”语气委屈,眼睛更是漫上了水雾。

    “闺女,过来!”二十四孝爹曹最见不得女儿受委屈,暗中惩罚似的捏了捏妻子极有弹的pp,见丁瑶狠狠的瞪过来也没有丝毫的脸红。

    曹节一向喜欢爹爹,因此直接扑到了爹爹的怀里,留个后脑勺给丁瑶,表示自己很生气。丁瑶气结,这父女俩联合起来欺负她,她狠狠揉了揉女儿柔软的头发,才得意的走出了房间,哼,姐不稀罕搭理你们。

    等丁瑶出去了,埋在曹怀里的曹节把脑袋抬了起来,眼睛里哪还有半点委屈?狡黠的眼珠转了转,软软糯糯的问曹:“爹爹,娘亲为什么不和我们玩亲亲啊?娘亲坏,是小气鬼!”

    曹咳了一声,他能说丁瑶不亲儿女是因为有次被他看到后狠狠体罚了吗?曹柔声忽悠:“节儿,娘亲只能和爹爹玩亲亲的,亲别人的话会娘亲会生病,节儿希望娘亲生病吗?”

    “那以前娘亲为什么亲节儿就没事?”显然小丫头不好忽悠!

    “咳咳,超过三岁就不能亲亲了,你看娘亲是不是不亲你大哥二哥了?”曹继续忽悠。

    “哦,节儿不希望娘亲爹爹生病,节儿不要亲亲了,也不要曹冲亲娘亲!”曹节被忽悠了!

    “好样的,节儿负责监督冲儿好不好?真是爹爹的好女儿!”曹已经无耻超神了!

    。。。

    丁瑶端着一碟点心走了进来,曹节的注意力立即被甜腻腻的香味吸引了:“娘亲,要吃!”

    丁瑶无良的嘲笑:“节儿不是说娘亲坏吗?不是最讨厌娘亲吗?”

    “。。。才不是,娘亲最好了!节儿是好孩子,以后只让娘亲和爹爹亲亲!”小丫头立即叛变。

    丁瑶敏锐地感觉到貌似发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她狐疑的打量曹几眼,但是根本看不出破绽,而那头小丫头已经拿了一块凤梨酥啃上了。丁瑶抢走女儿的点心,毫不心软:“怎么能先吃?去叫哥哥一起!”

    曹节可怜兮兮的看了眼丁瑶手里的点心,心不甘不愿的去叫曹冲。很快俩孩子手拉着手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丁瑶看着两只如同小松鼠一般的儿女,失笑的用帕子给他们把嘴角的残渣擦干净。

    “曹冲,我跟你说。。。”曹节从不叫曹冲哥哥,她吃完了点心叽叽咕咕的和曹冲咬耳朵,一边还偷偷看丁瑶和曹,丁瑶再次狐疑的看了眼曹,得到对方无辜的讪笑。

    曹冲对曹的忽悠可不敢冒,他总感觉自家老爹绝对是有蓄谋的行为,没准是为了不让他和娘亲亲才骗他们的。曹冲越想越觉得可信,他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猛地在坐在旁边的丁瑶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得意的看向面色不爽的老爹:“爹爹你不是说娘亲被我们亲了就会生病吗?”

    曹抑郁的盯着摆了自己一道的小鬼,果然儿子神马的最不可了!然而曹的面色却在下一刻多云转晴,他语气惋惜的道:“冲儿,你怎么不信爹爹的话呢?你娘亲明天肯定‘生病’了。”

    曹冲毕竟只是几岁的孩子,被这么一说也有些害怕,但还是嘴硬道:“爹爹骗人,我才不信呢!”说完拉着曹节回屋修炼去了。

    丁瑶此时仍是一头雾水,神马生病?和亲亲有神马关系?她目光疑惑的转向曹,却猛地被他一把抱起。

    “你,你要干嘛?”丁瑶不淡定了。

    “为夫要努力耕耘啊,冲儿可是盼望着你‘生病’啊!”曹无耻的声音传来。

    “白天。。。不太好吧。。。”丁瑶弱弱的抵抗。

    “唔。。。”回应她的是火的吻和抚摸。

    天还很长啊~~~~

    。。。

    曹冲和曹节再次出来的时候看见自家爹爹悠闲的独自喝着茶水,不由疑惑:“爹爹,娘亲呢?”

    “你娘亲病了啊,谁让你昨天亲她的?”曹声音不紧不慢,透着痛心疾首。

    两只小包子吓坏了,忙跑到屋里,只见上丁瑶无力的躺在上,恹恹的看了他们一眼:“什么时候了?”声音十分沙哑。

    曹冲和曹节吓坏了,娘亲真的生病了!爹爹没有骗他们,他们不能和娘亲亲亲了!曹冲小包子眼角挂着泪泡,语气带着哭腔:“娘亲对不起,冲儿再也不和你亲亲了!”

    丁瑶:“。。。。???”

    曹适时的拎着俩小离开:“别打扰你们娘亲休息,外面快到上课时间了,我先送你们出去。。。”

    于是许昌有名的大儒发现今天的龙凤胎分外的乖,而曹呢将妻子抱出空间后哼着小调向议事厅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标题实在无能,于是如此坑的标题诞生。。。

    这章感戏,女主最近露出度有点少了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