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伊人终定

    曹丕神色冷漠的穿梭在宾客之中,对自己成为焦点浑然不觉,他看着贵妇圈子里的母亲,心里涌上一股无奈。

    丁瑶的心意他怎么会不明白?曹丕自小早慧,但丁瑶在他上花费的关注却一点不少。可能是灵根的原因,曹丕的淡薄,除了少数在意的人外对外人堪称冷血,至于能说的上话的同龄异,呵呵貌似没有这种东西地存在。

    曹丕对于丁瑶和曹之间的也并非看不见,然而他除了祝福开心以外更多的是迷茫,和曹昂不同,他从没想过,他的道注定孤独。至于娶亲,曹丕只希望娶个省心的,不给母亲兄长添堵就好。

    丁瑶从容的在贵妇中穿梭交谈,她最是讨厌应酬,不过在其位谋其政,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她一边得体的寒暄着,一边打量着贵妇边的少女们。三年时光当年的小萝莉们都已经长开了,露出少女们美好的姿容。

    甄宓今天穿着一淡粉色的衣裙,头簪上的彩蝶振翅飞,倾城的容貌挂着狡黠的微笑,听着母亲和丁瑶谈话只偶尔出声却恰到好处。丁瑶对她微微一笑,对于甄宓她并不讨厌,如此灵慧的姑娘佩子恒也不错。

    甄宓接收到丁瑶的善意却不淡定了,小姑娘脸色一红,嘴角控制不住的喜意,丁夫人对她笑了是不是意味着她表现得还不错?想到这里甄宓心中兴奋不已,却又不自觉的瞥了一眼离这不远的郭女王。

    郭女王今天一浅紫色的长裙,却不似一般汉朝襦裙,袖口腰部都略略改动却更显动人姿,她子发育的极好,前突后翘,明明二八年华却透出一股成熟的风韵,她似乎注意到了甄宓的打量,毫不犹豫的对视过去,嘴角翘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似嘲讽似邪恶,如同曼陀罗一般惑却致命。

    甄宓心中不知为什么涌上一股不快,似乎她和这个郭女王生来就是天敌一般,被她这么一笑似乎自己成了她盘中的食物一般。甄宓打起精神,在这个女人面前她不想输!

    丁瑶周围的莺莺燕燕自然不会只她们两个,但其他人无论从相貌才华还是家室都或多或少的欠缺,到了后来几乎所有的宾客都把目光投在这两位优秀的女孩上,无不羡慕嫉妒,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小姐能有福气了。

    直到掌灯之时宾客尽散,曹丕的生宴会才算收尾,曹示意曹昂几人送客,而自己则一回卧室就进了空间。

    空间里丁瑶并不在竹楼之中,曹神识一扫便在一处天然温泉中找到了丁瑶,看到她惬意的摸样曹不由好笑,这么多年这人惫懒的习惯还是没变。

    曹将外衫脱掉,只着一件单衣下水,丁瑶则是穿着一条吊带睡裙,毫不在意被水透过的光外露。

    “相公,给我捏捏肩膀。。。”丁瑶十分心安理得的享受服务,今天一天真是太累了。曹也不恼,认命的上前抚上光滑的香肩小心捏了起来。听着妻子舒服的哼唧声,曹意味不明的唇,敢让他做事得付出点代价。。。

    曹的大手修长有力,力度刚刚好,丁瑶感觉都要睡着了的时候,终于感觉到一丝不对了。话说你在按摩哪里啊?还有,丁瑶动了动子试图远离顶在自己腿上的火,她脸色泛红的小样子让曹忍不住偷亲了一下。

    接下来的事不言而喻了,足足有两个时辰,曹才心满意足的抱着被吃干抹净的妻子回了竹楼。丁瑶连眼睛都懒得睁了,也顾不得跟这个禽兽生气,她声音透着-事后的慵懒:“你对丕儿的婚事怎么看?”

    曹一边讨好的给老婆按摩腰部,一边思考起二儿子的事来。“子恒的子偏冷,还是找一个伶俐的为好,要也是个木讷的,恐怕俩人也不会幸福。至于说人选,就甄家的小女儿吧。”

    从一开始最具有竞争力的也就是甄宓和郭女王了,论世郭家是官宦世家而甄家则是享誉全国的商贾,虽然说这个时代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极低,可是曹自然不会如此短视,况且依他的实力也用不着靠联姻。

    两个女孩子曹其实也都留意了,才貌都是顶好的,只是让曹彻底把郭女王列上黑名单的原因其实是郭女王看向丁瑶时的嫉妒和恶意,哪怕她隐藏的再好也无法逃脱善于洞察人心的曹

    曹心中冷笑,这个郭氏怕也不是什么正常女子啊!经历了周围人或穿越或重生的影响他已经免疫了,看到郭女王不同寻常的成熟和沉默,曹就已经明白了,本也没想着怎样,可惜郭氏没有控制好内心的偏执,让曹对她已经起了杀意,所有有威胁的东西都应该尽早除去,这才是枭雄的准则!

    丁瑶听着曹的决定只是哼了哼表示认同,她没有办法喜欢郭女王,以目前来看郭女王应该是重生了,能在历史上笑到最后的曹丕皇后丁瑶可是敬谢不敏,论智慧丁瑶不会输给任何人,不过论宫斗神马的,恐怕两个丁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丁瑶可不想家宅不稳,甄宓虽然也不简单可是丁瑶能感觉出她对曹丕的,这样的女子能有多坏呢?至于说历史上甄宓的凄惨下场,丁瑶反而觉得是那个曹丕太渣了。只是就是不知道《洛神赋》还会不会出现捏?

    丁瑶想了想家里那只自诩风流的曹植小鬼,深感头疼!

    曹的动作很快,在和曹营众人商议后就叫来甄家议亲了,很快两家一拍即合将子定在了两年后,然后昭告了天下。

    对于普通百姓来讲曹丕娶谁不过是个饭后谈资,但是对于某几个人来讲却是心头大石了。甄宓在母亲告诉她后几乎不敢相信,她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才终于肯定自己将要嫁给心的人了,甄宓俏的脸上灿如桃花,眼中甚至含着水光,她会幸福的不是吗?

    其他人可没有甄宓那么高兴了,郭女王在父亲有些为难的语气中得知了真相,然而她表却异常平静,郭父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女儿略显落寞的背影,终究叹息一声转离去,然而他不曾看到的是郭女王脸上冷酷异常的微笑。

    郭女王将窗前开的茂盛的雏菊攥在拳头里,然后松开,零落的花瓣缓缓的散在地上,似在诉说催花人的暴行。郭女王心已经沉到了谷底,曹的檄文一下她再没有可能成为曹丕的正妻,重生后多年的隐忍谋划全部成了泡影。

    不过还有两年不是吗?既然她得不到也不能让甄宓得到!郭女王眉宇间闪过一丝煞气,上一世的债就拿命来还吧!她没有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仇恨占据了内心,甚至原本对曹丕的倾慕也在仇恨中渐渐消散了。

    皇宫中仪态万千的来莺儿听着侍女的汇报,脸上泛起一丝抑郁,但她很快调整了表,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对曹丕的感,周围遍布曹的眼线她不能露出一丝马脚。来莺儿的手不自觉的摸了摸怀里的药瓶,语气十分温和:“既然是曹侍读成亲,到时本宫自然会和陛下亲去,你下去领赏吧!”

    来莺儿挥退所有的下人,独自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美人,手也不由抚上了自己的脸,突然她神色一怔,她的鬓发竟然出现了一抹极为隐蔽的白丝。来莺儿苦涩一笑,她都快三十岁了,又怎么比得上甄宓的年轻貌美?

    “韶华将逝。。。只是我不甘啊!这样的子也该有个终止了。”来莺儿的声音低的几不可闻,低垂的眸子里赫然闪过一丝绝决。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偶回来了!!!今天我就正式放假了,早上睡到十点真是太爽了~~~

    小糖在此向一直支持的亲们表示感谢和歉意,大家等了那么久的说~~~

    最后提前祝愿亲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