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凤雏、卧龙和冢虎

    兴平四年十月,天下又一次进入了一个暂时平静的时期,曹需要慢慢咀嚼北部三地彻底奠定他的霸主地位,而其他诸侯没有实力只能不动声色观望暗中谋划。

    许昌今天仍是一派繁荣,百姓们挂着无忧的笑容来来往往。人群中,司马懿和田丰也似乎受到了感染,脸上柔和宁静。

    田丰感叹:“曹当得起明主之称,我一路走来其管辖领地皆太平繁荣,百姓安居乐业,如此人物怪不得这么多名将贤臣来投!”

    田丰很是感慨,前一段时间曹和袁绍开战,他便和司马懿绕路而行,这一路走走停停,几乎把曹军领地转了个遍,直到今才到了王都许昌。这一路上他们收获颇丰,曹治理的各种手段都让他们惊奇不已。单单是一个边境小镇就让田丰这位袁军谋士不由感叹:“本初公不如曹孟德多矣!”

    司马懿脸上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不过双目的精芒显示着他心中的波动,刚刚进城时许昌城门那种森严厚重的威仪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中。这让司马懿对素未谋面的曹更加感兴趣。

    司马懿不急着上门,领着田丰两个人吃了午饭就在许都里转悠。他们二人毕竟是文人,对于笔墨字画感兴趣的多,最终走进了许昌里最大的字画楼——大方斋。

    司马懿两人走进,发现楼里面装饰极为古朴典雅,不由心中赞了一声,店主年过中年,穿淡黄儒衫,须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浑散发着儒雅之气,他见到司马懿和田丰不由眼前一亮,看气质就知道两人定是文士,再看穿着,嗯衣料上乘价不俗。

    店主笑呵呵的迎上去:“二位先生有礼,鄙人姓王,看两位是第一次来小店吧?”

    田丰随意点点头,他越看就越感觉这家店的构思精妙,看着店里不少的人流,不由若有所思的问道:“敢问此时乃是正午为何还有这么多客人?”

    店主面露得意之色,兴致更是高昂,的领着两人参观。这一看司马懿俩人才发现店里的墙上贴的字画竟是张张精品,一看就知是此中大家。

    “二位有所不知,本店这里的画都是出自名家之手,这一幅踏雪寻梅出自荀彧荀大人之手。。。这一幅帖子则是青州刺史周都督的笔墨。。。这一幅观沧海出自大将军之手。。。”店主的声音娓娓道来,听得司马懿都有些入神。

    司马懿一笑,这笔买卖可是不愧,财名双收。这里字画、诗集甚至于兵法战策俱全,他一一看过眼中精光更胜:“以前小看了天下人啊。。。。”司马懿轻叹,原以为自己之才在曹营也能排到前三,现在他却不确定了。荀文若、荀公达、郭奉孝、诸葛孔明、周公瑾、戏志才、刘子扬。。。。呵呵,这样也好,他司马懿倒也想争一争高下!

    。。。

    荆州,诸葛亮将黄月英从马车上扶下来,小心翼翼的温和道:“夫人,我们到了,小心脚下!”黄月英已经有四个月的孕了,对于这个成亲三年才有的孩子,诸葛亮夫妻都十分在意。这一次诸葛亮特意请了假,陪妻子回荆州探望黄承彦和司马徽。

    诸葛亮和黄月英刚下马车,黄承彦就带人从大门迎了出来。黄承彦不过五十岁左右,在这个时代已经算得上老者了,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唇下留着一寸短须,他个头不高站在一米八的诸葛亮面前十分有喜剧感。黄承彦看到璧人一般的女婿和女儿,高兴地嘴都合不上了,黄月英更是玉带梨花,拉着老父的衣袖不肯松开。

    诸葛亮只得安抚老婆和岳父,见礼后扶着黄月英进了黄府的大门。

    “贤婿,三年未见你如今已经算得上名动天下了,想来你师傅和九泉下的父母都会很高兴,此次好不容易回来了就安心住下,等月英生产再走!明天去看看你师父吧!”黄承彦喝了不少酒,老头脸色通红,可是掩不住眉宇见的喜色。

    诸葛亮心中一暖,黄承彦始终是他尊敬戴的长辈,当初和司马徽来荆州定居的几年里是这个老人一直支持鼓励他,就连司马徽在诸葛亮面前也一直扮演着严师。

    提起司马徽,诸葛亮心中一紧,说到底当初是他违背了师父的意愿投靠了曹,也因为这个师徒两人之间降到了冰点。诸葛亮很快又恢复了淡然的表,他早已不是当初稚嫩的少年了,早已经学会了不动声色。不过司马徽肯定是要拜访的,诸葛亮此时已经做好准备,一为师终为父,无论明天司马徽怎样骂他不会还嘴,当然让他背离主公改投他人的话,就恕他不能从命了!

    至于还朝的期嘛。。。等到黄月英生产肯定是不行的,先不说等他处理的事太多,就是曹甩手掌柜的脾气也不肯让他那么清闲。想到曹和曹营的同僚,诸葛亮一笑,这帮家伙没一个省心的,见不得他悠闲,虽然这种忙碌对于诸葛亮来说甘之如饴!

    次,诸葛亮带着黄月英备齐了礼物上了马车,几个护卫都是曹特意派给诸葛亮的暗卫,个个武艺高超,因此拒绝了黄承彦的护送请求,在临近巳时终于来到了司马徽的居处。

    诸葛亮神复杂带有怀念,这里是他从师三年的地方,他还记得在门前的青石上侧卧看书,曾经在院子里和师父耕过田,曾经在槐树下的池子里涮过笔。。。。。

    诸葛亮步子加快,眼眶已经红了,昔司马徽的教导在脑中浮起,他推开大门,听到里屋隐隐传来的阵阵大笑声,不是司马徽是谁?他正想走过去却听到一声低喝:“你是什么人?闯入老师家中是何缘故?”

    诸葛亮转,就见一位白衣青年正拎着水桶,这青年二十多岁,面容英俊体高大修长,一白色长衫被汗水打湿隐隐露出隆起的肌,脚下的靴子沾了一些尘土,诸葛亮了然,这肯定是倒弄菜园子去了,他以前每天就是做这个的。

    诸葛亮想到这里不由对这个青年起了亲近感:“这位兄台,在下诸葛亮前来拜见老师!”青年一惊,眼睛来来回回的打量诸葛亮:“你就是诸葛孔明?曹的卧龙诸葛亮?”

    诸葛亮苦笑,这个名号是曹非要按在他上的,没想到都传到这边了,他拱手道:“让兄台见笑了,不知。。。”

    “在下颍川徐庶徐元直,算起来我们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了。”徐庶露出八颗牙齿,笑容十分爽朗阳光。

    这一世因为曹任豫州牧,徐庶没有颍川逃难,自然也没有改名为单福,而是机缘巧合的在两年前遇到了司马徽并且弃武从文拜师。

    此时黄月英等人也已经进来了,徐庶醒悟,转去屋子禀告。不多时,徐庶又出来道:“孔明兄弟,师父让你们进去。”

    诸葛亮握住黄月英的手,两人进了屋子,黄月英能感觉到往风轻云淡的夫君手心已经微汗,握她的手也是十分紧,她轻轻回握给诸葛亮鼓励。黄月英也不是第一次见司马徽了,司马徽和黄承彦是故交,所以她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大方的向屋里人行礼。

    诸葛亮刚进屋就双膝跪地,以额叩首,沙哑的嗓音无比真诚:“弟子诸葛亮拜见老师!”

    司马徽神色复杂,对于诸葛亮他最先是抱着一些想法的,为了证明当初自己司马称王的坚持,他才收了诸葛亮,或者说他才收了这么多徒弟。诸葛亮的资质是他没想到的高,他这才看到了自己预言的可能,于是更加极力培养诸葛亮。

    可哪想到诸葛亮最后竟是要投靠曹违背了他的意愿!三年前司马徽甚至为此和诸葛亮势同水火,当时对于这个逆徒无疑使愤恨的,可是司马徽也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弟子更多是喜,师徒多年怎么可能没有感之深恨之切,正是因为喜才对诸葛亮忤逆他感到不可接受。

    可如今呢?司马徽长叹一声,曹的厉害他早就领略到了,从董卓、袁术、袁绍、刘备哪一个不是败在曹的手上?大汉的气运一多半都掌握在曹的手里他还能说什么?更何况司马家也没有反叛的心啊!司马徽伸手把徒扶了起来,这两年他一直都在关注诸葛亮,为他担心为他自豪,至于当时的隔阂早就不介意了。

    诸葛亮泪水终于流了下来,他泣不成声,老师终于原谅他了!司马徽心里也不好受,尽管他长期修道修,一向无喜无悲但这时也不由真流露。司马徽故意训斥道:“男子汉哭什么?没看到有客人吗?别丢老师的脸!”嘴上骂着手却掏出手绢胡乱的给诸葛亮擦着。

    诸葛亮这才稍定了绪,向屋里另外两人行礼:“见过庞师伯,见过士元兄,让二位见笑了!”

    没错,这屋里的两位就是庞德公和庞统了,庞德公和司马徽也是多年挚友,因为这屋里的倒都是熟人。庞德公摇摇头笑道:“三年不见孔明风采更胜,德啊,你收了个好徒弟!”

    司马徽眼中不由闪过得意,对于诸葛亮就算当初不满他投曹,对他的成就还是满意的:“呵呵,子鱼过奖啊,士元不在孔明之下,嗯,按曹那本《大汉风云》里说的。。。凤雏庞统!”

    庞德公笑笑也没有接口,庞统目前还没有出仕,他不好比较什么。而且他从不拿庞统和别人去比,盖因为这孩子天生面目丑陋,怕伤了他的自尊心。

    这一天师生相见、故友相见,诸葛亮把曹送给臣子的佳酿拿了出来,黄月英更是坚持着指挥丫头下厨做了一桌好菜。诸葛亮、司马徽、庞德公、庞统加上徐庶,五个男人喝了一宿然后毫无形象的瘫倒到上,直到深夜黄月英派侍卫把他们各自扶到房间里。

    诸葛亮迷迷糊糊,就感觉黄月英正用毛巾给他擦,他睁开眼睛,便看见三个头的黄月英。。。他沙哑着嗓子:“夫人,什么时辰了?”黄月英从包袱里取出曹营必备药剂之清明散,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用水让诸葛亮喝下,才嗔道:“已经丑时了,叫你喝那么多酒!还好带着主公赐的药,要不你就难受去吧!”

    诸葛亮用了药便感觉浑一轻,通体舒爽,叫过门口的小厮又倒了几粒让他给其他人送去,才起揽过黄月英道:“自从和师父不欢而散后,我心中一直难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师父那么讨厌主公。现在师父终于原谅我,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了!说起来对不起主公,因为师父每每面对他时心中多少有些疙瘩。”

    黄月英拉住诸葛亮的手,明亮的眼睛闪着聪慧:“夫君后莫要再如此了!主公和主公夫人待我们甚厚,要不是丁夫人帮忙也不会怀了孩子。。。”黄月英说到这里眼圈一红,她和诸葛亮成亲三年无子,一年前诸葛亮的两个姐姐来时就提出了纳妾,虽说诸葛亮没同意但是她内心还是十分痛苦。若不是丁瑶知道后给她一些药膳方子调理,恐怕也不会有这个孩子。

    诸葛亮点点头,曹夫妻对他的好他一直记得,心里早就发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是先前心中郁闷现在没了一切障碍,后他会更加尽心。

    翌,诸葛亮和司马徽送庞德公叔侄离开,庞德公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孔明啊,士元这孩子心高气傲,若后有难希望你能帮帮他!”诸葛亮一愣,显然没明白,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师伯放心,士元与我同手足,他若有难亮必竭尽全力!”

    庞统此时也走上前,他确实长得不怎么样,材不过一米七,其貌不扬,穿着也有些邋遢,衣角褶皱油渍清晰可见,同诸葛亮斯文俊秀站在一起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庞统从腰间的酒葫芦里喝了一口酒,咂咂嘴道:“孔明,这酒果真不错,你下次定要再带些来!”说到这里他有些洒脱的笑了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呢”

    诸葛亮点头答应,曹每逢过节就会送酒送,这几年也存了不少,大不了回了许昌让人运一些给庞统。只是诸葛亮却没有理解到庞统的真正含义。他只是含笑的和司马徽目送着庞统的马车而去。

    。。。

    直到看不到诸葛亮等人,庞统才拉上了马车的帘子,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庞德公一叹:“士元,何故如败军之将啊?”他心里明镜似的,昨天诸葛亮和他们同席谈天说地,真真让所有人大吃了一惊!无论是军事、内政还是趋势诸葛亮都侃侃而谈,从容淡定,这孩子真的彻底一飞冲天了!卧龙名不虚传啊,或许叫做飞龙更合适呢!

    “叔父不必劝我,士元不是如此心狭小之人。”庞统淡淡道,他是不甘心输给诸葛亮但没到嫉贤妒能的地步。说起来他把诸葛亮看做既是朋友也算对手。

    当年他们还是少年的时候,诸葛亮就以灵秀脱颖而出,甚至庞统初恋的一个小姑娘喜欢的都是诸葛亮。庞统其貌不扬,大多人都流露出耻笑之色,经常拿他和诸葛亮去比。后来诸葛亮才华出众加上温文如玉的气质更是占足了风头,不过庞统从来没有自卑过,他从来没觉得诸葛亮比他要强,甚至于庞统心里嘲笑着所有的人,一些以貌取人的小人!

    昨天对庞统确实打击很大,他知道诸葛亮有才华却没想到他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当初诸葛亮和黄月英成亲时还和他互有胜负,如今已经远远超过他了。不过庞统从来不是轻易放弃之人,诸葛亮是出仕后迅速成长起来的,那么他也一定可以,庞统握拳,自己出仕的时候到了!

    “叔父,统下个月决定游历天下寻访明主!”庞统一脸坚毅!

    “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庞德公急了想劝阻,话到了一半却说不出来了,庞统的偏执和固执他怎么会不知道?

    沉默许久,庞德公才开口:“为何不直接投靠曹?”

    “我不会直接投靠谁,游历天下后若是有人能接受我的丑陋粗鄙形象,只要找到了真心待我的明主,我庞士元甘心卖命!”庞统十分坚持。

    曹孟德一向礼贤下士、为人忠义,你完全可以直接去找他啊!这句话被庞德公吞进了肚子,其实他也明白,庞统不投靠曹无非是别扭着,想证明他自己不比诸葛亮差!庞德公叹气,这孩子天下局势又岂是你能挑三拣四的?这样做很有可能是条不归路啊!

    庞德公庆幸自己刚刚交代诸葛亮的话,但是他不知道岂是庞统也没那么走极端,庞统主要还是想四处走走散散心加长见识,明主哪有那么好碰的?再说自己的尊容恐怕就会受到轻视,所以庞统对于明主的执着比诸葛亮还要严苛,他的想法是如果找不到这样的,还不如永不出仕。

    。。。

    曹今天办公完毕刚刚回府,就听见有侍卫禀报说司马懿和田丰求见。曹先是惊讶然后淡定的让人奉茶,来投的名士们太多了,来着来着他就习惯了。

    司马懿和田丰在许昌待了2天,终于下定决心要见见这个明主曹,于是他们来到大将军府面见曹,曹府的摆设绝对是低调的奢华,布置大气典雅却不俗气。司马懿两人坐在花梨木的椅子上品着幽香的绝品铁观音,再一次感叹曹的有钱!

    两人没等多久就见到了这个大将军,材高大,很man,龙行虎步气质高贵。额,还看着很年轻,司马懿古怪的看了看曹又看了看田丰,都是四十的人了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

    曹依旧是老一开场白:“早听闻仲达和元皓之名,今一见幸甚!”

    曹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极易让人产生好感,两人见他不摆架子不由暗自点头。

    司马懿直接说出来意:“实不相瞒,在下两人前来投曹公,只是懿有三惑,望将军解答!”

    曹知道正戏来了,神马虎躯一震天下拜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没有两下子人们凭什么投靠你?他坐直了子,语气真诚:“但说无妨!”

    “将军以为霸道和王道如何?”司马懿紧盯着曹的眼睛缓缓问道。

    “始起于霸道,终归乎王道,以霸道平定乱世,以王道治理国家,以霸道抵御外侮,以王道安抚百姓。”这个想法是曹认为现在最贴近现实的做法,儒家仁义固然教化百姓但是曹并不想放弃霸道,没有霸道就可能被霸道。

    司马懿和田丰眼中同时一亮,但表却依旧冷淡:“第二个问题,将军认为汉室如何?”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才愿为明主扫平天下!”曹依然平静,说出的话却含义不言而喻,若是明主定然做贤臣,可惜刘协显然不是明主,结果怎样自然不言而喻。

    “最后一个问题,传闻将军惧内,岂不知此乃枭雄霸主大忌,将军可愿为天下结好四海?”这话就问的尖锐了,结好四海也就是要曹纳妾,皇帝怎么能只有皇后一个?

    曹眼中寒光一闪,司马懿和田丰霎时感觉到周入赘冰窟,不过司马懿仍是倔强的看向曹,不得到答案决不罢休。

    时间过得极慢,司马懿的额头已经溢出了汗水,曹突然收了压力,发出了一轻笑:“宁负人,绝不负吾妻!”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刻骨铭心,不知为什么司马懿和田丰居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司马懿不复原本一切在掌控中的形象,有些狼狈的追问:“将军竟是美人胜过江山?”

    曹一笑,无比自信和霸气:“我要的从不是江山,江山却一直是我的!”司马懿一颤,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竟有如此之人,究竟是自信还是狂妄?

    司马懿心中翻腾,他内心深处居然有些相信曹的话,或许他真的能?可是怎么可能,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出现在皇权之中?曹要的不是江山那是什么,他难道竟然不在乎那个位置?!司马懿心乱了,他看不透这个男人,自以为了解曹却发现自己败得很惨。

    最终,司马懿落寞一笑:“我输了。。。司马懿见过主公!”他曾经思考过,如果曹的回答同自己的一致,证明确实是个明主,他会投靠曹,可是他却没有输,同时还有一个被认为不可能的猜想,如果曹的回答击碎了自己的一切,那么他司马懿便把自己整个人输给曹。而如今他输了,输的惨不忍睹。

    曹轻轻扶起司马懿,语气坚定:“你绝不会输第二次,跟着曹某天下又算得了什么?!”司马懿怔住,田丰怔住,此时的曹沐浴着阳光,平凡的面容充满了魅力,如同天神一般在两人的内心留下了深深地印象。

    。。。

    荆州,正在耕地的司马徽突然一停,口中溢出一丝叹息:“仲达也,,,哎!冢虎也归位了?曹孟德,你何其幸也!”

    “老师,累了吗,您歇一会吧!”陪着种田的诸葛亮发现了司马徽的异样,不由关切道,一旁的小厮很有眼力的去拿水。

    “孔明,明天把地封了吧。。。”司马徽自嘲,当初学姜太公,想着地成的那天司马家坐上最高的位置,如今已经不可能了,就好比这死去的种子永远也发不了芽。。。

    “老师。。。”诸葛亮还再劝,却只得到一个孤独的背影,这块地已经司马徽已经种了30年了,如今终于舍去了吗?诸葛亮默默的看着司马徽的背影,聪明如他自然感觉的到司马徽的野心。老师,有些东西是我们注定得不到的,早点放弃也好。

    作者有话要说:姐妹们,小唐要死了。。。一口气写了将近七千字,这两天去山东出差了,今天才回来,然后就是趁着上班码了一天字,因为经理们今天开会hohoho

    总之,这一章想了好久,先发出去大家看,也许晚上还有一更3000的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