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袁曹之战14

    85、袁曹之战14

    袁绍的死亡宣布了诸侯袁家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袁绍死后的第三天,夏侯兄弟终于赶到汲县对袁营形成了彻底的包抄。

    至于半路的张颌毫无疑问的被截在了半路,一开始张颌是不肯投降的,尽管他人数上要和夏侯带来的曹兵差了不少,但是古代不是有句话叫‘宁死不屈’吗?张颌尽管讨厌袁绍的自大,讨厌袁军的一些龌龊和内乱,可是他还是想着奋力一搏,不过实力就是实力,在拼死抵抗后,张颌终究被夏侯兄弟抓到了。

    张颌被俘后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一语不发学上了历史上曹营的徐庶,这让夏侯兄弟郁闷得够呛,想杀吧可是舍不得,毕竟张颌才华出众人品又好,不杀吧他又不投降。索俩兄弟就冷处理,带着张颌往汲水走。

    直到三天前袁绍病死的消息传到了张合的耳朵里,他才在不吃不喝一天后决定投靠曹。张颌心里暗自唾弃自己,其实早就想过另投曹了又何必做出多么忠于袁绍的表象?张颌心里不是滋味,既对袁绍的死有种淡淡的伤感,又对新环境充满了不安。

    三天后夏侯兄弟带着张颌来到了汲县,曹亲自将他们迎进了城里。简单的寒暄后,夏侯兄弟给曹引荐了新加入的张颌。

    “张颌见过主,主公!”一向沉稳从容的张颌此时心中惴惴,改换门庭让他还是有种负罪感,因此说话都有些别扭。

    曹也不计较,笑眯眯的看向单膝跪地的张颌。张颌过了年就三十岁了,长期从军让他生的极为拔,面容不算俊朗却十分耐看,眉宇的英气和清明不躲闪的眼神显示着此人品的优秀。曹满意的暗自点头,张颌上一辈子就为他打拼了半辈子,一向兢兢业业忠心不二,因此对张颌也算十分熟悉了。

    曹温和的扶起张颌,宽大的手轻轻拍了怕张颌的肩膀:“yV之名早有耳闻,袁本初不识金玉,让明珠蒙尘。得yV相助,如虎添翼也!”张颌心中一酸,这些年在袁绍营受到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他压下翻涌的绪,眼神看向曹带着一丝感动。

    “张颌愿为大将军鞍前马后,在所不辞!”这娃已经被曹收买了!

    主座旁的郭嘉不为人知的撇撇嘴,主公真是能忽悠,一词说了这么多遍居然每次都有人中招,此时他完全忘了当初自己也是被如此忽悠来的――得奉孝相助,如鱼得水也!

    曹此时正忙着招呼众人和张颌联络感,根本不知道自家鬼才刚刚狠狠的鄙视他,不过即使曹知道了恐怕也会莞尔一笑,你们懂什么?这可是主公技啊!

    张颌来曹营的第二天就彻底的被曹营征服了,连说话都是咱们咱们的了,和曹营的武将们更是打成了一片,张颌住着温暖舒适的帐子,吃着丰盛的食物,不由心中感叹,袁绍输的不冤,曹果然是当世明主!

    曹在张颌加入后立刻召集众人议事,商量如何把袁绍屯在汲县外的二十万兵力拿下来,最好兵不血刃,把那二十万吃了才好。众人普遍都赞成招降,袁兵已经山穷水尽了,只要把曹营士兵待遇跟他们一说,恐怕袁兵就会立即投降。

    只是,袁熙三兄弟比较麻烦,还有袁绍的那一些老班底,如果这次不一网打尽,让他们跑了,恐怕以后派兵收复冀州三州不会特别顺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颌突然出列道:“主公,张颌不才,愿意为主公分忧。颌与高览高将军私交甚笃,颌愿意入夜后潜入袁营劝服高览为主公献营!”

    曹还没开口一旁的贾诩就眼中闪过精光,直视张颌:“yV将军所言当真?如此我等敬候佳音!”他早就等着这句话了,他们谋士组怎么可能没有办法?不过是画了个圈等着张颌往里跳罢了,而且也试探一下张颌是不是真心降曹。

    有些事,主公不说,但他们这些谋士必须要去做,即使行径不光彩,也要保证主公的利益,这才是一个谋士的本分。

    曹眉头一挑,看到郭嘉荀攸都是一脸早知如此的表心里就明白了。他当然不会怪他们,反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保他们一生平安荣华,才不负这些兄弟们的义!……

    适夜,一路不到十人的小队偷偷的潜往袁绍的驻扎地,这几人脚步轻微,行走间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他们统一着装着黑色的紧衣,行动十分迅捷。

    临近丑时,这几道影无声无息的来到了袁营之外百米处的灌木丛。为首的一人将面罩轻轻拉下来,露出一张俊美非凡的脸庞:“yV将军,待会你带其他人到高览营里,丕在此等候,这些人都是父亲一手训练的暗卫,个个武艺高强。”他又转向另一个黑衣人道:“黑羽,yV将军就交给你们了,若有差池就不要回来了!”

    张颌摘下面罩,微微颔首,他对这夜行衣还是有些别扭,因此不自在的扯了扯衣领道:“二公子放心,张颌必定完成主公的要事,二公子保重!”说罢就带着剩下的五六个人几个跳跃消失在黑暗之中。

    曹丕等他们走了,缓缓地站起子,重新蒙上面罩。他抚了抚腰间的龙血匕,嘴角扯出一丝嗜血而残酷的笑意,今天他可是有其他的任务呢,不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已经丑时了,高览却躺在榻上全无睡意,他坚毅的面容泛起了疲色,这几天他并不好过。首先是袁绍的死让他有些伤心,其次是袁绍尚未入土袁营就无声的分成了数个集团,已经开始准备夺嫡了。高览心寒,自己真的不适合这种子……

    突然一阵微风轻轻的吹进了高览的帐中,高览没有在意,但是当他眼神看到烛火的晃动时心中一凛。高览不动神色的拿起旁边的长枪,体已经摆好的战斗的姿势。

    极轻的脚步声响起,要不是高览集中了精神根本听不到,高览心中更是一寒,不光一个人还都是高手!他心思转念,脑子里反应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是三个公子里哪一派刺杀我谋夺军犬?”

    高览思量至此,一种恼怒冲上了心头,他猛然翻而起,一枪刺向为首之人。

    “叮”的一声,高览的一枪被一把长剑挡住,高览怒极正待再刺,却听到一声熟悉的轻呼:“公志(原创高览的字),是我,张颌!”烛火映照着说话人的侧脸,这不是张颌是谁?!

    高览放下武器,神闪过激动:“yV,你怎么来了?”他和张颌交确实不错,曾经在一起出生入死五六年,把张颌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一般看待,俩人的感比不上颜良文丑也差不多了。

    不过高览目光看到其他数个站在张颌后的黑衣人后不由又沉了下来,他预感到张颌恐怕不是和他叙旧的。

    “yV,你实话告诉我,你今夜来此究竟为何?”高览缓缓说道。

    “实不相瞒,此番前来是招降公志你并且劝你献营!”张颌目光坦然,一言道出自己的目的。

    “这不可能!张颌难道你投降了曹?我真是看错你了!”高览听罢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是吼出来的。

    “为何不可?不错,我是投降了大将军,公志,你别忙着瞪我,你我相交近十年我张颌是怎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张颌不惧高览的怒火,语气依旧淡淡的。

    高览冷静下来,张颌是怎样的人他当然清楚,高洁、正直忠义八个字毫不夸张。他打量了张颌几眼,放缓了语气:“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

    张颌点头,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如何被拦截,如何被俘,曹营众人如何都详细的讲述了一遍,然后他拿起桌上还剩半杯的茶水一饮而尽,才重新道:“公志,你我才能自不必说,袁公虽与我们有主仆之,却没有伯乐之才和公正之心,你我经历多少也不必再说了。当时袁公未死张颌宁死不屈以全忠义,可如今袁公已去,袁营如今宵小云集,岂是你我兄弟明智之选?曹公重重义、唯贤是用,曹营内部清明,这才是我们理想之地啊!”

    高览心中挣扎,张颌这一番话真是说到自己心坎里了,自己如今三十多了,可论名气没有比自己小十岁的赵云大,论权势又不及以前默默无名的关羽。吕布曾经因为董卓骂名远播,如今却抵抗外族受万家戴。

    高览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决定,不过他一看到张颌那张笃定的脸,心里就郁闷的不行,凭什么每次都是听他的?高览努力把表弄得严肃和森:“你就不怕,我一声令下将你等拿下?离间我对袁家对主公的感,张颌你是我兄弟也不能饶你!”

    张颌后的几个黑衣人闻言顿时警惕,煞气若有若无的释放出来,首领黑羽更是站在了张颌旁边,一旦高览有任何行动就立即结果了他的命。

    张颌依旧微笑,和高览共事那么久,怎么不了解这个人?心高气傲不愿意承认比自己差罢了,张颌故作遗憾的道:“如果这样颌也无话可说,难得曹公欣赏兄长你的能力,愿意让你独自练就一支精兵,就如同赵云的白马卫、关羽的刀锋营、高顺的陷阵营……”

    高览一听眼皮就直跳,他知道张颌这是在将他一军,偏偏自己还就没法拒绝,不由气闷的道:“你赶紧回去吧,跟曹公说高览明午时献营……”

    张颌见目的达成,也不再揶揄高览,带着暗卫几个离开了高览的营帐,投入了夜色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张颌投曹了,五子良将又来了一只,明天高览也来了,不过话说小糖写着写着就感觉写歪了,这俩之间好暧昧的说……咳咳,亲们无视我吧

    至于曹丕是来干神马的呢?提示下是来杀人的,那么杀谁捏?猜猜吧猜猜吧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