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袁曹之战13

    曹清醒无疑让曹营如同打了强心剂一般,主心骨终于回来了啊!尽管曹昏迷期间下面也是秩序井然,而且丁瑶也出面主持大局,甚至亲赴战场激将。可是这些都不及曹的影响力,作为曹营的老大,曹哪怕什么也不做也能给将士很大的信念。

    对于曹清醒,其他诸侯就各有心思了。据说刘备沉默了好久,然后似是惋惜的低叹道:“怎么就醒了呢。。。”刘表心里也不太舒服,他先前攻打宛城,已经和曹有隙了,曹好了他自然不爽。

    反应最强烈的是汲县外的袁营的袁绍了,他上次因为气急攻心病加重后一连喝了数天汤药才将病稳定住,此时知道了曹清醒并且安然无恙后脸色不停变化,再联想到曹没事自己却成了药罐子,不由悲呼一声“苍天不公!”

    这几天袁绍明显发现手下的谋士名将很少在他面前转悠了,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担心打扰他的休息。袁绍自嘲,袁营现在几乎没有翻的希望了,那些人能不起了心思另谋生路吗?自古世态炎凉,这些人啊,不雪上加霜就不错了。

    曹主政后并没有马上开战,前几天冰雪天气加上顽强固守让曹营也受了很多损失,城墙残破、兵力伤亡这些东西都需要他来处理。他在昏迷前已经派夏侯惇和夏侯渊领着10万精兵抄袁绍的后路了,估计张颌迟迟没有赶来应该是被拦路了。

    所以曹现在不急,袁绍病重想退回冀州难度不小,至于说顽抗曹军那更是玩笑话了,许攸在他醒来后马上传过来袁军内部信息,上面叙述说袁绍现在仅剩20万兵力,患上风寒的就有将近5000人,加上粮草不足,每饭食减量,军心已经不稳了。许攸估计最多半月,袁军必然土崩瓦解。

    曹突破到渡劫期后,对于天道至理窥视了不少,他系天下气运,已经感觉到袁绍大限将至,恐怕就在这一两个月了,于是就按兵不动,他可不想这种稳胜的仗把袁军成了哀兵。

    袁绍确实不行了,他的病因为三番两次的风寒十分严重,加上他忧思过虑,根本无法静心养病,病已经到了终昏睡的地步了。

    袁绍帐子里,冷冷清清,袁绍脸色昏黄的躺在榻上昏睡,但是听着他浑浊的呼吸声就能明白他命不久矣了。他盖着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唇上却依旧泛着青白色,这帐子里太冷了!榻前只有一个仆从昏昏睡,地上的炭火早就熄灭了也毫不知

    曹清醒了第一时间将天气恢复,可是温度的上升是有过程的,况且化雪的时候是要降温的,因此尽管天气回暖,对于过冬物资紧缺、饭食减半的袁军来说依旧很冷。袁绍是主帅,至少还能分到棉被炭火,士兵的营帐里可真是如同冰窖了。

    袁绍猛力的咳了几声,他面色变得有些痛苦,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原本英俊的面庞在病痛的折磨下早已瘦成了皮包骨。袁绍被剧烈的咳嗽弄醒的,他感到肺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发出微弱的喘息声:“水。。。”可能是小厮睡得实在是太熟了,居然没被咳嗽声惊醒,依然歪着子打瞌睡。

    袁绍怒气上涌,涨的脸色通红,他用尽了全部力气推了小厮一把才将小厮弄醒。待他喝了水,想起之前的怠慢,不由哑着嗓子怒声道:“你是谁派来的?!显普、显奕(袁尚和袁熙的字)他们人呢!”由不得袁绍不怒,屋里空旷无人冷得要命,也不见儿子们侍疾,小厮还如此怠慢,这让心高气傲的袁绍岂能不怒?

    袁绍毕竟积威还在,那小厮不由瑟瑟发抖,以头磕地:“主公饶命!主公饶命!小人乃显奕公子派来的,一时疏忽。。。”袁绍不为所动:“显奕他们人在何处?”

    “这。。。小人不知。。。只听说几位公子忙着政务。。。”小厮犹豫着说道。

    “政事?呵呵。。。”袁绍低笑起来,什么政事?如今袁绍完全落到下风,局面被动还有什么政事!无非是兄弟阋墙、争夺世子之位罢了!袁绍感觉心冷的厉害,他挥挥手让如蒙大赦的小厮出去,自己则麻木的披着外袍怔怔的看着闪动的烛火。突然他想到近连绵的梦境,梦境里自己和袁公路在父亲叔父面前争执拌嘴,袁绍神恍惚:“袁公路,你我争了那么多年,没想到白白做了曹踏脚的石头。。。咳咳,大限将至,我袁绍也许马上要来见你了。。。”

    兴平四月二十子时,冀州牧袁绍猝。

    。。。

    曹搂着丁瑶,突然他神一震,脸色复杂的看向虚空。丁瑶慵懒的躺在他怀里,有气无力的道:“怎么了?”曹沉默许久,才吐出几个字:“袁绍毙了。。。”丁瑶也是一愣,没想到袁绍就这样去了,她想到历史上曹和袁绍的交,不由安抚的拍拍曹的脊背。

    曹失笑:“放心,我可没有那么悲伤秋。况且以前已经发生过一次了。只是有些感慨罢了。”他抚了抚人光滑的头发,不由晒然一笑,自己关心老婆孩子和兄弟们就好,至于其他的想那么多干什么?

    。。。

    与此同时,荆州的司马徽抚须长叹,又一个诸侯陨落了!曹孟德,这天下果然是你魏家的吗?司马徽感叹自家侄子司马懿的选择的确明智,他自己早先对曹的想法早就被掐灭了。

    不仅仅是司马徽,某深山的道观中,一老道正啃着鸡腿津津有味,他突然一噎,不由咳嗽连连。好容易平复了腔,再抬头时眼中神光闪烁,哪有之前的猥琐:“想不到袁本初也死了!嘿嘿,我于吉也该露个面了传我道统了,啧啧,就不知这些凡夫俗子时不时趣了。。。”

    庐江,一老者仙风道骨的盘膝打坐,天象变动他也是即刻睁开了双眸,凝视天空许久才喃喃道:“天下雄主已定啊!看来我的机缘已到,断不能让于吉抢了先。。。”说罢,人化成一道流光飘然而去。

    。。。

    袁绍营中,一阵呼天抢地,大帐里早已挂布好了灵堂,一口上等棺木放在帐子中央。说起来这袁绍的办丧事的物品还是闻讯的贾诩他们得到曹授意后送来的,袁绍再怎么说也是大汉将军,袁家也曾经服侍过四代帝王。如今人死如灯灭,这点体面曹他们不会不给。

    棺木旁跪着袁尚、袁熙和袁谭,三兄弟披麻戴孝,为袁绍守灵。只是三人除了袁尚面带一丝悲戚外另外两人竟是没有一丝难过之色,袁熙偷偷地动了动麻木的双腿,夜晚地上很凉也没有席子垫着,袁熙三兄弟个个嘴唇发白。袁谭正好看到了这个小动作,不由尖叫:“袁熙,你居然对父亲大人不敬,真乃不孝之人!”

    袁熙脸色一红,紧接着不由大怒,他推开袁谭指向他的手指,冷冷一笑:“袁谭,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孝顺,父亲病时怎么没见你?你如今不过是想要世子的位置,哼,即使我不与你争还有三弟轮不到你!”

    袁熙确实学聪明了,他把矛头指向了一旁低头不语的袁尚,何况他对世子之位没有太大的野心,因为一直以来三个儿子就属他最不受待见。不过袁熙也不想让这俩人那么轻易的得到世子的位置,不狠狠的斗个你死我活又怎么能满足袁熙的扭曲心理呢?!

    袁尚在旁怒吼:“你们够了!父亲大人才刚去你们就本毕露了?!现在曹军虎视眈眈,父亲尸骨未寒,我们三兄弟在这斗得你死我活有意思吗?!”

    袁谭和袁熙相视冷哼一声,也知道确实没必要做无谓争执,至少要等他们平安回冀州再说啊!袁尚看着两人不再争执暗自舒了口气,他的势力基本都在冀州,此次边没有多少他的人,如果袁谭和袁熙真要对他不利还是麻烦的。袁尚眼中寒光一闪,一切等回冀州再说!

    可惜这三人也不想想曹真的能就这么放他们回去吗?以曹营吃人不吐骨头的个,绝对会榨干袁军每一分利用价值,恐怕到时候袁家兄弟三人就是回去了老窝那边也早就物是人非了。

    营帐之外,袁营的一干人等也聚在一起,此时他们脸上都有些苍白,袁绍的死对他们打击颇大,即使知道最近可能会发生,不过真的发生了却仍然难以置信——传承几百年的袁家就这么倒下了?!诸侯盟主的袁本初就这么死了?!

    这些人里唯有许攸暗自窃喜,甚至脸上有泛着光泽,显然心不错。要是袁绍还在他肯定不敢如此,不过此时主帅已死哪有人还顾得上许攸高不高兴?许攸假惺惺的咳了一声:“不知诸位以后何去何从啊?”

    众人沉默,半响辛评才有些不确定道:“先回冀州。。。扶持少主上位吧。。。”他自己的语气都透着不确定,袁绍三个儿子真是‘犬子’啊,还真当不起他们这些名士的辅佐。

    果然辛评一说完就得到了众人异样的眼神,许攸更是哈哈大笑道:“辛评,你莫非癫了吗?曹大将军岂会如此放我们离去?”

    众人再度沉默,曹不会放他们走的,他们此时想的都是:曹击破袁营后会杀他们吗?生死面前,平再自诩有骨气的人此时也经不起考验。

    作者有话要说:袁绍死了。。。接下来阿瞒要收地了,然后一跃成为大地主。

    于是小糖将要尽快将袁曹之战收尾然后开开心心的回许昌!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