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袁曹之战12

    丁瑶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她最近休息太少耗费灵力过多,昨天也不知为什么睡得格外香甜。不过她很快脸上的表转成惊愕,因为她发现自己被圈在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中,丁瑶不可置信的抬头,对上了一双含着宠溺和笑意的双眼,她听到自己夜想念的人对自己说:“早上好,瑶儿。”

    丁瑶愣愣的由着这人在自己唇上狠狠地来了个法式湿吻,才真正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你,醒了?!”

    曹笑的格外怜惜和温柔:“昨晚醒的,一醒来就看到有只小猫趴在我上。”

    “你才是小猫呢!”丁瑶炸毛,其实她知道自己睡姿不雅,这人能不能不说出来啊?丁瑶脸上泛起了不自在的红色,一想到昨天曹明明醒了却装睡看自己的笑话,不由恨得牙痒。丁瑶扑过去小牙狠狠地在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嘶~“曹呲牙,还说不是小野猫呢,这不又亮爪子了嘛?不过老婆大人是要安抚的,要不晚上没有吃岂不是得不偿失?曹能屈能伸,立刻诚恳道歉n种许诺才让丁瑶不再发飙。

    两人打闹一阵又重新依偎躺下,反正空间时间比例那么久也不担心时间问题。曹嗅着边清新女人体香,心的人就在自己怀里,玲珑有致的躯无意擦过他强壮的躯。曹心猿意马,下面也起了反应,他一只狼爪不怀好意的往丁瑶伸去。

    丁瑶似乎早有预料,很不客气的拍掉了他的狼爪,体一个翻压在曹上,有意无意的将体贴的更近:“老实交代,前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苦笑,这也能称作一种‘体罚’吧!他早就料到丁瑶会问,因此双手揽上了丁瑶纤细的腰肢:“瑶儿可知我现在修为如何?“

    丁瑶仔细的看了看,心中一阵惊讶,她居然看不出曹的修为了!丁瑶又往曹体内试探的输入了一股灵气,却只觉得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丝毫的回应。曹看着丁瑶人的小口微张,脸上惊讶的可心中颇为得意:“为夫已经突破了化期达到了渡劫中期,只等后度过天劫便能正式成为地仙。“

    丁瑶先是惊讶随后又平静下来,她能想到一连突破两个等级过程中的艰辛,也不说话,只一双明眸看向曹。曹轻叹,他不想让她担心的,但现在显然不得不说了,于是沉吟片刻讲起了当形。

    原来曹早就感觉那几天神恍惚,体内的灵气也并不稳定,炼化的功德金莲和灭世黑莲也运转凝滞。偏偏曹当时除了容易疲劳外没有什么危险和走火入魔的征兆,于是就没有太在意。

    不过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曹疲惫的也越来越频繁,他经常在睡梦中看到一片混沌和若有若无的天道至理,曹心中有些预感,这恐怕是自己即将突破而受到的天地考验了。

    要知道渡劫期是脱离凡胎晋升地仙的最后一个时期了,因此突破到渡劫期前体素质和法力强度都必须达到准地仙的水平,而进入渡劫期后只需要打磨心境然后度过天劫便可以了,可以说化神突破到渡劫期是凡人向地仙的体转换,既然这样又怎么可能简简单单的呢?

    当时和袁绍决战的那一刻,曹不经意打败袁绍后掠夺了他的气运,这个连曹都没想到龙皇决还有如此霸道的功能,也因此在曹昏迷后袁绍依然无法战胜曹军。曹得到了袁绍的气运彻底将自己的气运提升到人界的巅峰,加上先前积累的庞大灵力能量,让他瞬间神识、、法力合二为一,向渡劫期冲去。

    之后曹便在庞大力量冲击下沉睡了,只有他的意识海出现了一道道法则的演化图谱,曹接下来的子里就不停的演算着这些天道法则,并且通过气运之力洗刷体剩余的糟粕,这几天他得到的好处是无与伦比的,被放到空间内后能够吸收充足的灵气并且绝对安全,也因此他这几天效率极高,不仅**和法力都到达了伪地仙,就连金莲和黑莲也更进一步的和他融合。

    其实他两天前意识就已经清醒了,只是演化到最关键的时刻不便醒来,但是周围发生的一切以及丁瑶守着他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到了,不过曹可不会告诉丁瑶这些,他只会把这些牢牢地记在心里。

    丁瑶听了曹的解释好半天才回过神,一则确认了他确实没有事,二则是愤愤不平这人的升级速度。丁瑶内心狂吼,这人开外挂了吧?她目前只有化中期的说,这下子和他差了整整一个境界了。

    曹看她咬牙切齿的小摸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拜托!他每天都要在空间里修炼的,这是勤奋换来的好吗?哪像这只小懒猫,修炼偷工减料,时不时的还研究一下阵法神马的杂学,进度当然不及他了。而且,曹内心打着小九九,不努力修炼可是不行,不说男人的自尊问题,就是为了晚上的每一餐也得把夫纲震了!

    丁瑶正感叹着世界的玄幻和不公平,突然感觉到下跨坐的地方被硬硬的东西顶住了,她心里涌上不详的预感,正打算快速撤离却被两只强壮的臂膀牢牢地按住。

    “放手!我可不想白,再说你刚醒就做迟早得肾虚。。。“丁瑶脸红红,语气强撑着恶声恶气道。

    “那可不行,男女之乐乃人伦之道,瑶儿我们上次的欢喜禅进行到哪一步了?今天为夫刚醒体力不支,不如瑶儿主动一点,来个坐莲式如何?“曹坏笑,他早就忍不住了,本来不想吃掉瑶儿的哪想到瑶儿在他上乱动,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做你妹。。。啊!“丁瑶赫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不知不觉被这只色狼剥了下来,而曹自己也脱得精光:”修仙就让你用来脱衣服吗?!“丁瑶怒吼,这人太无赖了,也不说一声。不过她很快见识到了神马是更无赖,就是那人直接趁她不备刺入了她的体内。

    “曹孟德,可恶!小心我让你变太监!。。。唔“丁瑶喘息着,子也软了下来,不过说着半截就被曹拉了下来堵住了唇。直到被曹吻得晕晕乎乎,丁瑶才气息不稳的趴在曹膛上。曹笑嘻嘻的看着人迷蒙动的表,用力往上一顶,就听见上人啊的一声惊呼,显然自己碰到了她敏感的一点。

    曹扶着丁瑶的腰肢,不停的向上动作,每一次深入都刺向那一点,感觉到妻子下的湿润,曹呵呵一笑,暧昧的捏了捏对方丰满的翘

    丁瑶没有时间和力气和这个男人计较了,她感觉自己沉浸在无比的快感和刺激中无法自拔,她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只是在曹有力的双手摆弄下上下浮沉。直到她实在受不了了才带着哭腔的求饶:“孟德,我好累。。。”

    对面没有反应,继续动作。

    “孟德,我。。我真的不行了。。唔。。。”丁瑶再接再厉,对方依旧不为所动。

    “夫君,相公,饶了妾好不好?”丁瑶忍着恶心继续讨好,对方轻轻一笑,更加用力。

    “曹孟德,你到底想怎么样!!!可恶。。。我,嗯。。。你你等着。。啊。。。”这是没了耐心恼羞成怒的丁瑶。

    曹停下来,看到人果然软趴趴的趴在自己上喘息,也知道一个姿势动了两个时辰也该到了极限,于是声音暗哑的道:“累了?“看到妻子猛点头不由轻笑:”没关系,那咱换个姿势,为夫能者多劳伺候一下娘子吧“

    “不。。要。。嗯。。唔,,,停下。。“丁瑶反应到曹话里的意思不由大惊失色,不过很快就被曹一个翻按到了上从后进入了体内,曹呼吸粗重,每次一遇到瑶儿都把持不住自己,不过都好久没见瑶儿了放纵一下应该也没事,想着动作又更猛烈了几分,晃得kingsize的大都不由发出了嘎吱声。

    房间内充满了暧昧和晴的味道,上交缠的两人不停的律动发出滋滋的水渍声和啪啪的响声,夹杂着男女粗重的喘息和□,一股特殊的味道蔓延在房间之中,随着曹的一声低吼,丁瑶终于大松了口气疲惫的沉沉睡去。曹上的人抱到浴室清洗干净,然后温柔的给丁瑶掖好被角,而他自己却是一点睡意也无。

    曹的抚了抚人刚刚沐浴后显得可怜兮兮的小脸,今天真是把他的瑶儿欺负惨了,自己都分不清楚为何如此的激烈,不顾对方的求饶狠狠地要了一次又一次。曹用手轻轻的揉捏着妻子的腰肢,以缓解对方的酸软,他发现对方已经深深浸入了他的骨血。

    刚刚曹没有说的是突破时幻境中他看到丁瑶依偎在别人的下时是多么的暴怒,尽管知道这只是心魔幻境,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嗜血杀人的**,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碰她!曹的霸道坚定执着,雄固然冷但一旦动却是最执着的霸道占有。幻境中的这一幕险险让他功亏一篑,幸亏功德金莲保持着他最后的神识清明才安然的度过。

    曹穿好衣服,抱起酣睡的妻子出了空间,将人塞进被子里安顿好后才大步出了房间,这几天一直在空间里,战事也不知进行的如何了,他需要找到郭嘉等人拿战报报好好看看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又见。。。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