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袁曹之战7

    曹和袁绍的战火依旧不断,不过都是一些小的战役,双方都在保存实力,现在还不到最后决战的时机,只是两方都明白,这一天不远了。

    曹很大方的放手让手下将领参战,青州的甘宁,偏师的周瑜、汲县的关羽等人形成了多点作战,尽管袁绍每次都讨不到好果子吃但也没损失太重,他现在忙着制造投石机酝酿最后决战。

    对于袁绍的投石机,郭嘉早就得到了消息,他漫不经心的汇报给曹然后得到命令——不用管它。这个决定没有人意外,因为曹营所谓泄露的投石机图纸,只不过是十年前粗陋的制图,后来的投石机不断的加入现代元素以及曹营工匠的智慧,早就超越时代了。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十季彻底的到来了。袁绍据说当喜形于色痛饮一宿,为的就是天一来彻底缓解了他冬季的艰难。至于说曹营的众人,好吧,他们没太大感觉,最多喝喝主公夫人最近酿造的桃花酒,送了他们每人一壶。

    郭嘉更是瞌睡打的厉害,见曹瞪他还有理有据的说什么困秋乏乃天道自然,曹只是哼了一声也没管他,曹营的工作分工明确,你只要把每天任务完成了其余时间也就不计较了。曹看看正在打扑克的贾诩、荀攸和刚刚到汲县的周瑜三人,头又开始疼了,果然是太无聊了吗?

    好在曹也没头疼多久,很快曹营的众人就不无聊了,因为从诸葛亮那边传来的乐子让他们很是兴奋了一阵——刘玄德上奏回归宗籍,天子驳回斥之。

    这件事要回到几天前了,当时荀彧和诸葛亮正在州牧府办公,却得到侍卫报告说江东刘备使者求见天子。荀彧和诸葛亮相视一眼,眼中都写着‘谋’二字,两人一商量决定按兵不动见招拆招,毕竟诸侯求见天子他们目前还干涉不了。

    刘备这次派来的使者是陈宫,几年不见陈宫沉稳了不少,同样也憔悴了不少,谋士嘛劳心劳力,衰老得快也是自然的,何况他跟了个根基弱实力低的主公呢!

    陈宫这次来是肩负着重大使命的,前些子好不容易顾氏的事才稍稍平息,因为刘备主动提出顾氏的这个孩子不为世子并且顾氏犯错足一年。内乱是平息了但是江东世家多少还是有些不痛快的,为了增加自己的威望回复元气,刘备决定采纳谋士李儒的建议,面见天子认祖归宗。

    陈宫来之前信心十足,在他看来刘协如今受制于人,不抬高自家叔叔的地位以求生路还能怎样呢?不过很快他脸上就挂不住了。

    “陈大人,陛下和娘娘在休息,您稍待吧!”一个小黄门怪声怪气的丢下一句话,就让陈宫站在宫外面不管了。这时刚刚初,天气仍然比较冷,陈宫站在外面足足过了两个时辰直懂的嘴唇发白才有人带他面圣。

    陈宫脱下靴子,已经冻得麻木的脚踩在冰凉的上让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前面小黄门不加掩饰的嬉笑声让陈宫更是羞怒不已。

    大上刘协打了个哈欠坐在龙椅上,漫不经心的问道:“可是刘备使者陈宫陈公台?”

    陈宫跪地俯:“正是。”

    刘协轻哼了一声,才淡淡道:“起来吧,刘使君有何事面见朕?”

    陈宫听着刘协冷淡的声音,心中涌起不安,他起调整了下心绪,然后将来意一五一十的禀明。

    刘协脸上依然漫不经心地,但是心中却不由冷笑,派人杀朕还想入刘氏宗籍?他哦了一声,对小太监道:“你去请出宗谱。”

    一盏茶后,刘协翻了翻宗谱,然后厉声对陈宫道:“陈宫你可知罪?!”

    陈宫一惊:“臣不知。”

    刘协将宗谱重重的往旁边桌案上一放:“朕刚刚查阅宗谱,并无刘备此人,你可知冒充皇亲国戚乃是大罪?”

    陈宫心中松了口气:“陛下有所不知,当年中山靖王第七子流落民间后,这一支族谱遗失,故没有记载。”

    刘协一笑:“那没有办法了,玄德公毕竟无法证明其祖刘胜乃是我刘家皇室的刘胜,世上同名之人何其多也,皇室血脉不可混淆,因此刘卿的请求朕无法答应了。”

    说罢刘协便端茶送客了,陈宫再不明白刘协是故意为难刘备他就白活了,尽管再不甘心,他也不得不在太监的催促下行礼告退。陈宫走到宫门口正好和荀彧走了对脸,两人都是一愣但随后各自点头离去。

    陈宫默默的站在原地,几年不见,比他大不少的荀彧如今看上去却比他要年轻,人家如今已经是官拜九卿哪像自己却还是一个弹丸之地的小文吏。陈宫自嘲一笑,然后毅然的离去,尽管他的背影看上去十分萧索却硬撑着直了脊背,不管这条路如何,终究是自己选的路。

    江东吴郡,刘备府邸。刘备面色略微憔悴,最近实在是劳心劳力了,他拿起桌上的茶壶狠狠的灌了一通,才舒缓了烦躁的心

    刘备怔怔的对着烛火出神,红色的蜡烛要比油灯亮堂的多,蜡烛也是曹军几年前制造出来的,成本据说不高却卖了个好价钱,让曹狠狠地赚了一把。可惜曹营秘密太多也太严实,尽管诸侯们极力挖掘,也不过一鳞半爪,如同鸡肋。

    刘备突然脸色闪过恼怒,一宿往桌面上一挥将烛台茶具等全部扫到了地上,外面的侍卫犹豫片刻还是没敢进来打扰,最近主公心可不好,严惩了很多没眼色的。

    刘备抽出宝剑,用力的往倒地的桌子劈砍,直到气喘吁吁桌子也四分五裂才停下来,他瘫坐在地上,嘴上喃喃的道:“为什么哪里都有你曹孟德的影子,为什么每一次胜利的都是你!想我刘备自诩壮志凌云,在你面前却是一次次的笑话!”

    刘备猛然起,右手指甲嵌入了手心:“现在你满意了,夺走了我的武将,夺走了我的机遇,如今更,更是夺走了我汉室宗亲份!我刘玄德恨与你生于同一时代,恨我出贫寒!”

    刘备一直以来被曹打压的抬不起头,唯一的支撑就是高人一等的汉室宗亲的份了,可惜这个份也随着刘协的暴怒而彻底灰飞烟灭了。刘备知道以前自己汉室宗亲份吸引了如此多的人才,可是刘协的不认可彻底将刘备打入了深渊。最重要的是后自己再不能用汉室宗亲的名头了。

    刘备内心的怨恨如同熊熊的烈火,他甚至恨上了出谋的李儒,要不是李儒献策,至少现在自己还能用这个份成就霸业,而如今霸业似乎更加遥远了。。。刘备沉浸在怨恨和愤懑中不可自拔,他却不去想若不是他主动谋算别人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不到寅时,双眼发青的刘备才从屋内走出,他的表已经恢复了平静,外面站着张飞、陈宫、李儒等人,刘备扯出一个笑容,便被张飞一把抱住:“大哥,你好叫弟弟担忧!汉室宗亲算什么?我们兄弟二人齐心协力就是那曹孟德的首级弟弟也为你取来!”

    刘备心里酸涩,眼泪已经落了下来,这一次不再是虚假的泪水,是发自真心的感动,至少我刘玄德还没有太失败!他拍拍张飞魁梧的体,语气哽咽:“二弟,为兄只是觉得对不住你们,诸位都有经世之才却跟着我刘备四处奔波。。。请受刘备一拜!”

    “主公不可!”“大哥!”张飞等人也是眼眶微红,语气哽咽。

    不得不说刘备拉拢人心的功夫确实到家,几滴眼泪几句话就让人以相报结草衔环,这也是刘备的个人魅力所在,一时间众人都是绪激动、同仇敌忾,气势也达到了一个顶峰。所谓祸兮福所倚,刘备失去皇叔的份同时也为他赢来了一批死忠。

    此时远在荆州的司马徽眼眸一睁,细细的打量了尚有星辰的天空和手中的龟甲,口中喃喃自语:“这颗星当是刘备,怎会突然大放光华?如此曹孟德倒是有一番麻烦。。。咦?不对!”司马徽惋惜的摇摇头:“曹孟德的运势太强了,刘备。。。终究是孤星,不过是殊死挣扎罢了!”言罢重新闭目不言。

    汲县空间内,曹睁开了双眸,眼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芒,修习龙皇决越久他就越掌控龙气运势,刚刚大汉国运的变动他也感觉到了,只是无关痛痒所以也不在意。不过毕竟尚是凡人未成地仙,感知不到究竟是哪里发生的变动。

    “看来要和瑶儿一起学学天衍之术了,不过先运动一下更好。。。”曹嘴角勾起邪笑,一把抱起旁边椅子上正在津津有味看着小说的丁瑶,在对方惊呼中大步走向卧室。

    作者有话要说:小糖发现偶真的太偏心太邪恶了,让刘备肝肠寸断啊,连皇叔都没了。喜欢刘备的亲们不要拍我,内心愤怒的亲默念一百遍:此文猪脚是曹啊!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