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暗谋

    记住哦!空间内,丁瑶早文丑死的一瞬间展开了与外界的联系开始收集业力,这次文丑负面灵魂的业力同样也是在空间中凝聚成文丑的虚影然后没入红莲之中。唯一不同的是丁瑶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打起精神吸收接下来袁曹混战产生的业力。

    最后曹军诛杀了敌军一万人,这万人的业力同样是大补,丁瑶只是稍稍感觉不适就成功的将所有业力吸收进红莲之中。颜良文丑加上万人的总共业力让红莲由原先的巴掌大小变成了排球大小,丁瑶心中十分兴奋,业火红莲的成长无疑对空间和对她自己都有很大帮助,而且三莲齐出肯定也对曹后凝结功德金莲有帮助。

    另一边曹打扫战场后便回到了白马,荀攸代蘀荀彧的职能很快统计出双方伤亡况和战损。结果自然是令人欣喜的大胜!曹冷静的下达了加强防守、安抚烈士家属、稳定白马民心等指令,这一天晚上整个曹营更是忙碌了一宿。

    曹重生以来一直未尝一败,其中确实因为他重生的预见和丁瑶的逆天金手指,但是和他本的努力勤奋也是分不开的。曹重生后每天要练武两个时辰、读书至少三个时辰、两个时辰做军事推演,剩下的时间还要处理政事。

    他几乎没有一觉睡到天亮的机会,若不是丁瑶有1:100的逆天空间,恐怕他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况且即便现在曹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泡在空间,他也会充分的利用所有的时间充实自己。相比丁瑶的不思进取和散漫,曹则充分体现了男人的事业上进心。

    一切事都有两面,若是曹本人不思进取,仅仅凭借着金手指他也不过是一方草莽,谈不上什么治世能臣乱世雄了。

    曹因为众人的连夜工作,很慷慨的给众人放了一天假,他自己则进入了空间陪老婆,而且他也比较关心丁瑶吸收业火的事,虽然外界有所感应,但感应和亲眼看到毕竟是不一样的。

    空间内,丁瑶美依旧,面色红润饱满,精神抖擞。曹放下心,老婆完好,鉴定完毕。

    曹品着香茗,惬意的舀着三国演义印刷版品读,全然忽视了丁瑶幽怨的眼神。丁瑶没办法不幽怨啊,这次和曹出来了半个月基本都在空间呆着,虽说每次都有戏可看但是她不想这么无聊的当空间米虫啊!

    丁瑶嘟着嘴气鼓鼓的看向曹,眼神赤果果的写着控诉。曹的定力还是满大的,他早就腹黑的想着丁瑶能忍多久了,此时丁瑶的怨念他毫不意外,甚至他都能肯定就算自己不同意自家老婆都可能偷偷出去。

    只是不付出点代价就想让自己答应?曹似笑非笑的瞥了丁瑶一眼,后者接收到信号然后悟了。丁瑶脸色发红,这是自己献吗?权衡利弊的丁瑶慢吞吞的挪到曹面前,然后一咬牙坐在曹的腿上,夺走曹手中的书然后使劲浑解数挑动曹的神经。

    事实上在丁瑶坐在曹腿上曹就有点hold不住了,他其实真的只是想让丁瑶软软的求求他而已,没想到瑶儿这么。曹打算忍耐的,因为昨天才滚完单他怕累坏了自家老婆。不过他的理智在丁瑶尖尖的小牙咬上自己喉结的时候就瞬间崩塌了。

    曹横抱起丁瑶大步走向榻,既然瑶儿如此,他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不是有句话吗,妻子赐,不敢辞。话说曹你还敢再无耻一点吗?!

    曹这一顿每餐持续了两个时辰,他意犹未尽的摩挲着丁瑶柔嫩的肌肤,要不是怕把丁瑶再次弄晕了他才不会委屈自己呢。丁瑶此时已经真正的柔弱无骨了,当真是一丝力气都木有!丁瑶心中大恨,曹孟德果然是史上第一色鬼!

    曹显然深谙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他低下头亲亲妻子的小脸,然后心甚好的问:“想出去玩?在空间呆腻了?”

    丁瑶猛点头,要不是怕吓坏曹的下属她早就出来了,她迫切的希望曹给安排点任务职责啥的,哪怕给个能名正言顺在外面看戏的理由呢!

    曹略微沉吟了一下,确认丁瑶真的不会碰到什么危险便开口道:“我明天会通知奉孝他们的,你就以军医的份出现吧,我回头再给你调几个暗卫里面医术高明的女兵给你当副手,和袁绍战争肯定不少,伤员方面和防治瘟疫等方面就交给你们了。”

    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虽说白马两次战争都是大胜,但是袁曹两方加在一起也死了近三万人了,死人就容易引起瘟疫等疾病,而白马的大夫和部队的军医肯定是顾不过来的,倒不如让丁瑶领着女护士做这方面的工作。再说丁瑶医术不差,暗卫那几个女护士都是丁瑶一手调教的,肯定也不会差,做个手术、熬点清解毒汤药也是不错的,况且这样也可以得到功德。

    丁瑶眼睛一亮,她没准就成了三国的南丁格尔呢!医护兵也没什么不好,暗卫里面的一众女护士确实她曾经花了一年左右交她们医护方面,现在曹管辖的各地医馆里的女护士就是这些暗卫管辖的,丁瑶当贯了甩手掌柜,已经记不清楚多久没有去视察了。

    她当年培养护士这个职业也是想着提高女的地位,同时解决军中士兵单的问题,近十年下来,和各地护士成亲的军中士兵绝对不少。因为这个丁瑶这个主公夫人在士兵心中的声望还是很好滴。丁瑶没有立即同意,而是先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医护兵没问题,只是你要先将功德金莲的种子炼化然后凝聚金莲再说。”

    丁瑶想法就是一定要把功德金莲给曹,因为她炼化红莲后得知像曹目前走杀戮王霸之道的必须要有功德正气护,否则在天劫下很容易死道消。这也是为什么丁瑶要执意把金莲让给曹的原因。她已经认定曹是陪她走下去的良人,就会想尽办法护他周全。

    曹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将妻子搂的更紧。丁瑶的想法他何尝不知道,他不说什么谢谢因为他和瑶儿本就是夫妻一体的,曹早就决定要好好活着陪丁瑶走下去,这个时候毫不矫的同意了。

    邺城,袁绍府邸中此时却充斥着一股悲伤的气氛,对于自己这两个起家初期就跟着自己的手下,袁绍还是有一份感的。这两人庶民出,可他们对袁绍的忠心却是始终如一,对袁绍的命令更是不打折扣的执行。如今却命丧战场,让袁绍怎能不伤感。当消息传回邺城之时,袁绍先是不相信,接着就是震惊,最后则是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待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审配、郭图亲自相劝才走出屋子。

    颜良、文丑在河北名声显赫,“河北四庭柱”也就是河北人的说法,张颌、高览此时即使在河北也名声不大,而颜良、文丑却是天下人皆知的勇将。此次两人在白马阵亡,对于河北军心是一种很大的打击。而击杀文丑的陈到之前是袁军文丑的副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同时也让袁绍面上无光。

    袁绍在此之前对陈到压根没什么印象,隐约的记得好像是张颌某次兴致勃勃的给他引荐的,不过当时自己知道陈到是草根出后就不感兴趣的封了个校尉给陈到,现在一想起来袁绍心中憋着一股气,他隐隐迁怒张颌:你推荐陈到的时候说明白点我也不会错过这个猛将了!

    躺着也中枪的张颌苦笑的接受了罚俸三月的惩罚,他对于袁绍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个主公即使改正了许多也免不了面子的本啊!自己当初可是竭力推荐陈到,可惜袁绍嫌弃人家家世,甚至还有人进谗言说张颌扶自己人上位图谋甚大,才让袁绍更是将陈到调到了文丑麾下。

    张颌心中也是郁闷无比,袁军里根本没人为他说一句公道话啊,都到了这个时候还看不清。以前颜良文丑对和自己这个毛头小子并称河北四庭柱一直有些不满,对自己也不甚待见,军中谈得来的也就是高览了。在袁营中待了八年,现在居然还是个杂号将军。张颌又一次对袁军产生了一种挫败感,也为他后来叛袁埋下了伏笔。

    袁绍摔碎了十多个杯子也没有摆脱曹带给他的耻辱感,他前些子本来已经有些冷静的心再一次暴躁了,也难怪袁绍如此,损失了两元顶梁将和十万兵马,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曹吞并消灭。袁绍不顾谋士的劝阻,在他看来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再忍下去脑袋直接送给曹得了!袁绍眼中闪烁着一股疯狂,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和曹死磕,他就不相信以他袁氏多年的积累办不了一个宦官之后!

    作者有话要说:思考了半天终于决定把丁瑶按在医护兵上,别的地方没她出场的机会啊,你说打仗曹一堆大将,出谋划策郭嘉荀攸是干什么的?所以当个军医吧!

    至于袁绍是真的被曹急了,他将会对曹展开疯狂的攻击,至于有没有效果就要看阿瞒的本事了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