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杀颜良

    曹不急着出战是因为他兵强马壮、补给充裕,说的夸张一些就是耗也能把袁绍耗死。但是文丑和颜良却有些心中不安,而且他们也经不起三十万大军的消耗,以蝗灾后袁绍的粮食储备,顶多能供给大军两个月,前提还是粮车能顺利到达。

    同时颜良文丑却也不想主动出战,文丑时被曹有些打怕了,不敢贸然而为,如果这次再失利损兵折将,估计袁绍就该直接让他自刎谢罪了。和文丑相比,颜良不主动而是他摸不清曹的底牌,作为文丑的兄长,颜良多少还是有些脑子的,曹的按兵不动让颜良多少有些不安。

    不过颜良文丑没坚持几天就被一个消息激的不得不出兵了。双方僵持两天后,分别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甘兴霸火烧黄泽,袁绍战船损失惨重。

    袁绍久居冀州,冀州的水军战船也培养了好几年,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没想到因为守军的疏忽被甘宁一把火烧掉了大半。可笑袁绍原先想着拿火攻对付在他看来刚刚成立的曹军水军的,没想到反被甘宁这一手震住了。

    要知道袁绍的战船是根据早期袁家传下来墨子的图纸建造的,绝对优越于所有诸侯,当然袁绍可不知道曹的要比他先进不少。所以袁绍的战船可以称得上是诸侯中的孤本王者了,一下子被甘宁烧掉了大半,让袁绍得到消息后当场就气急攻心的晕了过去。

    醒了以后的袁绍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值守的水军杀的杀,降级的降级,都没办法解他心头之恨。战船被烧意味着在和曹pk水军的过程中袁绍由攻变守了,意味着他不得不分出精力和财力去支持水军的消耗和新战船的建设,意味着颜良和文丑必须马上解决白马的战斗以减少粮食军需的消耗。

    于是乎,悲催的颜良和文丑不得不硬着头皮在僵持的第三天主动出兵约战。

    另一方得到消息的曹等人则是笑的很灿烂,郭嘉当天晚上狠狠的喝了两坛子酒,贾诩这老家伙更是笑眯了眼。。。曹心里有数,甘宁的这次行为周瑜早就和他备过案,只不过没想到甘宁和太史慈打的这么漂亮,曹晚上回房后进空间和丁瑶好好的享受了鱼水之欢,然后准备转天带着丁瑶去战场顺便收集业力。

    第二清早,颜良留文丑镇守大营,亲提十万士卒出营挑战。于曹营之前平川旷野之地排成阵势。曹亦带着自己麾下地将领及五万军马出营迎战。

    在两军阵前留出了一片空地,袁曹两军分列两边。号角声响起时,两军队列中军旗飘扬,士兵的呼喝声震天。袁军阵前一员材雄壮的武将正端坐在一匹神骏的北地战马上,右手中马槊横放在前,左手勒着马缰,冷冷的看着对面的曹军。

    曹眯着眼打量着颜良,眼中闪过一丝激赏和惋惜。不愧是袁军大将,果然资颜雄伟!曹赞的是颜良的气势和武力,惋惜的则是如此大将即将陨落的结局。

    至于说文丑抛弃陈到的事倒是不以为然,世人真正品行高尚的本就不多,怕死也是人的天,文丑这样虽说有些无耻但是却能够最终的生存下去。而陈到轻易相信别人不设防的行径若不是运气好肯定活不到现在了。

    曹对于颜良和文丑的记忆深的,上一世死在关羽刀下还是有些不值的。虽说曹不缺猛将,但是才的子让他还是对无法物尽其用感到有些惋惜。当然在关羽和颜良文丑中去取舍曹自然还是力自家猛将,至于颜良二人就只能当炮灰了。

    曹感觉到丁瑶通过空间传递过来的兴奋和催促的绪,摇摇头沉声道:“此人乃袁绍大将颜良,何人可诛此獠?”

    曹本来是想着关羽主动接下的却没想到自己军队里冲出了一员校尉雷薄。曹□线,雷簿是原先青州的将领,武艺并不精通但是念在他多年为将的况下还是把他编入了曹军,只是降级为校尉。

    曹等人心中郁闷,这雷簿是找死吗?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就他那两下子估计一个照面就被颜良秒了。脾气直率的曹洪扯着嗓门喊:“雷簿,回来,你不是颜良的对手!想送死不成?”

    这下曹等人更郁闷了,就算技不如人也不能当着敌人的面承认啊!没看到袁军那边气势起来了吗?曹深深的头疼自己这位族弟的智商,他想起丁瑶对曹洪的评论:子廉只在两件事上精明,一件是经商,另一件是打仗。

    曹看了荀攸一眼,荀攸会意点头,曹这是让他回头给曹洪布置点家庭作业啊!荀攸心中吐槽的为曹洪默哀,脸上却还是不变的面瘫脸,作为曹的谋主,荀攸绝对是曹营里最为闷的银!

    话说雷簿拎着长刀就冲向了颜良,气势倒是有那么几分,他已经冲过去曹自然不好再派人参与,只能看着雷簿和颜良战在一处。雷簿脸上自信满满,他才不相信自己青州大将会比不上颜良呢!雷簿这几个月在曹军过的很不好,那帮曹军兵们压根瞧不起他,雷簿心中冷哼,等他杀了颜良就向曹请求升职,到时候看谁敢忤逆他。

    雷簿yy的太过厉害,当真是目空一切了,在他心里黄忠不过一猎人,关羽不过杀人犯,吕布张辽败军之将,赵云陈到小白脸。所以说执意找死的人你真心拦不住啊!

    颜良此时正横槊立马于自家阵前,见曹军阵中已将奔出,口中还大呼小叫的要杀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先不谈雷薄根本就是无名之辈,还想生擒自己,颜良此时杀心顿起。他催动战马,向雷薄迎去,就在双马相交之时,颜良大喝一声,双眉立起,右手马槊一送,将雷薄刺于马下。

    袁军阵营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曹军气势略有几分下降。

    曹面色不改的看向诸位武将,结果不等曹开口关羽就抢在了一众武将前骑着马冲向颜良。“颜良匹夫,待某家战你!”

    颜良眼中泛起凝重,看来人的气势和马术就知道此人必然不在他之下。颜良用马镍架住对方的大刀,顿时感觉到刀上传来的千钧力度不由大吃一惊。颜良将关羽的长刀铬开,马镍一转直刺关羽心房,同时沉声问道:“来者何人?”

    “关羽关云长!”关羽毫不示弱,他挥动着偃月刀犹如雷霆骤雨,颜良慌忙抵挡却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这关羽太厉害了啊!

    颜良这样想着心中暗暗叫苦,这么不到数十回合他的双臂都麻了,颜良心中嘀咕,这曹军将领好大的力气!其实他不知道关羽的刀法是以快和技巧著称的,之所以力量大还要归功于常年服用丁瑶炼制的健体丸。夸张点说就是郭嘉小胳膊小腿的撂倒三五个大汉也绝对没问题。

    两人双马相交之时,槊刀相撞,发出一声脆响。战马错过后,两人连忙勒转战马。关羽此时抖动手腕,宴月如同青龙出海。颜良心中骇然,根本不敢硬接,只得向后一仰。但就在此时,关羽看准机会,借助马势,一声大喝,刀尖割入颜良的咽喉。

    颜良双目凸起,嘴角流下鲜血,脖颈上血流如注,他看着关羽嘴角动了动最终却没说出什么倒地而亡。惊恐和惶惑在袁军将士中传递着,谁也没想到号称河北第一大将的颜良就在这区区数十回合中死于关羽之手。

    关羽抹净刀尖的血迹,面色没有丝毫改变,似乎做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拍马回自己的队伍,迎接着曹众人的祝贺和赞叹。两军阵前因为颜良的死有些混乱,谁也没有发现曹的脸色闪过一丝担忧和后怕。

    空间内,丁瑶再次盘坐在池水之中,在颜良死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业力被吸纳进空间中去,丁瑶面色肃穆,毫不犹豫的用灵力建立起业力和业火红莲的联系。淡淡的虚影逐渐在空间凝聚,丁瑶发现这个影子可不就是那已死的颜良!

    丁瑶吃了一惊,不过随后她就发现这个颜良似乎神志不清,双目紧闭。丁瑶看到这道虚影最终化为一道红霞被卷入红莲之中才松了口气。丁瑶猜测刚刚应该是颜良的神魂,死后被业火红莲吸了进去也不知是好是坏。

    毕竟丁瑶可不愿意阻断别人的转世来达成目的,红莲似乎感应到了她的想法,周发出柔和的红光,丁瑶精神一震,她接收到红莲的信息说吸收的只是颜良的负面神魂也就是业力灵魂,是不会损害本的灵魂的。

    丁瑶发现红莲吸收了颜良的负面神魂似乎变大了一些,她心中咂舌,这文丑不愧经百战,这灵魂里的业力真是不少。丁瑶此次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她喜滋滋的向曹传递‘我很好’的信号,然后继续关注着外界的战场。

    作者有话要说:颜良gameover了,其实颜良文丑小糖一开始不想让他们死地,不过后来不知怎么写死了。。。

    下篇文丑也随颜良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