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甜美甜

    这一天正是兴平三年十一月的第一天,曹休沐曹命人备齐车辇因为他答应要和丁瑶去逛街丁瑶今天一水蓝色的衣裙头上只梳了个简单的妇女发髻插了白玉的簪子简单的装束却清雅绝伦

    岁月没有在曹和丁瑶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一如20年前的风貌丁瑶过了年就正式三十五周岁了她已经开始渐渐修饰自己的容貌了其实这很简单一个换颜决就能让自己看起来大概30岁左右的年龄只有法力高深的修道之人才能察觉到她真实的样貌

    曹就是这样的人他也用了换颜决让自己看上去长了胡子而事实上在丁瑶眼里他仍是那个20多岁的气质型男两个人上了车只带了车夫便往许昌的街道行去

    州牧府周围都是官员的府邸,皇宫也并不远因此一栋栋大气贵气的庭院看上去十分有震撼力丁瑶不是第一次见这些,但每一次她都在感慨贵族的**也许单单是这些庭院里的一棵树就能值普通人家一个月的花销

    车渐渐开离了这一片高档住房很快平民的喧闹声开始多了曹让车夫把车开走自己和丁瑶下车步行逛街他们两个衣着并不穿金戴银即使丁瑶的容貌十分惹眼但在她使用法诀后并不使人注目如果用现代的相机拍下来照片上丁瑶的脸就会是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丁瑶牵起曹的手好心的感觉到对方的僵硬这个时代思想比较陈旧夫妻上街也很少做出比较大胆的举动丁瑶呵呵一笑另一只手变换了法诀周围人眼里丁瑶只是和曹并行谁也看不出两人交握的手

    曹无奈能让他变脸的也就只有这个女人了他绝对不会告诉丁瑶其实很久以前就很想牵着她的手了滑腻柔若无骨的小手让曹捏捏再捏捏其实这俩人也不买什么只是单纯的享受这种乐趣罢了

    丁瑶心中十分宁静她想这就是平淡的幸福吧这一刻她前所未有的感激命运感激空间前世没有得到的这一世她全部得到了

    街上十分闹商贩们的叫卖声和人们的交谈声汇成一副和谐的图景丁瑶能够看得到他们脸上洋溢的快乐和满足

    张大娘这是你的猪回头给大兄弟好好补补哈

    咦小李啊怎么还多了一两啊这可不行大娘不能沾你的便宜

    嗨一两猪值什么钱在大将军治下吃都不是什么事张兄弟不是当兵了吗俺最佩服的就是曹将军的兵了这您就收下吧

    这话大娘听大将军就是我的恩人啊当年逃荒来到许昌哪知道这子越来越好过了呢行了大娘也不和你客气了一会中午收摊上大娘家吃饭去

    丁瑶心中升起一股自豪感和骄傲感自家老公的治下人人能够过上吃子能够衣食无忧的平安过一辈子这是百姓的愿望更是曹的政绩她曾经去洛阳的时候那些百姓的脸上的焦虑和担忧她仍然记得战乱时家家撕心裂肺的哭喊仿佛仍在耳旁如今百姓安居乐业无疑让她心中好过许多自己和曹的努力没有白费

    曹当然看到了自家老婆脸上的笑容和周围人的表现一向不喜形于色的他心里也像三伏天喝了冰水一样的畅快上一世他可没那么得人心街上听到的大都都是对他的三缄其口和畏惧即使后来他精于内政民生也没有得到百姓的戴反而是虚伪的大耳贼谣传什么仁德

    曹被丁瑶拉着逛了好几条街不一会曹手上就提了几个包袱曹有点后悔没带个护卫来了起码也得有人拎包啊虽说外人看不真切他的长相但是堂堂大将军成了跟班实在是郁闷啊曹对现代说女人逛街的疯狂深以为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不需要丁瑶也要拉着他去逛逛了然后不买

    忍无可忍的曹终于拉着意犹未尽的丁瑶走进了酒楼因为汉朝没有酒楼饭店之类的只有朝廷开的180家群郗供外邦来使和各地商人食宿曹开酒楼还是当初贿赂了张让等人不少钱才办成的因此如今大汉的各地只有曹一家开了酒楼旅店

    丁瑶有些不满她还没有逛够啊她在曹承诺以后经常陪她出门才露出了笑容丁瑶看着正在和酒楼老板点菜的曹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她就是故意让曹吃点苦头的酒楼老板明显认识这个最大的东家恭敬的把他们安排到一间房间

    包厢之类的元素都是后来丁瑶要求改进的不过她从没有来过丁瑶打量了一下房间的摆设桌椅案几基本都有简单的汉代格局桌子上摆了一叠点心和茶水曹没点多少菜只是够两个人吃的丁瑶早就知道其实这个人十分节俭对衣着饮食不十分在意她自己也不是个喜欢铺张浪费的人因此没什么不满

    丁瑶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味道好不错当然和她自己的是没法比了但是对一般人家来说已经算是美食了她饭量不大修了仙即使十天半月不吃都没什么事不过也不是像一些小说里就不需要吃饭了

    人吃五谷杂粮没有渡劫飞升地仙前永远都是人至于所谓的辟谷丹丁瑶和曹都不太喜欢味道怪异不说营养也不一定均衡反正丁瑶是这么认为的大不了每隔一个月吃个洗髓丹除一下杂质好吧其实丁瑶你就是个最浪费的银

    丁瑶只吃了半碗左右剩下的都被曹解决掉了曹也不嫌弃丁瑶吃过面不改色的把被丁瑶捅成筛子的米饭吃掉丁瑶讪讪她这个习惯还是上一世的时候养成的不过曹能不嫌弃的吃掉她还是高兴的

    吃了饭曹把一堆包袱拎给酒楼伙计让他送到大将军府然后两手空空的陪着丁瑶继续逛可惜丁瑶已经没有兴致了她本来也不想买什么曹也没什么好的提议就带着丁瑶逛起了联合商会的产业茶馆、饭馆、酒肆、当铺、商铺丁瑶大囧她居然不知道这些地方是自家的

    丁瑶在一家卖文房四宝的书画斋里随意的看着对这些她还是有些了解的丁瑶看到这家店的挂在大堂正中的镇店之宝时不由笑了这不正是曹写的《短歌行》吗她高中的时候还背来着不过这一世是什么时候写的捏

    曹自然也看到那副字了他记得这一世好像是哪次和郭嘉他们喝酒的时候被无奈背出来的人家抄袭都是抄别人的就他是抄自己的他正要拉着丁瑶离开却听到一声疑问:主公

    丁瑶和曹便见到一个十六七左右的少年和一位同样大小的少女正吃惊的看着他们少年一白色儒衫星眉朗目拔俊朗少女则有些不同于普通闺秀褐色微卷的头发梳了个堕马髻五官十分耐看只是肤色略有些偏古铜色

    丁瑶正猜测着这两个人是谁的时候便听见曹的声音:孔明这是拙荆这位是黄夫人吧

    诸葛亮恢复了镇定拉起黄月英微笑向丁瑶行礼然后点点头:这是内黄氏月英丁瑶恍然感是阿亮和月英啊她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两人谁说黄月英无盐来着漂亮的美眉啊就是估计有点印度那边的血统估计

    曹问了问才知道这两人是来买纸的诸葛亮问起曹面不改色的胡诌:我也买纸

    诸葛亮很快买完了东西和曹简单的说了两句便告辞离去只是他们夫妻的谈话却传入了曹丁瑶二人的耳中

    夫君大将军是个有趣的人呢买纸嘻嘻曹侯纸不就是他家产的吗

    要叫主公夫人主公是个专之人啊休沐还不忘陪着主公夫人出来逛街

    是啊听说主公有点惧内呢不过主公夫人真是幸福主公都没有纳妾呢夫妻俩感真好啊

    夫人慎言主公比较面子他听见会不好意思的再说也不算是惧内啊你看子龙将军不也没纳妾为夫也不会纳妾的

    丁瑶在一边看着曹的脸色变幻不定终于忍不住笑的不行惧内阿亮实在是太有才了她上前拉住曹的手心颇好的迎着夕阳回家

    曹吐出一口气算了吧只要她高兴不过回去后呢要补回来曹在后面不淡定的想着同时给诸葛亮狠狠的记了一笔小子看我以后怎么剥削你

    于是第二天的时候丁瑶又一次起晚了而诸葛童鞋这一天忙到了深夜

    作者有话要说:咳这章呢主要以温馨为主小糖也总算让黄月英和诸葛亮秀了一下这两人出场太少啊这就是年轻的坏处你看郭嘉就总出场的说

    小糖上班的时候偷偷的码字了好几次差点被领导发现555这个真是高危啊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