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又见战后

    随着曹势力的进一步壮大,诸侯们对曹的态度都有了微妙的变化。袁绍由一开始所谓的攻守同盟如今也变得有些态度不明。曹自是感受到了来自四方的压力,但他并不胆怯,只要给他一两年的时间巩固住这四州的地盘,那么他将无所顾忌。

    相比曹的沉稳,袁绍则是有些愁闷,随着曹占据青州,他的势力似乎被曹隔断在北方,不光要面对异族的犯境,北方的粮食也不如曹那里产的次数多。袁绍感觉他的实力正在一点点的削弱,也许要不了几年袁家曾经的辉煌就要毁在他手。

    袁绍叹气,他竟然有些想念田丰了,虽然田丰总是破冷水但他的看法却一向很准。袁绍后悔起当时做的那么绝,可是他眼中闪过羞恼,就算是他的错,田丰如今下落不明又是什么意思?我袁本初已经放下架子找你,你然敢躲起来!袁绍自大的本显露无疑——既如此你便永远休想再为官。

    江东的刘备和孙策加紧了争夺九江二郡的步伐,然而刘备也迟迟舀不下孙策,因为虽然刘备实力稍强可是孙策自幼长在江东水军厉害无比,远不是刘备这种后来者可以比拟的,即使刘备拉拢了江东的几个家族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刘备焉能不急?他此时就是想要尽快夺下九江压倒孙策好借机请封扬州牧,而不是如今一个不入流的太守。本来以为江东的世家拉拢后就可以壮大实力,可是却不曾想到江东的世家盘踞如此之深。刘备苦笑,可不要以后这些世家成为阻碍自己独权的阻碍啊!

    凉州大营,马腾眉头紧锁,关中的局势真的不妙了。虽然目前来讲是他和韩遂两家独大,可马腾却知道这一个平衡可并不稳定。

    早年马腾和韩遂共同平乱,后来应和天子密诏围杀李傕郭汜,虽然最后没有成功而且败走西凉,但是朝廷还是封了马腾为安狄将军,韩遂为安降将军。

    一山不容二虎,马腾和韩遂开始互相部族的摩擦,在马腾三年前偷袭韩遂后两人的关系降至的冰点。如果不是三辅叛乱难平,马腾才不会和韩遂联合起来。即使为了大局马腾和韩遂结为了异兄弟,可是心却从不是奇的。马腾猜想韩遂也许此刻就盘算着谋夺他马腾的地盘呢。

    “父亲!”马云禄清脆的唤了一声,英气勃勃的走了过来。这个女子如今已经年方十六了,眉宇间闪着果决和英气,略略有别与中原的女子的长相却带着迷人的风。马云禄如今未嫁,也许是个泼辣无人敢娶,也许是心底对于初恋失败的无法接受。

    她当时喜欢的是英俊温和的赵云,后来也听说了赵云的事迹,更是芳心暗许。可惜她没有来得及把心迹给父亲说让父亲说媒就得到了赵云娶妻的消息。马云禄苦涩一笑,她当时好像喝了几袋子酒然后骑上马疯跑了一天一夜,才驱散了当时的那种心痛。

    马云禄回来后没有回答父亲和哥哥们的询问,她能怎样说?难道说自己看上了一个男人然后那个人成亲了?她不是接受不了为妾,可是她听说赵云如何如何的伉俪深,马云禄不想当做插足的第三者,那样做对赵云对她都是一个侮辱。

    马腾看到女儿面色缓和不少,妻子当年在世的时候也是最疼这个女儿。马腾问道:“云儿,你怎么来军营了?”

    “是大哥带我来的,他到训练场练武去了。”马云禄撅嘴,好不容易有天可以看看自己的兄长父亲,结果一个一点都不想她,一个来了立即撇下她去了训练场。

    马腾微笑,眼中闪过满意和骄傲。西凉锦马超,这就是他这个大儿子得到的名号!年仅20岁却经百战武力兵法十分高强,这恐怕也不比大将军差多少吧?马腾想起这个有些嫉妒,自家儿子然把曹孟德当做榜样,整天就是‘如果是大将军早就如何如何’‘总有一天我要超过大将军’之类的话,马腾不服气,他这个父亲难道就逊色曹孟德那么多吗?!

    马云禄抿唇一笑,她明白自己父亲的想法:“父亲,你不要嫉妒人家好不好?大将军确实很厉害啊,将军夫人也很美。。。”她又想到了曹昂成亲时见到的俊朗青年,心里又是一酸,连忙岔开话题:“云儿看父亲愁眉不展,可是因为韩遂叔父?”

    马腾脸一黑:“他才不是是你叔父,那个老东西无时无刻不想着剿灭我马家!”

    马云禄也不在意,她叫叔父不过是一种称谓罢了:“父亲可有想过连结外力?比如。。。大将军曹?”

    马腾一愣,紧接着低头深思,自己的女儿在子女中算是智谋不低的了,他缓缓点头:“求援也不是不可以,曹要应付袁绍,想来他也无法吞占我们的地方,只是他会这么轻易的帮助我们对付韩遂?”

    马云禄看着父亲低头沉思自言自语,默默的退出了大帐,她只是旁观者清具体怎么做还要父亲去想。马云禄提起曹不过是心里对中原起了向往,她如今早就不再纠结赵云的事了,马云禄不信她找不到更好的男人!可是荒芜的凉州的男儿真的没有被她放在眼里,只有人才辈出的中原,文武双全的好男儿才是她喜欢的。

    马腾这边想着怎么找个时机帮曹个忙然后让曹帮他打韩遂,曹这边却想着如何巩固自己的实力和做好防止其他诸侯进犯的方法。

    议事厅,曹营文武分坐两侧,曹向左手的荀彧示意。荀彧却没有像以往一样站起来,而是看向了谋士席略略靠后的少年。少年脸色闪过一丝喜悦,随后恢复了从容,正是诸葛孔明。

    诸葛亮声音不急不缓:“我军今年三州如果没有变故应该又是个丰收,只是。。。”他面色有些迟疑的看着曹“亮以为应该做好防虫的工作。”

    诸葛亮的发言让所有文武具是一惊,荀彧的眼皮也跳了跳。曹眼中闪过光芒,轻声问道:“孔明何出此言?”

    “亮之恩师教过观星趋吉避凶的方法,昨夜亮发现群星散乱,测得不过半月将有蝗灾,望主公早作打算。”诸葛亮索也不再掩饰,磊落的把司马徽教过的说了出来。

    曹眉头紧锁,最近他确实发现龙气修炼时有些偏差,没想到是蝗灾吗?记得上辈子发生在袁术称帝不久。他想到这几年其他地方一直干旱,极旱而蝗不是没有道理的。

    曹点点头:“孔明所言有理,我们必须早做打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急忙召集司农前来议事,蝗灾的问题必须提前预防,如果这一次预防得当,恐怕各地诸侯两年都未必腾的出手。

    诸葛亮眼睛亮的惊人,他注视着曹心中却不平静。没想到主公然相信自己?要知道诸葛亮不过一个十五少年,观星之能也不被人看做正道,曹如此就重视相信他的想法让诸葛亮感到莫名的感动。士为知己者死!这一刻的诸葛亮终于完全的倒向了曹后更是成为了一代贤相。

    曹一向雷厉风行,没有1个时辰,豫州的司农和负责农业的相关官员就聚集到一起。听到曹说这个月将有蝗灾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曹在耍他们。如今刚刚进入九月,但实际已经立秋了,秋后的蚂蚱还能蹦几天?

    不过曹的威严战胜了一切,他们不得不开始商讨起匪夷所思的解决办法。文武讨论了一下曹都是摇了摇头,这些办法在这个时代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根本解决不了太大的问题。曹缓缓开口说出了几个现代的普通办法,比如秋收之后,将田里的泥土重新翻一遍;养殖鸡、鸭等家禽;还有最后一条就是全民捕捉。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都是点头应诺。曹也没心思说什么战略部署了,真要是闹蝗灾不知多少人会饿死。曹想到自己治理的区域应该不会发生蝗灾,那么就应该是别的诸侯那里过来的。曹沉声道:“立即派兵到豫州、青州、兖州和徐州的各个农地驻守,一旦发现蝗虫立即联合农民百姓一同扑杀。”

    等文武们都下去调集兵力,曹边也只剩下郭嘉荀攸和程昱贾诩了。荀攸好奇的问道:“攸倒是知道秋季可能发生蝗灾,只是用得着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吗?”

    经历无数的贾诩淡淡解释:“公达你没有真正的见识过重大的蝗灾,它们会吃光所有的之物,蝗虫过境真真是一点不剩。”

    郭嘉和荀攸都有些骇然,郭嘉艰难的咽了口水:“主公,那捕到的蝗虫怎么办呢?放到哪里?”其他三人也很好奇的看向曹,这么多的蝗虫得装多少竹筐啊。曹放下手里的公文,微微一笑:“放哪里?当然是吃了!”

    郭嘉感觉胃里有些蠕动,他浑汗毛都竖了起来:“主公,蝗虫怎么可能能吃。。。”连贾诩和程昱也点头,他们一想到那普天盖地的昆虫飞进嘴里。。。额,要吐了。

    曹依旧淡定:“其实蝗虫是十分美味的,这一期《大汉风云》我会把此事放到上面说明并且附加烹调方法。如果今年真的有蝗虫,到时候请大家一起吃好了。”

    “不用了!”四人一齐回答,脑袋也摇的像拨浪鼓,开什么玩笑,如果真的吃了才会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两章转为轻松的感路线了,战争神马的先休息一段再说,小糖写青州这段写的很蛋疼

    马云禄小糖有想法配给甘宁怎样?亲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至于蝗虫是小糖的一个恶趣味,其实小糖也坚决不吃这种东西,而且怕的要死。。。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