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青州终

    兴平三年九月,曹正式拿下青州,征讨青州的吕布等人全都回了许昌,而周瑜等人则早早的出发上任了。

    河内司马家,司马防府邸中面见了一位客人。司马防见到客座上清俊的中年,一时喜不自,大叫一声“德”便和中年人拥抱。

    司马徽此时面色红润,想是被曹反击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司马徽淡淡微笑:“建公,你还是老样子。”

    司马防掩盖下自己的绪,恢复到一家之主的威严:“德为何突然前来?防记得你曾言。。。“

    司马徽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和倔强:“我曾言再不复河内司马家人,再不受征西将军庇佑(司马家高祖司马均曾任汉安帝的征西将军)!然我司马徽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证明当年司马家的错误。建公,你可记得徽当年离开时之言?”

    司马防一愣,脸上闪现出不可思议的震惊:“德,你莫再执迷不悟,演算天机修道不是正路啊,我司马家乃汉室忠良,岂可。。。”

    司马徽冷笑:“这天下早不是汉家手中了,各地诸侯割据哪里有一丝的汉室忠诚!如今正是司马家发扬光大之时,就如同我当年测算天机——代汉者魏,代魏者司马。”

    司马防震惊,他面色极为严峻,幸好早已经把其他人屏退了。他眼神惊疑不定,称帝称王的惑确实极大。司马防抬头沉声道:“难道当你预言的代魏之人已经在司马家出现?”

    司马徽点头:“早在当年我便演算出帝星将于司马,这些年越加清晰,如今没有算错的话应该是在你的第二子上,他将是最接近那个位置的人。”司马徽没有说的是自从他离开家门第二年天机就开始晦涩不明,司马家虽然依旧占着龙气但却不再清晰。天机这些年越来越晦暗不明,司马徽也只知道司马懿将是司马家至关重要的一个人,但具体怎样他也说不好。

    司马防眼中闪烁不定,司马懿是自己第二子,从小异于寻常孩童,聪慧过人。他沉思良久还是叹息道:“德,说实话你的话十分有惑力,可我不能让司马家毁于我手,我把仲达叫过来,如何去做全凭他自己和天意了。”

    司马徽沉默,他没办法反驳司马防的话。他已经知道曹有大能庇护,却因为自己不甘心而没有告诉司马防。司马徽努力安慰自己,天机天道是不会改变的。

    没过多久16岁的司马懿便来到了正堂上。他面容白皙清秀,一派从容,眼神犀利睿智。司马防有些得意,这是司马八达里的最优秀的孩子,他相信这些孩子绝不会比荀家八杰差。司马徽打量着司马懿,这孩子眼中透着清冽和雄心,从容却不容轻视,自傲却不动声色。

    司马徽赞一声好,这是个不输给孔明的才俊!他想到孔明如今投靠曹不由心恶劣,自己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司马防把刚才的话告诉司马懿,想让这个一向十分主见的儿子自己决定。司马懿眼神变化,震惊复杂欣喜以及沉重,最后转为坚定。司马懿对着司马防躬一礼,然后不卑不亢的对司马徽道:“伯父,我想做这个位置。”

    他见司马徽目露精光又微微一笑道“但是司马懿却有自己的执着和理想。懿这一生只能做谋士,伯父不必多言,这是我的自知之明。谋士必须选明主,依伯父所言代汉者曹,那么懿便选择曹,懿要看一看这位大将军值不值得我的投效。若懿认定了他纵使天意懿也绝不会叛离,若曹不能让懿信服,懿自会取而代之!”

    司马懿的话让司马防和司马徽都是眼前一亮,好有志气的少年。首先司马懿知道自己的定位就是谋士,并不孤傲自大,再一次他有称雄之心却不好高骛远,最后他更是有以择主的傲气,君主若无法得到他认可便取而代之的信念!司马徽摇头苦笑,事都到这个地步了早已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司马懿叹息,他总是隐隐感觉到司马懿走的是一个名臣之路而非称霸之途,但是司马徽却没办法出言阻止。他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年,他当年的年少轻狂当年的笃定似乎都成了笑话。

    司马防拍拍族哥的肩膀:“德,放下吧!带着嫂子从颍川搬回来吧,总住在人家娘家或者荆州也不是事啊!你不是想要看到司马家的荣光吗?不如回来我们一起去等待结果。”

    司马徽微怔,他还能算是司马家的人吗?当年自己执着的追求天道演算之路,几乎背弃了家族所有的亲人,如今若是搬回来了,自己的道心又何在呢?司马徽摇摇头:“建公,你说的我会考虑的,只是我要好好想想,或许几年后我会回来。”

    翌,司马徽离开河内前往荆州,同,司马懿拿着包裹金银开始自己的第一次游学。

    远在许昌的丁瑶和曹自然不知道司马家的变故,让司马徽迷茫的罪魁祸首正在空间里悠闲的趴在上逗着已经可以说出几个字的龙凤胎。丁瑶穿着棉质宽松睡衣,趴在上用左手支起子右手拿着一串银质的铃铛晃晃。

    曹冲小手去抓,他十分活泼好动,对晃动的东西很感兴趣。只是在自己无良娘亲的邪笑下数次无功而返。一旁的曹节也一改安静,两只小手竟然同子隐隐摇摆,竟和铃铛的晃动频率一致。门外已经5岁的曹植飞也似的跑过来:“娘亲,植儿还想看玉玉。”

    丁瑶无奈,这孩子就是对书着迷,不过三岁居然把曹府所有的书全看了,丁瑶就只好每天教导他锻炼神识。半年前小家伙学会了神识就开始看起玉简了。丁瑶也不管他只是每天只随意给他拿出一个看而且还封印了其中三分之二的内容。以曹植的神识根本读不了太大的信息。

    曹植没有灵根,或者说他的灵根叫做隐灵根,修炼速度极慢。只是没想到上天给了他极为深厚的神识,曹植的神识增长速度几乎比丁瑶还要快上一分。丁瑶心中苦笑,这孩子脑瓜到现代绝对比电脑要快。相反曹植的修炼几乎没有效果,曹只好每天带他习武强健体,其实夫妻俩都有些担心。

    丁瑶抱起曹植:“植儿不要看了,看了会变笨笨哦,不是说要给弟弟妹妹讲故事吗?”曹植想了想,点头:“那植儿给弟弟妹妹将故事。”他也学着丁瑶的样子爬到上开始一本正经的背玉简。丁瑶一旁擦汗,这才叫过目不忘啊!

    空间里如今是100倍时间,丁瑶就在一边看着三兄妹念书,等他们都累了才给他们擦了擦脸体送到一边的房间睡觉。她伸伸懒腰,有些困了,便和衣滚到被子里沉睡。

    曹处理公务后回到卧房已经是半夜了,他看到上没人也不惊讶,额头黑莲一闪整个人消失不见。他走到竹楼里能够听得到里面四个人的气息。曹走到主卧,果然上躺着他的亲亲人。只是他的瑶儿睡相越发不好了,被子踹到地上不说,整个子都横了过来。

    曹摇头,上前把人推到里面躺正,自己也脱了外衣钻进被子。不是说他不想做点什么,只是最近累得够呛,青州刚刚打下很多事都需要他去协调处理。曹估计着最迟明年开要去青州一趟,怎么说也得过去视察一下安排工作。

    曹发誓他真的只是想要睡觉而已,可谁知道刚刚闭目躺好,一具温香软玉就牢牢的扒住了他,人的味道往他鼻子里钻,丁瑶的体也不停的往他怀里挤。这个其实是丁瑶和曹多年的睡觉习惯了,往基本丁瑶已经被曹弄得没有力气了睡姿自然不会太过,只是这一次她可没有提前运动,精力好得很。

    曹努力克制,不行啊,瑶儿的手往哪里放啊!光滑的小脸还在他唇上蹭了蹭。曹一忍再忍,决定无需再忍。他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曹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然后慢慢的把丁瑶的衣服解开,他决定要好好吃一顿美餐补充一下这一段时间的疲劳。

    睡梦里的丁瑶感到浑酸麻无力,体更是升起一股燥。她不由挥挥手手指却被抓住,丁瑶睁眼,迷迷糊糊的看向曹:“你回来了?吃我手指干什么?”曹感觉丁瑶实在说“你回来了,怎么还不吃我啊?”他选择相信自己,更加放肆的挑逗。

    丁瑶隔了一会终于发现不对了,这人不是说今天不会回来吗?她紧接着发现了自己处于危险的况,看着对面险的笑容。丁瑶决定放弃逃跑的想法。她深吸一口气,既然已经注定被吃掉了还不如享受着被吃掉。她凑上红唇主动吻上,换来了对方更加急促的呼吸和动作,丁瑶脑袋有些发晕,她的肺活量一到这个时候就不好。

    曹不再客气,难得碰到瑶儿那么配合,虽然他也喜欢瑶儿拒还迎的那种风的说。曹奋力享用美餐,卧室里响着撞击和呻吟的声音。在激的两人木有发现,房门被面无表的曹植关上,别以为他不懂这些,现在的年轻人啊,家风下啊!

    曹植关上门,背起手摇头晃脑的回到弟弟妹妹的小旁边,认真的说道:“娘亲和爹爹正在探讨人类的起源和本能问题,没工夫管我们,四哥给你们接着讲故事。”上的两小娃心中泪流满面,眼圈变成了两队蚊香眼,娘亲啊,把四哥带走吧,他们受不了了!

    作者有话要说:司马懿出现了,小糖最后还是不忍心让喜欢的仲达成为反派给刘备啊怎么办555

    亲们原谅偶吧,偶是破坏平衡的亲妈作者。。。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