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青州四

    夏侯惇拿下北海、关羽拿下临淄,而吕布高顺也进展不错。其实当时曹派吕布出征的时候吕布心中是五味杂瓶,什么感觉都有的。

    吕布也是武将自然希望能够在战场上驰骋,但另一方面这几年他一直在曹军中比较低调,从未主动请过缨。这样做首先是为了降低曹的戒心,毕竟吕布也曾是一方诸侯,高顺张辽更是他的弟兄,他不能过分张扬而毁了兄弟们的前程。

    而且他先事丁原,然后董卓,再然后杀董卓自立最后投靠曹,这一段经历是他心中隐隐的痛。吕布没有办法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好比他得接受其他人看向他的有色眼镜,在这一种压力下,曾经驰骋一方的吕布居然对战场产生了一种畏惧和痛恨。

    在这种矛盾的思想中,吕布只有将心思放在家人上才能不那么感到孤独。这一次曹让他出征他心里是激动的,听说自己的任务是剿灭异族贼寇心中更是感激曹。他不愿意再面对中原的战火,能够实现儿时破掳的愿望吕布怎么能不喜?吕布知道这是曹看破他心事送给他的机遇,也是第一次吕布从曹营找到了家的感觉。

    吕布高顺曹纯这一路进程并不快,但是却十分稳重彻底,所到之处一片清明。吕布初步估计想要彻底完成任务拿下青州他们这一路恐怕还要再呆上两个月,这两个多月收获最大的其实是高顺和曹纯,一个虎豹营一个陷阵营不甘示弱相互竞争,曹纯不复以前的内敛,高顺也不再沉默。两个人都憋着劲相互比较,讨论军阵的时候更是脸红脖子粗。

    吕布扶额,主公这是给他找事做吧?看他太闲了把这俩冤家放一起,吕布淡定的坐着看着两个人激烈的争执探讨,额角突突的跳。这俩人就不能给他消停一天吗!

    在曹三路开花的时候,各地诸侯也是暗流涌动。

    冀州袁绍府,袁绍大发雷霆,他指着郭图毫不留的喝骂:“郭图,不是你说曹孟德不可能短期拿下青州的吗?当时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不需要分出兵力牵制曹,现在呢?大半青州都被打下来了!”

    袁绍能不气吗?青州本来是他的所有物啊,曹手伸得太长本来就让他十分不爽,尽管如今腾不开手直接和曹开战,但是找点麻烦还是可以的。哪想到郭图等人劝谏自己先整顿内部,青州太乱曹也不见得轻松。袁绍扼腕,自己当时怎么就同意了呢?一群眼皮子浅的,只顾及自己家族,根本不考虑主公。

    郭图低下头,他也委屈啊,眼看冀州内乱自己家族如果不凭着这个时候增加实力不是太可惜了吗?再说当时袁绍也没有不同意啊,不过郭图也就是暗暗腹诽几句,嘴上承认着错误,他跟了袁绍好久自然知道如何平息他的怒火。

    袁绍也就是发一顿脾气罢了,郭图平深得他的心意,再说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袁绍平息怒火,没好气的道:“起来吧,说说现在怎么办?”

    郭图这次不敢说什么了,反而许攸悠然出声道:“主公既然事已经无法挽回,想必青州过不了多久就要易主了。”他看袁绍脸色铁青,忙继续道:“如今我军内部不稳,郭军师说的也有道理,攘外必先安内。不如先借此交好曹换取一些官位。”

    袁绍长叹,如今又能怎么办呢,他点点头,心烦意乱的挥挥袖子让众人散会。

    许攸等人躬退下,郭图别有深意的看了许攸一眼,目光中露出思索,这位许军师最近有些不大正常啊,看来得查一查了。

    江东的刘备和孙策依旧打得火,曹打青州他们也很想破坏,只可惜青州太过遥远。为今之计还不如在南边开疆扩土,尤其是袁术留下的两郡,刘备和孙策两方一直在争夺。

    不过虽然默许了曹打青州的事实,可是听到曹连战连胜后这两位还是不是滋味的。孙策也罢了,毕竟以前和曹没什么交集,谈起曹更多的是敬佩和对自己的激励。但是刘备就不一样了,他最恨的就是曹了,只是自己数次的谋算都被曹轻描淡写的化解让刘备十分无力。这一次曹攻打青州进度之快更是让他感到深深地挫败。

    刘备营帐中,刘备唉声叹气,自己已经快四十了还没什么成就。虽然有了一些地盘可是底蕴实力根本没办法和曹袁绍去比,就连刘表、马腾等人都比不上。刘备心烦闷,自己难道这一辈子都无望那个位置吗?

    陈宫进来时就看到刘备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眉头不由一皱。他当然知道刘备为什么而不爽郁闷,话说他也很郁闷好不?陈宫和曹的仇恨比起刘备也差不多了,不过陈宫却更加理。他对刘备其实是有些瞧不上的,尤其是和曹一比就更加看不上眼。

    只是陈宫却发现了刘备的一个潜质——忍。刘备忍功之高确实不是常人能想象的,善于隐忍的人往往是最终的胜利者。勾践卧薪尝胆最后不是赢了?西楚霸王项羽再英雄霸气最后不也乌江自刎了?刘备就如同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随时等待着给敌人致命一击。

    陈宫可不能让刘备没有志气了,他上前一步淡淡道:“主公莫不是怕了曹孟德?”

    刘备眼中怒气一闪可随后变为了无奈:“以备现在的况,怕是再过十年也不可能击败曹啊!”他如何不知道什么卧薪尝胆,可是他都忍了二十年了,难道就要一直忍到死吗?

    陈宫叹了口气:“主公到底在纠结什么呢?主公白手起家,如今谋士众多,前几天孔文举也投靠您了,武将方面有翼德将军,人才方面也不差了。再说现在曹袁绍固然强大,然后一山不容二虎,早晚这两方会决一雌雄,到时候就是主公崛起之时了。”

    刘备眼前一亮,对啊,曹是强大,可是他的敌人也多。袁绍就不可能放过他,这两大巨头还能平安无事多久呢?一旦相争必有损伤,到时候自己未必没有机会浑水摸鱼。

    这边陈宫劝慰了刚刚迷途的刘备,那边许昌正上演一幕君臣同乐的好戏。

    刘协坐在黄金打造的奢华无比的皇座上,连月的锦衣玉食无忧无虑让他发福了许多。只是眉宇间的青色显示着纵过度沉迷酒色的症状。刘协揽着皇后来莺儿,一边自认为豪气的与大臣举杯。堂上的歌姬们衣着暴露,扭动着妙曼的腰肢游走在宴会中给大臣武将倒酒。

    除了杨彪等几位老臣外其余的官员都是纷纷加入玩乐之中,笑声在大中响起。杨彪脸色十分难看,这还是一个皇帝应该有的表现吗?贪婪纵、沉迷美色、安于享乐!曾经那个善于隐忍、谦恭有礼的陛下去哪里了!杨彪把目光投在正和刘协谈笑的曹丕上,只觉得血上涌。

    佞臣!杨彪看到曹丕就想到了这个词,他恨得曹丕牙痒痒的却不得不妥协。只因为这幕后有着曹的影子,他不能露出一丝破绽,否则恐怕下场就和董承一样了。曹丕早就发现杨彪不善的眼神盯着自己,只是毫不在乎,他曹丕就是佞臣,要一点点的把刘协拉下来然后曹家才好上位。

    这几个月曹丕其实遇到了好几批杀手了,虽然都被他一一化解可是心还是不爽。曹丕冷笑,杨彪你不是想要做忠臣贤臣吗?我给你这个机会!曹丕起朗声对刘协道:“陛下,杨彪大人公子杨修聪明伶俐、好学多才,陛下何不让杨修也入宫伴驾?”

    刘协一愣,曹丕怎么提起杨修了?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点头道:“既然如此,就让杨修明入宫伴驾吧!”

    杨彪忐忑的谢恩,心中却惊疑不定。这曹丕在打什么主意?修儿自幼聪慧稳重杨彪当然不担心,只是曹丕为何要这样做?让刘协安于享乐不是曹家的目的吗?杨彪百思不得其解,连宴会也心不在焉了。

    曹府,曹看着自己俊美非常的二儿子感到十分欣慰,子桓终于成长了。他大概能把曹丕的想法猜出一二,无非是要准备对付杨彪了。曹拍拍曹丕的肩膀:“子桓这件事自己拿主意吧,你如今也长大了,过不了多久也该成亲了。一会一起用饭吧,你娘亲最近总是念叨你呢。”

    提起丁瑶曹丕的眼神柔和了不少,曹丕最近比较忙碌,晚上回来的比较晚,丁瑶抱怨说都半个月没见曹丕了。曹丕也有点想念自家娘亲了,伴驾后他很多时候都住在皇宫,话说娘亲的饭菜他好久没吃了。。。

    饭桌上,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饭,这次丁瑶没让张氏下厨,而是自己亲办的就是为了曹丕而龙凤胎早就被喂饱了抱到婴儿上睡觉了。

    丁瑶也听说曹丕让杨修进宫的事了,不过她表示勾心斗角真滴不擅长,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让杨修来有什么用。她只记得一些杨修的故事,比如鸡肋啊一盒酥啊,反正都是各种戏耍老曹。丁瑶摇头,为杨修默哀,这娃落在曹丕手里只有被玩的份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糖码好今天的文文了,还是有点低烧,不过不是很难受了。感谢亲们的关心。

    温馨提示诸位亲们要注意保暖,多喝水啥的,感觉最近感冒的人太多了,而且天气特别干,呼吸道肺部疾病也多。

    小糖表示,生病神马的十分难受~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