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迎接献帝

    议事厅里,曹制定了接下来的战略目标——迎天子和攻打青州。远在洛阳的刘协此时已经三番五次的派人来询问了,刘协真是怕了,他不想再过这种衣食都无法担保的子了,到了曹那里,哪怕是不复天子的威严和权力他也愿意。

    杨彪等一众大臣此时也没在想着牵制住曹了,先不说曹此时的实力之强,单说经历了董卓火烧洛阳后洛阳就渐萧条,每年洛阳的农产更是少得可怜,加上各地诸侯每年供奉减少,大臣们的子也不比天子好多少。他们早就听说曹治理的三州富庶,这个时候连饭都吃不饱如果还看不清形势顾全什么汉室尊严就太傻了。

    曹迎接献帝这件事很顺利,只是袁绍在这个过程中横插了一脚。袁绍赶在曹前面见了天子请求迎驾,可惜被刘协等人拒绝了。有了袁术的事如果刘协还敢相信姓袁的那就怪了!袁绍也不好迫太过,只有悻悻的回了冀州。

    于是兴平二年的七月初,曹派曹洪领兵将献帝和大臣接到了许昌。然后整个七月,曹都和谋士们忙着安顿献帝和一众官员。荀彧作为内政首席官员已经将一些礼仪和行宫等备齐了,所以献帝很快住进了舒适的宫,美味的饭菜和周到的侍候让刘协几乎落下泪来。

    因为天子实在是太窘迫了,甚至连像样的器具都没有,于是曹不得不制备了器具献给献帝。本来这种事是很掉天子的份的,可曹不愧是三国最善于办事的人,他将置办的器具说成了先帝赐予的御器,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

    曹的妥善言论让刘协和一众老臣心中有了不少好感,刘协在第二天上朝时更是毫不吝惜的大肆封赏了曹和其手下的文武。曹面带恭敬的谢恩,但内心却在冷笑:刘协小儿最好安分一点,否则他不介意像上一辈子一样让他颜面尽失。

    曹暗中吩咐郭嘉派人监视大臣们和献帝刘协,更是把刚刚13岁的曹丕送到宫里随驾。曹丕年纪轻轻却心机颇深,他自然明白曹的目的所在,伴驾后带着献帝玩乐,尽享受。献帝几时受过这种惑?几乎在曹丕伴驾后的几天便被成功惑,连早朝都不甚用心了。

    曹的目的就是这样,如果献帝变成了扶不起的阿斗,任凭跳梁小丑们再怎么折腾也不会起到什么效果。况且他还要为以后称王称帝做准备呢。曹毫不遮掩的显示了自己的野心,也是借此机会探一下众武将谋士的态度。

    结果很令人满意,武将这边几乎没人有意见。武将们本政治觉悟就不高,大多经历数次战争后对谁当皇帝看的也很淡。再说曹称帝了他们便是开国元勋。。。

    至于谋士方面,郭嘉戏志才不在乎,周瑜年纪更小更是对皇权没什么概念他出生时就快到乱世了。至于程昱贾诩也不必怀疑,这俩老狐狸其实早就打着当开国功臣来着。荀攸对于曹的表现只是沉默了一会便恢复了正常,真正有些别扭的只有荀彧和刘晔了。

    刘晔本就是汉室宗亲,其血缘浓度绝对比刘备的要高,这也是为什么上辈子曹一直没有特别重用他的原因之一。这一辈子曹可不会这样了,他清楚的知道刘晔的想法和忠心,所以全心的相信刘晔。刘晔自然有些郁闷,他汉家的主人也许再过几年就要改姓了,但他只是稍稍纠结一下便释然了,这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曹孟德了!

    荀彧同样有些心复杂,他自幼便有着忠君报国的思想,对汉室的期待自是不小。可是他跟随曹数年,曹待他一向极好并且曹绝对是天子的最好选择。荀彧深刻的明白曹的才华根本不应该于臣下,他更是看到了汉室的益堕落,曹此次表现他当然明白,有失望有落寞。可是荀彧在独自想了三天后终于想通了,既然辅佐不了汉室便辅佐新的明主吧!

    曹安排了献帝后也对各地诸侯有了分封,封袁绍为司空、刘表为荆州牧、刘备为扬州牧、孙策为扬州刺史曹这娃压根没打着好主意、马腾为凉州刺史、韩遂为凉州牧。。。。

    安顿了献帝,曹开始考虑新的战略了,那便是攻打青州,只要舀下青州,他便可以舀下华东地区,也就是大汉地图的心脏部位。于是曹又开始了他的忙碌。

    曹除了在军营里检查士兵的训练就是在和谋士们研究青州的局势。郭嘉等奉了曹的命令将打探到每一份关于青州的报都复制一份送到曹这里,再加上曹暗卫这里自己获得的消息,每一天沙盘上都会有青州兵力部署的新的变化。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曹是大将军,自然有直接干预青、兖、徐、扬四州的权利。但目前扬州几股势力犬牙交错,刘备和孙策势力明争暗斗,孙策更是在直接在江东大打出手。曹也不会在此时介入这个乱局,他的目标就是青州,只有将四州统一起来,他才能和袁绍开战。至于扬州,就让他们现在去打生打死好了,只要适当的控制一下他们的程度,让他们在自己腾出手来事前保持着均势,到自己掌控青州后自然会解决他们。

    兴平二年的八月,六个多月孕的丁瑶着凸起的小腹在曹的陪同下散步。不散不行啊,她的肚子要比七八个月的也差不多了,腿脚都有些浮肿。这可以说是丁瑶怀孕最难过的一次了,曹这个时候便为了妻果断地放缓了进攻青州的步伐,一则是想看着丁瑶平安生产,二则也是有段时间整合一下也好。

    化妻奴的曹几乎每天只去半天议事,下午就早早回来陪丁瑶散步或者做胎教了。丁瑶告诉他这可能是一对双胎,曹欣喜之余也有些担心。虽然丁瑶一直修仙有空间在手,但是生孩子可是要命的事,他可不想出一点意外。

    曹扶着丁瑶回了主卧坐下,命张氏制备午饭。曹昂几个兄弟也过来用餐,曹家每餐都在一起用是这二十年来的习惯了。曹植小包子挣开二哥的手扑向自家娘亲,二哥三哥最讨厌了,不让植儿接近娘亲。曹植幸福的刚刚抱住丁瑶的腿便被自家老爹拎到了一旁。

    曹植气呼呼的控诉:“爹爹哥哥们简直是太过分了,子曰。。。。”丁瑶黑线的把他拉过来止住了他即将出口的长篇大论。曹植不愧是七步成诗,文采天赋好是应该的,可是这个小呆子真的是后写洛神赋的风流种子咩?

    丁瑶把曹植拉过来,擦掉了他小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墨迹。她叹口气这娃怎么写字都能写到脸上?她这个儿子真的除了学问外没有任何好!额,也许要再加上一样就是吃,你看这个小鬼一看到满桌香气四溢的佳肴就立即抛弃了他的娘亲投奔桌上的菜肴了。

    丁瑶不满的把曹植的头发弄成鸟窝,娘亲难道还没有美食重要?曹在一旁看的好笑,他可不敢说曹植这是随了母亲啊,丁瑶以前不就是有了美食忘了相公?他上前拦着妻子坐稳,然后熟练的给丁瑶的小碗里夹菜,嘴上还絮絮叨叨的念叨着:“这个不能吃,对孕妇不好,那个不能多吃,容易受凉。。。”

    丁瑶鼓起小脸,她不要吃胡萝卜和芹菜啊,而且她最喜欢吃辣曹给她夹的都木有辣椒或者胡椒!丁瑶眼泪汪汪的看向儿子们求助,曹昂三兄弟在一旁却当起了布景板,娘亲啊不是儿子不帮你,是确实对你有好处啊况且老爹的气势他们hold不住啊!

    一顿饭吃了将近一个时辰,曹昂三兄弟告退后曹植也回去了。曹关上门陪着丁瑶躺在榻上,孕妇需要多休息,他把这些贯彻的很好。曹铺好,把妻子塞进去。话说为什么觉得丁瑶怀孕的时候好像自己养了个女儿呢?

    曹倚在背上,手上舀着一些信息和资料,虽然不去议事但是主公的工作还是要做好滴!他仔细的看着每一条信息,在青州的水军和世家分布上给予了关注,曹目光深远,看来甘兴霸也要加快寻找了,否则真被刘备他们抢了先就不知道到哪里哭了!

    曹派人往长江一带秘密寻找甘宁的水寨,而这一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找上了曹

    作者有话要说:迎接献帝了亲们猜猜最后的人是谁捏?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