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宛城终

    贾诩面色难看,他虽然当初想到可能会败给曹但却没想到这么迅速。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被曹摆了一道,因为本该烂醉的关羽张辽以及刚刚睡着的郭嘉都站在曹后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脸上更是挂着古怪的微笑。

    贾诩深吸口气,一向自诩聪明的他居然会败的如此彻底。他自嘲问道:“不知曹公如何识破诩的计谋的?”曹干笑,他能说是上辈子被贾诩骗了一次吗?曹面上丝毫不显,淡淡道:“先生之计的确周密,只可惜先生算错了三点。”

    贾诩抬头,眼神亮的惊人:“愿闻其详!”曹缓缓道来:“其一,是张绣和先生投降的太痛快了,不仅在下军师觉得异常,连曹某都有些怀疑。”这倒也是事实,因为在一开始郭嘉就提示过恐其有诈。

    曹见贾诩点头接着道:“第二便是这两天张绣将军运粮的车实在是太多了。不光是车辙印不像米粮之物,连运粮的军士也是过于警惕。”曹看到贾诩恍然大悟的表嘿嘿一笑,说出了其三:“第三点就是先生没有了解我曹孟德的了,这一辈子曹孟德并不是好色之辈,何况家中妻尚在,先生怕是算漏了这一点。”

    曹说出妻之时眼神变得温柔,连贾诩和张绣之前有些怀疑的人都不由长叹一声,这曹居然是个专之人。张绣被关羽押着此时不由出声询问:“不知在下的婶婶何在?”张绣终于不是冷血之人,虽然这位婶子张绣十分不喜欢。

    曹面色冷漠,一挥手士卒拎上来被绑着的邹夫人。此时的邹夫人早已没有宴会上的俏之感,披头散发,脸上苍白布满泪痕,双目中看向曹泛着强烈的恐惧。曹冷笑,刚刚在帐篷里居然想要爬上他的,岂不知他曹孟德的怀中只能是他的瑶儿的体。何况是这种趋炎附势的女人,和她做戏都嫌脏了帐篷。

    不得不说这一世的曹对其他的女人真的做到了不假辞色,男人虽然花心但有的人一旦动,往往比女人更加专一。历史上一直冷的枭雄曹无疑就是这样一种人,曹对待邹夫人毫不怜香惜玉,也许只有在丁瑶面前他才能露出温柔之色。

    曹暗中命令埋伏的夏侯惇和乐进也将张绣的士兵团团包围,面对曹如此周密的布置,贾诩终于不得不承认,此次行动彻底地失败了,那么他将要依照曾经的诺言彻底为曹工作后半生,只是曹还会招揽他吗?贾诩看着曹周围的郭嘉,想到传言里曹军六杰的名号,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沮丧。

    主帐中,曹亲自将贾诩扶起来并将张绣绳索解开,曹坐在主位上,丝毫不担心张绣会暴起伤人。开玩笑,一旁门神一样的关羽等人是干什么的?何况他也不相信张绣有这个胆量。曹放缓语气,淡淡问道:“不知先生和张绣将军可愿为曹某效力?不才定会让二位大展才华,望二位助清平战乱、匡扶汉室!”

    曹大义凛然,一番话说的张绣血沸腾。张绣大吼出声,单膝跪地:“绣愿意为曹公鞍前马后,为大汉征战四方!”这个单纯的娃没有看到郭嘉等人惋惜怜悯的眼神和贾诩恨铁不成钢的表。郭嘉摇着扇子,心里叹息:哎,多好的年轻人啊,就这么被主公奴役了。

    贾诩嘴角抽搐,张绣你那个眼巴巴的看向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决定为曹效力,可是也不想被人压榨啊,他和郭嘉聊天的时候可是知道曹对待下属的方案——知心主公般的极力关心下属的体,然后奴隶主一般的压榨手下人的劳动力。可是这一屋子的人都随着张绣看向自己,贾诩心中骂了张绣数遍,面上却僵硬的拱手道:“愿为明公效犬马之劳。“他心中默默流泪,可不就是犬马之劳?

    曹很快花了数天将张绣的士兵收编到自己的军队,然后准备回许昌的事宜。曹和郭嘉等人商量,决定将张绣留在此地镇守,反正张绣投降这件事没人知道,对外就称张绣击退曹军好了。曹等人决定将张绣埋在荆州做一个暗桩,走的时候只带走贾诩。至于邹夫人则被张绣看管起来,但可以想象她的子将不太好过。

    兴平元年十月末,曹回许昌,动作小的没有惊动任何诸侯。待后诸侯们知道曹攻打宛城的事,也只会得到一个曹军败退的报。

    曹回到许昌先是抓紧处理离开时的政务,并且整合现有军队,曹想着过完年便去迎接献帝,于是曹在许昌过了一个十分平静的新年。

    兴平二年除夕,曹家家宴。今年的家宴不同于往年,因为家宴的所有事宜都是由新晋儿媳张莹莹办的。桌子上一桌丰盛的菜肴也是张莹莹亲自下厨做的,曹家也没有自家人之间的规矩,丁瑶见张氏做完了最后一道菜便拉着她坐下一起用,不用她在旁边布菜。

    这个新年全家人都过得十分愉悦,曹昂高兴是因为自己媳妇得到了父母兄弟的认同喜,丁瑶满意是因为这一年以后她不用再心家里的琐碎事宜了,至于曹则是欣悦着丁瑶的转变,因为往年丁瑶都是忙着给儿子夹菜,这次有了儿媳妇丁瑶就只有把注意力转到曹上了。于是曹看着张莹莹分外满意。

    一个悠闲的曹每天喜欢干什么?自然是和他的亲亲老婆风花雪月然后做他做的事,曹过了年也正式进入了四十而不惑的年纪,尽管他不化妆看起来恐怕只有二十四五的样子。曹手下的谋士们这一年同样收到了曹分发的福字、红包和一些类蔬菜,尽管不多也让他们心中暖哄哄的,主公到底还是真心待他们好的,在其他诸侯那里可没有这个待遇。

    在曹以及其他各个诸侯忙着过年的时候,长江之上却形单影只的泛着一只小舟。小舟上一位十一二的少年正穿着单薄的耸动着肩膀,清秀的面容上却挂满了泪痕。他握紧双拳,眼中迸出强烈的恨意,他恨孙策杀死祖父,他也恨家族的薄居然仍想着倒向孙策。

    少年面容慢慢变得坚毅,他不会像家族的人一样的,刘备和孙策都不是他向往的明主,只有曹营才是他的归宿,也是唯一能帮他报仇的势力。他感受到寒冷的西北风不由瑟瑟发抖,剧烈咳嗽几声让小脸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红。少年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他依稀看见慈祥的祖父给儿时的自己讲着楚汉争霸的故事。。。

    少年出来并没有带多少衣服金银,常年锦衣玉食的他终于受不了严冬的气候,硬撑到小舟靠岸便眼一黑晕死过去。在他晕过去没多久,一双大手将他背到背后,那是个高大修长的青年,带着斗笠的他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左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和一双若寒星般的眸子。

    青年将少年背到了一个水寨,水寨外面的小喽啰看见青年都充满善意的哄笑:“阿义你回来了?怎么还捡了个孩子?”‘阿义’摘下斗笠,露出一张帅气的俊脸,然而左边的脸颊却被一道狭长的疤痕破坏了。他呵呵一笑,也没有接话,是问道:“老大回来了吗?”

    小喽啰摇头,青年没什么表,只是继续道:“这个孩子感染了风寒,一会就让他住在我屋里,老大回来了就这么告诉他就好。”青年和周围人打了招呼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少年的衣服换掉后给他盖上被子便出去煎药。

    此时的长江之上,一艘中型船只靠了岸,水寨的小喽啰们不由聚集在岸边,眼中无一不露出强烈的崇拜和兴奋,他们的老大回来了!船上一个面容有些粗犷的青年汉子,青色的布条扎着头发,阳刚的眉眼和下巴泛青的胡茬让这个年轻人充满了奇异的魅力。汉子轻轻一跳便纵跳下船只,他稳健的步伐显示着不俗的武技。一股冷风灌进了他的衣领,汉子咒骂一声:“tnnd的鬼天气,加上孙策和刘备的战斗根本没有富豪的船只啊!对了,阿义呢?”

    小喽啰将‘阿义’的话转述给他,这汉子略略沉吟,不甚在意的道:“哪家的贵公子偷跑出来了吧?救了就救了。”他虽然干的不能见光的买卖,可是做人的良心却从未泯灭,每次‘生意’也不会轻易伤人命,穷苦人家他更是经常帮助秋毫无犯。

    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这种颇为矛盾的贼寇处事,才会吸引这么多人为他卖命,才会让他的侠名远洋。他不屑于与剥削百姓的官军为伍,也不屑于和草菅人命的匪类一般,因此长江之上他带领的这只水匪名声远洋但却被孤立,而这个汉子便是——锦帆贼甘宁甘兴霸!

    作者有话要说:贾诩归队了,下面就要到袁术称帝了。这一块会写三章-五章左右。

    本章最后的少年、青年都是谁捏,亲们要不再猜猜?嘎嘎,小糖发现喜欢上让大家猜人的游戏了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