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曹昂大婚

    40、曹昂大婚

    兴平元年八月二十五,曹昂大婚。一早上曹昂就穿上了红边的黑色喜服,俊秀的脸上也一脸喜色。丁瑶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心里有酸涩也有自豪,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没当过母亲是不会明白的。

    丁瑶和曹两人一早也换上新衣服,端上笑脸去迎接宾客。曹手下的文武群臣官职够的基本都来了,剩下的就是三州的世家,其他地方的和曹表面上相安无事的大家族。江东的孙策也派了新收的鲁肃前来道贺顺道带给周瑜一些礼物作为感谢,他打着让曹猜忌周瑜的行为让本来对他有些谊的周瑜顿时没了好感,即使是经常算计别人的周瑜也不喜欢被人算计啊!

    寿的袁术和冀州的袁绍两兄弟派了使者道贺,现在还没到和曹翻脸的时候。荆州刘表、西凉马腾等各地甚至天子都派了人来问候,不过这些丁瑶没怎么在意,让她吃惊的是刘备居然也派了简雍前来道贺!她心里开始佩服起刘备了,这家伙才是三国的忍者神龟啊。

    曹倒是不以为然,若是刘备没有这个本事和心机,他就不叫刘备了。虽然曹也对此感到膈应,但心里也不得不为刘备喝一声彩。曹和颜悦色的问候了简雍让简雍顿时受宠若惊,简雍疑惑,这曹孟德不是和主公是死敌吗?

    不过他很快就不这么想了,因为曹把他安排到了一个很特别的位置——左侧是孙策的人,右侧是徐州的世家(陈登和郭嘉对外宣扬的是刘备杀死了陶谦)。简雍沉默,这真是个‘好’位置。

    宾客足足好几百人,曹带着曹昂曹丕和曹彰在一边应酬,而丁瑶则忙着接待女宾,还好有丁瑶的嫂子刘氏、郭嘉老婆李氏、夏侯惇老婆张氏等几个官员家眷帮着,才让她能有功夫喘口气。

    不说曹那边,单讲丁瑶这里。丁瑶一紫色的衣裙游走在贵妇小姐们之中,尽量做到周全。因为曹如今实力强大,未婚的儿子也有不少,所以这群人有闺女的都带着闺女,其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丁瑶和她们笑谈,几个贵妇更是把自家女儿往丁瑶那引荐,这个时候丁瑶才有空打量着这一群最大不过十三四,最小不过七八岁的萝莉们。不得不说一个个的都是颜色家室极好的,这些小萝莉们很强大很早熟,一边和她亲的聊着一边的眼角还飘向男宾里俊美异常的曹丕和看上去阳光帅气的曹彰。

    丁瑶无语,不过也不是没有发现好苗子,她感觉自己有点像清朝选择秀女的嬷嬷,丁瑶为自己的想法恶寒了一下,然后细细的打量着十分出挑的几个人。

    一个是穿浅蓝色衣服的少女,容貌让丁瑶见了都有些惊艳,周如水的气质和智慧的眼神让丁瑶很有好感。另一个是个与周围少女显得格格不入的女孩,她棕色的头发微卷,脸上五官深刻皮肤呈现着淡淡的小麦色,一看就不是中原的女儿。最后一个让丁瑶注意的是一鹅黄色衣裙的少女,颜色也是不错,通体带着贵气和不可凛然的傲气。

    丁瑶一一问过,才知道蓝衣少女名叫甄宓,乃是大商家甄家的小女儿,卷发女郎乃是西凉马腾的女儿马云禄,而第三个黄衣少女则是南郡太守郭勇之女郭女王。丁瑶不淡定了,这都是名人啊!甄宓和郭女王貌似还是自家未来儿媳妇?还有那个马云禄是怎么回事?貌似这是个虚拟人物来着……

    丁瑶对三个女孩的聊了一会,看的其他几个女孩子十分眼。慢慢的丁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郭女王貌似对甄宓特别的敌视,按理来说她们应该没有见到过啊?难道这就是宿命的天生不和?期间郭女王屡次含沙影的讽刺刁难甄宓,但都被这个智慧的女孩子一一化解,丁瑶本来很乐的看戏,但是后来她突然心中一惊,因为她注意到郭女王看向自己时眼神闪过的不自然和疑惑。

    难道她也是重生或者穿越的?丁瑶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不停的盘算。上次卞氏可是给她提了个醒,三国可不是只有一个人不正常啊!丁瑶猜测郭女王是重生的面大,因为她发现郭女王只有在看到甄宓、自己和曹家父子时候才会绪起伏大一点,丁瑶甚至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由最初的敌意到震惊到疑惑。

    丁瑶心中冷笑,敌意怕是因为自己是曹昂的妈阻碍了曹丕的路吧?后来的震惊应该是知道了曹的几个儿子都是自己生的,至于疑惑那就是对目前历史歪曲的不解了。丁瑶心中无声的给郭女王打了个叉,这个女人的野心太大了,决不能让她嫁给曹丕,否则家宅就不宁了。这与甄宓还要再看看,而且曹丕喜不喜欢,现在谈这个还太早了些。

    马云禄丁瑶倒是不甚在意,这丫头似乎对自家的毛头小子不感兴趣,而对曹后英气人的赵云芳心暗许。记得《反三国》里就是她嫁给赵云了,丁瑶心中感叹,对这个女孩还是很有好感的,一举一动透着爽利,当然了能走到哪一步就看她自己了。

    吉时已到,曹昂和穿喜服的张家女张莹莹被人簇拥到堂上拜堂成亲,丁瑶和曹以及未来的亲家坐在主位上受了儿子儿媳的礼,然后新娘就被带到新房了,至于曹昂则被众人灌酒。曹昂一杯又一杯来者不拒,他修了仙后酒量惊人,可是即使如此也架不住这么多的人不停的灌他,后来还是曹丕替他挡了剩下的酒颇有义气的让自家大哥先入洞房。

    曹昂冲着人群里的曹丕比了个多谢的手势,然后进了洞房,顺便把想要折腾的曹彰夏侯尚几小拒之门外,然后他重新勾起笑容走向自己的妻子,她将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如果可以他也想和自己爹娘一样琴瑟和鸣、夫唱妇随。

    丁瑶和曹的房间里,丁瑶毫无形象的倒在了榻上,累死她了,比打仗也差不了多少了。曹摇了摇头,对于自家媳妇毫无办法。他走过去为丁瑶把鞋子脱了然后把她翻过去揉捏丁瑶的肩膀和脊背。

    丁瑶舒服的哼哼:“对,往下点,嘶,居然这么酸疼。嗯,乖,真舒服。”丁瑶眯着眼享受着人的服务,然后把郭女王的事给曹说了一遍,当然甄姬和马云禄也提了提。曹嗤之以鼻,这个女人有的时候就是多想,曹丕成亲还得过几年呢,再说几年以后什么样子什么地位的、还不知道呢。

    丁瑶见他不满足自己的八卦之火只好悻悻的住了口,然后一边听他说起正事一边享受他的服务。只是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了,丁瑶悄悄的打了个小哈欠,眼皮都有些打架了。

    “……总之刘协打得好算盘,他到敢想?明我定要和奉孝公瑾等人商议一下……”曹止住了话语,他发现丁瑶已经一脸幸福的入睡了。曹叹气,这个小妞太气人了。曹轻轻的抱起丁瑶转动意念进了空间,他的瑶儿想睡可以只是醒了以后要慢慢补偿他。

    丁瑶一夜好眠,真真的睡到了自来醒,她睁开迷蒙的眼睛,才发现自己进了空间。不用说肯定是曹抱她进来的。丁瑶动动体准备起突然被一股大力拉了回去,“瑶儿怎么不多睡一会?可是养好精神了?为夫等了好久了。”曹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呼出的气更是让她敏感的微微颤栗。

    丁瑶感觉到上大手的度才发现自己居然没穿衣服,刚刚就一直这样躺在某人的怀里。丁瑶脸色绯红,这个老不正经的混蛋!她咬牙道:“曹孟德,不要闹了,明天新媳妇还要敬茶呢,呀!”她的话被曹的进入打断了,丁瑶被突如其来的刺激软了子,只能任曹在她上为所为。

    曹恶意的用力一顶,满意的听到她人的尖叫。“没,没关系,空间的时间很长不会耽误明天的,瑶儿既然睡饱了就要让为夫填饱肚子啊!”曹一边戏谑的回答一边更加激烈的加快了碰撞,丁瑶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上的一只小船,只能随着波浪不停的摇摆晃动,她无暇顾及自己丢脸的带着哭腔的求饶和高昂的呻吟声,只来得及狠狠地咬那人一口便重新陷入了沉睡。

    翌,曹神清气爽的来到州牧府办公,如果不是他大天围着丝巾的话会更加自然一点。曹面无表的接收者众人对他的注目礼,只说是落枕了,他可坚决不能把丝巾拿下来。谁让他的瑶儿咬的太狠了,在空间呆了这么久出来居然还有个明显的印子,更好死不死的咬在他的脖子上。

    曹进了门,典韦粗声粗气的给他行了礼,典韦的眼睛瞪的老大:“主公,你脖子不舒服吗?俺有祖传的跌打酒,专治落枕的,主公你用用吧。”曹语塞的看着典韦纯洁无比的大眼,终究接过了药酒并且表示感谢,这么实心眼的下属他真的不好拒绝啊!

    类似这样的话曹一路上重复了好几遍,到达了议事厅时候曹的脑门上已经出了几个井字。老大心里不爽,小弟很悲惨。关羽被派去巡城、赵云被派去跑腿、典韦被派去站岗、夏侯惇被派去练……曹绝不承认他小心眼,然后打起十二分精神走进了议事厅,外面的武将只是小喽啰,这屋里却是一群狐狸。

    屋里程昱、荀攸、荀彧、郭嘉、戏志才和周瑜俱在,看着曹怪异的打扮和臭臭的表,几人交换了眼神。程昱抚了抚胡子,眼神透着主公有问题啊的信号。戏志才点头,对口型“我怎么看着主公气色很好?”郭嘉一脸‘男人都懂’的表坏坏的笑数声。周瑜虽然新来但还是很会分析的,他摸摸下巴,断定——主公绝不是落枕。荀彧无奈一叹,这一群怎么能编排主公呢?这分明是家暴啊家暴!荀攸默然无语,其实最腹黑的就是这个小叔叔了,他抬头认真观察,得出结论“主公怕是被逆推了!”

    诸位谋士齐齐肃穆的向自家主公表示同,主公夫人太凶猛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曹昂大婚了,这一章有和轻松,接下来再过一两张以后就又要打仗了,so战前的甜点了~~~

    关于谋士配给曹的问题,小糖决定贾诩、诸葛和陆逊配给曹,剩下的徐庶、司马、庞统给别人,法正等还是刘备的。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