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战后

    35、战后

    接下来的几天,曹忙于处理兖州的事,他还要在兖州待一段子。这半年左右的时间,他先后攻占了徐州,后解决了吕布,动作不可谓不大。此时正是人心浮躁,宵小容易作祟的时候,他必须尽到主公的义务稳定人心。看书就到~~~

    吕布等人终于在被冷落将近十天后见到了曹的面,主座上曹面无表,但周气势威严凛然,他深邃的目光投向堂上的诸人,看得吕布几人心头一跳。吕布平复下来心中刚刚涌上的畏惧臣服感,心中暗叫一声惭愧,曾几何时他吕奉先居然也有畏惧一个人的时候。吕布稳定心神,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主座上的人,那个远近闻名的镇军将军。

    曹孟德此时年近不惑,面容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他和吕布想象的样子不同,面白无须、头发乌黑油亮、脸庞坚毅深刻,并不如何出众的长相却极有男儿魅力。曹腰背直,举手投足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严霸气。双目明亮深邃,闪着不符年龄的沧桑和睿智,果然是个出色的人物!吕布心中喝了声彩,这个曹孟德比他片段里的那个强上了百倍,其实他之前惋惜过一阵那个美貌无双的丁夫人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那啥上,现在见了真人心中平衡了许多。这才对嘛,那些片段果然也不完全真实啊。

    郭嘉站在曹旁边目光诡异,这吕布的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了主公半天究竟是要干什么?他轻咳一声打断了吕布的沉思。吕布回过神,为自己不着实际的胡思乱想汗颜,他沉声道:“久闻镇军将军英明勇武,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曹面色稍缓,没人不喜欢恭维,尤其这个人还是他曹孟德入得眼的人,他放缓了语气道:“奉先,听闻尔等有归顺我曹孟德之心,吾甚为愉悦,不知是否如此?早就听闻并州八骑无一不是豪杰好汉,若能得诸位相助,如虎添翼也。”

    吕布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自家弟兄,这种事要看个人意志。沉默了半刻,成廉,宋宪,魏续,侯成,曹,郝萌六人相视一眼,齐声单膝跪地道:“愿为曹公效命!”他们几个早就有了想法,他们是普通人,武艺也只算上一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没有办法抛下一切不顾。再说兖州的这场仗他们也算全了吕布之间的兄弟义气了,如今曹公实力雄厚,不趁这个机会投靠难道以后喝西北风去?吕布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虽然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但个人有个人的义务责任,经过梦境,他不再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上了。

    高顺面无表,直直的站在吕布的后面。张辽到底年轻气盛,看向几人怒目而视,颇有不屑。曹毫不在意,虽然这六个人都只算上小角色,但担任个一城守将还是够的。现在他地盘大了,人手缺少啊!他重赏了这几个人命令戏志才为几人安排,然后看向吕布、高顺和张辽三人道:“奉先,不知你们三人意下如何?”

    吕布表态:“我吕奉先征战沙场十余年,在并州与异族作战也算是尽忠报国。奈何世事无常,我吕布实在厌倦了官场,只希望曹公准许让我带着拙荆貂蝉归隐田园。”吕布真意切,他看着言又止的两个好兄弟,不由一笑:“伯平(高顺的字)、文远(张辽的字),你二人有大将之才,屈之可惜,曹公此处绝不会埋没尔等。不要急着反驳我,我吕布已经没有当年的雄心,也从来没有带给你们荣耀,如果你们因为我而埋没自己,我吕布万死不能赎罪。”

    曹看着下面兄友弟恭的场面不是不动容的,他暗中摸摸鼻子,怎么感觉自己成了拆散人家的恶霸?他长叹一声道:“奉先也不必急着归隐,有的时候不是你归隐了麻烦就不找你了。再说以貂蝉夫人的美貌恐怕以后麻烦不断吧?”他微笑的看着吕布皱眉,接着道:“奉先不如先来我军中,伯平和文远也好展示自己的才能。我曹孟德从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过去的就过去了,各为其主罢了。况且奉先大才,岂有不用之理?”吕布和张辽皆有些动容,连高顺的死人脸也仔细盯着曹,似乎在思考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就这样,吕布军全体投靠了曹,可谓皆大欢喜。曹没有特意分开吕布高顺三人,而是让他们和黄忠关羽赵云等武将一同共事,这是曹的阳谋。他天疑心怎会如此轻易相信吕布等人,想要分化三人还不能引起他们的反感就只有让他们融入曹军的武将团体,然后再慢慢的把他们和吕布调开,这样就不会出现兵变的隐患。吕布心中苦笑,别人看不出来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心中更加佩服曹,而且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旁的心思,现在只不过是在曹军谋个差事赚取俸禄养貂蝉罢了。他的貂蝉刚刚孕育了他的第二个孩子。

    初平四年7月,曾经名动天下的吕布归顺了曹,天下各地诸侯震动。其他的诸侯加快了他们的脚步:看书就到~~~

    久居凉州的征西将军马腾,于三月入长安朝见献帝,并与侍中马宇、左中郎将刘范、谏议大夫种劭、中郎将杜禀等人合兵进攻李傕,二军相持多。李傕、郭汜等大败凉州军,马腾、韩遂逃回凉州,为了稳定西边,使汉廷以马腾为安狄将军,韩遂为安降将军。

    孙坚死后,其子孙策遂至寿(今安徽寿县)投奔袁术。袁术表孙策为怀义校尉,使其统兵千余人。不久,孙策便攻下庐江等地,袁术先后许以丹杨、庐江等郡太守,但皆未兑现。孙策忿忿不平。五月,孙策向历阳进发,击败扬州刺史刘繇。此后摆脱袁术控制,得据丹阳郡(今安徽宣城)和吴郡(今苏苏州部份地区),威镇江东(古称长江芜湖、南京以下南岸地区为江东)。

    袁绍加快了攻打公孙瓒的脚步,冀州牧袁绍遂使大将曲义与刘和、鲜于辅、乌桓峭王等合兵十万,大败公孙瓒于鲍丘(今天津蓟县、宝坻境内),斩首二万余级。于是代郡(今山西阳高西南)、广阳郡(今北京西南)、上谷郡(今河北怀来东南)、右北平郡(今河北丰润东南)等郡皆叛公孙瓒,初平四年五月公孙瓒阵亡,袁绍夺下幽州,占据冀州、幽州二州之地,后得刘备糜竺等人率领5千步卒投靠袁绍,袁绍实力大增,隐隐与曹分立抗衡。

    曹这个时候也忙着三州的政事,虽然收缴了地盘但民心军心却不稳,曹只好暂时坐镇兖州,安抚百姓震慑不安分的世家诸侯。他苦笑一声,估计恐怕整个初平四年都要呆在兖州了。

    丁瑶最近在收拾行装,她已经从豫州出来将近一个月,关键是她的宝贝儿子曹植才刚刚半岁,她可舍不得等到明年和曹一起回去。丁瑶还没来的及告诉曹要走的消息,最近他太忙了,丁瑶收拾好行装想了想还是进了空间。虽说要走,她也要想着给曹准备一些东西。曹手下人每月的健体丸似乎没有了,嗯,还有曹修炼需要的丹药、最好再炼制一些法器给他……丁瑶忙忙叨叨,她发现自己真的有八婆的潜质了。

    她在竹楼的炼丹室里炼制了将近三年分量的丹药放在储物袋里,然后又去炼器室给曹炼制了一件防御内甲、一把缠腰软剑、一柄冰属的匕首。她把这些一起放到储物袋里,又放了一些自己做的点心、银两、常用品才心满意足的走出了炼器室。刚刚烟火味太大,她要去洗个澡。

    丁瑶从浴室里出来,她只穿着一件极为贴舒适的感内衣裤,反正这里又没有人。可是这一次她发现她错了。因为竹楼的客厅里,曹的一双眼睛正不自主的定在她上,灼的让她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她惊讶非常脱口而出:“你怎么进来的?”她以前想过让曹可以自己进来可是一直不得法门。

    曹干脆上前抱起了她,软软的躯泛着迷醉的体香让他食指大动,他都好几个月没有进食了。他抱着怀里的人大步走向卧室,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比较喜欢现代的东西的,果然比榻滚起来舒服。这厮将修真法术充分用在生活上,一个风系的法诀眨眼就将他的衣服剥光。他堵住了丁瑶因为吃惊而没来得及合上的小嘴,贪婪的汲取着她的芳香。

    丁瑶有些微喘,她气恼的看着他,食指点在曹光滑的膛上:“你还没说怎么进来的?”这点很,万一自己在洗澡岂不是被他看光了?虽然已经看光了可是她可不想在自己不知道的况下奔。

    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他本来到房间里找丁瑶的,看人没在估计就是她进了空间。本来他想等丁瑶出来的,谁知自己的眉心一闪,浮现了一个意念“伴生宿主是否进入空间?”这个意念来的太微妙,他未多想的同意后就出现在空间之中。丁瑶听他道明原委,略有了悟。她能感觉到空间升级后自己和曹之间冥冥中多了某些联系,比如最近常常不见他人却能感受到他的心。她还以为是幻觉,如今看来似乎不是。丁瑶猜想应该是那朵并蒂莲的缘故,可惜这两朵莲花实在可怕她根本不敢吧神识放进去。

    丁瑶正琢磨着,突然感觉上升起一股酥软。她回神发现曹这家伙正在自己上作乱,她推推他却换来曹幽怨的一眼:“瑶儿不是要回豫州吗?离别之前不应该让为父填饱肚子?”丁瑶一愣没想到曹已经知道了,随即释然,他怕是也能感应到自己的心吧。丁瑶心中柔软,决定献

    曹大喜,熟练的手法极尽温柔,等丁瑶软的像一汪水时冲进了贪恋不已的地方。长达4.5米的大上交缠着两具体,汗液和□混合在一起,随着丁瑶断断续续的吟哦声营造出极尽的暧昧。丁瑶哭求:“孟德,不要了,不要了好不好?”曹怜惜的吻吻下人眼角因为刺激而分泌的泪水,动作却更猛烈了几分:“不可以哦,这是瑶儿不乖的惩罚。瑶儿不顾危险抛下植儿来此,还受了伤,为夫十分生气,所以……我要努把力啊。”看书就到~~~

    “呜呜,我错了好不好?啊,慢点……嗯,曹孟德,我,我就不该同,同你。”丁瑶哭无泪,修真让她体好的都没办法轻易的晕过去,她来这里到底是为了谁啊?虽然她也心虚理亏害他担心,可是这家伙真的不能轻易给甜头啊!

    事后,曹亲了亲有气无力昏昏睡的丁瑶,知道自己累惨了她。他主动抱起丁瑶走向浴室。清理体后,曹把丁瑶用被子裹起来放在上,自己穿好衣服准备待会下厨。这种事很费体力,所以他要给小妻子补补,刚刚抱起来都瘦了。

    上丁瑶睁开了眼睛,望向隔着玻璃厨房里忙碌的影和叮叮当当的响声,终于甜蜜的进入了梦乡。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就算是吕布的收尾了,下面的几章应该是曹发展实力丁瑶家长里短的琐事了,然后才会有战争戏份。

    本来是要晚上再写的,后来还是趁着中午这点时间码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