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吕布

    33、吕布

    鄄城外,吕布军势浩,一眼望去营帐连成一片,初步估计约有5万兵士,而鄄城的守军大概只有2万多人,曹攻打徐州抽调了兖州的兵。灰色旗帜上豆大吕字让兖州的士兵有些压抑,不过他们没有任何的退缩胆怯之心,尤其是主公夫人的那句话——吾与汝等同在!

    吕布营,陈宫正皱着眉头谋划着进军的策略,吕布则正悠闲的在一旁吃着貂蝉给他做的点心,在他心目中攻下兖州与否似乎并不。嘎吱嘎吱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陈宫的眉头突突的跳,他终于忍无可忍,放下行军地图,有些气急:“主公,如今曹军防御坚固,曹也打下了徐州,恐怕如今已经得到了消息,用不了几天就将回援,我等必须迅速拿下鄄城。主公你怎可如此,如此……”陈宫也说不下去了,在他看来吕布很好,就是太沉迷于女色了,没有一点上进心,听听他前几天说的什么‘公台啊,打不下来我们就退吧……’这还是那个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吕奉先吗?自古红颜多祸水,他果然最讨厌貂蝉神马的了。

    吕布慢悠悠的吃掉最后一口点心,抹干净嘴角的点心屑,看着陈宫的这副样子居然乐了。“公台啊,我不明白你怎么对曹如此怨恨?”陈宫语塞,他能说兖州时曹的威仪让他在心中蒙上一层云,这已经成了他的执念了,那种似嘲讽似将他看透的目光让他十分的不爽,从那一刻他就知道曹是他天生的宿敌。吕布也不管陈宫的静默,语气幽幽却带有不符合年纪的暮气和沧桑:“公台你不会知道,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霸业真的不了。若能拿下兖州固然好,若拿不下来也没什么,何况你也明白,我真的不是为王的料子啊。”

    不得不说吕布已经快被脑子里的片段弄疯了,除了貂蝉在他边之外的每个夜,他几乎都会梦到那些苦涩的万夫所指的片段。不过这些年他也稍微接收了那些片段里的绪,他最恨的是刘备,片段里自己的死亡就是被他死的,真乃小人!他最的是貂蝉,他深刻的感受到片段里的自己自刎时对貂蝉的不舍怀念和懊悔。他最对不起的是高顺,白白的让如此重义气的兄弟因为他黯然自尽。他最惺惺相惜的是曹曹孟德,记得那时曹脸上的不忍很惋惜。

    吕布不知道那些片段是不是真的,可是他这一世真的不愿再背负这些了,忘恩负义的骂名、人生离死别的痛苦,这一切的一切本都不是他想要的啊!陈宫他也有印象,好像梦里的自己就得到了他的投靠,最后也为自己而死了,不过吕布却不为他惋惜,陈宫这个人似乎和曹天生不和,不计一切的想要打败曹,对自己虽然有对主公的忠和朋友的义气,但更多的怕是利用吧。吕布叹息一声,如果这次败给曹也好,他会把手下的兄弟托付给曹,只有那里才能发挥出兄弟们的才能,至于他自己,若曹能饶自己一命,便带着貂蝉归隐吧。陈宫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看着吕布的背影,突然心里有些酸涩,自己的利用加诸在这么个人上似乎真的错了呢。

    翌,两军阵前,丁瑶站在城楼上高声道:“敢问温侯吕奉先何在?”吕布一愣,他知道曹的夫人来到了这里但也没有多想,如今一看怕是个不输给貂蝉的奇女子了。他骑着赤兔慢慢走到阵前,仰起头看到城上着银铠周火红的女子,依他的目力也不由在见到她的面容时心中惊艳,这是个比貂蝉还要美三分的女人。

    吕布回过神,沉声问道:“在下正是吕布,夫人叫本侯有何贵干?”丁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三国第一猛人之后心中一赞,果然老罗写的是文艺的是天大的错误。她回过神,清冽的声音无比庄严:“温侯岂不知如今汉室飘零,温侯不思报国反而攻打朝廷钦命的镇军将军是何居心?”丁瑶缓和了语气,“温侯何不速速退兵交出叛贼陈宫,待将军回来后,丁瑶禀明将军上奏朝廷,为温侯表功。”吕布心中暗道,这曹孟德的老婆还真有两下子,可惜这场仗必打不可。他朗声一笑,笑声中含着霸气:“夫人不必多言,古人云能者居之,兖州非是曹的乃是天下的,吾吕布如何不可取?”丁瑶一叹,知道今天不能善了:“既如此,我们手下见真章吧。来人,擂鼓!”

    吕布拍马回了自己的阵营,一声令下发起了进攻,因为曹说不定正在往回赶,所以吕布的攻势迅猛而急促。

    丁瑶抹了一把脸上溅上的血迹,长鞭一扬将刚刚登上城楼的敌军扫了下去,战争已经进行了将近一天了,夕阳也缓缓落下,金红色的残阳烘托着战争的惨烈有一种异样的美。黄忠气息也有些不稳,他毕竟上了年纪,黄忠走上前一枪挑飞数个敌兵,缓和了气息对丁瑶道:“夫人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黄忠在,断不让吕布前进一分一毫。”丁瑶摇头淡笑,开玩笑,她一个修仙者能随时吸收天地灵气补充体力,虽然不能用仙法攻击凡人引起天道的惩戒,但体素质绝对不差。

    黄忠苦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更加佩服这个女人,果然不愧是主公夫人,巾帼不让须眉。落西山,吕布军终于退了兵,留下一片尸体血,丁瑶呼出了口气,这高顺的陷阵营果真厉害。若不是她在空间学了阵法屡次识破了对方的阵型恐怕城早就破了。下次她可再也不上战场了,可是同时她的心里也涌出了一股兴奋,我击退了三国时代的吕布!丁瑶摇摇头,把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晃出去,打仗真的不是她的活儿啊!

    于此同时吕布军营里一片压抑,陈宫咬牙切齿:“没想到我们居然败在了一个女人手里,主公不论如何明天必须加大攻击,我估计以曹的速度,后天就会来援了,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高顺张辽等八骑也有些面色难看,强攻了一天兵力损失了1万多人不说居然被对方几次破解了军阵,若不是自己一向军纪严明定会以为出了内。高顺古板的脸色也是微红:“主公,此次失利乃是顺的失责,请主公责罚!”吕布摆摆手,这不是高顺的错,有了梦境残片他怎么还会像梦里那样拎不清事实迁怒自家兄弟?吕布一吹定音:“明再攻一,若仍攻不下傍晚立即撤退。”陈宫等人互看一眼,齐声道:“诺!”

    丁瑶此时也遇上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麻烦,她进不去空间了。她从战场退下来以后就发现空间似乎发生了一场变化,有些类似升级,又有些不像,但空间传来的气息告诉她并无大碍她便没有担心什么。只不过她这一次确确实实的没办法休息了,想到自己刚刚拍着脯让黄忠他们去睡自己守夜她就想哭。丁瑶左手打右手:“让你嘴欠,让你好面子,让你……”她已经很累了,可惜不能睡。什么?运功?开玩笑天道是摆设吗?她最多吸收点微不足道的灵气提提神,靠着萃体后的优秀体质硬撑罢了,哎!丁瑶一叹,用下人递给他的湿毛巾擦了脸,任命的到城门巡逻,她还得防止吕布的夜袭。

    事实上丁瑶并没有白溜达,吕布在这天夜里果然袭击了几次都被丁瑶一一当了回来,只是……丁瑶想破口大骂,谁说吕布头脑简单的?谁说陈宫智慧不足的?这佯装夜袭不是有经验的吗?除了前几次是真的外其他几次都是假的,光打雷不下雨,折腾一晚上士兵累了不说她自己也感到疲劳了。丁瑶能想到天亮后吕布攻击的猛烈程度,她长叹一声,曹孟德你再不来姐就要挂了!

    等第二天早上黄忠他们醒来时就看见有些憔悴的丁瑶和被换岗军士们无精打采的表,他们一惊,顿时脱口而出:“夜袭。”黄忠有些懊恼,丁瑶昨晚没有叫他可他没有尽到主帅的职责实在失职。丁瑶摆摆手止住了黄忠的请罪,她想在头昏昏沉沉的,可不能浪费精力,一会还有得打呢。

    转天的攻势更加激烈,到了中午之后,又饿又累又困的丁瑶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看着眼前冲着他飞来的箭矢却没有挥动手臂的力量。啪的一声,黄忠将流矢挑飞,面色担忧的道:“夫人这样下去恐怕撑不了多久了,要不我们立即撤兵吧。”丁瑶摇头,这个时候撤兵会损失更多,她当人知道黄忠这是顾忌她的安危,她挤出一丝笑意道:“黄将军不用管我,下令坚持守城,我相信孟德会赶回来的。”黄忠一叹,他知道这个夫人的固执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十几个亲兵保护丁瑶。

    丁瑶心中不是滋味,自己也到了被人保护的地步了吗?这个时候她才悔恨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练武,即使她会修仙有空间,不经过锻炼的体的体力根本经受不住如此强度的消耗。她眼前有些发黑,空间的变异还在缓缓的吸收着她的精神力,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可这个时候她只有撑下去。她手臂已经麻木了,背上也被划出了一道伤口,她没有做声,医护兵可不能浪费在她上。丁瑶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已经模糊不清了,手上的动作更是下意识的挥动,敌人的自己的鲜血溅到她的脸上上,刺鼻的问道让她几作呕。

    不知过了多久,丁瑶的意识已经再也坚持不住时,她听到己方士兵的欢呼声“援军来了!”她勉励睁开眼睛,看到如潮水退走的敌军还有远处黑色旗帜上鲜艳的曹字,终于在周围人的惊呼中陷入了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吕布即将被收拾掉,然后曹的实力就有了很大的提高,张辽高顺自然得收,亲们说吕布捏?陈宫会让他投靠刘备去,总的有个反派。这一战之后战争先告一段落进入温馨的感戏。

    军事战争中的瑕疵漏洞亲们不要计较了,小糖实在不会编啊!!!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