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西进

    23、西进

    诸侯联军势如破竹向洛阳,董卓的势力受到了威胁。诸侯讨董的战役打到现在曹的收获很大,曹军因为关羽的原因勇武之名广传,因为曹的重生,将孙坚大败董卓袁术阻碍运粮的事蝴蝶掉了,无疑中间接削弱了曹的潜在对手,而刘备更是凄惨的在三英战吕布中落得笑柄。后来的几场对董卓的战争曹没有参加,没看见袁绍看向他时的忌惮了吗?曹摸摸下巴,他至少现在还不想和这群人交恶,何况很快这些人就将忙于内部矛盾了。所以闲下来的曹真心很闲,他把自家的军帐建的离其他诸侯的远了一些,自己每天不是练兵就是和妻呆在一起。

    相对于曹的悠闲,关东军的心并不好。虽说他们是一个联盟,但有句话叫面和心不合,自从董卓势弱后他们就开始大肆庆祝,暗中放下了攻打董卓的主要任务,开始暗中结盟、对抗和算计。曹自是被算计最多的那一路诸侯,可惜曹孟德两世为人,实在狡猾的让他们抓不到把柄。相对于诸侯们心不好,洛阳董卓的心就近乎于惶恐了。

    随着诸侯们的近,他才从荒享乐的生活中惊醒。惊恐的他脾气益暴躁,对有功的吕布也不见好脸色,对于这种况,精明如李儒也只有苦笑连连。董卓期间亲征了两次都无功而返,诸侯们的军队总数要比他多得多,他仰仗的不过是握在手中的献帝。他也有想过分化,但前些天派去联姻孙坚的使者被毫不留的喝骂拒绝,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恐怕真的人人喊打了。在他益暴躁,接连罢免、杀害数个反对他的大臣时,李儒终于给他出了个主意。

    李儒是董卓的女婿兼首席谋士,略显柔的五官给人不好亲近的感觉,他摸了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悠然道:“丞相,如今之计,只有迁都长安,乃保无虞。”董卓眉头一皱,他还是知道京都是不能随便迁的,如今局势混乱不利,他可不想再惹麻烦。李儒看出了他的犹豫,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事到如今你何曾故全过大局?他嘴上却道:“有歌云:‘东边一个汉,西边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迁都之策可行,丞相岂不知非常时期行非常事?”董卓神放松,能独霸朝纲的他也不是一点脑子没有的,他点点头问道:“但如今我军钱粮缺少怎么办呢?”李儒冷笑一声:“洛阳城里富贵大户不少,丞相可以抄家把钱财收缴。至于袁绍这等反叛之人的家属,把他的家人宗党除尽以示丞相的威信。”他给董卓细细的谋划了一番,防止他们退回长安途中遇追兵,便建议董卓将徐荣派往荥阳城山外埋伏。

    董卓定了计策,很快将大臣们控制住,把城里的富户抢劫一空,袁家更是全家抄斩头颅挂在旗杆上。董卓动作很快,他当天下朝后便挟持者幼帝刘协发兵往长安进发,皇宫富户等收缴的财宝金钱拉了几十车,至于没带走的,李儒下令将洛阳到处放火,才跟着董卓而去。

    洛阳的大火火光冲天,街道上惨叫惊叫不断,而这时谁也没有注意暗处有一波几百人百姓打扮的队伍,来到东观将藏书搬到车上偷偷运出了城。曹等人攻破洛阳城门时也被洛阳的惨状一惊,就算他第二次看到这个景,依旧怒火中烧。丁瑶站在曹后沉默不语,她第一次见到乱世的场景,以前她所想到的不过是听人说或者从书上看来的,离真正的景象还差的很远。

    曾经繁荣的街道上如今冷冷清清,到处都是被撞翻撞毁的摊位和被抢劫后掉落的东西。已经持续一天的大火让空气中布满了焦糊的味道,角落处隐隐传来百姓的哀嚎和哭泣,丁瑶突然想到一句话:乱离人,不及太平犬。她看到曹铁青严肃的表,他后的武将个个如此,关羽更是双目泛红,向曹告罪后直接冲上去拔刀砍死了一个正在□妇女的士兵。曹深吸了口气,他没有和其他诸侯一样进皇宫,而是派人清理街道救治百姓。他面露讽刺的看着皇宫城楼上晃动的人影,他知道此时的皇宫早被董卓洗劫损毁的一干二净,哦,或许还有一块玉玺藏在某个角落。他玩味一笑,随即加入到维护秩序的队伍。

    曹忙碌了一整晚才和诸侯回合,果然见到他们正忙于庆祝和瓜分洛阳的利益,曹想起了上一世的这个时候,眼睛闪过嘲弄。他没有像上一世一样痛斥诸侯,而是淡淡的问他们是否西进征讨董卓,当然得到了他早就心知肚明的答案,他后的关羽黄忠眼露不屑和鄙视,也没有想到平里口中忠君国的诸侯们会是这个德行。曹淡淡拱手向诸侯辞行,拒绝了几人的‘好意’劝阻,不过他没有立刻走,而是笑眯眯的来到公孙瓒面前,他可是不能空手而回呢。

    公孙瓒也纳闷曹怎么会想起和他道别了,但他可不敢怠慢,虽说他也是幽州一方诸侯可曹的气度实力他也是很忌惮的。况且曹现在在南他在北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他乐的和曹交好。曹果然先是赞了他一番,语气真诚,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他真心仰慕公孙瓒的呢。公孙瓒面露得色,显然被曹捧的也很高兴,只有他后的刘备面露深思,暗自打量曹,却对上了曹含有深意的眼神,他心里一突,竟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忙地下头不敢再看。曹没有在意刘备,他缓缓的道出自己的目的——挖人。

    曹诚恳道:“伯圭兄,临行前想向你讨要一人,乃是你后的小将军。”公孙瓒心中一惊,不知道曹怎么会惦记上赵云?他狐疑的望了赵云一眼,却看到他也是一脸的迷惘和茫然。曹笑眯眯的道:“伯珪兄有所不知,曾受人所托寻找赵将军,那人曾救我一命,故去前曾说过赵将军乃是他好友之子后来失散,希望我能代为寻找照顾。如果没有错的话,赵将军是否常山真定人?”曹的语气神态真诚正经无比,连赵云这娃都犹豫道:“曹将军如何知道云是真定人?莫非那人乃家父故友?”公孙瓒半信半疑,仔细打量曹却找不出漏洞,他正犹豫不觉,却听一旁的刘备急切道:“兄长不可啊!子龙将军乃少年英雄,更是有着护卫兄长之责,况且曹将军所言之人不一定是子龙兄弟,兄长三思啊。”

    刘备一听曹在打赵云的主意就急了,他可不能让赵云再跑了,他看出来公孙瓒不会用人也有信心迟早能挖走赵云。可曹在他眼里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这赵子龙一去绝对是包子大狗一去不回啊。曹神色不变,他早知道刘备会出来阻止,不过他也有对策:“若不是那人对有救命之恩岂会夺人之所?伯珪兄莫要小气,愿意助伯珪兄军士10之粮。”刘备神色一变暗道不好,他面上不由露出急色,却是被公孙瓒看到了,公孙瓒心中沉思,这笔买卖绝对不亏,况且还能交好曹,至于赵云他虽然也有些不舍但在他眼里不过一护卫小将,他又见了刘备的表现,心中更是打定主意断了刘备的心思。他换了笑脸道:“如此,子龙你便跟着将军吧。”

    曹风满面的带着自家武将们加上赵云出了大营,无视后面刘备惨痛的表,不过这厮确实能忍,见公孙瓒别有心思的看着他忙收敛神换上了亲和的笑脸。曹心中嗤笑,他就是看不惯刘备的这等作态,这人活着真是窝囊憋屈。他对公孙瓒并不看好,不过一个目光短浅之辈,不过为了给袁绍找点麻烦,他还是隐晦的找公孙瓒借一步说话提了提袁绍对他的不怀好意。他看了看神色沮丧的赵云,心中暗叹,把他叫过来神色和蔼的谈笑,并给夏侯惇使了个颜色,夏侯惇会意,立即拉着赵云到武将堆里说话去了。而曹则是不着痕迹的在紧跟在旁的小妻子股上拍了一下,换来某人脸红的怒视,他意味不明的看着她心虚的别过头,暗自咬牙。别以为他没看见她看见赵云加入时的兴奋劲。他有些郁闷,怎么千年以后的现代女人那么喜欢赵云呢?果然小白脸比较受欢迎啊,他摇头晃脑的感叹着:世人多以貌取人……

    曹整顿军帐休息造反后立即出兵西进,他如同历史上一样追击董卓,不过这次他早有安排,早早的命令曹洪于等人出发在荥阳汴水附近等待埋伏,他弓弩军备充足,良将众多,早已经安排好了具体的战略,怎么会再犯上一世的错误兵败?他马鞭一挥,冷峻的脸上被夕阳照出绚丽的光彩,且看我曹孟德名动天下,一战成名!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打徐荣了,亲们说收不收他呢?不过云云终于收到了!这几章丁瑶出现的次数比较少,主角是曹

    刘备貌似被我不知不觉的黑了……好吧,我决定不把他太黑了,他的其他武将决定不动了的说。

    孙坚好像也被我炮灰的说,好吧……咱只看他儿子的说。

    最后,写的不好亲们无视吧,下章会写到吕布和貂蝉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