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曹如今回来了,丁瑶开始考虑把空间的事告诉她,她想着怎么说比较好让曹接受,对曹魅惑一笑:“孟德我带你去个地方。让后不待曹反映就意念一闪将曹带进了空间。曹光着子站在空间灵泉的旁边,手上还拿着他刚刚随手抓过的底裤,他傻傻的看着小妻子慢条斯理的凭空(从戒指)拿出一见翠绿色的长裙,慢条斯理的穿上,丁瑶绝不承认她是故意的,看着精明的曹露出震惊迷茫羞涩的表,她实在看得很欢。曹哭笑不得,牙痒痒的决定下次把瑶儿折腾的再惨一点,才开始打量这个陌生神秘的地方。

    曹凭空进入了这里不是不震惊的,他再能想象也无法把妻子同神仙手段联系在一起,以前想的顶多就是妻子可能有些奇遇。不过枭雄不愧为枭雄,他很快镇定下来,才发现这里空气极为舒服清新,只是一呼一吸便感到心肺舒畅,再看看灵泉中的七彩仙莲,心中越加觉得妻子可能真的是仙女,他当初就觉得人间养不出这样美貌的女子。可是自豪的同时他也心中一慌,感觉到他和妻子的距离一下子远了,他听过妻子给儿子讲天仙配牛郎织女之类的传说故事,就算‘天庭’真的肯让妻子嫁给他,他们的寿命也是遥不可及的天堑。曹自行补脑,第一次他有了无能为力的感觉,他感觉可能有一天会失去他的瑶儿心中更是一痛,上前紧紧的拥着妻:“瑶儿,我不会让你离开的。”丁瑶一怔,她还以为曹要说什么,却没想到曹补脑的能力如此强大,她没心没肺的捂着肚子大笑,心中却柔软不已。

    丁瑶看着曹有些恼羞成怒的可,收了笑,才将这里按原来编好的说法告诉他:“我的上一世得了大机缘,这一世更是开启了仙缘,从我出生起,这个空间或者叫小天地就存在我的体内,我自幼开始修仙,随着修为高深这里也变成了如今的大小。你看见的这里可以理解成一个小的仙界,因为外界一天这里50天,这里的花草鱼虫都要比外面的更加滋补美味,不过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我便是主宰。”曹又听着丁瑶叙述着空间的一些神奇之处,等听到曹昂知道了这里后只是眉毛一挑也没有说话,等丁瑶都说完了才问出几个问题:“那是不是说除了你之外外面没有其他仙人?”丁瑶知道他关心自己的安危,解释道:“上古的仙人因为亿年前的一场巨变死伤无数,后来全部离开了这个位面,额世界。就算我后成了圣人,想要找到他们也要穿过无数的世界才有可能。现在外面可能也会有修仙者,但绝对不会超过金丹期,因为这个世界的天道不许金丹期以上的存在。”曹听的云里雾里,不过还是把大概弄明白了,便让丁瑶带着他到空间四处转转,反正时间是1:50,他也不着急了。

    曹看着妻子一下子带他飞天瞬移,参观了整个空间的景物,心中大男子主义了,没有办法,他不想被女人保护啊,曹紧握双拳,决定一会一定要让瑶儿交他修仙,然后尽快赶上去。曹又被带到竹楼,看着竹楼内古现代交错的产物也觉得很稀奇,但他最感兴趣的是书房,他听说这些每个不过半个巴掌大的玉牌里都有各种书籍后,坚定的表示要经常光顾这里。不过现在他凡人一个,也没有神识根本看不了,只能等筑基再说了。二楼储存的仙根灵植让他也感觉神奇,三楼琳琅满目的丹药、法器、符篆等也让他大开了眼界,他也知道了当初丁瑶给他的丹药就是自己炼制的,给他的不过是修真界最常见的丹药。他眼冒精光,上一世他的谋士将大多早亡,如果能用这些丹药延长一些他们的寿命再好不过了。

    在空间不过短短几个时辰,曹的心态却发生了变化,曾经他只觉得这一世平定天下后同妻子白头到老便好,而现在他却要逆天修行求得长生之道,这条路更为艰苦可是有丁瑶的陪伴也不会寂寞,这样也好,他也不会去担心下一世是否还能和丁瑶相遇。他曾经是不相信这些灵异神鬼的,可是如今他却不得不信,和修仙相比,统一天下一下子变得容易了许多,他的眼光再次变得更加长远,天下不是他最终的追求。

    丁瑶在竹楼的浴室池子里放好了水,加了数滴灵泉和各种淬炼筋骨的药材,让曹躺进去,又用意念将一篇名为《九转龙皇决》的顶级功法导入到他的脑海,让他在水中修炼。曹本就光着子,直接进了水开始修炼。易筋洗髓的痛苦要比丁瑶曹昂要剧烈的多,因为曹已经27岁了,尽管他常年练武,体内的杂质也非常多,加上他的骨头脊髓根本达不到筑基的要求,而这个法决又是极为要求体强悍的,所以曹的筋骨必须被打碎重组才能变得坚固。曹青筋直冒,下唇被他咬出了血丝,他双目微凸,皮肤也渗出了黑色的杂质和深红色血丝。丁瑶在旁边有些担心,她是不是不应给给他这篇法决?可是这篇法决是上古能和五行青莲并称十**决之一的心法,而且修炼的是帝皇之龙气,对于曹再适合不过。丁瑶测试过曹的灵根,发现他是金水双系的天灵根,而且精神力比自己当初重申时还要强。丁瑶不得不承认她嫉妒了,这家伙天赋好的惊人,尤其是修炼九转龙皇决,龙行于水,本就掌控万水。而皇者之气杀伐果决,金系的锋锐也很适合,况且五行金生水,两系灵根堪称绝妙。丁瑶足足在浴池旁等候了一天一夜,曹才从水中一跃而起,口中发出一生长啸。他体完美健硕,肌线条流畅分明,黑发潇洒的散开,一张平凡的面容却极有魅力,浑霸气凛然,皇者风范尽露。曹从没有感觉如此的畅快强大,儿时坠马的头风也因为修炼治愈了,全上下无隐疾,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内力似乎到达了顶峰,也就是他上一世曾听王越说起的传说中的先天境界。

    曹用心法蒸干了浑的水珠,抬头便看到妻小脸微红的瞄着自己,他哑然失笑,随机形一闪将丁瑶抱在怀里走向卧室。丁瑶惊醒:“你要干什么?”曹邪魅一笑:“□做的事啊,瑶儿不是早就等不及了吗?”丁瑶怒:“你这个色胚,把衣服穿好。”曹无辜的眨眨眼:“为夫没有衣服啊。”一时间,只听得晃动的嘎吱声和男女粗重的喘息和呻吟,隐约间夹杂着女子羞怒的喝骂和男人低沉的笑声。“啊,不要,不要这个姿势……”“怎么会,瑶儿明明很喜欢的说。”“曹□这个大混蛋,呜呜,滚!”“瑶儿就是喜欢口是心非,来我们不如把书上的姿势都做一遍”“停下……嗯,不要了,曹,我累了……啊……”“修仙者怎么会累?瑶儿可是要结婴的修士啊,为夫还要靠你保护”

    空间外,丁瑶浑无力的倚在榻上,曹这个混蛋,居然在空间里又做到她昏过去,不顾她的求饶,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不就是嫉妒姐姐修为比他高吗?丁瑶气呼呼的念叨着,她再次醒来以后,发现罪魁祸首刚好修炼收了功,一脸正经的对自己说:“瑶儿居然睡了5个时辰,我们还是速速出去,外面恐怕也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了。”丁瑶想起来就咬牙切齿,她这是谁害的啊?!不过还算他有良心,出去后叫人做了清粥喂自己喝,曹昂两小来给她请安,却被曹拦住领了出去。“爹爹,娘亲病了吗?”“嗯,乖,你娘亲腰疼要好好休息,不要打扰她,昂儿丕儿去书房给爹爹背书好不好?”丁瑶听着远处一大两小逐渐远去的声音,心中涌起酸酸的感觉,她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依靠这个男人了,21世纪的回忆遥远的像个梦,这里就是她的家,她有可儿子还有她同时更加她的男人,她满足了。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