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氏的手段

    卞氏的手段并不是现代小三或者小白花似的手段,丁瑶虽然想试探曹但也时刻关注着卞氏,她发现卞氏的手段极为高明,为人处事并不像14.5岁的小姑娘。尽管曹将她从书房赶走,但她从没有再表现一丝不满,她兢兢业业不媚上也不顾影自怜,就像一个衷心的婢女一样。

    只是,再高明的手段也有瑕疵,她每打扮的极为精细,哪怕是不太好的衣裳也会被她想办法搭配的或清纯或雅致。丁瑶有些疑惑,歌的卞氏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眼光?看她的气质,即使是闺阁的小姐也不见得有。卞氏除了打扮,似乎对府里的人和曹的下属极为熟悉,曹接待下属时卞氏总是服侍的极为周全,就像对他们的好了如执掌,但那些文官武将想要讨了她时却抵死不从,做出忠心报答主人的样子博得好感,不明真相的武将甚至还有怂恿曹纳了卞氏的。丁瑶也不气馁,人之常,只能说卞氏做的太好太像。丁瑶不动声色,对待文官武将仍旧温和,倒让众人不好意思再说,人家主公有妻有子,一家感也很好,他们有何必为了个婢女多此一举?曹有些恼怒卞氏,却找不到由头发作,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尽早把卞氏处理了然后好好惩罚胆敢试探他的小妻子,面上却对卞氏越加冷淡。

    卞氏不是感觉不出来,她对丁瑶润物细无声的手法堵的不行,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假想敌的厉害。她甚至有些丧气,她长相不及丁瑶、气质不及丁瑶、出见识都不及丁瑶,她这辈子第一次有了挫败的感觉。如果卞氏读过三国演义,就知道有句话叫既生瑜何生亮。卞氏沉下心思,她必须要进曹府,如果一切没有改变,她将仍是胜利者。卞氏稍稍改了策略,每向丁瑶大献殷勤,既希望丁瑶挑她的错处她便可以给她不贤的名声,又希望能知己知彼趁机接近曹昂得到曹昂的支持,再不济也能让曹厌弃曹昂。卞氏的做法倒也没错,可惜先是丁瑶不理她的殷勤也不刁难她,让她计策落空,然后曹昂那里也没有得到一丝的好处。若是曹昂向一般孩子从小由娘抚养极少接触娘亲加上年少心软,说不定就会被她所感动,新月格格神马的不就是个例子?可惜丁瑶是个另类,来自21世纪的她教养儿子极为周到,曹都总是不满她有了儿子忘相公的表现,再加上曹昂可是一个金丹修士怀胎生出的‘灵物’,天生智慧资质超凡,怎么能被她三言两语教唆?于是卞氏碰上了曹昂,便开始被刁难、被虐待、被恶作剧。你不是喜欢干净吗?我找人泼你一脏水。你不是自诩矜持懂礼吗?我就让你跌在别人的怀里。你不是喜欢给我娘亲找不痛快吗?我就天天找你不痛快。

    丁瑶很欢乐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虐待卞氏,她表示无压力。曹更是教导曹昂怎样做才能更隐蔽。

    所以说可怜的卞氏,作为丁瑶手中的头号炮灰,为你默哀!卞氏的抗也够高,再打了几次小报告后发现曹依旧没有丝毫表现时便不再告状,她便的更加能忍,她收敛才华,总是不经意的在曹面前显露出她的才华,她最近感觉曹越来越关注她了,她心中窃喜,现在表现的越温柔大度以后男人就会越愧疚。她不知道,曹望向她的目光没有丝毫感,反而越来越深沉。

    卞氏在曹家熬过了2年多,她才惊觉自己和曹根本没有任何实质进展。她每天看着曹对丁瑶温柔宠溺,晚上能听着屋里男女的人呻吟,她看着曹昂一天天长大,如今曹昂已经7岁了,聪明沉稳的让她对丁瑶感到更加嫉妒,半年前丁瑶又有了孕,她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走进这一家子的世界,自己渺小的像个卑微的虫子。卞氏指甲扎进了里却感觉不到疼痛,她已经18岁了,不能再等了。

    卞氏不愧是隐匿的毒蛇,她即使做了决定,也没有立刻行动,她更加小心谨慎,私下里开始慢慢的布局,她借口生病买了许多药材,自己则秘密的配置了药物,卞氏的眼中闪过冷,她配了两种药,一种是男女交合的□,一种是让孕妇血崩的药。她小心的将药磨成粉一点点的才在指甲里,她等待的时机就在最近丁瑶生产之时,她想知道那个一向风轻云淡的女人知道自己生育时丈夫却与其他女人□时的表,她更想看看那个女人生下孩子却发现自己生命即将逝去时的心

    光和五年(182年)的最后一天晚上,丁瑶开始阵痛了,她有了一次生产经验所以这次极为镇定。她指挥着产婆和婢女给她端来点心和水,又安慰的看了眼忧心的曹,在婢女的搀扶下进了产房。这次怀孕要比生曹昂时要好的多,精神也没有困倦,她能感觉自己怀的孩子散发着一股锋锐的气息,直觉的认为这又是个不同寻常的孩子。丁瑶靠在榻上,想着卞氏什么时候会动手,有神识的帮助卞氏怎么能骗过她?只是,丁瑶咬了咬牙,卞氏居然狠毒的要她和孩子的命,她不会放过她的。阵痛开始,丁瑶额头开始渗出汗水,她看见陌生的产婆进了产房,立即大叫一声让玉漱和玉茹将产婆拿下。不过她没有声张,她要把孩子先生下来。

    曹站在屋外,神色冰冷,他早就派人盯着卞氏防着她做手脚,没想到她会在这一天给他的晚饭下了□,他得到手下报告后就借了这个机会将她拿下。他心中后怕若是他没有小心翼翼中了她的计,瑶儿知道了断不会原谅他,如果生产时知道了……曹打了个冷战,沉的目光投降卞氏,却见她神色镇定,目光却执着疯狂。他心中不安,不停的在院中踱步。直到曙光初现他才听得屋中传来的婴儿啼哭,他不由大喜,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如今正值寒冬后背更是冰冷刺骨。曹看着产婆面色喜悦的向他报喜:“恭喜大人,是个小子,母子平安。”刚毅的脸上也染上了笑意。

    “不!不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没有死?我不信!”卞氏不可置信的尖叫,她不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就这么化成了泡影,自己最后都没能拉上丁瑶一起死。曹皱眉正待呵斥,却是一旁的侍卫匆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曹骇然失色,他一把抓过产婆:“你说母子平安是不是?”产婆战战兢兢的应了,而这时玉漱也出来将事始末告诉了曹。曹不敢相信他几乎就要失去他的瑶儿,他的脸上迸发了浓浓的杀气,如同九幽阎罗。白光一闪,众人才发现曹的宝剑已经将卞氏枭首,惊叫声纷纷响起,从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画面的婢女产婆更是呕吐晕厥过去。曹淡定的抽回宝剑,剑回剑鞘,他脸上还沾着点点血迹,直到这个时候,他枭雄的本色显露无遗。

    等丁瑶醒过来时,曹已经沐浴更衣了,他和曹昂正逗弄着他怀中的儿子。这个孩子长得更加俊秀,同样白白嫩嫩却是男生女相,只是他似乎天生带有一股不宜亲近的煞气,没有人会把他认作女孩。曹看见丁瑶醒了,忙把儿子放回新作的小,上前揽过丁瑶又给她掖了掖被子,此时的曹没有说话,他紧紧的抱着丁瑶,贪婪的嗅着她上的气息。丁瑶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她灵敏的鼻子闻到曹上的淡淡血腥味,她簇簇眉,神识一扫发现了卞氏的尸体。她很快想明白了事实,心中涌起了愧疚和感动。丁瑶再也无法欺骗自己,她这个男人,被宠着被着的感觉让她鼻子一酸,泪水滴在曹的衣襟上。曹感觉到丁瑶的绪,他低下头发现他的瑶儿正在流泪,他心痛了,无措的哄着。丁瑶对上他心疼的眼神和笨拙的安慰,不知是哭还是笑,她把头埋在他温暖的膛,低声道:“对不起……”

    卞氏的事只是丁瑶生活的小插曲,她很快忘记了那个女人,专心当好贤妻良母。她将自己的心向曹敞开,但没有告诉他空间修仙的事,她唾弃自己就是个自私的小人,可是她仍想着以她的10年之约当作告诉曹秘密的准则。他们成亲已经近9年了,再过两年她便将自己的秘密全部告诉他。在丁瑶和曹甜蜜和纠结中,三国的大戏终于拉开了序幕。

    中平元年(184)二月,历史闻名的黄巾起义爆发,旬月之间,全国响应。时黄巾军主力活动于冀州(今河南临漳西南)、徐州(今河北省冀州市)、兖州(今山东省西南)(历史上是颍川冀州和南阳,因为曹任豫州牧导致颍川南阳没有黄巾军)等三个主要地区。三月,汉廷发天下精兵,命北中郎将卢植率军攻打冀州地区张角所部黄巾军,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俊率兵攻打徐州黄巾军,命曹为左将军率兵攻打兖州黄巾军。丁瑶看着穿戴好盔甲高大威武的曹,拿出了数个瓷瓶交给他,在曹惊讶的目光中道:“孟德,这些是上好的治病救命良药,作用都写在上面了,你要贴收好,不要随意给别人用。”丁瑶的眼眶有些微红,“你知道我有很多事没有告诉你,你要尽快得胜回来,我会把所有事告诉你。你一定不要让自己受伤……”曹深深的看了丁瑶一眼,忽的展颜大笑,“瑶儿,且等我回来。”便大步上了马,随队军队而去。丁瑶在后面看着他的影消失,默默的告诉自己,等他回来……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