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

    光和三年(180年)初,中原大地的矛盾愈演愈烈,过去的一年巴郡(四川)板楯蛮反汉、袁逢免官、党锢之祸愈演愈烈,也是这一年凤雏庞统和司马懿出生。

    豫州依旧风平浪静,偶尔冒出来的叛乱也被曹以雷霆消灭,然而其他各地开始冒出了一股新生势头——太平道,太平道的首领,自称“大贤良师”,以传道和治病为名,在农民中宣扬教义,进行秘密活动。此时的东汉政权已开始走向腐朽,走投无路的农民开始纷纷投靠,书房中曹凝眸深思——终于开始了吗?他记得前世的颍川是黄巾的三大据点之一,而这一世因为他任豫州牧导致太平道没有在豫州成气候。他勾唇一笑,打算上一道表奏提醒一下这位陛下,至于他们听不听就不关他的事了,他站在窗口,想起自己自己上世的志向‘征西大将军曹侯之墓’,目光投在桌子上的中原地图上,猛然迸发出一股野心和霸气。

    丁瑶端着她刚刚做的莲子羹婷婷袅袅的走进书房,生完曹昂后,已过双十的她(其实是19周岁)出落得愈加美艳绝色,因为教导曹昂的原因,她愈加向贤妻良母靠近,上散发着一股温柔如水的气质,要不是她仍然坚持着每天进空间修炼一会,她恐怕都会忘记自己曾经是二十一世纪的女青年,是即将结婴的金丹修士。曹看见她,心中一,就着她的手三两口将莲子羹喝掉,瑶儿的手艺一向美味无比,成亲后他的衣食都是丁瑶亲自过问的。他心中突然有种被人记在心里的幸福感,曹想等以后天下平定,他便不再是枭雄曹孟德,他会携着她的手游遍各地逍遥自在。

    两人的温馨很快被儿童清脆的嗓音打断。“娘亲、爹爹,昂儿把诗经背下来了,昂儿要吃娘亲做的!”曹□着脸把挂在上的小豆丁拎到到了一边,得到了曹昂的委屈的控诉:“娘亲,爹爹坏,娘亲不理爹爹,晚上和昂儿睡……”丁瑶在一边笑着看父子俩的互动,她看着曹板起脸让4岁(三周岁)的曹昂开始背诗经,脸上带着‘这是你应该做的’的表偏偏眼中却带着不易察觉的自豪和宠溺。她自是知道曹多么宠曹昂,她无法想象一代枭雄会背着曹昂骑马马,会和曹昂一起逮蛐蛐,他对她说,因为昂儿是她给他生的儿子。她承认那一刻她败在了他的花言巧语下。

    中午用了饭,曹便备了车撵,带着丁瑶和曹昂去参加州牧府的新年聚会,这是曹当上州牧后定下的规矩,每年过年会挑一天让属下带着家人一起吃顿饭,联络下感。如今看来这项制度做的很不错,因为每年的菜肴都是丁瑶准备的,超出时代的美食让大家大呼过瘾。今天丁瑶准备吃火锅,一来前两天刚下了雪,冷天吃这个很有感觉,二来她真心觉得火锅上很容易加深感啊!

    于是当文人武将都带着家眷到来的时候发现大堂的格局变了,仍分左右两边的几案改成了圆桌,圆桌中央有个奇怪的锅子因为一直烧着所以里面的水正沸腾,桌子其他位置摆满了牛羊片、各种见过的没见过的蔬菜、海鲜等。等大家都就位后,基本上一家人一个圆桌,曹笑着把用法告诉他们,众人无一不感到惊奇,纷纷赞叹。文臣武将们吃的火,曹便示意奏乐并叫管家把找好的歌叫上来。气氛愈来愈烈,武将们更是拼桌大声拼酒,曹一边给子涮着菜,一边面不改色的回敬来给他敬酒的下属。

    好吧,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宴会即将收尾的时候,歌中的一名女子扭动着妙曼的姿凑到了主坐上要给曹倒酒,曹微微皱眉但没说什么。那歌更是频频向他抛去幽怨的眼神,丁瑶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她承认自己几年来子和顺的无聊了,只是为什么她觉得那拒还休的眼睛看向她时带着一丝的恨意和疑惑?她努力回忆,却没有发现自己曾经见过她啊,只是暗自提高的戒备。曹并不接女子的酒,他这世对于丁瑶以外的女子都不会动心,他感到女子的不识趣略有些恼怒,有些酒意的他撇了歌一眼时却觉得有些眼熟,他正要仔细打量,却感觉腰间软一痛,曹酒意顿时一醒,他心中喜悦丁瑶的醋意,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左手悄悄的覆上了丁瑶的部捏了捏,又凑过去说了什么,便见丁瑶的脸瞬间爆红,羞恼的瞪了他一眼。曹心中愉悦,不打算让这个歌在这里碍眼,便赶苍蝇似的让人把她带下去,无视那双不甘的略带嫉妒的眼神。

    时间又过了数月,局势越加严峻,连丁瑶都能听到府里下人谈论太平道的种种好处,她借了由头把下人重新敲打一遍,制造谣言的更是严惩驱逐,一时间曹府上下气氛一紧。丁瑶给曹提了提,见他有成竹便不再在意,她总觉得这世她见到的曹像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其实就是),她有种预感历史的走向向着她也无法预测的方向发展,而曹的命运将比历史更为辉煌。

    宴会歌的事她早就忘在脑后,却不想刚入了她便再见到了那个歌

    曹海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夫人赔礼:“夫人,这个丫头和我有些亲戚关系,她来找了我总不好不管,毕竟歌女也不是好地方不是?夫人您看能给安排个活干?”丁瑶意外的打量着歌,见她一朴素却难掩美丽,衣着首饰却很有品味,玉带梨花的请她收留,若不是她眼里的不甘和得意出卖了她的心思,她也许真把她当作无依无靠的清白女子了。她冷笑一声,眼神锐利的似乎看透人心,漫不经心的问道:“管家的面子本夫人还是要给的,叫什么名字,可读过书?会些什么?”歌被她锐利的眼神看得倒退了一步,故作镇定的答道:“婢叫卞思思,幼时和家母读过写书,会洗衣做饭端茶做活,婢女什么都能干的,只望夫人怜悯让思思有口饭吃……”丁瑶一怔,姓卞?莫不是历史上曹丕的老妈卞氏,记得卞氏似乎就是歌女出来着,她似乎在沉思,看着卞氏我见犹怜的姿态哪个男人能不动心?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想到曹卞氏心中便难受之极,她心思急转,暗中下了个决定。

    丁瑶换了张笑脸,清丽无双的面容让曹海和卞氏不由看呆了眼,曹海立即垂眸心中却赞叹着自己老爷的能力,而卞氏也低下了头,掩盖了她眼神中的嫉妒和不甘。只听丁瑶悦耳如天籁的嗓音:“既如此,老爷边还缺个婢女,你便去吧。”卞氏把头猛然一抬,不可置信的看着丁氏,丁瑶笑眯眯的看着她,眼中闪着旁人不懂的光,你既有野心我就成全你,还有曹,这是最后一次试探,你莫要让我失望……

    丁瑶独自坐在榻上,旁边曹昂小包子正在和拼图奋斗。丁瑶想着如果曹通过了她这次的试探,她便接受他做她的妻子,然后或许可以考虑找个时间把秘密告诉他……如果他纳了卞氏,那么就让丁氏如历史一样吧。她这边胡乱的想着,丝毫不知道那边曹的雷霆之怒。曹看着站在书房门口怯怯的女子,眼中浮上一抹暗沉,她难道是谁派来监视他的?曹不动声色:“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卞氏羞怯的望了一眼高大的男子,低下头露出她白嫩的脖子细声道:“婢女卞思思,家中父母早亡,夫人怜思思世可怜便给思思谋了条生路。思思久闻大人是心怀天下的英雄贤臣,思思倾慕大人已久,今得见,愿服侍大人。”卞氏等着曹的温言好语,却不想曹轻嗤一生,看着她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把你的心思收起来,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想的。”他眼中闪着让人看不懂的光芒,“我会让人给你找个好人家,你若识趣,安稳一生未必不是幸福,何必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卞氏软到在地,望向曹的背影闪着晦涩的感,她颤抖着唇却发不出声音,她艰难的溢出几句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话:“为什么不能我?”她眼中却透着几丝伤感,却又十分坚定,几不可闻的声音从她口中溢出:“我不会放弃的,我没有错,即使你不我。”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