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

    熹平四年(公元175年),丁瑶在某早上吃饭时突然干呕,曹命人请了大夫,检查出她已经怀了一个多月的孕。丁瑶想起当时曹知道这个消息时挥退下人抱起她原地转了三圈,嘴角牵起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笑意。邹氏和曹嵩得知也是哈哈大笑,曹嵩更是得意丁瑶是自己看重的儿媳,于是丁瑶在二老的要求下,将家务交给了邹氏,自己安心养胎。

    只是,那些小说里女主修仙怀孕简单是怎么回事?她自己可是丝毫没有觉得简单啊,精神疲劳特别容易困不说,平时喜欢吃的东西现在一看见就恶心,总是感到饿可是一般的东西吃了就吐……丁瑶两世四十岁的年龄,第一次碰到这么辛苦的状况,这时她的仙术什么的都不管用了,最多能缓解一下气温的影响和心里的烦躁,再有就是气色要比一般人要强。

    丁瑶怀孕三个多月时这种况才开始缓解,只是仍然易困,丁瑶能感受到她腹中的生命吸食自己的精神力才导致困倦的,当然它每天消耗的精神力对于丁瑶来讲并不伤害体。丁瑶有时也在想,记得现代时候很多神话故事里的大神们出生就十分逆天,她肚子里的不会也是这样吧?丁瑶四个月将胎位坐稳后,开始进行每个穿越女怀孕时都会做的——胎教。每天早上遛一遍院子,上午读一些《诗经》《六韬》《史记》之类的书,中午用饭注意营养搭配和孕妇忌讳,下午小憩一会听乐师弹几首悠扬轻快的曲子,曹休沐或者每天回来也会配合着胎教。等晚上曹熟睡了,丁瑶就用药粉让他睡死,自己进空间修炼。丁瑶不敢在空间呆太久,一两个时辰就出来,她可是怕呆的时间长了孩子没几天出生就坏了。

    不得不说,她对架空的曹表示很满意,到目前位置她还没有发现他历史上陋习,她怀孕了也没有出去纳妾,反而每天抽时间陪她,晚上也宿在她房间里,对她也很细心,比现代的模范丈夫也不差什么了。丁瑶渐渐发现每当自己边有他陪着时就感觉十分安心,她想如果自己结婴时他仍然如此,就试着接受他他。

    子一天天过去,各地也会传来灾害或者叛乱,但作为京都的洛阳依旧风平浪静,她隐约感觉这是乱世前最后的平静了,再过几年九州大地将战火连天。她怀孕期间也见了几次客,夏侯惇的新婚妻子王氏和曹纯的妻子张氏,也算交上了朋友。丁瑶怀孕七个月时,一个消息将她雷的外焦里嫩——曹被任命为豫州(今河南南部、东部、安徽北部、江苏西北角及山东西南角)牧。

    史上记载,公元175年曹因五色棒时间而得罪宦官被贬顿丘(河南清丰),如今他却成为一方州牧(相当于今天的省委书记兼省长兼军区司令和政委),这是歪到怎样的历史啊!于是当曹忙碌了一天应付完恭贺他的官员回家时,就发现自己大着肚子的小妻子正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他皱了皱眉头,上前牵起她微凉的小手,训斥道:“虽说是夏天,晚上站在外面着凉怎么办?”他看着她毫不在意的表有些无力,等进了屋看着她讨好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时,不由失笑:“夫人可是有事问为夫?”他听到小妻问他升官的问题时才有些了然,“为夫以前便是典军校尉,蒙陛下看重,这次因张常事念及祖父,加上父亲帮衬,讨得了豫州牧一职。”曹说的很隐晦,但在丁瑶看来他就是在说“你老公我贿赂了张让让他说好话,加上祖父曹腾服侍过先帝,曹家根基又在豫州,加上曹嵩的支持和让出太尉之职,最后汉灵帝这个糊涂皇帝就同意了。”丁瑶白了他一眼,她还懒得管什么政事呢。曹在一旁苦笑了一下,他没有说的事早朝时袁家的刁难和阻碍,要不是买通了张让等几个皇帝心腹太监加上父亲让出太尉事又怎么能那么顺利?这一世,他不再向上辈子一样傻傻的得罪人了,想做的事都要暗中去做才好。

    曹呼出口浊气,将烦闷抛开,拥着小妻坐在榻上,嗅着他上的美好气息,愈发觉得这一世美好的像梦一样。他看着丁瑶有些困倦的小脸,揽着她躺好,手轻轻的揉捏她因怀孕而有些肿胀的雪白小腿,看她羞涩的想抽回腿最终大概因为舒服而任他作为的可样子,觉得心中填的满满的。

    第二天,皇帝的诏书正式下来了,任命曹为豫州牧并且平定豫州周围的山贼匪患,三内启程。曹家上下接了旨意,邹氏开始打点起行装来。本来曹有些犹豫要不要等丁瑶产子后再走的,只是丁瑶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两个多月,再说她修了仙,体好得很没有那么气,便劝说曹启程。熹平四年秋,曹正式上任豫州牧,正式有了自己的地盘和实力,为后乱世奠定了基础。

    来到豫州他们并没有回沛国谯县,而是直接去了许昌的豫州牧府邸,倒是曹腾和邹氏奉命告老回了谯县,丁瑶虽然也有些不舍,毕竟二老待自己不错,但同样有些轻松。婆媳相处她有些紧张的说。丁瑶到州牧府没几天,就见到了来看望她的夏侯氏和嫂子刘氏,夏侯氏絮絮叨叨的跟她说一些生孩子的要领经验,又嘱咐她不可任之类的话,让她十分感动,果然亲是最有的。刘氏在一旁打量了自己只见过两次的小姑子,见丁瑶气色颇好,倾城面容带了一丝母光辉愈加迷人,不由十分羡慕,她和丁浩成亲4年尚未有子,尽管公婆和丈夫体谅并未让丈夫纳妾,她仍然压力很大。丁瑶用神识扫了一眼刘氏的况,发现除了体有些瘦弱外没有太大的问题,想是机缘没到。她轻声安慰了几句,说了些现代如何容易受孕的知识,又列了张食疗的单子让她调养体。刘氏早就听丁浩说起过他妹妹才艺无双、医术高明、貌美如花等等,也知道丁家自从丁瑶学医后就没人生病,对丁瑶说的这些都用心记下,内心也很感激。

    夏侯氏她们住了两天便在丁瑶的依依不舍下回了丁家,丁瑶的肚子也愈发的大了,要不是她用神识看到只有一个男孩,她都会以为是双胎了。临近生产还有一个月,丁瑶突然有些烦躁恐惧,她想起这个时代生产的危险和生产时的痛苦,丁瑶罕见的感了。

    曹这两天也发现了自己妻子的不正常,他询问了大夫大概能猜到自家小妻的想法,他想到上一世丁氏其实怀了一胎最后因为早产掉了孩子,丁氏也不能再孕,心中也是一紧。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他开始多抽时间陪妻子,甚至到了预产期时,连公文都拿到卧室阅览。丁瑶也仿佛受到了他的影响,不由暗叹自己白活了两世,况且自己还修了仙家中也没有宅斗戏码,几乎没可能出意外的,便放下了心思,回到了每天吃饱睡睡饱吃的生活。看到这一幕的曹才将心放下。

    曹的势力发展的很快,不过到许昌2三个月,他便将豫州掌控起来,这一天,他将他麾下的文臣武将叫来议事,决定拿周边的贼寇练兵,他新招募的兵还没有见血。曹当即下令命于和乐进各领两千人前去剿匪,夏侯惇负责粮草后勤。曹根本没把这些小事放在眼里,上一世他参加过无数的战争,好几次接近死亡,这次的计划也只能称为练兵。他不知道他沉稳的大家风范让他麾下文武更加忠心和佩服,而他的一连串动作安定豫州的同时也吸引了旬家等世家的关注。在这个时代,君择臣之,臣亦择君之。

    曹看着于他们领兵出发,抬头看看即将落山的夕阳,突然接到了丁瑶生产的急报,他坚毅的面容终于破功了,他疾走出府,飞上马而回。

    曹府,丁瑶满脸汗水,下的剧痛几乎将她淹没,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她要留着力气把孩子生出来,几个稳婆在旁边鼓励她,婢女玉漱不断的给她擦汗,她疼得想哭,感觉这比易筋洗髓还要痛苦,她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还在汲取着她体内的灵气,似乎不愿意出来,不由暗暗叫苦,她的产道才开到二指,不得不继续忍受。这时外面一阵喧哗,曹下马就要往屋里闯,却被管家和稳婆拦住,他双目泛红,抓住稳婆的胳膊:“她有没有事?还没生下来吗?”稳婆被他骇住,忍住胳膊上的剧痛道:“大人别急,夫人一切安好,产道还没打开,故还要再等一等。”

    丁瑶用尽力气,剧痛让她忍不住叫了一声,恍惚中听到曹的喊声让她坚持,她感觉下滑出了什么东西,听见了婴儿洪亮的啼哭,不由欣慰的一笑。她来不及看自己的儿子便疲累的睡了过去。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