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

    丁瑶在丁府过的很happy,她平里在饮食上都加了空间的东西,丁家的五口体都十分强壮,她没有拿什么秘籍,因为她想不出办法正大光明的拿出来,好在平时加入的灵泉灵药足够让家人健康长寿了。丁浩今年十五岁(14周岁),已经在一年前取得了茂才(就是秀才,秀字为了避讳光武帝刘秀而改为茂才),俊美出色的外表加上儒雅的气质,很多人上门说媒,夏侯氏最近也在考虑这件事。几年来丁家的产业扩大了许多,丁瑶并没有蝴蝶太多,只是因为她,丁府改为了一三餐,出现了桌子椅子和泡茶。其他的……好吧,她不是学工科的创造无能,造纸什么的还是以后再说吧。

    丁瑶穿一袭淡黄色儒裙,头上束了两个双丫髻,好吧她还没有长大……丁瑶到正房给夏侯氏和丁文请了安,丁文便带着丁浩去了书房,留下母女俩说了会话,夏侯氏才道:“瑶儿,你舅母去年得子,一会她带着你弟弟来时你见见。”丁瑶有些好奇,夏侯氏这几年很少提到娘家,她只知道夏侯家人丁极多,夏侯氏就有2个亲姐妹和5个兄弟,只是不知道这是哪个舅妈。临近巳时,婢女将一位容貌清秀的女子迎了进来,那女子怀抱着1个婴儿。夏侯氏见到这个女人,竟然十分激动,眼眶微红的迎上去:“芸姐,真是很久不见了,你过的好吗?爹娘过的好吗?”那叫芸姐的女子也不由红了眼眶道:“你这没良心的丫头,这么多年了,怎么那么倔呢?你可知,可知父亲母亲多么记挂你?还有你五哥,从你嫁进丁家,就时常惦记你。”两人一同唏嘘才坐在丁瑶引进的椅子上,引得女子惊叹了一会。

    丁瑶给女子行了礼,坐在一边听着两人讲话,这才知道原来当年上演了一出狗血剧,大概就是夏侯氏和丁文两相悦,结果一向疼女儿的父亲不同意,再然后夏侯氏一意孤行嫁给丁文后再没回去的故事。丁瑶这边自动补脑,那边夏侯氏两人说起了女子怀里的小包子,丁瑶看着可的小包子,心里也泛起了粉红泡泡,那女子似乎注意到了,笑着道:“瑶儿想看弟弟?”说着将小包子抱给丁瑶看,“呀,渊儿很喜欢瑶儿呢,呵呵,别吃姐姐手指。”丁瑶在旁边一脸笑容的将手指抽出来,摸了摸婴儿光滑的脸蛋,夏侯渊?真是好名……字,夏侯渊?!丁瑶的笑容有些僵硬,她不可置信的望向正一脸傻笑的婴儿,艰难的咽了口水,干笑道:“舅母,听说渊儿还有个哥哥是吗?”女子一听她提起大儿子,脸上笑容更深:“是啊,渊儿的哥哥今年比你大2岁,叫夏侯敦,被他爹带到军营去了。”丁瑶一脸微笑的应和着,心中却是一千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夏侯敦?夏侯渊?这里不光是东汉啊,这里是东汉末!什么?东汉末你不知道?三国演绎看过没?好吧,东汉末和三国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乱世将要到来了,她的米虫计划啊!!!!

    丁瑶再没有兴致悠闲下去了,她必须搞明白现在是多少年,至少要在184年黄巾起义前有自保能力。如坐针毡的送走了夏侯渊的老妈,借口累了想睡一会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屏退下人,丁瑶闪进了空间。她走到书房,拿起了关于历史的玉简,开始查看起汉代到三国的历史。2个时辰后,丁瑶松了口气,如果自己猜测正确,现在应该是公元166-168年间,离184年后的乱世还有进二十年,到那时自己也快奔三了,自保能力是肯定有的。不过,许多事也要尽早打算。丁瑶拿出了两个玉简,一个是关于医学的,一个则是一本女子武功明玉功。

    丁瑶觉得她未来的方针已经初步定下来了,提升自己、巩固家族、暗渡陈仓、跟随曹家。要多学习一些东西自保,家族也要想办法巩固发扬,但是绝对不能当出头鸟,要低调行事,粮食钱财要努力积攒,即使她有空间在手她也不打算冒着暴露自己的风险,没办法,她终究是个自私的人。至于曹,三国的最终胜利者,不跟着曹家怎么可能,貌似夏侯家和曹家是亲戚关系?这点要利用好……至于后来建立晋朝的司马家丁瑶压根没考虑,到那时自己早就老了,也许已经渡劫成地仙了。

    从那以后,丁家上下多少发现了小姐的变化,偷懒玩耍的时候少了,除了学习就是摆弄一些奇技巧,不过还别说,丁家因为小姐的这些发明赚了一大笔,两年后丁瑶发明出了纸张,比蔡伦纸要好上不知多少倍,纸张的生意太大,丁文便联合了夏侯家和曹家这两个大族共同盈利,丁家出技术占3成,夏侯家出人占三成,曹家出权利占了4层(曹家信任家主目前任太尉)。丁瑶也只是在一些生活上改变了许多,至于军事文里的双边马蹬、陌刀、连弩神马的丁瑶也一直在空间研究,不过这些她打算当作向曹家投诚时再用。这时的丁瑶还幻想这退居幕后嫁个普通的老公坐看架空版三国演绎,丝毫不知道自己回和某人一生相连,更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一切在将来给了那个人多大的帮助。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奸雄的妻奴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