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泥鳅坡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泥鳅坡,其中不仅仅是泥鳅jīng怪让人头痛,单单是强盗一流就多如牛毛,但是却也是交汇三州最便捷的道路,来来回回不要三天,无比便利也无比凶险,而今rì,一如既往的有不怕死贪小利的商队,出现在了这泥鳅坡之中。

    韩通最近很是烦躁,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状况,导致自己和杨家底下的商行,财政上发生了极大地变化,一时间竟然落到了周转不开的形,他坐地三分银韩通,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窘迫,而若是平常打点之下,官路不仅安全,而且税务方面也是各有各的小算盘,但是如今不行,如果不快点补充亏空,那么他韩通必死无疑,所以,来到了极少有商人敢走的泥鳅坡。

    “爹,别着急,这是最后一趟了,我们肯定能完成的。”韩玉看到父亲焦急的样子,忍不住安慰了起来,一共八趟的行程一个月之内达成了七躺,可见他们多拼命了,原先意气风发的父亲,这几天也显得老了许多,心中尤其不忍。

    “爹知道。”韩通扯出了一丝笑容,看着自己已满十七岁的女儿,发自内心的骄傲,自己的女儿继承了自己的商业天赋,小小年纪不仅打理自己三分之一的家业仅仅有条,甚至还开通了自己的商行,借此做的有声有sè。

    眼前的少女与自己马上齐头并进,一淡绿sè的紧皮衣,腰间十分鲜亮的银sè马鞭,脚踏过膝马靴,看上去十分俏的样子,容貌虽不是绝美,却也有几分青涩的甜美,眉宇间的英气十足十的完美,这是他韩通这辈子的骄傲了,家里几个男孩子不争气,反而是这个女儿最对自己的胃口。

    不过最终,韩通眼底还是深埋了一丝担忧,回过头去便是自己的商队,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带队了,反倒是自己的女儿这一路来颇为井井有条,帮了自己大忙,即便是自己一千一万个不肯女儿和自己冒险,可是自己赌不起,自己背后的韩家同样赌不起。

    “嗖!”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商队立马停了下来,而韩通脸sè一变,抽出了腰间的软件,横扫了出去,只见一条一米来长的泥鳅,断成了两截,掉落在了韩通面前,这是泥鳅坡的特产,泥鳅jīng怪,这里曾经是古战场,血气十足不说,而且晚上月华照耀也是颇为全面,并无遮挡物,所以这里的jīng怪绝对是外界千百倍,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

    “爹,这是人为蓄养的。”韩玉见状并没有安心,反而是脸sè大变,对着韩通说道,只见断成两截的泥鳅,鳍翼宽大,但是上却要干净许多,泥巴反而没有他们这些路过泥鳅坡的人多,而且生命力更加顽强,挣扎了半天,还没有死去。

    “嗯!”韩通重重点了点头,作为老江湖,他岂能不知自己大意了,多年未出来,竟然被摆了一道,自己这绝对是被算计了,这是匪盗一流用来做借口的手段,只要中招,就是邦国部落的负责人,都没有话说,而自己竟然被对方挖坑陷入了,这绝对是不可原谅的。

    “呔!”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大喝声,之前还泥巴横乱不堪的地方,不知道从哪涌进来了一群人,上穿的是泥鳅jīng怪皮制作的衣衫,干净亮丽,一丁点污秽都没有沾上,显然是久居于此的人,不过凶神恶煞的样子就不敢恭维了。

    “无那老头!”为首的是一个大胡子,拿着砍刀遥指韩通,恶狠狠地大声道:“竟然敢伤害你爷爷我蓄养的泥鳅jīng怪,真是够可恶的,划出道道来,要么,赔偿你爷爷我三万兽骨,要么……”说着sè迷迷的盯着韩玉脯转了一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让这小娘皮陪我众兄弟一遭,我们也就不计较了!”

    贼首调笑话一说完,顿时他后的匪盗们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而韩玉也被贼首猥琐的神sè气的满脸通红,不过并没有说些什么,毕竟此时对方看起来可没有那么好惹,自己商队打着杨家的旗号,对方还敢现,显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各位好汉!”韩通先是拱了拱手,随即厉声道:“我这是杨家的货物,诸位该不是想要拦下吧?三万兽骨太多了,我这一趟才七八千兽骨,而且,杨家怪罪起来……”

    “杨家?”贼首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杨家算个鸟啊!老子是泥鳅王,在这里许多年,还没怕过谁呢!杨家也不可能深入泥鳅坡寻我,七八千兽骨?你真当老子白痴吗?这么大的车队,本就是不得罪杨家才要三万兽骨,既然你这么不上道,那么也不用三万了,你这一趟最起码百万起价,我要五十万不多吧?”

    “泥鳅王?!”韩通和韩玉闻言顿时大惊失sè,泥鳅王倒不是泥鳅坡王者什么的,而是善养泥鳅,传说他能够在这里横行一时,背后就有一头几近成妖的泥鳅jīng怪,所以才敢嚣张,虽然不是泥鳅坡的主人,却是这里的一霸,十分有名。

    “听过老子,就赶紧交钱吧!”泥鳅王显然很是得意,作为土匪到了一定程度,钱财只是次要的,反倒是名声更加重要,如果能够方圆百里而止小儿夜啼,绝对是对于他们匪类的褒奖,完全没将这韩通放在眼里。

    就在双方陷入了僵持的时候,突然之间从远方传来了一声惨叫,其声闻之就令人毛骨悚然,而声音来源是他们所在的上空,而泥鳅王只来得及做出了一个抬头的动作,脖子就被砸断了,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哎哎呦呦的从泥鳅王上坐了起来,是一个十余岁样子的男孩儿,一兽皮为衣,背后背着一根乌黑铁棍,一脸茫然地看着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大……大哥!”终于有一个匪类反应了过来,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突入男孩儿,股底下的泥鳅王,此时脖子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口鼻皆冒血,显然是活不成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限神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