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被揭老底

    而那个银发男孩毫无疑问的,竟然是战通天,那个百战部落的小天部的第一天才,位于所有二十岁以下顶点的存在,下三天最后一天的境界,完全就能轻松力压二重天的存在,更何况他本就是三重天的强者呢。

    “啊,抱歉抱歉。”战通天一脸的古怪,但还是开口了,看了看战十,又看了看周围,随即说道:“啊,那个我们认输了,你们继续吧。”说着也不管不顾之后的况,跳下了演武台,几个纵就消失在了人们眼中。

    而台下的几个老家伙也傻眼了,其中几个暗骂:这个小家伙又搞什么鬼!不过也没有人去阻止,只能安排裁判判定战十获胜,比赛继续了。

    完全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小虎子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一片银白之sè,定了定神,才发现一张英俊的难以形容的脸庞,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中,心下一惊子下意识的朝后窜了出去,却被顶在了墙角,当即吓了一跳,这才空出时间来打量了一下四周。

    类似于何家霸王府的地下练功房,估计功用也差不多,不过却更加的jīng细了许多,而眼前的这英俊的男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战通天,此时战通天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打量着小虎子,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一般。

    而小虎子自目光放到了战通天的上以后,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当然,不是小虎子xìng取向有问题,而是天睛瞳发现的异常,之前远远看过战通天,红黑金三sè光焰煞是耀目,可是在这么近距离的况下,小虎子有些痴呆的发觉,在那红黑金三sè光焰之下,微弱的跳动着青黄紫蓝黑五种颜sè,正在缓慢的晃动着,完美的契合在了光焰之中,若不是眼前这人并未可以隐藏,小虎子知道自己绝对无可能发现。

    天才?呵呵,眼前这人绝对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天才,而是一个妖孽,绝世不出的大妖孽啊,他才多大,竟然就已经到了八重天的地步,恐怕整个百战部落都不清楚,眼前这人才是第一高手啊,十五六岁的年纪,八重天的实力,小虎子完全被镇住了,那是从心灵上带来的冲击,不同于有关于气势压制一类的,这完完全全是绝对实力带来的压力。

    “怎么样?吃惊吗?”战通天开口说话了,意外的是,战通天的声音并非铿锵有力的男声,反而是如金玉碰撞般的清脆声,反而更添加了几丝魅力,而且,最让人吃惊的是,从战通天的口气里,仿佛知道小虎子天睛瞳的秘密,不然也不会就此稍微暴露一下自己的实力。

    看到小虎子惊讶的望来的目光,战通天轻轻的笑了,嘴角带出了一丝微笑,不过眼神中笑意全无,反而是充满了玩味的神sè,终于,说出了让小虎子胆战的话语:“啧啧,有多久没见了呢?虚无宝体啊,真是神奇的体质,吞天噬地脉么?真让我眼馋了啊。”说着轻轻笑了起来。

    而小虎子神经一下子紧绷到了极致,浑的肌一瞬间绷起,鳞甲状的肌重新出现在了体上,而淡黄sè火焰在小虎子周静静漂浮着,没有人怀疑这火焰会真的如同所见一般,毫无杀伤力可言,即便它现在连小虎子衣服都没有伤害到半点。

    “你到底是谁?”小虎子低沉的吼声,如同受了伤的野兽,整个人也是如此,冷冷的望着战通天,小虎子第一次感觉到了棘手,即便是当初从山猪集市出逃,都未曾有过这种无力感,仿佛一瞬间跌倒了生物的食物链最底端。

    “啊呀啊呀,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战通天反倒是不以为意,完全不在乎小虎子的敌意,反而是坐了下来,一副看好戏的态度面对着小虎子,仿佛在欣赏什么有趣的玩具,不过那眼神却显得略显病态,并不是正常人看待事物的神sè。

    “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虎子并不敢确定自己记忆的正确xìng,但是唯一模糊的印象就是自己好像在跟战十比斗,而自己正在全面压制那个家伙的地龙兽血脉,那种感觉小虎子还隐隐约约的记得,不过他可不相信战通天的话,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那么绝对不是安的什么好心。

    “真是不可的小鬼。”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战通天却表现出了略显满意的神sè,继而感叹道:“真是难以想象啊,你这小鬼竟然只有八岁,若不是你的目轮弱的很,加上之前生怕不暴露的行为,我都怀疑你是和我一样的存在了。”

    “暴露?暴露什么?难道除你以外还有人可以认得出我的秘密?”看得出,战通天并不想回答自己份的问题,小虎子也就没有继续纠结于此,反而提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看对方的态度,自己的虚无宝体,好像还是什么忌,不过出于谨慎,小虎子还是问道:“还有,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即便是做足了防御的姿态,但是小虎子相信,对方擒住自己,绝对不需要浪费太多力气,自己模糊的记忆那段时间,可是自己前所未有的完美对战状态,貌似一对上战通天,就土崩瓦解了,对方实力由此可见一斑,小虎子只能祈祷对方没有敌意,否则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自己都死定了。

    而战通天也明显看出来了小虎子的谨慎与识趣儿,反而轻笑了两声,继而转过目光看着小虎子道:“你的虚无宝体啊,不是这个时代应该出现的东西,天真的小子,以为真的用异士血脉做足了噱头,就没人怀疑了吗?那火元素什么辅助应用,你倒是有点小聪明,但是不足以解释对于龙脉的压制啊,那透露出来的问题,绝对能要了你的命!”

    “我不明白。”小虎子依旧是淡淡的语气,仿佛战通天说的跟自己没有关系一般,小虎子知道,对方既然这个态度,那么自己就是暂时没有危险了,知道的人可能也仅限于战通天一个人,而且从对方的姿态,小虎子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难道是和自己一样穿越来的?小虎子不这样想到。

重要声明:小说《极限神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