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元

    百战城内,一片淡金sè光辉笼罩其中,部落与邦国之间固然死仇难解,两种制度的碰撞一时难较高下,因为九州之内,他们不是主人,神执掌神权远远超于,部落与邦国之间所掌握的资源,也幸好神很少参与凡俗事物,加上部落与邦国即便打的再凶,也无不敬神灵之人,所以神是保持中立的态度,而这淡金sè光辉就是神迹的产物,有了这片光辉笼罩之所,是不能见到战争临门的,比免战牌还管用。

    百战城内家家户户无论是长老一脉还是普通族人,都恭恭敬敬的祈祷着,战神能够降临战争下来,让他们人人有仗打,年年能够发动战争,当然这样的祈祷誓言是小虎子见过最不靠谱的,此时小虎子终于从地下练功房被放出来了,只不过五天前那人的气势丝毫不剩,就连刚见到小虎子的何为涯,都呆立当场,以为小虎子变回了普通人了。

    不需要无息术,小虎子一的jīng气神内敛于,动不动手都没有外溢的气血jīng神力乃至于血脉力量,这完全就是一副普通人的样子,也难怪吓了何为涯一大跳,但是这才是小虎子虚无宝体的本来面貌,无论是吞天噬地脉还是虚无体体质,都最善于隐蔽,力量隐而不发,发则不现,这才是虚无宝体的厉害之处,打起来不带动丝毫风声,让人探不清虚市,招招都似偷袭,这绝对是最无耻的行径,至少小虎子都不得不这么认为了。

    普普通通祭祀堂,不过在小虎子看来如同前世的灵堂,一尊模糊不清的画像被放在了正zhōngyāng,一块巨大的玉质石板,密密麻麻雕刻着图文并茂的记载,无疑是战族信奉的战神生平,不过是用神文记述的,小虎子是一个字都看不懂,不过画面倒是能够看懂,但是全都是那个画像上的模糊人影,踩在了某某敌人妖物什么的上,完成了一项壮举,颇为无聊透顶。

    再加上霸王府男女老幼诡异的祈祷词,祈求战争的降临,小虎子顿时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战族对于外族来说,一向是不怕事大,能打死绝不打残,放在前世就是一群恐怖分子,还是高度信仰集中的那种。

    麻烦的仪式好不容易结束了,即便是如今的小虎子,也差点直接瘫倒在地,不过还没等小虎子松一口气,耳朵突然一紧,就被人揪起来了,回头一看,不是一连纠结的何羽婵还能是谁,此时的何羽婵表现的气焰弱了很多,没有了丝毫的盛气,不过揪起来小虎子的举动无论如何都配不上那样子,显得很怪异。

    “你,你,你是不是烦我了?”

    小虎子很难想象何羽婵也有这么软弱的一面,不过转念一想小虎子就差不多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何为涯光让小虎子安心闭关了,可忘记了告诉何羽婵,自然五天见不到小虎子,自然是心焦难耐了,少女怀总是诗,难免瞎想些什么,这不,无疑是兴师问罪来了。

    赶忙将况给何羽婵解释了一番,何羽婵这才完全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都恢复了活力一般,随即叽叽喳喳的将这几天的况,跟小虎子讲了一遍,小虎子这才知道,原来自己闭关的这几天,包括武校场在内,加上地部的某些年轻俊杰们,为了这次大石的选拔,是彻底闹翻天了,战族人对待族人不会耍yīn谋诡计,但是却有比yīn谋诡计更狠的一招,如果是yīn谋还好,但是战族人挑战族人却是大大方方的阳谋,战族人的挑战一般况下不会拒绝,因为这就是战族的要命的荣耀,为了神赐名额车轮战都用出来了,不少实力不济的此时伤筋动骨,躺在上养伤,看来在大石选拔之前,是不太容易好了。

    何羽婵非常信任小虎子,即使完全明白一重天是什么样的实力,但是小虎子既然说了,她就自然而然的信了,即便是大她七八岁的某些族兄族姐们,都有很多没有突破那层坎儿,并不是所有经过了六次中天伪力洗礼的人,都能够承受中天真力的威能,有些倒霉的家伙甚至九次过后都是中天伪力洗礼,除了以大毅力熬过第一次羡天伪力的洗礼,才能够突破至一重天。

    不过异士血脉力量不能以常理而论,何羽婵也没有计较那么多,兴冲冲的问小虎子是怎么样的感觉,小虎子被何羽婵一问,当即想到了一个妙招,吞天噬地脉此时有吞噬外的第二种能力,就是模拟外力,其中自然也包括中天真力,若是自己小心一点,为何羽婵持续加持,岂不是也能够一开始就承受中天真力的洗礼?虽然不可能一下子突破一重天实力,但是多来个两三次也比别人强上不少。

    “哼!”正当小虎子兴冲冲的想到了妙处的时候,突然一声冷哼打断了小虎子和何羽婵的谈话,一个淡绿sè的影阻断了小虎子和何羽婵的去路,来人正是何羽婵的族姐,大伯家的次女何雨涵。

    小虎子不耐烦的一抬头,倒是微微一愣,来人长相竟然和何羽婵有七八分的相似,不说外貌就是气质也很类似,不过神髓就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了,淡绿sè的宫装是标准的祭祀用装,何羽婵是没有的,因为血脉关系即便是何为涯都不能破例,让何羽婵接触原人种老祖宗的东西,除非能够到真人的层次,激发了祖脉,自然就是另外一回事。

    “这就是爷爷帮忙报了名的人?”

    何雨涵的语气很不客气,显然因为种种原因,何雨涵很不待见何羽婵和小虎子两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小虎子,一脸的不屑,不过也难怪,除非小虎子变虚无宝体完全态,不然就是一副瘦弱的模样,jīng气神极度内敛,丝毫不外泄的况下,与常人无异,没有丝毫气势可言,卖相却是不咋地,而战族一向以块大膘肥为荣,越是强大的人越是强壮,这几乎是定理,就像是战族崇拜野兽力量一样,越是厉害的jīng怪,体型必然不会小到哪里去。

    “何雨涵你干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何羽婵就像是一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般,将体挡在了小虎子的前,同样是很不客气的态度,没有相似样貌带来的亲近,反而是互相咄咄人的气势,让小虎子也不由的一愣,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怎么?担心了?”

    何雨涵一脸的讥讽神sè,明明比何羽婵大了三岁,完全没有作为姐姐的态度,反而是保持敌对的姿态,再次看了看小虎子,神sè中更显不屑一顾,随即甩了甩头发,道:“你真当我如此没眼光?像你一样饥不择食?这样的家伙如何能够染指神赐名额?我怎么会和你抢?战族之元也就是两年后的事儿,你若是选择的是这家伙,那你可就输定了!”笃定的说完一席话后,何雨涵狠狠的瞪了小虎子一眼,随即看也不看这两个人,转头就走。

    无妄之灾啊!

    看着何雨涵远去的背影,小虎子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而何羽婵也彻底放松了下来,转头向小虎子介绍起了这何雨涵的来历,大伯家生有两男三女,这是次女何雨涵,也是整个何家看她不顺眼的领头人物,尤其是因为何羽婵相貌似她,而受到排挤,从小到大什么好东西都要抢走,何羽婵没有一个玩伴,跟何雨涵不无关系。

    “那,她说的那个战族之元是什么东西啊?”小虎子对这些小女孩儿的争端不感兴趣,反倒是对何雨涵难得重视的战族之元很感兴趣,于是好奇的向何羽婵问道。

    听到了小虎子的问题,本来还好好的何羽婵脸sè就变了数变,最终化为一抹害羞的红光迅速覆盖了脸盘儿,就连发丝都摇曳不已,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这样子可吓了小虎子一跳,何羽婵也不是没有害羞过,但是如此媚态却是第一次见,不过傲小萝莉的属xìng一下子变化这么大,反而让小虎子感到了毛骨悚然。

    扭扭捏捏加上小虎子的追问,这才搞明白了何雨涵莫名其妙的一番话,到底意味着什么,战族广收外族之人,却也有着本质的分别,战族内,战姓为战族本家子弟族人,外姓者自然就是支脉族人,也就是有着这么一层关系维持,而战姓也分为内外两者,内族人留着战神血脉,是纯正的战族人,而外族人则是好战分子,拥有继承战神血脉的好板儿,自然也是本家人。

    而作为战神血脉,自然渊源流传,战族人哪怕是支脉族人,没有继承战姓的外姓人,血脉中也可能有祖上传下来的战神血脉,而战族对此相当有手段,一帮况下,不知为何,这类况都是女子觉醒的战神血脉比较多,觉醒之前就有种种异象,而在这时,就会选出战族之元,元,也称之为血脉分享者,分享的不是战神血脉觉醒的力量,而是这血脉本,而且拥有了战族之元的支脉族人战神血脉的女孩儿,不会因为觉醒而被分走血脉纯度,反而会因为元越强血脉越纯粹的莫名原理,导致元的重要xìng,被所有战族所重视。

重要声明:小说《极限神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