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九天

    不知不觉中,这个世界已然入秋,天气虽然渐凉,但是却没有人裹着过多的衣物,单单是普通人那一蓬勃的气血,即使不如何的锻炼,这个世界的成年人也有着气血如水的程度,毕竟生物的jīng气神全都含藏在血液之中,单单是吃着猎来的食,就能起到健壮体的奇效。

    所有人都安静的注视着城墙之上的挑衅,或愤怒或不屑或讥讽,脸上的表不一而足,虽然表并不友好,显得十分倔强,但是颤抖的体已经出卖了这些人,不可抑制的寒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气氛已经渐渐的凝结了下来,议论纷纷的声音也小了许多,仿佛在商讨什么大事一般。

    天伤城的城墙并不算多么的宏大,但是却也是相当稀有的宽厚,至少小虎子这一路行来,没有见过多少这样庞大的城墙,毕竟越靠近百战部落,野兽的聚集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没有一个结实的城墙,单单是觅食的兽群就够受的了。

    但是这样的城墙,足足拥有近十层楼的高度,这里平时一跃四五米的普通人,都要借助爬梯上下的地方,那高傲的女子竟然轻轻跃下,如果说这个女子修为高深也便罢了,但是旁边的天然呆萝莉竟然也扛着巨锤跃下。

    挑战姿态,没有一点实力如何敢发起这样的挑衅,无论是那高傲的中年美妇,还是巨锤萝莉,都像是没有体重的树叶一般,缓缓的落在了地面上,竟然连一丝尘土也未曾带离地面,这样的手段简直匪夷所思,至少违反了小虎子所知的物理定律。

    小虎子清晰的察觉到了寒意,从那高傲美妇的上散发而出,因为口发的胎记护住了自己,无法去想象这种感觉到底多么的不爽,但是小虎子还是从何羽婵凝重下来的小脸蛋儿上,猜到了这件事的棘手程度。

    不过小虎子并没有害怕,反而更加的兴奋了起来,本来嘛,若是这个世界太弱的话,也确实没有挑战xìng,这样厉害的人物出现在了小虎子面前,小虎子反而从心底涌起了一股接着一股的战意,虽然不是无法抑制,但是小虎子却没有丝毫抑制的打算,眼中带着一丝疯狂,就那么遥遥看着那高傲美妇的二人组,不过显然,小虎子太弱了,弱到人家一眼都没有朝着这个方向看。

    “婵儿姐,这两个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诡异的招式。”小虎子实在找不出形容词,来问这两个挑衅者没有重量似的现象,只能用诡异来描述。

    “这两个家伙竟然是术士!?”何羽婵缓缓的冲着小虎子说道,不过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和一些不可思议,仿佛在北极看到了非洲象一般,无论是眼神还是神态都没有丝毫的掩饰。

    小虎子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加上小虎子的不耻下问,他现在也不是那么的无知了,最起码对于这个世界的三大修炼体系职能者,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力士不用多说,经过种种特殊手段打熬自,是最辛苦也是最普遍的方法,而术士和异士则是非天赋异禀者不成,毕竟这两者都是具有相当的潜力,和不逊于顶尖力士的实力,甚至还超过很多的职能者。

    异士不必多说,长年下来普通地方很是少见,只有特定的异士部落才有大量的存在,异士此时差不多已经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族群,处于jīng怪众多的荆州大地。

    但是术士则不同,术士通常都是突然觉醒的普通人,力士很少有觉醒出术士天赋的,因为术士的觉醒对于感知的灵敏度十分看重,而大部分力士才成长之前就经过了大量的苦修,导致大小伤无数,而**的感知灵敏度大幅下降,阻碍了成为了术士的最重要条件。

    不过术士一经觉醒,就有着很大的威能,天生有着强大的jīng神力,可以cāo纵土石树叶等寻常之物,成为拥有强大攻击力的武器,而更能用jīng神力汇聚成念,强化自而得到一定时间内,拥有了力士的能力,或是速度或是力量,又或是防御方面,总之是妙用无穷。

    而高傲美妇和巨锤萝莉的轻飘飘错觉,就能解释的通了,以念来减轻重量,以达到轻功效果还是很轻松的,而那巨锤萝莉能够扛得动那么大的锤子,也能解释的通了,一切都是念的功劳,这也是小虎子第一次见识到常识外的强大。

    不过这些还都是小事,要知道,术士可不是区区中型部落可以拥有的,而大型部落的术士则跟宝贝一样捂着,绝对不会轻易显露出来,而是将其作为核弹一般的威慑力存在,只有超大型部落,也就是类似于百战部落这样的存在,才能够将其作为普通的战力而到这里发出挑战姿态这样的挑衅,啸月部落一向跟百战部落关系不错,而万丈大峡谷附近的超大型部落,除了百战和啸月以外,只有最后一个,也就是五毒部落,一个由大量的术士为主导的奇异部落。

    如果说百战部落多以力士出名的话,啸月部落因为有一支由异常强大的天狼异士,组成的军团而屹立,五毒部落的术士则是相当的出名,五毒部落的五毒可不是普通的毒药,对于职能者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毒草,都是大补之物,只要时间足够都是提升自的灵粹,但是五毒部落的毒则是念之毒,由念组成削弱力降低对手战力,这一种奇特的毒防不胜防,而且还能刺激普通人的jīng神力,成功的造就出术士来,虽然一方面会削弱这样非自然觉醒的术士实力,但是另一方面则肯定会提高术士的数量,这样一来,五毒部落很难出现多个具有决定xìng力量的至强者,进而立足于巨型部落之中,但是超大型部落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挑衅的可不是什么中型部落天伤,而是超大型部落百战,超大型部落有超大型部落的规矩,主城可不是其他的人能够轻易涉足的,所以由下属部落带话,也就成了潜规则,这两人显然是给百战部落下的挑战姿态。

    果不其然,几乎是落地的瞬间,也不见那高傲美妇嘴唇动作,就听到了耳边一阵清音柔语,仿佛一缕清风滑过了人们的心田,这种手段显然也是由念做到的,术士手段的神奇,由此可见一斑,话语中显然也没有天伤部落什么事。

    “五毒部落邀请百战族人月亮湖一聚,天伤部落带话带到,记住,是我水天华以及我徒儿叶灵姬发起的挑战姿态,庸才来者,死!”

    话中前面还是chūn意盎然,但是最后一个死字一出,所有听到的人立马遍体生寒,连小虎子也不例外,这不是体上的寒,而是直透心灵的冷。

    话刚落音,清风飘过落叶接地的刹那,城墙下的两个较弱躯已经不见了踪影,完全无法想象那样巨大的锤子和少女,是如何像风儿一般的离去,即便是早知道念奇妙不已的小虎子,也不住啧啧称奇。

    不过何羽婵的表此时并不好看,小虎子见状不对,立马扯了扯何羽婵嫩藕似的胳膊,问道:“婵儿姐,你怎么了?干嘛这幅表?难道我战族害怕了他们五毒部落不成?”

    何羽婵被小虎子这么一拉,才回过了神来,闻言立马嗔怒的白了小虎子一眼,随即扭过头去,涩声道:“才,才不是害怕呢,这个人可是水天华啊,五毒部落的态度,很有可能是对于我们的回应,我们得赶快回去报告的。”

    看到何羽婵一反常态的模样,和那糟糕的转移话题方式,当即有些想笑,但是想了想这小妞的脾气,只能忍笑问道;“水天华?那是谁?那个说话的女人吗?怎么?很有名吗?”

    何羽婵对于小虎子这种,拿着无知当饭吃的态度已经习惯了,当即跟小虎子说了一些这个世界的常识问题,职能者分为上中下九天的境界,而兔力士、羊力士和牛力士就是小三天,术士和异士的划分也比较类似,而那水天华是五毒部落相当天才的人物,也是五毒部落下任族长继承的炙手可的人物,不单单是自然觉醒的术士,而且三十岁的年龄就已经到了中三天的顶峰,随时有可能突破到上三天。

    何羽婵认为,她亲自带来的挑衅,绝对就是开战的前兆,毕竟这样的人物可不会随便的做出决定,每一步都是大有深意的,这也是之前何羽婵担心的原因,五毒部落率先发起战争,和百战部落发起的战争,主动被动的意义完全不同。

    小虎子听了这些顿时有些无语,虽然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起码的还是听明白了,一是那叫作水天华的高傲美妇是很牛很拽的人物,二则是马上要开战就有架打了,至于其他的,对不起小虎子可不是什么天才人物,不像是何羽婵从小在战族受到熏陶,能够想的头头是道,拥有不符合年龄的思想。

    “婵儿姐,你傲了!”

    “不许说傲!”

    ……

重要声明:小说《极限神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