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脱身【后】

    而白中天就镇定多了,也是震惊到了极点的表现,此时脸部肌完全扭曲,反而不知道做什么表好了,惨白sè的脸sè恰恰说明着他此时的状态,没有当即吓昏过去都是心理素质过硬了,虽然早有料想,但是还是将那个小奴看低了,这样胆大包天的事,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秦东山已经完全没有在意白中天的反应了,一的气势瞬间拔升到了顶点,笼罩了整个兽斗场区域,顿时所有暴.乱停息,所有本来被血腥刺激的理智全无,如同吃了狂暴药剂的野兽们,一时间全部清明再现,匍匐倒地一个个如同被制服了一般,不复之前的凶恶,这才是兔力士巅峰真正的威势,一怒而出,万兽拜服,而发动暴.乱的奴隶们则是被阶位压倒,一个个气血紊乱,当即口鼻尽皆冒血,倒地不起。

    不多时,秦东山的脸sè再次变化万千,自己刚刚得手的高级气血凝练之法,本来是要给自己小孙子的礼物,竟然也消失了,这小奴,胆子大如青天啊,竟然敢做出让自己老脸丢尽的事,还一件接着一件,当即怒极反笑,嘴角挂着冷笑瞬息就找到了,自己留在白sè布片中的气息,作为一个兔力士,内息大成自然是物尽其用,那样重要物品中没有自己遗留的气息,当然,这是小虎子完全没有想到的。

    这一查找,秦东山差点没有气疯了,这小兔崽子竟然都快要跑出去了,看守们,监管们,执事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小小的奴隶,仅仅是气血如汞就能闹山猪集市一个天翻地覆,如果再厉害一点,我这山猪集市是不是趁早关门大吉算了。

    凌冽的气息瞬间就锁定了,已经跑到了山猪集市边缘地带的小虎子,隔着数千米的距离,强者的威严透体而出,秦东山已经不复之前平和的心态,任谁辛辛苦苦数十年的努力,一朝成为东流水,都不会再像是路人一般若无其事。

    而小虎子额头的汗水立马落下来了,虽然这道气息凝练而肃杀,但是却并不庞大,定了定脚步,小虎子很快又马力全开,不管那道若有若无的气势锁定,重开人群就朝着外面跑去,虽然外面青鸟平原一马平川,但是总比坐以待毙的好,而且山猪集市所有管理阶层都被秦东山突然放出的气势吸引,一溜的全都奔向了兽斗场,边缘反而成了安全地带,一个看守都不存在,撒丫子一溜烟就越过了人群,终于冲出了重围,离开了山猪集市的范围地带,不过还是在人群之中并未离开,小虎子又跟自己赌了一把,赌的就是那山猪集市上主秦东山,不敢对自己出手从而伤及无辜,生或死就在此一举了。

    秦东山有点傻了,这是什么况,被自己锁定了以后不乖乖受死,竟然还敢跑?而且跑得这么嚣张,这么无所顾忌,这真的是山猪集市奴xìng化教育出来的奴隶?秦东山有点害怕了,不管他承不承认他都已经开始了紧张,那场恐惧下的奴笼奴隶暴.动,也被他理解为了蹊跷的事件,若是山猪集市奴xìng化失败的话,那么后果将是比这一次混乱还要可怕,自己也会被大连山部落收回所有权利,就此一无所有,自己兔力士顶峰的实力,在这里还能摆摆威风,一旦回去那将是底层的不能再底层。

    不过恼羞过去以后,秦东山就怒了,抛开其他的不谈,单单是一个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不说其他的,但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也要对这个奴狠狠的轰杀,当即气血凝于右手,只见秦东山右臂眼可见的膨胀了起来,随即进入了充血状态,先是鲜红sè再是暗红sè,最后慢慢成了紫黑sè,而后一个清晰可见的淡蓝sè气团,出现在了秦东山右手手心处,秦东山缓缓喝道:“定风波!去!”

    随着秦东山的话音落下,右臂十分轻微的推了出去,而他右手的气团竟然如同火烧股一般,嗖的一下不符合常理的窜了出去,留在了空中一块块残影,在那气团消失之后,一息之后才听到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如同难听刺耳的口哨一般。

    其他人顿时脸sè大变,定风波,这是兔力士最为基本气血活用方式,将血液汇聚手臂保护起来,随即将自己气势凝聚形成微型气场,随即将空气进行极限压缩,随即像是刚才那样发shè出去,虽然都会,但是无人能够做到像是秦东山这样举重若轻,而且是三息之间就完成了,就是白中天自诩最少也要十息的速度才能完成,而且还要等自己状态最好才能做到。

    秦东山的手下之人吃惊于秦东山修为jīng进,而小虎子可没有那么舒服了,跑出山猪集市的范围心中还没激动起来,气血刚刚澎湃了那么一瞬间,就听到数声闷响几乎是同时响起,小虎子就此只来得及做到一个动作,那就是回,之后只感觉部一轻,随即一阵剧烈的疼痛席卷全体一下子离开了地面,整个人横飞出去,而且部的刺痛还在持续,一时间竟然没有穿透自己的膛,不过这样反倒是更受罪,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朝着距离山猪集市的更远处飞去。

    感受到自己留在白sè布片上的气息一瞬间散开,秦东山笑了,自己为自己的权威画上了浓重的一笔,秦东山毫不怀疑自己就此一举击杀了对方,白sè布片的气息被击散,只可能是shè穿了对方的体,不过还没等心中开怀的绪发散,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锁定住对方的气势竟然也发散了,不多时还没等反应过来就也消失了。

    秦东山脸sè瞬间就青了:“这尼玛是怎么回事?”即便是一向喜怒不形于sè的秦东山也怒了,当即浑厚如同大钟一般的声音横扫周围,离得最近的白中天当即脸上青筋暴起,一口血直接喷出去,横飞了出去,其他人虽然没有这样受伤,但是也和白中天一样倒飞出去,不比小虎子中了定风波好看多少,秦东山知道自己的气势锁定维持在万米距离,只有超出了这个距离才可能逃脱自己的锁定,秦东山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定风波会没有击穿那个小奴,反而带着飞走,因为秦东山很清楚,那种力度的定风波,即便是自己的**也根本抵挡不住,更别说是区区一个小奴了。

    “给我找!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出来那个小畜生!”秦东山和之前的白中天一样,此时也有点口不择言了,接二连三的打击,也难怪秦东山风度全无,早就过了惹是生非的年纪,一旦被这样一脚接着一脚的踩下去,没有当场吐血已经算秦东山定力好了。

    其他人领命瞬间都朝着山猪集市的出口处奔去,就是白中天也不顾受伤之躯,连滚带爬的朝着山猪集市出口跑去,一时间晃晃乱乱竟然还没有几个监管来得快。

    当走到山猪集市,众人发现此时出口已经一片狼藉,一道血路生生的开辟了出来,秦东山怒火冲天,这些商人的命完全不在他考虑范围了,之前小虎子听到的几声,几乎像是同时响起的闷响,正是定风波一连穿透了几人所带来的效果,被定风波穿透的血路之上,大部分都还没死,不过出血甚多已经离死不远了,一个个翻着白眼吐着血沫,不是还会吐出一点内脏来,可见受伤之重,这还是秦东山离着数千米的距离发出的,若是就近受了这一击,爆体而亡是没跑了。

    这么一路走过来,山猪集市的监管执事们傻眼了,竟然连一个活口都没有了,其他人就是被擦着边也是血模糊,动脉什么的爆的光光的,也是活不成了,这样一来,既没有逃奴的下落,也将商人们屠戮殆尽,山猪集市的监管执事一下子,陷入了最难堪的境地,顿时一个个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对方眼中所含的苦涩。

    “什么?!”秦东山差点一口老血喷将出来,虽然早有所料,自己含怒一击,虽然没有蓄力,但是却也威力惊人,但是还是没有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最关键的则是,那该死的小奴消息全无,还真得如同消失了一般。

    “那你们还站着干嘛?!”秦东山当即破口大骂,指着监管执事们,怒喝道:“赶快去找啊,白中天你带着他们找,这里边只有你认得那个小畜生!快去给我找!”

    白中天当即应了下来,但是心中却大声叫苦了,真正认得小虎子的恐怕只有虎师了,可是却被自己给杀了,虽然自己确实在小虎子捣乱的三号新建兽斗场坐镇,但是谁会注意到一个将死之奴长得什么样啊,可是如果实话实说,自己干脆找棵树撞死算了,只能将错就错答应了下来,带着众人去寻找那脑海中,越来越虚无缥缈的奴小虎子了。

    却说另一边,小虎子先不说恰好被击中口,若是直接砸在了后背,那小虎子真就得一命呜呼了,口位置有什么,当然是小虎子赖以生存的血sè骷髅头胎记了,小虎子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平时用来,纯化外来血食气血的作弊器救了自己,更没有想到仅仅是最初级的力士阶层,兔力士,就拥有这么大的破坏力,隔着几千米大力攻击啊,赶得上前世巴特雷狙击炮了,而更悲催的是小虎子意识越来越模糊的同时,这被前蓝sè气团“啾啾”叫着带向了更高处,远远看着山猪集市竟然已经成了火柴盒大小的地域,小虎子可是直到这山猪集市有多大,这才恰恰说明自己飞到了多高,虽然有心停止,但是随着意识陷入黑暗,小虎子临昏迷前想到的是:“老子不会是刚要逃出来,却要被摔死了吧?该死的山猪集市,该死的秦东山,该死的气团!”不论小虎子如何咒骂,却也颤颤巍巍来到了云层中,随即彻底失去了意识。

重要声明:小说《极限神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