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胎记之密

    小虎子和所有废奴新奴一个待遇,并没有因为名字而带来什么优待,所以都处在了斗兽场的最里端位置,即能看得到场内的形,又能够很好的判断场内形式优劣,可以说是整个斗兽场绝佳的观看点,当然,是在没有生命危险的况下。二五零

    小虎子静静的靠在了角落里,出风头一向不是他的好,尤其是霉运连连之后,小心谨慎倒是更甚以往,而除了小虎子这个异数,其他几人都是超过了十岁的奴隶,甚至还有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家伙,即便是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布满的样子,浑气血依然旺盛,再加上一腱子上的伤痕累累,足以证明这些奴隶的强大,这些都是年纪大的废奴,虽然比新奴要强,但是潜力完全压榨干了,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既没有成熟奴隶强壮好用,也没有人会去买下来,兽斗场自然成了唯一的归宿。

    看着这些人,小虎子不由的生出了一股悲哀之感,有种兔死狐悲的感充斥着腔,不过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六年了,虽然表现的突出了一些,但是其他方面并不算出格,自然不会傻兮兮的去可怜一些奴隶,长久下来,小虎子明白,这些奴隶早已被洗脑的不会反抗,更加残酷的是,即便反抗也没用,那些镇压山猪集市的家伙,个个武力高的吓人,不是这些小小的奴隶能够反抗些什么的,能够做的仅仅是忍耐罢了。

    不过小虎子也没有感慨太多,适应力强一向是他的优点,六年足够让小虎子适应现下的份,以及明白存活之道的路径,当即快速的打量起了周围的奴隶,六七个新奴显然是认识的,一起扎堆在了一起,紧张兮兮的打量着四周,明显也是第一次来此,最大不过十五岁年龄,最小仅仅就是十岁,山猪集市可不管年龄问题,尤其是对待奴隶方面更加苛刻,人奴一旦气血旺盛起来,也就是小虎子现下的水准,就会立马被送往兽斗场,一直到经验丰富,也就是超过十场能够活下来,就会被送往拍卖场进行交易。

    “嘎吱!”

    门闩的轻响让所有奴隶心头一跳,齐齐望向了大门的位置,只见一个彪形大汉缓缓的走了进来,一白衣证明着其监管的份,几年下来,一些常识小虎子还是明白的,白衣是奴隶监管,是最低级的看守,但是职权却是不小,当然是对于奴隶来说,再往上则是黄衣的执事,不过小虎子至今并未见过一个,而小虎子认知中最高的就是蓝衣的上主了,是整个集市的主人,也是最大权限的所有人,当年的那位提出小虎子的浓眉大眼的白衣汉子,就是看管三号训练场的监管。

    而这一名近两米五的彪形汉子,很明显就是这兽斗场的监管,果不其然,随着大汉的走入,后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几个镣铐加的奴隶壮汉,一如当年照料笼中小虎子的奴隶,这些都是杂奴,也是集市中最多的奴隶,虽然没有危险,但是到了气血开始衰竭的时候,也逃不过废奴的命。

    “先进食,半个时辰后正式开始斗兽!”冰冷的话语从这彪形监管的口中缓缓说出,负手立在了众奴隶的眼前,而包括小虎子在内的所有奴隶齐齐低下了头颅,不为别的,这就是规矩,除非你的实力能够高过这位监管,高过整个山猪集市,说不定还能改改这规矩,不过现在的小虎子是别想了。

    随着彪形监管的话音落下,几个杂奴丢出了几个兽皮包裹,刚刚好一人一个,其中一个落在了小虎子的前,小虎子也不犹豫,当即打开了兽皮包裹,映入眼帘的正是一个烧烤兽腿,半生不熟血淋淋的样子虽然样子口感俱不佳,但是却存着大量奴隶们力求的气血在内,别看奴隶们顿顿食,别忘了这里的生活水准,蔬菜类反而比食要珍贵,别的不说,每天的例行狩猎就能囤积一大堆的食。

    见此,小虎子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sè,这正是小虎子赖以求存的条件之一,当即毫不犹豫的大口大口的将血,一抹的咬食了个干净,一股暖流从心口位置缓缓滑过,很快就遍布了四肢及全,悄悄捏捏了拳头,虽不确定,但是下意识的还是感觉到了气力的增强,斗兽之前这恐怕是最好的礼物吧。

    即使不去看,小虎子也知道口的血红胎记,颜sè恐怕闪烁几下之后更甚几分,这也是小虎子对于之后的信心所在,出生就被视为不祥的骷髅状血红胎记,小虎子不用想也是前世那,自爆的水晶骷髅头骨搞的鬼,这也算是小虎子穿越后的金手指吧,即便是拥有特殊方法提取动物尸气血残余的强者,知道了小虎子血红胎记的作用,恐怕也会嫉妒的发狂吧。

    气血提纯吸取,这是小虎子发现的胎记秘密,虽然不用入腹也能够完成,但是那样就有点骇人惊闻了,为了保密吃下去也不过是果腹的手段罢了。

    这也是小虎子仅仅六岁,就达到了普通奴隶十余岁能够达到高度的原因之一,当然,虎师虽然惊讶但是也没有太过于追究,将其认为是天赋罢了,却不知道这小子口的秘密。

    静静呆了盏茶时间,小虎子略显紊乱的气血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而气力增长的感觉也愈发的明显了,小虎子这才长舒一口气,暂且将心放了下来。

    “你就是小虎子?”突然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小虎子思绪,说话的人正是那个彪形监管,显然也听说过小虎子的名头,毕竟六岁就参与正式培训的,即便是纵观山猪集市从创建以来至今,也没有见到过,被人关注也不意外。

    “我是,监管大人。”小虎子平静的望向了监管冷冰冰的双目,淡淡的回答道,即便不喜欢这家伙像是看商品一样的目光,但是小虎子还是恭声回答。

    “嗯,努力活下去!”依旧是不含丝毫感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关心小虎子,但是小虎子却闻之有些无奈,这分明是对于商品价值的期待罢了,若是旁的恐怕就会被这监管唬住了,但是活了一世的小虎子,岂是那么好欺,虽然有些不忿,但是依旧点头应是,多余的话一句未说,不该有的表一分未露。

    看到小虎子乖巧的样子,这彪形监管缓缓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有些怪怪的,自从当了这山猪集市的监管以来,他还是头次有这种感觉,以往的运筹帷幄一时间毫无作用,面对这么个小孩子,竟然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略微愣了愣神,很快就自嘲的在心中一叹,只当是自己的错觉,即便是有些天赋又能如何,不过是个奴隶罢了。

    言罢,彪形监管淡淡的环视一周,便不再说话,踱步离开了牢笼一般的房间,只余下几个杂奴,这些杂奴正是处理兽斗场内一系列程序的杂奴,不说自实力,单单是对于此处的了解,就能轻松杀死比之厉害两三倍的敌人,更别说一群新奴以及废奴了,监管放心的教给这些杂奴安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趁着还有一段时间,小虎子打量起了之后少不了打交道的房间,说它是牢笼毫不过分,地上铺满了干草叶子,也有血迹的痕迹,明显是很久没有人打扫了,房梁之上的蜘蛛网成群而驻,隐隐还有一些飞虫低空而过,房间并不大,虽然三十余人在内都不算多,但是从构造上来看,有着极强的压迫感,这恐怕是对于奴隶永远低人一等的心理暗示吧。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响,也证明着兽斗场即将开启,至少已经入场了,这让房内所有奴隶的神经全都瞬间绷紧了起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小虎子一样,急需血食,大部分人都吃不进东西,只不过象征xìng的吃了三两口就扔在了一旁,而年老的几位奴隶显然很有经验,不论心中如何慌乱,始终是不紧不慢的将食物全都塞进了肚子中,活了这么久自然都有自己的一,但是对于体力的认知都是一样的。

    这些奴隶显然对于生存之外的事毫不感兴趣,除了尽其所能的打量俯视兽斗场内形以外,丝毫没有其他的动作,奴xìng的思想显然深入骨髓。

    “你,下去!”

    就在众人忐忑的时候,突然房内的一个杂奴,对着一个年老的奴隶大声道,意思很明显,这血腥的娱乐活动已然开启,而作为第一个牺牲品,则是从废奴开始,被挑中的倒霉蛋儿,显然早有所觉,紧张的握了握拳头之后,坦然的面向了外围墙壁,杂奴上前打开枷锁,竟然是一个螺旋状的楼梯,两人一前一后很快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

    “咕嘟!”

    一声吞咽口水的声响在这安静的氛围中显得很是突兀,众人的目光忽的收回,望向了声源处,正是唯一一个的十岁新奴,脏兮兮的脸蛋儿完全看不出了本来面貌,但是子板儿确实相当的健壮,也难怪,人奴就指望着过硬的体素质增强成活率,所以训练的也多是这方面的。

    “哗——”

    突然响起的声音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难怪,在这种况下,任何的异动都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去观察,毕竟自己的小命岌岌可危,哪有闲心去想其他,大脑一片空白也是十分正常,这一切全都是本能的动作罢了。

    不过当众人望向了兽斗场的zhōngyāng之时,目光仿佛被磁铁吸住一般,牢牢地再也离不开了,之前下去的那个老奴隶已经站在了场地zhōngyāng,很有经验的打量起了四周的地形,毕竟俯视而看和实地看是有区别的,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个制高点处,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而房内的奴隶则安静的看着那个老奴隶,多看几次就是多几次的经验,即便此时用不上,关键时候照样是保命的,毕竟训练是训练,真正成为人奴之后,很少活下来的原因就是,不是你去以什么猎物作为饵,就能真的碰到什么野兽,一个意外往往就是催命符,而这些老道的老废奴生死战,则是学习借鉴的最佳时机,以人命填人命也不过如此。

    “哗啦啦——”

    铁栅栏掀起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整个本来还哄乱的兽斗场,乍然间安静了下来,那道厚厚的铁栅栏,代表着生与死两条线,将所有人目光稳定的粘在上面。

重要声明:小说《极限神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