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邪教祭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你是?你是谁啊!问这么多干什么!”穿着一黑袍的林梦雪显然是不记得林宇啦,接着依稀的月光打量了一下,然后语气不善的揶揄了一句。

    看清楚林宇的银行行长韩志飞,则惊出一冷汗,赶紧打断了趾高气扬的林梦雪,满脸堆笑的说道:“林宇,林兄弟,你好。好久不见哈!”

    他知道林宇等人屠戮诸多本忍者的事,对其异常惊惧。而且因为出卖了王辞呈,将黑卡赠给了林宇,一直心惊胆颤的活着。只不过王辞呈,似乎在本销声匿迹了,沒有再回中国。

    此刻,在这种况下看到林宇,韩志飞觉得纠结,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要说沒用的!我问那个‘忘忧会’的祭祀活动在哪里!赶紧说给我!”林宇哪有心和对方寒暄,直接冷声喝了一句。

    林梦雪则悻悻的说道:“哼!我们‘忘忧会’的活动地点,怎么可能随便告诉给你!”

    “胡闹!你他妈,赶紧说出來!”脸颊上已经留下冷汗的韩志飞直接骂了一句。

    “韩胖子,你敢骂我?信不信,我找到你老丈人,将你那些烂事全部说出去!”林梦雪大声吼了起來。

    赶紧已经浪费了一分钟的林宇,则冷冷的说道:“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不说,你们两个再也沒机会说话啦。我让你们直接去见‘忘忧会’的真神!”

    他的那种冰冷语气,像是來自遥远的北极,散发的凉风,让韩志飞直接颤抖了起來。他赶紧带着哭腔,呵斥道:“小祖宗啊!快说!快说!”

    “我不说,就不说,他能怎么样?”林梦雪还爆发了小脾气。

    心急如焚的林宇则一怒之下,运起内劲,凶狠地朝林梦雪的脚尖狠狠踏了一脚。

    嘴里怒斥道:“人,快说。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杀人,只不过手起刀落而已。”

    “啊!”林梦雪疼得惨叫了一声,她感觉自己左脚的骨头应该都被踏碎,对方这势大力沉的一脚,竟然跟汽车压过一样。

    在剧痛之中,林梦雪疼得直接哭了出來,但还是咬紧牙关,不说一个字。

    “呵呵,是被洗脑了么?这个‘忘忧会’还真是有点意思啊!”林宇冷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再次踏出一脚。

    “咔!”

    林梦雪右脚脚面处传出了一声清晰的脆响,不用说,脚面必然是骨折啦。

    “怎么样?你的‘忘忧会’让你忘忧了吗?”林宇怒吼道。对方如果再不说,他就彻底抓狂啦。

    而这时候的林梦雪,虽然剧痛难忍,却半跪到地上,一边哭,一边念道:“见花便独笑,见草即忘忧。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

    “果然是被洗脑了,真他妈愁人!”

    林宇在心里怒骂了一句,然后继续冷声道:“给你们两个人最后一分钟的时间,如果再不说出,我就覆灭你们的家族!株连九族!”

    他是彻底动了震怒,心忧齐悦和萧蔷薇的安危。

    韩志飞则吓得直接跪地求饶,说道:“林兄弟啊,别急,我和她说!我和她说。”

    随后他在林梦雪耳边连续说了很多话,等其说完之后,本來就剧痛难忍的林梦雪,哭声更甚,大声骂道:“**,你韩志飞不是人!”

    “你他妈快说,要不然老子就变成鬼啦!林兄弟想弄死咱们跟他妈玩一样,你以为人家跟你开玩笑呢?”韩志飞破口大骂。

    这时候,感觉念那个咒语确实沒有用的林梦雪,则妥协地嘀咕道:“这一次的祭祀活动,就在海边的龙回头位置。那个位置山海相连,岸边都是细沙,只不过偏僻一些,平时很少有人去!”

    “具体在哪个位置!”林宇急切的问道,他双眼布满血丝,看起來非常吓人。

    被他狠狠瞪了一眼的林梦雪,已经从‘忘忧会’的梦境中清醒过來,意识到眼前的青年多么有威胁,她赶紧解释道:“就在白山干部疗养院附近。路过那里之后,再步行两公里就到啦。”

    “这一次的祭祀活动,名头是什么?”林宇上车的时候,最后问了一句。

    “我不清楚,不过上一次是献祭和火祭。就是让真神上教主的,临幸九个漂亮的女孩。在其临幸之后,再将九个女孩直接火祭,让他们升上天国,去做法王,永久陪伴真神。”林梦雪带着哭腔说道。

    听到这话之后,林宇再也不做停留,直接启动白色的宝马跑车,朝白山干部疗养院那边行驶过去。让他感觉到庆幸的是,自己所在的位置,距离那边并不远。

    大概五分钟后,林宇就将车停在白山干部疗养院的门口,然后步行在沙滩上,朝龙回头的位置狂奔。

    运起内劲的他,正在和时间赛跑。

    三分钟之后,他已经來到接近龙回头的位置,远远望去,心惊胆战的他,看到了前方竟然有好几堆篝火。

    “不要!千万不要开始!”

    看到篝火之后,林宇整颗心直接悬挂到嗓子眼,担心到了极点。同时运起内劲,极速狂飙起來。这时候的他,其实速度已经差不多达到百米十秒,但依然感觉太慢,太慢。

    随着距离在逐渐拉近,林宇渐渐看清楚月下的众人。这个‘忘忧会’的教众,全部穿着统一样式的黑袍,跪在沙滩上面朝大海合唱着一首歌。

    “见花便独笑,见草即忘忧。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

    正对着他们的位置,一个穿着白袍的中年男人,高举双手,仰头望天。他的上,则散发的淡淡的金光,那种夜里的晶莹光点,正一点点朝他头顶传播。

    “这个必然是那所谓的教主!”

    看了他一眼之后,林宇就开始搜寻齐悦和萧蔷薇的样子,可沙滩上却只有这个教主和跪地膜拜的教众,根本就沒有看到其他的影。

    “小悦她们肯定不会穿着黑袍跪地唱歌啊!她们到底在哪里?难道一切,只是我误会啦?如果她们不在这里,我缺冒失的來了。那真正的歹徒,必将……”

    想到这里,林宇几乎呕血。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